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9 場 — Albino Rocca 的回歸傳統

 

生物動力曆法﹕

P1280313去年的 Vinexpo 酒展上偶遇 Albino Rocca,他們的酒我很久沒踫了,這次一試,覺得非常優雅,跟我印象中的他們好像不太一樣。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的旗艦酒 Ronchi 從 2004 年開始從新派逐漸回歸傳統,他們每年從德國、奧地利買一隻大木桶替換原來在用的法國小木桶,這個過程到 2012 年才完成。我很自然的問 Monica 有沒有試過這個更替過程的不同年份的表現,她說前一陣子他們自家辦了一場垂直品試會,並且答應找一份試酒報告給我。

結果試酒報告到今天也沒有找到,但 Monica 慷慨的供應了小量舊年份的酒給我,讓我可以與酒友自己去找答案,於是便有這場難得的垂直品試會,酒單如下﹕

L1070125

0. Albino Rocca, Barbera d' Alba Gepin,2012

1.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Vigneto Loreto,2001

2.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Ronchi,2000 (100% 小桶)

3.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Vigneto Loreto,2004

4.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Brich Ronchi,2004 (70% 小桶)

5.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Ovello Vigna Loreto,2011

6.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Ronchi,2011(3% 小桶)

酒莊最主要的田有兩塊,都位於 Barbaresco 村,西面的 Ronchi面東南,陽光較多,種了50-70歲的老樹,加上土質較多礦物(石灰與粘土),酒的性格強悍,因此 Monica 的父親從 1986 年開始用法國小木桶時,便用在 Ronchi 身上。

另一塊田 Loreto 今天被劃為 Ovello 的一部分,在 Barbaresco 的西部,他們的那塊面西南,樹齡 45 歲,土質較多沙子,性格比較陰柔,所以他們一直都用 Slavonian 大木桶來陳釀,到今天改為德奧大桶。

所有酒在早上 7﹕30 開瓶,一直在原瓶醒酒。

L1070117開場酒 0. Albino Rocca, Barbera d' Alba Gepin,2012 令人驚喜,有很結實的身軀,甚有勁度(intensity)的果味和豐富的礦物味,酸度好,難得自然流暢,絕對可以與最好的 Barbera 比。葡萄來自 Ronchi  田,在大桶陳年 12 個月。

 

L1070105奇怪的是第一雙 Barbaresco 出場時,全場鴉雀無聲,令我有點納悶。

早上小試時,兩款酒都濃得不透光似的,其中 Vigneto Loreto,2001 較圓潤,酸度尚可,但 Ronchi,2000 則以桶味和丹寧左右開弓,是個重量級拳手。

晚上第一回合,2.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Ronchi,2000 除了桶味還有茶葉、菇類等有點髒的多種香氣,入口豐滿,很甜,但丹寧像割舌頭那麼凶猛。2000 年是很暖的年份,這些表現也不算不正常。

但奇怪的是連 1.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Vigneto Loreto,2001 也不是嬌滴滴的小姐,烤香草和刺鼻香料的香氣還算不錯,但龐大的酒體和裸露的丹寧令他像 Barolo 多於 Barbaresco。陰柔的田在那麼優雅的年份不應有此表現吧?

第二回合的 1.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Vigneto Loreto,2001 進步多了,丹寧有所整合,雖然仍然力量勝細膩。奇怪的是 2.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Ronchi,2000 這時疲態畢露,越發有 tertiary 的感覺,剛才已經有人聞到菇類香氣,現在更明顯了(有人說 brown mushrooms),我們甚至懷疑酒有輕微的氧化。

在第一回合兩款酒的支持者相當(5﹕4),但到了第二回合,所有人都唯有選 1.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Vigneto Loreto,2001 了。

Ronchi,2000 固然輸得難看,不過 Vigneto Loreto,2001 贏得也不算光彩,我們幾乎試完所有酒之後,一位酒友酒後吐真言說﹕「第一雙酒只可說 technically correct,但完全沒有扣人心弦之處」,這解釋了酒剛下杯時為何鴉雀無聲。

 

L10701112004 是轉型的第一年,首先感覺酒的通透度明顯的提高了。

可惜的是 3.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Vigneto Loreto,2004 有些瓶塞感染(corked),但仍然感到通透,散發著香草的香氣,酸度好,是優雅的 Barbaresco,真有莊主描述的陰柔性格。

至於 4.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Brich Ronchi,2004,則以礦物味為主,豐滿而且有很好的單寧結構,但不失平衡。沒有人說他的桶味突出,所以轉型算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第一回合的 3.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Vigneto Loreto,2004 雖然有 corked 的毛病,竟然仍以 5﹕4 僅勝 4.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Brich Ronchi,2004,可見這款酒造得多好。

到了第二回合,兩者都有很好的發展,其中 3.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Vigneto Loreto,2004 可能因為出了較多果味,相比之下濕紙片的味道好像減弱了,用我自己的杯子更幾乎聞不到了,這時更有古典的平衡與優雅。

但更令人刮目相看的是 4.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Brich Ronchi,2004,因為他的強勁結構有了更圓潤的酒體與之唱和,充分顯露出 Ronchi 的剛中帶柔的個性,一絕!

有了這些變化,4.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Brich Ronchi,2004 在這個回合便以  6﹕3 反超前了。

 

L10701142011 的出現,才把試酒會帶到高潮!一反試第一雙時的沉寂,這次一下杯便有人衝口而出說﹕「進步了!」

2011 是較暖的年份,但地球變暖有利於 Barbaresco,因為圍繞著產區之西的 Tanaro 河對高溫有緩和的作用。

這是最通透的一雙,早上一開瓶,5.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Ovello Vigna Loreto,2011 已經飄著紫羅蘭花香和芬芳的香草香氣,像踏著芭蕾舞步的小女孩,輕盈得令人心醉,入口是優雅、甜美的果味,丹寧細緻。就連 6.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Ronchi,2011 也很輕巧,有點像墨水的紅果香氣,果味較有骨架,但難得通透、優雅與勻稱。三款 Ronchi 之中,只有這一款可以形容為優雅,較暖的天氣固然是重要原因,但傳統的製法也賦予他一種自然流暢的風格。我只消簡單說一句﹕這才是真正的 Barbaresco!

晚上第一回合,大家對 5.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Ovello Vigna Loreto,2011 的花香讚不絕口,但大家嫌他略為簡單,所以選 6.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Ronchi,2011 的較多,讓他以 7﹕2 清脆的勝了第一回合。一位酒友說﹕Vigna Loreto 贏了香氣,而 Ronchi 勝在口感,是很公正的概括。

但到了第二回合,5.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Ovello Vigna Loreto,2011 在無敵花香與香草香氣之外,口感也更充實了,因此令兩位轉而支持他,結果仍然由 Ronchi 取勝,但比數拉緊為 5﹕4。

新年份的 Barbaresco 那麼可口,實在少見,究竟是年份還是酒莊的功力所致?我看都有吧,這雙酒一直令我想著 Angelo Gaja 的名言﹕「力量易得,細膩難求」。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的兩塊田一陰一陽,性格非常鮮明。我讓大家先從二者選自己比較喜歡的一塊,結果右派(Ronchi)以 5﹕4 贏了左派(Loreto)。

這樣看 WOTN 的投票結果便不難明白了,仍然是 Ronchi 以 5﹕4 僅勝,名次如下﹕

第 1 名﹕6.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Ronchi,2011(5 票);

雙亞軍﹕5.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Ovello Vigna Loreto,20113. Albino Rocca, Barbaresco Vigneto Loreto,2004,各得 2 票。

L1070127

後記

  1. 試酒會在 3 月 28 日舉行,是 4 月 4 日月全蝕我初次測試 biodynamic calendar 效果之前的事。事後我查通勝,發現那天整天都是花日,難怪香氣表現得那麼好。
  2. 2004 年那組酒已經比較通透自然,但回歸大桶的過程才剛開始,所以我懷疑酒莊的轉變不光在酒桶,可能在種植與酒窖的其他方面都朝著少干預、不干預的傳統理念去變。我就此疑問寫信給 Monica Rocca,她告訴我的確他們大概從十年前開始便用比較天然的種植方法(譬如不用殺蟲劑,多植草,停止用化肥,較少用 green harvesting,還有些我不懂的 “sexual confusing” 手法等等);在酒窖則把溫度控制在 29 度以下(以前是 34 度)。所以傳統手法依據的是道家的理念﹕「人法地,地法天」,而不是「天地法人,人法市場」。
  3. 我翻查了 Antonio Galloni 對 Albino Rocca 的評分,發現過去他們一般拿 90-94 分,但 2011 卻拿了很低的 88 分。究竟 Galloni 的口味越來越美國化,還是他選了忌日試酒呢?
  4. 酒莊在 2012 年完成大桶的轉變,Angelo Rocca 是幕後的主謀。他從 1986 年開始轉用法國小木桶, ¼ 個世紀後鼓起勇氣回歸傳統,他曾對 Kerin O’Keefe 說﹕“I was never very happy with barriques, and am very pleased that the market now wants more elegant, less evidently oaked wines, which is what I prefer.”  可惜 Angelo 看不到他的成果,便在 2012 年一次開飛機的意外中喪生。
  5. 我不禁又想起另一位 Angelo。這場試酒會令我更堅信 Gaja 的酒用1979 年前的方法會好喝得多,但意大利的 DRC 有此膽量嗎?或許我們不用等 ¼ 個世紀 — 去年我在國際酒展上見過 Giovanni Gaja,我的希望全在他的身上。Go, Giovanni, go!P1280302

5 thoughts on “VIPa-3 第 9 場 — Albino Rocca 的回歸傳統

    • DRC 或許可以稱為法國的 Giacosa,但他們太新派了吧? 🙂

      不必太認真,不過比喻罷了。但Gaja 與 DRC 真有點關係。話說很多年前,DRC 的意大利酒商不幹了,Gaja 想為朋友另找一家,最後找不到便自己當起DRC的代理來。後來他們打美國市場便因為是DRC代理商而被人留意。所以稱 Gaja 為意大利的DRC也不完全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