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12 場 — Barolo vs Barbaresco

生物動力曆法﹕2016 5 10 (下午 8 時後)

今年的活動以 Barolo/Barbaresco 為主題,但有幾位朋友以前接觸 Sangiovese 比較多,對 Nebbiolo 較為陌生,所以我想找幾個既有 Barolo 也有 Barbaresco 的酒莊,讓他們比較一下王與后有甚麼不同。另外,通過新老年份的對比,希望他們也領略這些酒的陳年能力。

是晚酒單如下﹕

L1180268

(Spumante) Fontanafredda, Contessa Rosa Brut Alta Langa, 2010

 

(Bianco) Giovanni Almondo, Roero Arneis "Bricco delle Ciliegie"

 

1. Gigi Rosso, Barbaresco Riserva Vigneto Viglino, 2004

Giacosa, Treiso

2.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2004

Arione, Serralunga d’Alba

3. Gaja, Langhe Sori Tildin, 1998

Roncagliette, Barbaresco

4. Gaja, Langhe Sperss, 1998

Marenca, Serralunga d’Alba

5. Rinaldi Francesco,Barbaresco Cavalieri Del Tartufo,1971

Bought in

6. Rinaldi Francesco,Barolo Cavalieri Del Tartufo, Vigna del Gioch, Cannubi, 1971

Cannubi, Barolo

1971 年的兩款在當天早上 8﹕30 開瓶,其餘紅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L1180270開場的氣泡酒 Fontanafredda, Contessa Rosa Brut Alta Langa, 2010 當場開瓶,想不到大家喜歡得不得了,有一位跟太太喝過很多香檳的朋友更讚不絕口,認為與很多香檳比較都毫不遜色。我只能說在平衡、酸度好以外,我找到鋼一樣的剛勁,所以喝起來有骨架,這明明是 Langhe 的風土特性。這款酒含 Chardonnay 與 Pinot Nero,以傳統方法釀造,一半在法國小桶,另一半在不銹鋼桶陳釀,葡萄園位於 Barolo 東北方近 Canelli 地區的 400-600 米山坡上,那麼高的地勢可以讓葡萄慢慢成熟。年方三十的 Andrea Farinetti 的天份再一次令我驚嘆!

白酒 Giovanni Almondo, Roero Arneis "Bricco delle Ciliegie" 在兩個小時前開瓶,第一回合果、酸都很好,有種西柚似的苦味點綴;第二回合變得通透,優雅,礦物味更明顯。很可愛的 Piemonte 土著。

 

正式品試的第一雙是 Gigi Rosso 的 2004 年作品,那是經典的年份。

L1180250可惜 1. Gigi Rosso, Barbaresco Riserva Vigneto Viglino, 2004 有些氧化,爛熟的花夾著一點醬油霉味,很熟的果,帶點鹹鹹的,有點淤泥似的礦物味。

2.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2004 卻過於年輕,玫瑰花香出了一陣便收起,餘下一點點薄荷,之後開開合合的,只有丹寧與酸度最明顯。

所以這時喜歡 Barbaresco 的人更多,比數 6﹕4。

到了第二回合,1. Gigi Rosso, Barbaresco Riserva Vigneto Viglino, 2004 像脫胎換骨一樣,霉味大致跑掉了,好熟的果。

2.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2004 的變化更大,因為我耍了小把戲。我把餘下的一半換瓶,然後再換回原瓶去,這時玫瑰花綻放了,變得很典雅,果、酸、丹寧有很勻稱的平衡,漂亮極了,所以贏得全票。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 Gigi Rosso 為何方神聖。

這位老先生與 Bruno Giacosa 差不多同時出道,先走遍 Langhe 為人採購葡萄,所以對這裏的珍品瞭如指掌,後來兩人都買田釀酒,Giacosa 在 Falletto 買了,而 Gigi 買的那塊在不遠的 Arione,同樣位於最有結構感的 Serralunga d’Alba 村。所不同的是 Bruno 很快便成名,Gigi 卻藉藉無名,直到去年才走運,陰差陽錯被鄰居 Giacomo Conterno 以天價買了他們那小塊田。

至於 Barbaresco 的 Vigneto Viglino,很巧的是那塊田的名字叫 Giacosa,位於 Treiso 村,葡萄是買回來的。不算有名氣,但地勢較高(300 – 400 米),所以 Gaja 在那裏種 Chardonnay。

 

接下來是 Piemonte 最響亮的世界品牌 Gaja,1998 是被人忽略的經典年份。

L1180254兩款酒的風格與剛才的一雙大不一樣﹕都有明顯的桶味,而且萃取度(extraction)比較高。

第一回合的 3. Gaja, Langhe Sori Tildin, 1998 香氣較開放,口感濃烈,但丹寧比較裸露;4. Gaja, Langhe Sperss, 1998 深沉兼複雜,整合得較好,酸度也比較明顯。大家更喜歡後者,比數 6﹕4。

第二回合兩者都大大發展了。

3. Gaja, Langhe Sori Tildin, 1998 出了些樹林、薄荷與香料香氣,但桶味也更重,還好果鎮得住丹寧,到後期還開始出些玫瑰花香。

4. Gaja, Langhe Sperss, 1998 出大量的蘑菇香氣,在杯裏越發變得鮮活,木桶味依然很明顯,而且結構太強了,重重的壓著果。

十人當中有四位變了節,但互有得失,結果仍由 4. Gaja, Langhe Sperss, 1998 贏了 6﹕4。

新入門的朋友可能不明白為甚麼這兩款酒不叫 Barbaresco 和 Barolo。那是因為 Angelo Gaja 在 1996 年宣布他加添了小量的 Barbera 進他的幾款單一葡萄園的 Barbaresco 和 Barolo,因此把他們逐出兩個高貴的 DOCG,而改為較低檔次,寬容度比較大的 Langhe DOC。他說這樣做是為了提高世人對混釀的 Barbaresco 的注意力,並說這才是他的旗艦酒。所以 Langhe Sori Tildin 其實是 95% 的 Barbaresco,Sori Tildin 是 Gaja 自己取的名字,來自 Barbaresco  村之南一塊名叫 Roncagliette 的田,以優雅見稱;而 Langhe Sperss 也是Gaja 取的名字,來自 Barolo 的 Serralunga d’Alba  村一塊名叫 Marenca 的田,以結構見長。

剛傳來消息說 Gaja 從 2013 年份起打算把 Langhe Sori Tildin 和 Langhe San Lorenzo、Langhe Costa Russi 重新改回 Barbaresco,這次不知原因為何。

我只希望有一天他們把小木桶也扔掉,叫甚麼名字也無所謂!

 

最後一雙來自非常優雅而且適飲的 1971 年份,Francesco Rinaldi 是 Barolo 的經典之一,當年與 Bartolo Mascarello 和 Giuseppe Rinaldi 齊名。

L1180260L1180257不幸 5. Rinaldi Francesco,Barbaresco Cavalieri Del Tartufo,1971 比較老態,跌打酒氣味,味道像淡淡的酸梅湯。

6. Rinaldi Francesco,Barolo Cavalieri Del Tartufo, Vigna del Gioch, Cannubi, 1971 非常精彩,典型的松露、蘑菇和老皮革成熟香氣撲鼻,入口非常優雅,酸度好,粉狀的丹寧。

第二回合的 Barbaresco 變成高級紹興酒;而 Barolo 卻變得更活潑,有更豐滿的果味,花香更蓋過了松露香氣,也就是更年輕了!1971 是當時得令的年份,有此表現我一點都不奇怪。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兩款酒都被 Alba 地區的 Cavalieri Del Tartufo(松露武士協會)選為年度好酒,那款 Barolo 似乎是從 Barolo 最有名的田 Cannubi 來的,無怪乎如此優雅。

Wine of the Night

大家一致認為 6. Rinaldi Francesco,Barolo Cavalieri Del Tartufo, Vigna del Gioch, Cannubi, 1971 是今天表現最好的酒。

我讓大家也選出第二、三名,再用加權方法計算(第一名 3 分,第二名 2 分,第三名 1 分),算出排在冠軍酒後面的是 2.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2004(18 分),其他都不成氣候(1 – 5 分)。

美中不足的是今天的三款 Barbaresco 當中有兩款狀態欠佳,未能令大家領略到 Barbaresco 的風采,唯有再找機會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