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8 場 — 1982 橫品

生物動力曆法﹕

今年第二場班長會的主題是 1982 的橫品。

1982 是 Bordeaux 的經典年份,在意大利也非常出色,原因天氣比較暖和,所以有論者認為地球暖化的新常態是從 1982 開始的。1985 同樣溫暖,但今天的 1982 似乎比 1985 要年青。我懷疑 1982 類似 2004,1985 則類似 2007;1985 今天應該喝了,但比較好的 1982 還可以放。要了解這兩個年份的差異,可以與兩個月前的 1985 作比較(見前文﹕VIPa-3 第 1 場 — 1985 橫品)。

我們跟隨這七金剛從北走到南﹕

P1080727E

0. Loredan Gasparin, Venegazzu della Casa, 1982

1. Castello di Neive,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82

2.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82

3.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82

4.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82

5. Caparz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La Casa, 1982

6.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82

為了讓大家領略這個年份的力量,我沒有特別處理這些酒,只在早上 8 時左右開瓶,然後在原瓶呼吸。

 

首先出場的是來自靠近威尼斯地區的一款 Bordeaux blend 0. Loredan Gasparin, Venegazzu della Casa, 1982

P1080724不可不知的是法國葡萄大約從 19 世紀初便從東北地區進入意大利,比 Sassicaia 早了一個半世紀,而最出名的葡萄是 Merlot 而不是 Cabernet Sauvignon。時至今天,Merlot 仍然是意大利種得最多的紅葡萄之一,緊隨 Sangiovese 與 Montepulciano 之後排第三位。有人認為 Masseto 是意大利最好的 Merlot,但 Antonio Galloni 曾說過﹕“I consider the Merlot Buri to be one of the most profound expressions of Merlot on the planet. ” 他說的是來自 Friuli 地區的 Miani!

但今天這款意法混血兒吸引我的另一原因是他的傳統制作 — 四種葡萄(Cab, Merlot, Cab Franc 與 Malbec)是在大木桶而非小木桶陳年 18 個月的。沒有桶味的 Bordeaux 會是怎樣的?

在第一回合,我們先聞到茶香、燻木、青椒,是很熟悉的 Bordeaux 香氣,但總覺得少了點甚麼,因為沒有木桶的「香氣」!入口平滑,有人說有醃皮蛋、酸梅、嘉應子,他的酸度明顯是意式的,很不像 Bordeaux。

兩個小時後,酒更開放了,一位自稱「流著 Bordeaux 的血,但有意大利靈魂」的酒友說香氣漂亮極了,有幾分高級「老波」的香氣,此時的口感也圓潤平衡,酸度依然支撐著酒,感覺很年青。

這次奇遇讓我明白為何 Bordeaux 要用新木桶作調料,因為赤裸的 Bordeaux 葡萄聞起來有點髒髒的,適量的香料會令他醒胃一點。

 

接著由 Langhe 登場。

P1080717很多人都知道 Bruno Giacosa 的 Santo Stefano 是經典酒,但他的葡萄是從 Castello di Neive 買的,所以沒有了酒神的眷顧,1. Castello di Neive,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1982 或許可以告訴我們這塊田的實力。

可惜這是今天唯一有點氧化的一瓶,早上剛開瓶時他的輕度醬油味還令酒有不錯的醬香,但到了晚上第一回合他卻更像上海菜的濃醬了,不過口感出奇的比香氣好得多,豐滿兼圓潤,而且因為更熟,所以整合得近乎完美,十分融和,難怪我們的「意大利靈魂」大呼﹕elegante!另一酒友卻不太喜歡他有一種揮之不去的「鹹梅」的味道。

與此剛相反,2.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82 是個慢郎中。早上開瓶後小試時,只有很微弱的乾花和墨水似的香氣,入口微甜,很輕柔。晚上第一回合,有人說有些腥氣,又有人說像濕葉子,還有些乾花,但與上午最不同的是口感濃得多,而且丹寧蠻厲害的,酸度甚好,所以我判斷酒這時比較生,還需要整合,比我四、五年前喝過的兩瓶都要封閉,但這也證明了 1982 是個多麼年青的年份,剛才的  Castello di Neive 是個小意外。

兩者比較,狀態不完美的 1. Castello di Neive,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反而比較成熟可口,所以投票結果由他以 6﹕4 勝出。

過了一個多小時的第二回合,可能酒溫太高了,1. Castello di Neive,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有點臃腫和散亂的感覺,2.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82 卻有所整合,有點結構感了,雖然也有些散亂的毛病,不過此消彼長的結果,令 2.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82 以 6﹕3 反超前(一位酒友稍有不適,沒有投票)。

不止一位酒友問怎麼喝不到 Bartolo 的飄逸?我有點後悔我讓他們踫到的第一瓶 Bartolo 是我名之曰究竟涅槃的 1971,所以較新年份的 Bartolo 都好像肌肉長得太多了。我笑說﹕不經事又如何長智慧呢?另一位年青人說他喝不明白 1971 的飄逸,這款 1982 他反而喝得既懂也喜歡。

 

接著的一雙也是很大的對比,一個顏色最淺,另一最深;一個狀態最熟,另一最年青。

P10807233.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82 在早上剛開瓶的時候真的令我有點擔心,顏色那麼淺,我太太說聞到醋的味!

晚上第一回合,他卻好像開始蘇醒了,有點像熟透快要爛掉的水果(有人說熟香蕉),但一搖杯子,又飄來花香,不過有人說總有點奇怪的塑膠或天那水的氣味。入口出奇的正常﹕熟果,通透,輕飄飄似的。我說他出奇的正常,是因為過去喝 1975、1979 和 1985 這些年份都有令人掉口水的煮菜用的番茄醬汁的味道,但這次卻一點都沒有。

顏色最深的 4.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82 是今天最陽剛的一瓶,我們像走進了一個樟腦樹的密林,刺鼻的香氣有點像鐵銹和火石的礦物味,有人說有輕微的醬油味,但恐怕是樟腦樹給的錯覺。入口粗獷,丹寧如野馬,可見 1982 的力量。這款酒當年全用大木桶陳年,酒莊從 1990 年開始引入小木桶,看來在陰涼的 Chianti 還是有一定的作用的。

這個回合兩款酒打成平手。

在第二回合下杯以前,我們先把酒瓶放進冰桶降溫,所以酒沒有出現散亂的毛病。

這時的 3.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82 終於出了輕微的番茄與蘑菇香氣,令我覺得他的發展可能比 1975、1979 和 1985 這些年份都要慢,所以還沒有太多 tertiary 的香氣。美中不足的是始終有些天那水的氣味,是 VA(volatile acidity)還是酒莊的原始釀酒法所致我便說不準了。

大家這時的注意力轉到 4.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82 了。酒的丹寧這時整合得比較好了,雖然離成熟還有一段時間,但正如一位酒友言簡意賅的指出﹕他今天好喝在礦物味!Il Poggio 的進步太大了,所以大家讓他以 8﹕2 大勝 Pepe。

我這裏要加一句﹕這次算在內,我一共喝過 17 次 Il Poggio,記憶中沒有一次令我失望,精彩的也不計其數,難怪很多論者都認為這塊田是貨真價實的 Grand Cru,他的結構感在 Chianti 也是少見的,可以說是最有 Serralunga 味道的 Chianti!

 

最後一雙也是陰陽的一對!

P10807135. Caparz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La Casa, 1982 在早上小試時是最開放美味的一瓶 — 發香的樹木,通透的果味,熟透了。

晚上第一回合,大伙只顧高興的嗅,既有香木,也有人說咖啡豆。這款酒在小木桶陳年一年之後再在大桶放 1.5 – 2 年,咖啡豆大概由此而來,但桶味並不算嚴重。

等皇上 6.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82 一登壇,便頓時鴉雀無聲,我們跟著聖上踏進密不透光的原始森林,嗅到的和嘗到的都是漆黑一片的寂靜與虛空,偶爾會有濕轆轆的泥土味。

5. Caparz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La Casa, 1982 輕易的以 7﹕3 勝了一局,拒不投降的三個忠臣包括我,因為我有耐性等足一個小時,終於聞到熟悉的地中海松樹,和嘗到由酸度引領的優雅果味。另一位同僚說得有趣﹕5. Caparz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La Casa, 1982 是好,但等到 6.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82 一出現,便發現剛才盡是虛無。

我們又把酒冷凍了一下才進行第二回合,兩者都顯然更上一層樓了。

5. Caparz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La Casa, 1982 發出狂香,果味更集中,「酸度開始從兩頰徐徐的釋出」,我的一位同僚因此「變節」了。另一位這時也掉進了虛無的懷抱。

唯有我一人獨力支撐大局,我發現這邊風光獨好,皇上仍然先小睡一小時,等他半醒時,但聞森林、檀香,口啖世外酸度、仙果,我感覺年青,但皇上比我更年青。

因此,這回合 6.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82 以 1﹕9 贏了 5. Caparz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La Casa, 1982

一位酒友概括得妙﹕La Casa 是果之旅,Biondi Santi 是酸之旅。須知 La Casa 來自大名鼎鼎的 Montosoli(Baricci 在此),但奇怪的是他那麼早熟,幾年前喝過的一瓶也如是,不知是否一年小木桶的加速作用。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的三甲是﹕

P1080715

  • 5. Caparz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La Casa, 1982(4 票)
  • 2.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82(3 票)
  • 3.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82(2 票)

但總冠軍是拿 1 票的 6.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82

 

有幾點要補充﹕

  • 第一雙進行到第二回合時酒溫太高,所以兩款表現都欠佳。後來的酒都先放冰桶降溫。有一位在最後幾分鐘喝了一口降溫後的 2.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82 ,竟然喜歡得不得了,所以選為他的 WOTN;
  • 4.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82 一票也拿不到,恐怕是太年青之故。
  • 我們大家應該清楚看到 1982 真的青春無敵,這次試酒會的目的算是達到了。下次讓我再辦一次,我一定讓酒先醒一天以上,結果或會改寫。

VIPa-3-8-1982 group photo「我感覺年青,但皇上比我更年青」

誌念 Franco Biondi Santi(1922.1.11 – 2013.4.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