VIPa-5 第 10 場 — Mainly 1961, or Simple Joys of Life

生物動力曆法﹕2017 年 5 1 日下午 6:45 開始

都那麼多年了,但每次辦老酒的活動,仍然有點緊張。

酒的狀態固然沒把握,但這次令我擔憂的還有三個原因﹕

  1.  Samson 是我們大 Matta 的老公,他並非好酒之人,但有一次陪太太來,一瓶 1961 竟然讓他喝出感覺來,我才知道他是 ’61 生的。這次借他的生日大開 ’61 的殺戒,但開到最後一瓶我才擔心起來﹕整個晚上喝這些老東西怕弄得他嘴裡淡出甚麼來!
  2. 踫巧有位杭州來的貴客,他剛對意酒產生興趣,但他的 Burgundy 舌頭總嫌意酒不太乾淨,這次大轟炸他受得了嗎?我怕 curiosity kills the cat!
  3. 如何醒酒? 處理老酒我一般比較保守,當天早上才開瓶,不過如果可以試兩個回合,我有信心酒會慢慢醒。可是這次有 17 人之多,每人只可分一杯 — now or never,因此最好下杯時狀態便比較好。怎麼辦?很多人用換瓶的方法,既可除渣,也辟了老舊的氣味,但我素來只在急救的情況下才會換瓶,前兩天一場 Bartolo Mascarello 的大型試酒會我便領教過半死的五瓶大酒,據說他們的 Magnum 在一個半小時前 double decant 到原瓶。太不人道了!

醜婦終要見家翁。就在我整裝待發之際,有酒友忍不住發了條短信問我﹕酒的狀態如何?我故作神秘的回他說﹕今晚應該很有趣!

這的確是過去一百多場隨意行當中最有趣的一場。

先報上酒單與開瓶時間﹕

L1250852

Opened

Wine

 

A. Quintodecimo, Fiano di Avellino Exultet, 2013

 

B. Quintodecimo, Greco di Tufo Giallo d'Arles (Magnum), 2013

5/01 @7:30am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Rabaja Riserva Speciale, 1967

5/01 @7:30am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 Speciale, 1964

5/01 @7:30am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 1961

5/01 @7:30am

4.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7

5/01 @7:30am

5.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4

4/30@11:00pm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4/30@11:00pm

7.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61

4/30@11:00pm

8.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1961

4/30@11:00pm

9. Alessandria Luigi e Figli, Barolo, 1961

4/30@11:00pm

10.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61

我在前一天晚上先開了五瓶 1961 Barolo,原因是 1961 是驚人的長壽年份,最好有長一點的醒酒時間。開瓶後我倒了微量試試狀態如何,然後放回塞子,到第二天早上再拔塞瓶醒。其餘的酒在當天早上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我們分四組品試﹕首先是三個年份的 Barbaresco(1961,1964 與 1967);然後是同樣三個年份的 Barolo。接著兩組 1961 Barolo,先試西面 Barolo 村,然後東面。

兩組小垂直選了 1960 年代三個最好的年份,其中 1961 與 1964 評價較高,1967 次之。這樣我們可以領略一下這三個年份的特色。

兩款白酒即開即喝,我分三次安插在四組老酒之間,讓大家可以清清口腔。

 

先說說兩款白。

20170501_215524Fiano 與 Greco 同是南部(尤其是 Campania)很出色的白,當地的火山岩取代了木桶的角色,為酒添上礦物的色彩。兩種葡萄一陰一陽,Fiano 甜美,Greco 渾厚,去年我們拜訪 Taurasi 產區的 Molettieri 時便被他們的兩款白酒迷倒了,後來訂了一些回來分給酒友,試過的莫不讚嘆。

A. Quintodecimo, Fiano di Avellino Exultet, 2013 有非常強的黃花香,很熟的果,甜如蜂蜜,但酸度也不錯。有點奶油一樣的質感,可能因為部分有經過 malolatic 處理。

B. Quintodecimo, Greco di Tufo Giallo d'Arles (Magnum), 2013 結構感比較強,濃厚,迷人的礦物味與酸度,難得的是感覺非常平衡。

Molettieri 自然奔放,Qintodecimo 高貴典雅,一個是農民出身,另一(Luigi Moio)是大學教授,所以對風土有不同的演繹,但共通的地方是市場地位低,所以價格低甚至賤。

 

三位女高音先登場。

L1250833L1250832合作社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在 1959 年成立,今天我們熟悉的九塊單一田 Riserva 在好的年份推出,1967 年是第一個年份(當年有 4 款),之前好年以混釀 Riserva 出現,從 1959 到 1966 年的 8 年間出了 4 次(1959,1961,1962 與 1964)。

從顏色看,1967 還相當深,1964 與 1961 淺很多,而 1961 幾乎是粉紅色。

前一晚與早上兩次小試,1961 有很強的香粉,纖細,帶香粉的清甜果味;1964 也有香粉,但比 1961 弱,更多是果,比較沉;1967 Rabaja 有一點點醬香,混著棕色香料、菌類、和類似松露的成熟香氣,濃密,有層次,活力好,酸度也好。

我試罷有如此概括﹕1967 未老,1964 老而堅,1961 老而高。

晚上的表現基本上也如此,但又杯杯不一樣。原因是 1961 與 1964 越近瓶底越濃,令我想起四年前一瓶 1964 Barolo 從指甲油到焦糖的奇妙變化(見﹕VIPa-1.5 第 8 場 — It’s got to be Barolo, if you want to dance with me)。

好玩的是我的 1961 最早下杯,比較像我早上試的那個樣子,等瓶子轉了一圈回到我的鄰居那裏,他好心想為我的粉紅酒添一些色彩,怎知定眼一看,原來他添的是1967,讓我嘗到世間罕有的 Brut NV!很好喝呀!

總的來說,除了頭中尾段的差異,經過半天,三款酒都有所發展,變得更開放,味道更豐富,有人說 1961 有點 Cognac 似的,1964 甜若山渣,至於 1967,從混濁到整合,贏得不少人的歡心。

遊戲總要有投票,結果 1961 拿了 7 票,1967 Rabaja 得 6 票,連居於末席的 1964 也得到 4 票,足見三個年份都有可取之處。

有人說這樣投票不公平,因為一瓶酒有 17 種狀態。我笑說現實的投票也差不了多少吧,試問同一個候選人在不同選民眼中又那會完全一樣?

不過有一點是蠻清楚的﹕1961 飄,很經典,酸度好;1964 沉,果勝於酸;1967 則豐滿得幾乎沉溺。年齡與保存狀態固然是原因之一,但天時的差異應該是主因,以這三瓶為準,1961 像後來的 2001/2004;1964 像 1998/2006;1967 則大概是 2007。

 

我們用 B. Quintodecimo, Greco di Tufo Giallo d'Arles (Magnum), 2013 清了一下口腔便歡迎三位男高音進場。

L1250837L1250839在 19 世紀末到 20世紀初,Francesco 與 Giuseppe Rinaldi 堂兄弟倆在 Barolo 村分別成立了酒莊開始釀酒,遲至 1980 年代他們的地位一樣高,與 Bartolo Mascarello 及 Bruno Giacosa  齊名,可是今天 Francesco Rinaldi 好像被貶為丙組隊伍,在座一位妹妹便說她從沒喝過令她滿意的老年份 Francesco Rinaldi。

且看今天能否翻案?

最令人吃驚的是酒的顏色都比較深﹕上面提過四年前一瓶顏色很淺的 1964 Barolo 與今天是同一款,但今天的這瓶 1964 的顏色卻是三個年份中最深的,其次 1967 也頗深色,就連 1961 也有比較通透明亮,不深不淺的顏色。

最優雅的是 1961,森林香氣,一點點蘑菇,味道通透、明亮,酸度漂亮,貴族氣派;

1964 與 1967 感覺都比較年輕,其中 1964 丹寧比較強勁,樹木、牛肉湯的香氣,集中度好;1967 開始時有些許蘑菇,但主要是果與酸的二重奏,而果比較佔上鋒,因此今天也比較適飲。他們倆真的極像今天的 2006 與 2007。

投票結果由 José Carreras(1961)勝出,拿了 16 票第一名和加權 50 分;第二名是 Plácido Domingo(1967),1 票第一名和加權 34 分;排最後的是 Luciano Pavarotti(1964),1 票第二名和加權 18 分。  

這次最大的功德是令一直懷疑 Francesco Rinaldi 的妹妹死心塌地的愛上他,最後還選了 1961 為 WOTN。

不過,今天的 Francesco Rinaldi 年輕得讓人既驚訝也疑惑,我看不少人心裏難免有疑問﹕這是假酒嗎?

我說不準,但我過去試過他們的 1952 Barolo 和 Barbaresco,不算上好年份,但都有成熟老酒的風範,我猜這些普通年份應該不會弄假吧?可見他們家的酒陳年能力很好。

另外,上面提過四年前的一瓶 1964 顏色與味道卻像今天的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 1961 那麼老而高,與今天的一瓶比較,應該是保存狀態好與壞的 bottle variation。

最後,Francesco Rinaldi 家有上好的田(Cannubi 與 Brunate),如果保存得好,陳年能力應該完全沒有疑問的。

 

但接下來這一雙大明星當中的 8.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1961,卻很大可能是假貨,問題只是﹕究竟他來自何方?

L1250840L1250842酒的顏色深得難以置信,聞起來一點成熟的氣味都沒有,只是有點泥土味和果香,心水清的朋友更留意到只有這一瓶的瓶塞完全沒有酒莊的名字或其他的文字和標誌。鼎鼎大名的 Giuseppe Rinaldi 弄假的利錢應該很好!

與剛才的 Francesco Rinaldi 不一樣的是酒沒有 Nebbiolo 典型的通透感,那種濃密的口感令我想起 Abruzzo 的 Montepulciano!

至於 7.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Riserva, 1961,唯有嘆句可惜,因為整個瓶塞被黑黑的泥與塵包著,發出一陣異味。到了晚上,臭味已經跑掉一些,這時聞起來像中藥,但蘑菇依稀可辨。入口有點像涼果、酸梅,憑過去喝過狀態比較好的 Bartolo,可以認得出那種鉛華盡洗之後的飄逸感。我認為 Bartolo 的迷人特質到成熟時才出來,年輕時總嫌他的果稍為豐富了一點,這可能因為混釀中來自 La Morra 村的 Rocche dell'Annunziata 佔了四成之多,等 primary fruit 褪掉才有空靈的感覺。

我們沒有正式投票,但有 5 位很欣賞今天 8.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1961 的表現,令我舒了一口氣。

 

最後一雙原以為是強弱對比,結果卻出人意料。

L1250846L1250847我本想用不見經傳,早已消失的 Alessandria Luigi e Figli 與一級名莊 Conterno Giacomo 作一對比,說明這年份有多出色。

可惜 10.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61 狀態欠佳,顏色很淺,我早上小試時聞到的是混了指甲油的玫瑰水,清甜,簡單,靈魂跑掉了。

9. Alessandria Luigi e Figli, Barolo, 1961 卻仍然有很好的活力,一丁點指甲油,但更多的牛肉湯與蘑菇,入口果與酸俱全。

到了晚上,下半瓶的 10.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61 好喝,有點像廣東的紅豆沙甜湯,而我分得的是最底部的 9. Alessandria Luigi e Figli, Barolo, 1961, 活像一盤紅櫻桃煮出來的濃湯,指甲油被完全淹沒了。用腦喝酒,當選 10.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61,但光憑口舌,9. Alessandria Luigi e Figli, Barolo, 1961 完全不賴!

常言道﹕Only great bottles, no great wine,這是又一例!

Wine of the Night

前一天晚上與當天早上的小試,我都有一點點的擔心,恐怕酒的表現會令大家失望。不過太多經驗告訴我 Nebbiolo 是慢郎中,只要我們誠心誠意,擔心都是多餘的。

果然大致如此,雖然 Bartolo 與 Conterno 無論開得好還是不好,總會令人期待。

我讓大家排出今天的頭三名,無論以第一名的票數還是加權的分數,都由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順利勝出(11 票第一名,加權 41 分)。

排第二名的是 10.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61(2 票第一名,加權 22 分),第三名是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Rabaja Riserva Speciale, 1967(2 票第一名,加權 12 分)。

我個人認為最大的勝利者應該是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大量生產,酒窖人力薄弱的合作社有如此高和穩定的質量,大概是天下所無。我記不清他們多少次有此表現了,所以我今天感動與感恩遠遠多於驚訝。再次為他們鼓掌!

後記

令我更意想不到的是 12 瓶紅與白不過是今天的前菜。

我們的首席 Matta 今天靈感如泉湧,早上發了個短信給我說﹕「明前龍井中」。我第一次聽到龍井可以作為動詞用!

250793_IMG-20170501-WA0039255851_IMG-20170501-WA0040原來她正在試製一個「龍井綠茶慕絲蛋糕」,我一想﹕很有創意啊!

等到飯後上甜品,我才知道可悲的是這個世界的瘋子太少了!

171147_IMG-20170501-WA0042164515_IMG-20170501-WA0033IMG-20170502-WA0000她說受了杭州貴客一幅西湖照片的啟發,突發靈感要弄這個蛋糕獻給我與杭州友人,但我知道這其實是為老公賀壽的。

IMG-20170402-WA0004不過最令我感動的是她把萬巢之山的 Fiore 也用上了,添加了漂亮的酸度,與明前龍井的幽香也是絕配!

194007_IMG-20170501-WA0037

像幅蘇繡

我建議把這妙品正名為「萬巢花獅峰茶隨意情」蛋糕,第一個年份是 2017。

IMG-20170501-WA0027在齊唱生日歌的時候,我默默祝願所有隨意朋友永遠如萬巢莊主那樣,保有 18 歲的精神,天天過生日,月月齊隨意!

後後記

受 Matta 的刺激,我建議明年春天我們一起去杭州踏春,並舉辦杭州第一場隨意行!

我也希望能邀請到永遠十八歲與我們同遊,在西湖邊辦試酒活動。

後後後記

借這個機會,我也想徵求隨意伙伴對一個新計劃的意見。

我很久已希望辦個迎新活動。具體說,我想辦一場 walk around tasting,把我們鍾愛的小酒莊如萬巢、Le Cinciole、Ada Nada 和天堂莊,介紹給有興趣加入隨意的朋友,但我需要我們小圈之內的朋友幫忙站檯。

大家都說﹕好呀!

好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