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28 場 — Italian Merlot

生物動力曆法﹕2015 年 12 月 12 日 –

剛從法入意的朋友大概都會認為意酒只宜喝本土葡萄,他們的 Bordeaux blends 遠不及法國,大可不理。

在入門之初,我也匆匆試過一系列最有名的 Super Tuscans ,之後便把 Sassicaia、Masseto 等束之高閣,一頭栽進了 Barolo 與 Brunello 的深淵(見 2009 年發表的 Super Tuscans!)。

後來開始辦隨意行活動,為了讓初入門的朋友更好認識 Tuscany 的風土特性,我在一場活動放進了幾瓶 Bordeaux blends,想不到那次的一瓶 Cabernet Sauvignon 比  Salvioni 和 Poggio di Sotto 的 Brunello 還要叫好!

我說的是 Isole e Olena 的 1999 Cabernet Sauvignon。

我自己也驚奇的發現這次我喜歡這款酒不是因為他像 Bordeaux 或者比 Bordeaux 更好,原因是我已經多年沒有踫 Bordeaux 了,幾乎忘了 Bordeaux 是怎樣的。我發現我聽得懂 Isole e Olena 的意大利話,更準確的說,他操的是 Chianti Classico 土語,他的圓潤、優雅也是來自 Chianti Classico 的。喝了多年 Sangiovese,我竟然在 Cabernet Sauvignon 身上喝到類似 Chianti Sangiovese 的風味!我一直牢記一位法國作家講過的話﹕通過葡萄藤我們才可以嘗到大地的味道,這番話講得有多深刻!Sangiovese 與 Cabernet Sauvignon 不過是媒介,我們嘗到的是大地的味道!It’s the terroir, stupid!(試酒會報告見﹕Great is Tuscany (Tuscan Magic 之二)

我知道有人受不了我這種論調。有一次在一個本地論壇我才提了一下這個觀點,便招來口誅筆伐。見怪不怪,我以後一於少說多做,又搜購了不少 Isole e Olena 的 Cabernet Sauvignon,而且也開始在試酒會加插一些意大利的 Bordeaux blends(見﹕VIPa-2 第 13 場 —山高還是水長﹕French Varieties in TuscanySyrah! )。

因此闊別了 6 年以後,我又重新開了 6 瓶 Super Merlot(六年前的報告見﹕Super Merlot!),且看一群仰慕 Monfortino 與 Soldera 的新老朋友怎樣看待這些異邦人。

當天的酒單如下﹕

L1150650

1. Le Macchiole, Messorio, 2005

2. Petrolo, Galatrona, 2005

3. Tenuta Ornellaia, Masseto, 2001

4. Tua Rita, Redigaffi, 2001

5. Castello di Ama, L'apparita, 1988

6. Miani, Merlot, 1998

(Sweet) Avignonesi, Vin Santo Occhio di Pernice, 1996

因為這段時間忙於搬酒窖,我只能匆忙的在當天早上 7﹕30 – 8﹕30 時段開了酒,之後拔塞放進酒櫃作瓶醒,到傍晚 5 點小試後便出發到餐廳。所以醒酒的時間比以往都要短,只有半天左右。

首先出場的是來自海邊的 1. Le Macchiole, Messorio, 2005 與來自 Chianti 山區的  2. Petrolo, Galatrona, 2005

L1150637Le Macchiole 與生產 Sassicaia 的 Tenuta San Guido 為鄰居,也同樣是這海邊新產區的先鋒人物,雖然名氣沒有那麼大。

第一回合的 1. Le Macchiole, Messorio, 2005 有石墨、燒烤香草等香氣,桶香明顯,比較繃緊,入口很泥土味,帶點苦,果味濃但稍混濁,因此有人說很「新世界」,而且是 “textbook style”,但另一位卻說酸度好,而且不膩口,有意大利性格。我自己覺得酒根本還沒開。

2. Petrolo, Galatrona, 2005 在兩個小時前初次小試時桶味很搶,但同時好像有瓶塞感染的毛病。第一回合時,大家還不太肯定酒是否 corked 了,有人說有點花香,但不太乾淨。我感覺這款酒同樣是不太開放,有點瘦削的感覺,不過入口比較厚重,感覺清涼,酸度不錯,喝得出是個濕涼的年份。

這回合 5﹕5 打成平手。

到了第二回合,大家比較肯定 2. Petrolo, Galatrona, 2005 是 corked 了,但撇開這毛病,酒表現得開放多了,很圓潤,有人能認得出他來自 Chianti。

1. Le Macchiole, Messorio, 2005 這時整合得好很多,果、酸、丹寧一應俱全,有人嘗到巧克力、礦物與一點橙的果味,收結長。蠻優雅的表現,因此很 Tuscan,雖然我不知道別人認為優雅是否 Merlot 的語言。

因為一款酒 corked 了,我們沒有再打分數。

 

接著由兩顆明星出場。

L1150640如果學 Bordeaux 那樣憑價格定等級,Masseto 無疑應該排在一級莊之首,但  Redigaffi 拿過 Robert Parker 的 100 分(2000 年),而 Masseto 的最高 RP 分數只有 96 分(2001 年),所以兩者的市場地位不相伯仲。

在第一回合,這位置相隔不遠的難兄難弟果然打成 5﹕5 平手,但有趣的是他們好像來自兩個不同的星球。

3. Tenuta Ornellaia, Masseto, 2001 有很漂亮的以紅果為主的香氣,但好在不過分,非常細緻的層次,收結長而又長,一言以蔽之﹕典雅。

4. Tua Rita, Redigaffi, 2001 走的卻是狂野的路線﹕燒烤香草、煙燻、茶葉、野味、木桶等很刺激的氣味,而且聞起來已經很甜,有人想到蛋糕上的糖霜,入口令一位朋友懷疑他在喝 Syrah 而不是 Merlot,他終於受不住誘惑,把票投了給這位「騙子」。

有一位朋友總結得好﹕3. Tenuta Ornellaia, Masseto, 2001 好像是 1. Le Macchiole, Messorio, 2005 的加強版,而 4. Tua Rita, Redigaffi, 2001 勝在新奇、刺激。

可是到了第二回合,4. Tua Rita, Redigaffi, 2001 好像戲法出盡了,果味掩蓋一切,像塊糖果,有人說葡萄糖,另外有點薄荷(桶味?)和野味,但太甜了,感覺鐵板一塊的,不過 Merlot 的味道似乎多了。

那邊廂,3. Tenuta Ornellaia, Masseto, 2001 卻來個爆香﹕果、檀香和各種香草的香氣源源不絕的,簡直令人喘不過氣來。各種細緻的元素在口中也有無縫的整合,像塊織錦,通透、細膩,又是 Tuscan 式的優雅。

3. Tenuta Ornellaia, Masseto, 2001 這回合拿了滿分。一位朋友很簡單的說﹕沒辦法。

 

對我來說,最後一雙才是戲肉。

L1150645六年前,我認為 L’Apparita 是最好的 Tuscan Merlot。Ian d’Agata 譽他為 “Italy’s best cool-climate Merlot, a wine of unparalleled finesse and elegance”。

至於 Miani Merlot,早已聽 Antonio Galloni 說過﹕“I consider (Miani’s) Merlot Buri to be one of the most profound expressions of Merlot on the planet.”(Buri 是田的名字,2004 年才以單一葡萄園出現)。須知 Merlot 先傳入意大利的北部,今天 Merlot 在意大利的種植面積僅次於 Sangiovese 與 Montepulciano,而且最多(超過四成)在 Veneto 地區,所以 Merlot 與這裏的人與地都更有淵源。

在第一回合,6. Miani, Merlot, 1998 一下杯便引來一陣讚嘆﹕好香啊!煙燻、刺鼻香料、各種芳香的香草,最特別的是那輕飄飄的感覺,我先聽到人說﹕不像 Merlot!

下杯後緩慢發展,但始終很飄逸,有果但不重,有桶但也不搶,一直非常陶醉的一位朋友突然說﹕很有 “Giacosa feel”!另一位朋友又改變主意說﹕有些像 Merlot 了,但聞起來太新。我只一笑,這時我想起的卻是 Miani 的白酒,聽說 Miani 的晶瑩剔透來自 The Adriatic 吹來的海風。要我說,這 Merlot 有白酒的通透和空靈。酒再進一步發展了,剛才還嫌他的香氣太新的朋友這時滿意的說﹕既有意大利,又有 Merlot。

我們有點像瞎子摸象,各說各的,但難得的是大家都找到他喜歡的 Merlot。

可惜的是,這瓶 5. Castello di Ama, L'apparita, 1988 有點氧化。在醬油氣味下,我們可以找到些乾花和很泥土的礦物味,但美人當前,我們也沒心思去玩捉迷藏了。讓我把 Antonio Galloni 在 2013 年的一場垂直品試的筆記錄下讓大家參考吧﹕

When all is said and done, the 1988 must be considered among the greatest of the L’Apparitas. Hard candy, rose petals and cloves lead to layers of expressive red fruits in the 1988 Apparita. A sensual, heady wine, the 1988 is all about ripe, racy fruit and exotic aromatics. The 1988 has barely budged since I last tasted it a few years ago. White truffles and pomegranate are some of the nuances that add raciness and pure flair on the finish. I especially like the vibrancy and purity of the fruit here. The harvest too place on September 30, quite late for Ama and Merlot in general. 97 points.  Drinking window: 2013-2020.

我 5 年前喝過的一瓶狀態很好,希望我們以後運氣好一點。

到了第二回合,6. Miani, Merlot, 1998 添了火氣,香氣有點像半成熟 Brunello 的發香樹木和樹皮,更泥土也更濃烈,口感更豐滿,以果味為主,但非常細滑,剛才說他有 “Giacosa feel” 的朋友現在說口感像上好的 Burgundy,又有人說有 “great exotic fruit”。不過大部分人較喜歡剛才的飄逸。年青的酒總有此「毛病」,果味勇往直前便會淹沒一切,尤其是在果日。

 

Wine of the Night

每個回合結束後我都問大家最喜歡哪一款酒,第一回合由 6. Miani, Merlot, 1998 以無敵姿態贏了 3. Tenuta Ornellaia, Masseto, 2001

到了第二回合,所有人都鍾情於 3. Tenuta Ornellaia, Masseto, 2001,大概大家受不了 6. Miani, Merlot, 1998 的中年發胖。

甜酒

壓軸的甜酒是 Avignonesi, Vin Santo Occhio di Pernice, 1996

L1150657幾年前在意大利一試難忘,震撼至今,最近在香港找到,所以這次取出與眾同樂。這款酒用 Sangiovese 釀造,比來自白葡萄的甜酒有更多的複雜性。葡萄採收以後先在暗室放半年,讓葡萄風乾了以後才進行發酵,之後在特小型的木桶陳年達 10 年之長,年產不到 2,000 瓶半瓶裝。

這款甜酒最獨特的是他比蜜糖還要濃還要黏,要把杯內的酒喝掉很費勁!

大家最好找機會試試,在此姑且借用一位酒友很貼切的描述﹕

試想像川貝枇杷膏、藥材酒、咖啡與麥芽糖加在一起是甚麼味道?

後記

有兩點想說一下﹕

  1. 酒的處理﹕今天醒酒的時間可能不太夠,以致我們嘗到更多 Merlot 的優雅,但華麗(opulence)則不太夠。不過可能我們更喜歡趙飛燕!譬如說﹕我懷疑 6. Miani, Merlot, 1998 在第二回合剛作了第一次轉身,讓他多點時間會否讓他表現得多點層次?
  2. Merlot vs Terroir﹕我們可能習慣了以 Bordeaux 右岸的 Merlot 為標準,據此判斷說 A 不太 Merlot,B 比較像 Merlot,但我想指出兩點。首先,我們喝 terroir 還是葡萄?今天我們起碼可以喝到三種不同的 terroir﹕Bolgheri, Chianti 與 Friuli,他們都是 Merlot,都描繪了一方之土的風貌,而且用慣常的標準,都可以算是好酒。與今天的 Bordeaux 固然不同,這裏頭既有風土也有風格的差異,我始終認為這些差異代表了不同趣味,每個人固然可以有自己的口味和喜好,但這並非高低之分。你說 Monfortino 與 Giacosa Red Label 怎麼比高低?我換個角度來談這個問題。Bordeaux 其實也不是自古以來都一種風格的。最近讀到 Benjamin Lewin MW 的一段話,蠻有趣的,想與大家分享﹕

The wine was scarcely darker than a pale rosé, quite acidic but not very tannic, with an alcohol level around only 10%.  Was this a modern Beaujolais nouveau in a poor year?  No, it was claret of the 1855 vintage, as originally produced in Bordeaux, at the time of the classification of the wines of the Médoc. Bordeaux wine is very different today.

Benjamin lewin-bordeaux history003

(見﹕Wine Myths and Reality, page 375)

你喜歡的 Bordeaux 是那個年代的?聽說 Robert Parker 出現以前的 Bordeaux 比今天優雅,從這些數據不難想像。 

無論怎麼說,有一點是非常清楚的﹕經過最近幾年的意法混血兒試酒會,我已經完全拋棄了六年前的執著,今天見山仍是山,意大利的天與地始終可愛,而且寬大、包容,管他是甚麼葡萄,我們在這裏不姓 M, C, N 與 S,只要姓 NNaturaleN,都是好酒 —- 這是天堂莊莊主 Florio 教我的。

以後我會繼續探索這另一個意大利。

遊,於是乎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