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26 場 — 1970 與 1971

生物動力曆法﹕2016 12 10 日下午 7 時開始 7 時前),(7 時後)

去年年底的一場 VIPa-3 第 26 場﹕1971 Barolo and Barbaresco 令我感動,沉吟又回味。想不到有一位曾出席的 ’71 boy 一年後還在社交網上追憶去年的試酒會。我心想﹕這是再試 1971 的好機會,但再喝 Monfortino 又恐怕大家生厭,倒不如選些不那麼知名的酒莊,而且也不限於 Barolo 和 Barbaresco。邀請一發出,報名的人甚多,當中有一位是 1970 girl,我便臨時想﹕何不同時試兩個年份,也借這個機會比較一下 1970 與 1971 的不同表現?

一般的說法是 1971 在 Piedmont 比 1970 更有結構,但 Brunello 則似乎 1970 較佳,至於 Chianti 還是 1971 稍高一線,讓我們用這張酒單來驗證一下﹕

L1240590

開瓶時間

 

當天下午 4 時

(Spumante) Cesarini Sforza, Aquila Reale Riserva, 2006

前一天晚上 11 時

1. Capezzana, Carmignano Riserva, 1971

當天下午 4 時

(之後放回瓶塞)

2. Mascarello M, Grignolino, 1971

前一天晚上 11 時

3. Badia a Coltibuon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1970

前一天晚上 11 時

4. Badia a Coltibuon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1971

前一天晚上 11 時

5.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70

前一天晚上 11 時

6. Silvio Nar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71

當天下午 4 時

(Bianco) Valentini, Edoardo, Trebbiano d'Abruzzo, 1993

前一天晚上 6 時

7. Franco Fiorina, Barbaresco, 1970

前一天晚上 6 時

8. Franco Fiorina, Barbaresco Riserva, 1971

前一天晚上 6 時

9.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70

前一天晚上 6 時

10.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71

當天下午 2:30

(Dolce) Avignonesi, Vin Santo Occhio di Pernice, 1988

開瓶的時間如上表,除了其中一瓶以外,所有酒開瓶後全部拔塞作瓶醒。

L1240594這次聚會比較特別,適逢有台北與北京的好友到訪,我們十八人分兩桌而坐,每款酒每人只能分到一小杯,但幸好整個晚上口沫橫飛,所以入肚的份量應該足夠有餘。

sforza

照片來自﹕Chris

開場的氣泡酒 Cesarini Sforza, Aquila Reale Riserva, 2006 來自意大利極北的 Trentino 地區,較冷門,是一位意大利好友推薦我嘗試的,全 Chardonnay,一半過桶,一半在不銹鋼桶陳釀。即開即喝也算清新,但比較果。喝慣香檳的酒友評為「夠乾,氣泡好,帶點苦,偏甜一點」,但我懷疑酒還沒打開。

L1240566先出場的 1. Capezzana, Carmignano Riserva, 1971 的瓶塞是我開過的酒最髒的一瓶。早上小試時還是葉,喝起來有點像醋,晚上 7 時後是果,但也沒有多大改善,果似乎多了一點,但同時出了些鹹味,味道怪怪的。這瓶酒壞掉了!

這很可惜,因為我去年開過狀態很好的一瓶,那乾玫瑰的香氣有幾分像 Barolo,但口感比較粗獷,應該是 10% Cabernet Sauvignon 所致,喝到第二天才完全融和甜美。Carmignano 早在成為 DOC 之初(後來成為 DOCG)便規定要含 Cabernet Sauvignon,這個莊的創辦人 Count Ugo 更被譽為 Tuscany 酒業復興的功臣之一,當年曾從 Chateau Lafite 引進 Cab 的剪枝,這款 Riserva 含 10% Cabernet Sauvignon(其餘主要是 65% Sangiovese 和 15% Canaiolo),在大木桶陳釀。

不過 1971 年年有,我們以後必定再有機會的。

L1240584接著的 2. Mascarello M, Grignolino, 1971 我們去年也試過,這種酒應該頭五年便喝掉,奇怪的是過了四十多年還能喝。有人說像 Sherry,又或者加飯,但我覺得更像 Gravner 那類的天然酒 — 我講的是白酒!

 

L1240567Badia a Coltibuono 的一雙 Chianti Riserva 來自酒莊,所以狀態奇佳,感覺上比我們一般能買到的同齡酒要年輕十年。

有濕泥土和棕色香料的香氣,1970 比較熟,有些薄荷和咖啡粉的香氣,現在較開放; 1971 比較沉,集中度和酸度都較好,在杯中慢慢出些花香,似乎還沒開得夠,要等。

憑這兩瓶看,1971 的確比 1970 要有力。

1970 適飲,1971 有潛力,投票結果由 1971 僅勝 10﹕8。

 

一雙 Brunello 也爭得激烈。

L12405715.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70 今天熟透了,有迷人的蘑菇香氣,纖弱但仍活著,而且活得開心!清甜而且酸度充足,成熟的 Sangiovese 就是這般迷人。

6. Silvio Nar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71 濃厚,有朋友說清新,我卻嫌他滯重,果味夠但欠缺通透和活力,因為酸度不太夠。

Fattoria dei Barbi 位於產區中部,而 Silvio Nardi 混了西北角與東南方的葡萄,前者高酸結構好,後者以果為主,兩款酒的風土很不一樣。不過 1970 的保存狀態沒有 1971 那麼好,所以有點老態。

投票結果由 6. Silvio Nar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71 僅勝 10﹕8。

 

在進入 Piedmont 以前,我讓大家試了一瓶珍貴的白 Valentini, Edoardo, Trebbiano d'Abruzzo, 1993

Valentini-1993

照片來自﹕光與影的藝術

我下午 4 時開瓶,馬上小試發現有乾花,但酸度過高,果不太夠。

所以我等到晚上進入果一個小時以後,大概 8 時才開始讓大家踫他。

這時有花香,很有勁度的果,酸度好,收結也長,但比較粗線條,而且稍為欠缺這款酒典型的礦物味。

我馬上把餘下不多的酒倒進換瓶器,半個小時後再試發現花香更盛,果味像火山爆發一樣,非常豐滿,但仍然欠些層次。

怪只怪酒還沒開得夠,另一些朋友不明白為何這是膜拜酒。你光看他在短短四個小時的巨大變化,便知到錯在我太保守了,幾個小時實在不濟事。兩年前我們曾試了一瓶 1992,當時令酒友嘆為觀止(見﹕VIPa-2 第 14 場 — Abruzzo 的奇人奇酒)。1992 是多雨的年份,我懷疑比 1993 容易打開。再等機會吧!

 

下半場先試一雙 Franco Fiorina 的 Barbaresco。

L12405751970 有點像醋的氣味,可能有 VA(揮發性酸度)的毛病,入口又酸又鹹,獨欠果。

1971 Riserva 卻令人眼前一亮﹕乾玫瑰,開始冒出一點點松露和菌類的成熟香氣,孔武有力的,酒體厚,有點黏黏的感覺,非常年輕,有幾分 1978 的影子。早已聽過 Sheldon Wasserman 說 1971 Barbaresco 太勇猛了,像 Barolo 的力量多與 Barbaresco 的細膩,這是另一例子。

結果 1971 贏了 17﹕1。

這不見經傳的酒莊水準竟然那麼好,讓一眾酒友都感到驚奇。這個由 Andrea Franco 創辦的酒莊五十年如一日的選購不同田的葡萄來混釀出平衡而且有陳年能力的酒,在 1990 年初賣給 Bonino 家族以前釀造了很多不錯的 Barolo 和 Barbaresco,性價比甚高。

 

最後是 Francesco Rinaldi 的 一雙 Barolo。

L12405781970 有樹林香氣,果與結構都稍弱,酸度偏高,看來日薄西山了,但我多次喝過好得多的 1970。

1971 卻年輕,未有太明顯的成熟香氣, 勝在有經典的平衡度,而且層次非常好,這個年份就這麼迷人。

1971 順利的贏了 14﹕4。

 

最後我們試了一款很特別的甜酒 Avignonesi, Vin Santo Occhio di Pernice, 1988

我們開了半瓶裝兩瓶,其一的瓶塞很髒(A),另一較乾淨(B)。

L1240583結果(A)的口感比較不乾淨,並且有散亂的感覺;(B)則濃厚,結構感強,酸度也較好。

這是用純 Sangiovese 釀造,在 50 公升超小型木桶陳釀 10 年,每年只出產 1,000 瓶(半瓶裝)左右的珍品。超濃,但出奇的優雅,幾年前在意大利試過的 1996 令我目瞪口呆。借用 Nicolas Belfrage 品試 1992 年份的評語,這款奇酒像食物多於飲料﹕“Superlatives are not adequate.  Deep brownish hue.  Intense, ethereal nose, whose uppish volatility only adds to the magic — toffee, crème caramel, dried apples.  It is more a food than a beverage.  One can but give it maximum points.” 

如果你喜歡甜酒,請務必試一次。

Wine of the Night

很有趣的是兩桌人的評分頗有差異,我想原因是我們喝的酒不太一樣  —-  老酒的下半瓶一般比上半瓶有更多的精華,所以力量更好,先倒酒與後倒酒大有不同。

合起來算,第一名是 10.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71(7 分);

第二名是 8. Franco Fiorina, Barbaresco Riserva, 1971(4 分);

第三名是 4. Badia a Coltibuon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19715.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70 (同樣 2 分)。

從年份看,我們似乎認同了專家之言﹕Piedmont 和 Chianti 的 1971 較好,而 Brunello 的 1970 較佳。

這次的雙年份試酒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我的下一個目標是 1968 對 1969。有興趣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