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21 場 — 重逢酒聚

謝謝 Peter Mok 提供精彩的聚會照片

生物動力曆法﹕2016 9 28

這場隨意行很特別,不光有酒,還有快成熟的葡萄。

事緣我們探訪天堂莊時,摘了一小串葡萄作留念,豈料兩三天之後,葡萄看上去好像絲毫無損的樣子。我心想﹕何不回酒莊去求一大串帶回香港去,讓眾粉絲有機會嘗嘗樹上熟的葡萄?Florio 一聽便拿出剪刀來。

L1230085第二天,我們也去 Baricci 與 Le Chiuse 各要了一串,聽 Lorenzo 說,這樣一串葡萄份量足夠釀一瓶酒。

我隨即選了 7 款 Magnum 並發出邀請,結果有二十位報名。

那時我們仍在意大利,離我們回香港還有好幾天的時間,準確的說是酒聚前的第九天。我們最大的挑戰是如何保護好這三串葡萄?

沿途我們能放冰箱便放冰箱,但成事在天,聽其自然吧。

回到香港三天後便與好友重聚,是晚的配角如下﹕

(Bianco) Benanti, Etna Bianco Pietramarina (Magnum), 2007

1. D'Angelo, Canneto (Magnum), 1997

2.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ennina (Magnum), 1990

3.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Magnum), 1990

4. Antoniolo, Gattinara (Magnum), 1990

5. Marchesi di Gresy, Barbaresco Martinenga (Magnum), 1990

6. Cavallotto, Barolo Bricco Boschis Vigna Punta Marcello (Magnum), 1993

 

 

幸好天公造美,葡萄看起來一點疲累都沒有。

DSCF2730L1230993EL1230995我們把葡萄串分別放在三個碟子上,環桌傳了四輪,大家吃得津津有味。

DSCF2743DSCF2741DSCF2738第二天我跟 Baricci 的少莊主 Francesco 和 Le Chiuse 的 Lorenzo 道謝,並告訴他們三串葡萄的味道都不一樣﹕Le Chiuse 多汁,Baricci 有勁度,天堂莊優雅。

其實也很難作比較,一方面因為這些葡萄還沒有全熟(Baricci 在我們摘葡萄後的第 9 天開始採 Rosso,而 Le Chiuse 比他們早 3 天),更重要的是他們選的葡萄質量不一。Le Chiuse 選接近成熟的,近似 Rosso;Baricci 選老樹長出的 Riserva 級小粒;天堂莊只是隨便選最靠近屋子的一株。

WhatsApp Image 2016-10-02 at 1.33.30 PM有一位朋友在聚會那天出差,所以我們把剩下的三小串留給她,她三天後才試,看照片似乎葡萄的狀態仍然不錯。她有如下評語﹕

Le Chiuse 和 Baricci 皮較厚、Le Chiuse 果味較濃,但我仍會偏心天堂莊,雖然皮較薄,果味也較淡,但他有一種獨特的青香!

index另一件趣事是一位朋友帶了幾顆葡萄回家,一天後他發現一條小蟲從 Le Chiuse 的葡萄鑽了出來,逗得小女兒大樂。我告訴 Lorenzo 此事,他回我說﹕有機種植的葡萄放他十天長出蟲子絕不奇怪。他聽到我們大家那麼興奮又提議說倒不如我們從三個莊各剪一株樹回去!

這建議我正在好好研究。

 

接著我們品試瓶裏的葡萄。

DSCF2791首先出場的是西西里島的 Etna 白 Benanti, Etna Bianco Pietramarina (Magnum), 2007

L1230986我在 24 小時前開瓶,五小時後倒了一小杯一試,漂亮極了!典型的火石氣味奪杯而出,優雅,平衡,酸度漂亮,令人迷醉!

第二天早上小試,火石依然,果味有了勁度,非常長的微苦的收結,但感覺好像活力稍減,於是我把塞子放回,一直到晚上正式品試時再打開。

晚上的表現變化多端。開始時,火石仍然是主調,令我想起乾型德國 Riesling 的強烈礦物香氣;酸度也好,只是欠了些果味,可是當天是果日呀!也許剛吃過甜的葡萄,舌頭不聽使了?又或者酒的溫度過高?

過了兩個小時,紅酒都試過了,這時的 Etna Bianco 卻像糖水一樣,果得厲害,礦物味與酸度反而變成小配角。

只怪我太大膽,可能酒醒過頭了。這款酒我喝過好幾次,敢誇他是意大利最好的白酒之一,這是第一次失手,以後要再找機會學習怎樣伺候他。

 

醒過 36 個小時的紅酒,卻依然精神弈弈。

DSCF2916L12309871. D'Angelo, Canneto (Magnum), 1997 來自 Basilicata,與鄰省 Campania 同是 Aglianico 的家鄉,這款是酒莊用了法國小木桶的現代版本。

純淨的果味,通透、圓滑,有果有酸,丹寧細得好像不存在。有輕微的木桶氣味,但無傷大雅,Aglianico 怎得如此優雅?令人讚嘆再三,坐在長桌一端的三位酒友是 Zalto 一族,不知道是否他們的杯子施了魔法,他們說酒在杯裏不斷的變化,因此這款 Aglianico 成為了他們三人的 WOTN。

 

然後是 Tuscany 的兩款 1990。 

DSCF2904L12309882.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ennina (Magnum), 1990 是 Angelo Gaja 在 1994 年入主以前的作品,當時為 Roberto Bellini 所有,酒莊與 Soldera 和 Fattoi 為鄰。Rennina 是比較肥沃的一塊田,風格柔順。

早上小試時有點醬油氣味,漆黑一片,應該還沒開。

到了晚上,醬油味散去了,但依然濃得化不開,深黑的礦物味是這一帶的標誌,比較粗獷的風格令他接近 Fattoi 多於 Soldera。1990 是大年,再加上這是瓶  Magnum,不開放也屬正常,還好酸度不錯,令人期待。以前試過 Roberto Bellini 的 1985 好幾次,這個莊絕對是實力派。

L12309893.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Magnum), 1990 聞起來總有點介乎 corked 與木桶的氣味,但晚上比早上似乎減退了一點。據說 Paolo De Marchi 從 1993 年開始才買到質量比較好的法國小木桶,因此我懷疑是木桶惹的禍。不過果與酸都非常亮麗,感覺就如一顆閃亮的鑽石。這款 Chianti 與剛才的 Brunello 形成很有趣的對比,一個明亮如天空,另一陰森如大地,但同樣孔武有力,看來最好的 1990 需要很多耐性。

 

接下來是兩款 Piedmont 的 1990。

DSCF2837L12309904. Antoniolo, Gattinara (Magnum), 1990 來自 Piemont 北部最有名的 Gattinara 產區,以 Nebbiolo 為主。

北部地勢比 Barolo 高,氣候也更冷,所以比 Barolo 早熟,加上這是酒莊的基本版(他們還有幾款單一葡萄園),今天所見,已經大熟,有極迷人的蘑菇和乾香草香氣,和熟透快爛的花朵,完全融合,非常好喝。Nebbiolo 陰柔的一面在此表露無遺。

這款酒拿了 7 票之多,是今天的第二名。

L12309915. Marchesi di Gresy, Barbaresco Martinenga (Magnum), 1990 不太乾淨,比較重的醬油香氣,雖然有朋友很喜歡這種醬香,但論力量,論結構,感覺上他比 4. Antoniolo, Gattinara (Magnum), 1990 要年輕十幾二十年。

這是今天的第四名,拿了兩票。

 

最後一瓶 6. Cavallotto, Barolo Bricco Boschis Vigna Punta Marcello (Magnum), 1993 一出,讚嘆聲又起。

L1230992剛下杯時有點半睡半醒的樣子,依稀可辨的有玫瑰和棕色的礦物味,後來逐漸開展,入口如絲一樣細滑,伴以這個莊很典型的礦物味,又有粉狀的丹寧和活潑的酸度,唯一可挑剔的是果味逐漸在杯內減退,露出了較高的酸度。1993 是天氣不穩定的「弱」年,也因此相對早熟,我們今天有幸踫到他最美妙的一瞬,有 9 位選他為今天的至愛,令他順利成為今天的 WOTN。

 

快樂有時候很簡單!

DSCF2887

3 thoughts on “VIPa-4 第 21 場 — 重逢酒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