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23 場 — La Morra (I) Around Rocche dell’Annunziata

生物動力曆法﹕2016 年 11 月 18 日下午 7 時開始  –

La Morra 的種植面積是眾 Barolo 村子中最大的,以年代比較新的 Tortonian 土壤為主,其 Sant’Agata Foissili 泥灰岩含粘土遠比沙子、砂岩和碳酸鈣為多,因此這裏的 Barolo相對早熟,香氣也更盛。如果 Serralunga d’Alba 代表了最雄赳赳的 Barolo,La Morra 可說是溫柔鄉,有幾分像南部地區的 Brunello。

La Morra 的西半部地勢甚高(400-500 米之間),但 Nebbiolo 長得最好的是較低的東半山坡,大概在 300 米上下,尤其是東南角的四份之一,其中又分兩組﹕中央圍繞著 Rocche dell’Annunziata 的一帶芳香而細膩, 而南沿貼近 Barolo 村,以 Brunate 為中心的一組則較有結構感。

我們分兩場探討這兩組名田,這次以 Rocche dell’Annunziata 為主,旁及其北的 Arborina。

是晚酒單如下﹕

L1240404

(Bianco) Cavallotto, Chardonnay, 2009

1. Accomasso, Barolo Rocche, 1999

2. Altare Elio, Barolo Vigneto Arborina, 1999

3. Ratti Renato, Barolo Marcenasco Rocche, 1999

4.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9

5.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0

6. Ratti Renato, Barolo Abbazia dell'Annunziata, 1970

兩款較老的酒(1970 和 1990)在當天上午 8 時開瓶,白酒在 10﹕30 開,其餘的酒在前一天晚上 11 時開瓶,開瓶後拔塞作瓶醒。

La Morra 的酒結構沒有那麼強,而且除了一兩款以外,都用了小桶陳年,所以我在醒酒方面比較保守。

 

開場的白酒 Cavallotto, Chardonnay, 2009 是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子的傳統莊 Cavallotto 的作品。

L1240392酒打開得很慢,第一回合剛下杯時有輕微花香,鹹味與酸度最為突出,過了一會兒才感覺到明顯一點的果味,收結微苦。

一個多小時後的第二回合,酒才比較開放,花香和礦物味撲鼻,果與酸恰到好處,純淨兼平滑,活脫脫一個小美人。

所有酒品試完了以後還有小量餘酒,我讓平常喝 Burgundy 比較多的一位酒友三試,這時離開瓶足足有半天了,美人才肯露出最動人的一面!朋友驚嘆這款不過桶的 Chardonnay 竟然如斯漂亮,還想評其為 WOTN!其實答案簡單不過﹕他嘗到的是 Bricco Boschis,Chardonnay 不過是使者!

 

正式品試的第一雙是 Rocche dell’Annunziata 對 Arborina,也是不知名的傳統派對最出名的現代派。

L1240393第一回合爭持激烈。

1. Accomasso, Barolo Rocche, 1999 勝在香氣,有非常粉香的玫瑰,但口感尚欠整合,泥土味強,很鹹,丹寧也比較勇猛。

2. Altare Elio, Barolo Vigneto Arborina, 1999 這時的桶味比較搶,混著花香,絕對不是我那杯酒,但在這群 Francophiles 當中可能有超過幾分熟悉感,因此歡呼聲震耳。但不可否認的是他整合得比對手好。

投票結果由 2. Altare Elio, Barolo Vigneto Arborina, 1999 以 7﹕5 勝。

第二回合的 1. Accomasso, Barolo Rocche, 1999 可說「香驚四座」,玫瑰花盛開了,果味也更明顯,甜美兼優雅,完美地演繹了 Rocche 的芳香而細膩的特性。

好笑的是 Elio Altare 的叛逆性格這時一覽無遺。2. Altare Elio, Barolo Vigneto Arborina, 1999 的桶香已經收斂許多,但一入口才知道吞下了一個大炸彈,亂作一團的。我的看法是﹕1999 是偏冷的經典年份,酒原來便發展得比較緩慢,花日的和風細雨,又未能很快的把酒打開,真要他馬上就範的話,便唯有 decant。

此消彼長之下,1. Accomasso, Barolo Rocche, 1999 在這回合以 10﹕2 反敗為勝。

 

第二雙都來自 Rocche dell’Annunziata,Scavino 那片地勢稍高(300 米左右),而 Ratti 與剛才的 Accomasso 稍低,約 250 米左右。兩者都大小桶並用。

L1240396map-Rocche dell'Annunziata早上小試時,3. Ratti Renato, Barolo Marcenasco Rocche, 1999 很果,但酸也不錯,可口型;4.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9 濃得化不開,酸度不太明顯。

晚上第一回合,3. Ratti Renato, Barolo Marcenasco Rocche, 1999 變得輕盈,發香的草本,酸度高,果味稍欠集中度,但勝在飄逸。

4.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9 有香粉、薄荷、桶香但被濃密的果裹得很好。入口濃而不膩,丹寧厚而不凶,全因偏涼經典年份的「酸包果」所賜。

但這回合愛飄逸的多於豐滿,所以 3. Ratti Renato, Barolo Marcenasco Rocche, 1999 以 7﹕5 稍佔上峰。

第二回合的 3. Ratti Renato, Barolo Marcenasco Rocche, 1999 開始出香粉,酒體似覺厚了一點,但仍然不太夠果來平衡酸度,太酸了!

這時的 4.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9 的集中度更好,也更開放了,有種通透感和經典的平衡感。我想較高的位置應該是主要原因。

因此大家這時愛 4.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9 多一點點,結果 7﹕5。

從早上開始,3. Ratti Renato, Barolo Marcenasco Rocche, 1999 好像每況愈下,但相反,4.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9 早上還濃得化不開,有如脂粉亂塗,其後不斷整合,最妙是濃而不膩,上品也,我認為是這塊 Grand Cru 田的示範之作。

 

壓軸的一雙可以讓我們看看這塊田的陳年能力。

L12404005.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0 在第一回合清香,有一點花粉,纖細得近乎柔弱,酸度好,令我擔心他是否已走下坡?

原來他在第二回合才蘇醒,非常花粉香,有很明顯的果味和可辨的丹寧。

這款酒好喝,但有 1999 的珠玉在前,我自然期待更多。首先,1990 應該有多一點能量和活力。憑香氣判斷,酒應該還沒熟,所以我推測半天的醒酒時間不太足夠,更兼是花日,有慢吞吞的感覺。幸好我還有一瓶未開,只好以後再求證了。

L1240401今天的 6. Ratti Renato, Barolo Abbazia dell'Annunziata, 1970 狀態不好,很老,早上小試像酸梅湯,晚上更不能喝了。

究竟是酒的保存狀態不好還是酒的陳年能力有問題?

印象中,以前喝過的幾瓶舊年份都沒有力氣,我懷疑這是人的因素多於天與地。

Renato Ratti 與 Angelo Gaja 同是最早的現代派。Ratti 鼓吹縮短泡皮時間與在木桶的陳釀時間,但 Gaja 卻一直保持比較長的泡皮時間。我懷疑這做法令 Ratti 的酒年輕時較易喝,但不耐陳年。Gaja 的酒卻很長壽。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沒有大贏家,而且除了 6. Ratti Renato, Barolo Abbazia dell'Annunziata, 1970 連一票都拿不到以外,也沒有大輸家。

拿 3 票的有兩款﹕

2. Altare Elio, Barolo Vigneto Arborina, 1999

5.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0

拿 2 票的有三款﹕

1. Accomasso, Barolo Rocche, 1999

3. Ratti Renato, Barolo Marcenasco Rocche, 1999

4.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9

L1240408

濃而不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