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20 場 — 災年尋異品

生物動力曆法﹕2016 8 15

這次試酒會因上一場的 Gaja, Nebbiolo I Fagiani d' Oro, 1975 而起。1975 在 Barolo/Barbaresco 地區是個很糟糕的年份,可這款餐酒級的 Nebbiolo 卻令大家驚喜若狂!氣味竟然又乾淨又清新,花粉撲鼻,用 Zalto 杯更有清幽的香氣,果味甜美,尚有粉狀的丹寧,更可喜的是酸度依然!(見﹕VIPa-4 第 19 場 — The simple beauty of Nebbiolo

我靈機一觸,想到地球變暖以前的災年多的是(尤其是在 Piedmont),何不一次過把我收藏的最爛年份酒拿出來,只要有一瓶接近 Gaja, Nebbiolo I Fagiani d' Oro, 1975 的水平,大家便不會怨我。這是風險極低的買賣。

是晚酒單如下﹕

L1190813

1. Keller, Riesling Trocken Von der Fels, 2012

2.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Nebbiolo, 1976

4.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92

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65

6. Fontanafredda, Barolo, 1980

7.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0

8.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9

較新的幾款酒(1989 與 1992)在早一晚的 11﹕45 開瓶,其餘(包括白酒)在當天上午 8﹕30 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第一款 1. Keller, Riesling Trocken Von der Fels, 2012 是德白,這我要解釋一下。

L1190794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最近對德國雷司令發起高燒來,但他們一不知道我鍾情的是乾而非甜,更不曉得我的看法是意巴與德雷其實是堂兄妹。他們同是阿爾卑斯山的兒女,所不同者﹕南坡暖和較宜種紅,取名 Nebbiolo,而北坡較冷,擅長種白,其名曰 Riesling。他們顏色雖有別,果味的勁度或曰穿透力(intensity)卻如出一轍。葡萄原無國界,叫意叫德不過是為方便說法而已,所以我開始從意入德也是自然不過的事。

1. Keller, Riesling Trocken Von der Fels, 2012 是德國近二三十年的 Trockenwelle (乾酒運動)領軍人物之一 Klaus Keller 的作品,這款的葡萄取自幾塊 GG 田(VDP 系統裏的 Grand Cru 級)較年輕的樹。酒從英國運到香港一個月不到,應該還沒穩定,但我之前試過同時運抵的基本版 RR,覺得已經相當不錯了,所以急不及待拿出來與朋友分享。

第一回合一下杯便是精彩的果與酸的對打,有勁度的 Nebbiolo 式的果與尖銳非常的酸,刀來劍擋的,蠻像偏冷年份的 Barolo(如 1999)那麼刺激,唯一可批評的是果味太厲害了,稍欠礦物味。

第二回合酒穩定下來,感覺比較平衡,但坐在我旁邊的彪形大漢卻認為剛才的打架更好玩。這時礦物味也慢慢出來了,但我看我們今天還試不到他的真身。

我在這之前試的基本款 2012 RR 開始的幾天也偏甜,在第 11 天葉日才達到最佳狀態,果之餘還有厚度與很好的礦物味來平衡酸度。我有限的經驗告訴我,新年份的德國雷司令需要慢慢讓他蘇醒和融合,就如年輕的 Barolo 一樣。

 

第一款紅是號稱 Barolo of the South 的 2.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

L1190795第一回合一下杯有香粉,但色調是黑色的,火山灰燼、石子的典型香氣,入口滿身長刺,很粗線條的猛男。

第二回合開始整合,變得平衡兼優雅,像從 Naples 走到 Florence 一樣。從沒喝過那麼優雅的 Taurasi,全憑這「弱」年份,雖然 1992 在南部也不一定是弱年。

 

接下來這一雙來自最好的合作社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L1190798最令人眼前一亮的是大災年的餐酒級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Nebbiolo, 1976,第一回合便蕩著漂亮的成熟松露香氣,雖然有一位朋友覺得氣味有點怪異。有人說剛下杯時酒精度很高,但在杯內慢慢散去。這些都不過是小瑕疵,生在大災年的老么過了 40 年香氣仍然那麼豐盛,這是大大的奇跡!上次的 Gaja, Nebbiolo I Fagiani d' Oro, 1975 勝在乾淨,但比較起來較纖弱,而且到第二回合便疲不能興了。

眼前的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Nebbiolo, 1976 卻夠膽量在第二回合爆香,開了一場蘑菇、咖啡豆與番茄乾的瘋狂派對。剛才說他氣味怪異的朋友只管微笑不語的細心欣賞。較弱的是果與酸,有一點,但不太足夠,但論香氣,卻可以與任何成熟年份的 Barolo 與 Barbaresco 比。

1992 年也是挺糟糕的年份,Angelo Gaja 描述為 “A disaster. We declassified completely. A big sacrifice that I learned from my father.”

更不幸的是 4.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92 是當晚狀態最差的一款,有些醬油氣味,雖然有位朋友不知施了甚麼法術,令他的杯子聞起來不僅乾淨,竟然還出了點花粉。明顯有果,但比較散亂。

第二回合有所整合,酒體變厚了,可惜仍然欠層次。

兩者相比,自然以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Nebbiolo, 1976 佔優,兩個回合分別以大比數 9﹕2 與 10﹕1 勝出。

 

第二雙是 Barolo 的對壘。

L1190799今天最老的一款 Barolo 是剛年過半百的 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65。Angelo Gaja 這樣評價 1965, 1966 與 1968 這三個年份﹕“Very difficult vintages. Some cru were able to produce good quality wine. But they represented 10% of the total production. Perhaps even less.”

但災年正好考驗造酒人的功力。有 Elvio Cogno 坐鎮的 Marcarini 是當年數一數二的名莊,參加過去年 1971 Barolo 品試會的朋友應該記憶猶新(見﹕VIPa-3 第 26 場﹕1971 Barolo and Barbaresco)。

第一回合一下杯便從杯底冒出各種細碎的香氣 — 花粉、樹林濕潤泥土、小蘑菇、野果等等。感覺似乎頗為 primary,丹寧極細,最驚人的是很細膩的層次感和長長的收結,酸度略低,但生於災年,到了風燭殘年,舉止與談吐仍這般儒雅,怎不令人動容?

這還不止。老先生到了第二回合益發變得年輕,淨出香粉,成熟的氣味好像隱退了,入口是帶香粉的果味,比剛才更典雅,修飾得更精細。

大部分朋友都更喜歡第一回合的複雜性,但我的震撼感久久未能平復,為的是他在第二回合竟然繼續發展,而且變得更年輕,看來他還能再放十年八年,可是我僅有的一瓶已盡,除了記憶,你叫我從哪裏再尋他?我們是多大的緣份可以共賞這災年的異品?

今天可苦了當陪嫁的 6. Fontanafredda, Barolo, 1980

1980 也是很糟糕的年份,Angelo Gaja 說﹕“In 1980 and 1981, we refused to bottle. It was a disaster. We declassified GAJA wines. And in 1981, we vinified only 25% of the crop.”

我們大可以批評 6. Fontanafredda, Barolo, 1980 簡單,但連 Gaja 也不敢灌瓶的一年,大酒莊的出品竟然有果有酸,簡單但喝得舒服,也算交足功課了吧?第一回合有些老木頭的氣味,想是木塞帶來的,到第二回合已變得乾淨了,但活力也漸失。

兩個回合都由 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65 拿了 101 分。

 

最後的一雙是反高潮。

Tuscany 的氣候比 Piedmont 暖和,所以真正的災年不多,1980 算偏弱,但 1989 差勁得令 Soldera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感到絕望,決定一瓶酒也不生產。

L11908077.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0 第一回合有滿是濕泥土的氣味,有點像陽光照不到的洞穴那種感覺,入口有如嚼泥巴,但酸度很好。

第二回合出一些頗豐富的果,而且有點勁度,酸度又好,所以非常活潑好喝。當年的 Fattoria dei Barbi 是很出色的酒莊,這瓶看來狀態並不特別好,但表現已很令人滿意。

8.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9 是從酒莊直接來的,瓶塞如新的一樣,沒錯很乾淨,但果較弱,欠缺精力。第二回合表現好了一點,有些番茄乾的成熟香氣,但仍然軟弱乏力,目前看只達到 Rosso 的水平。又或者狀態太好,還沒完全打開?

第一回合由 8.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9 以 6﹕5 勝出,到了第二回合卻以 8﹕3 拋離對手。我兩次都投 7. 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0 ,因為我覺得他更有生氣。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爆了個大冷門,地位最低微的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Nebbiolo, 1976 是 6 位的至愛,贏了得 3 票的 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65 和得 2 票的 2.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

用加權方法再算(第一名 3 分,第二名 2 分,第三名 1 分),則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Nebbiolo, 19765.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65 並列冠軍,同得 25 分,第三名是 2.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得 15 分。

我們這次學到起碼三樣東西﹕

  1. 沒有人會反對﹕高手才能災年出異品;
  2. 有人或許不同意,但對我來說這卻是無可置疑的事實﹕論老酒的風采,Sangiovese 一般不是 Nebbiolo 的對手;
  3. 以前我曾多番呼籲﹕Rosso di Montalcino 不宜太早喝;今天我更要振臂高呼﹕Langhe Nebbiolo 更不適宜殺嬰!

5 thoughts on “VIPa-4 第 20 場 — 災年尋異品

  1. 抱青老师,有几个小问题请教:

    酒瓶上都有结露,是开始醒酒的时候就放在冰桶,还是饮用前放冰桶降温?

    您建议的侍酒温度大约多少?

    另外,老年份和新年份的酒,侍酒温度上是否需要区别对待,有什么讲究?

    多谢指导!

     

    李维康

    • 对不起,上个月几乎全在意大利,没空回你。

      我的酒放在约12度的酒柜,早上取出试酒时室温较暖,故结露。

      红酒一般建议在16-18度左右饮用,但香港温度较高,所以有时候我会用冰桶降到比较低的温度,让酒慢慢暖和达到适当的温度。

      一般温度暖和出的味道比较丰富,但结构较弱,酸度也较高,老酒新酒亦然,我认为仍以18度左右适宜,但似乎没有人真能控制到恒温的,所以差不多便可以,况且每人的口味都不一样,找到自己喜欢的便好。

      愚意以为更重要的从杯中观赏到天地人之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