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26 場﹕1971 Barolo and Barbaresco

謹以隨意行今年最難忘的一場班長會獻給我們的好友 Marco Li。

Marco 最後一次參加的班長會是年初的 1985 橫品,他坐在我旁邊,記得他告訴我他終於發現 Nebbiolo 的秘密。(見試酒報告最後一段﹕ VIPa-3 第 1 場 — 1985 橫品   )。這次試 1971 的 Barolo 與 Barbaresco,本來是他與 Nebbiolo 更親密接觸的機會,誰料他竟然先離我們而去!

兄弟你走好,踫到思聰,幫我擁抱他,親他。當年他離我們而去,我幾乎不想再辦活動了,因為我受不了他的缺席。但朋友勸我說﹕思聰在天,應該高興我們繼續走下去的。Marco,你也是這樣想嗎?

 

生物動力曆法﹕(下午 5 時以後)花

這是一眾酒友期待已久的班長試酒會。我們當中有兩位生於這偉大年份,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早在隨意行的第一年我曾開過一瓶 1971 Bartolo Mascarello,有機會嘗過的朋友一直對他念念不忘,最痴的一位有一次突然問我﹕你還有嗎?我點頭以後才知道她不是想我轉讓一瓶給她,而是渴望再有機會一親香澤。

但這次沒有 Bartolo,連 Bruno Giacosa 我也在最後一刻拿走了,因為有一位朋友最近花了很多錢周遊列國,這次想省點錢。

於是大家的目光都投在皇上 Monfortino 身上。

但隨皇上出場的侍從也絕非等閑之輩。在下面的酒單裏,大家可以看到地位崇高的 Sheldon Wasserman 對各酒莊的評價(藍色,4 星為最高),有兩款酒比 Monfortino 還高了半個頭。

L1140853

1. M Mascarello, Grignolino, 1971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1 (2 stars)

3. Francesco Rinaldi, Barbaresco Cavalieri del Tartufo, 1971 (3 stars)

4. Gaja, Barbaresco, 1971 (3 stars)

5. Enrico Pira e Figli, Barolo, 1971 (4 stars+)

6.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71 (4 stars+)

7.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zzarito, 1971 (2 stars)

8. Giacomo Contern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71 (4 stars)

除了開場酒以外,所有酒在當天早上 8 時半左右開瓶,之後拔塞在原瓶呼吸。

有兩款酒的瓶塞部分碎裂(4,5),有一款的瓶塞竟然陷落瓶頸約半厘米,在瓶蓋與瓶塞之間又積了些奶白色的液體(2),另有一款有小量漏液現象(5),意大利老酒的儲存狀況素來不是強項,幸好所有酒的狀態都算合格以上,而最幸運的是最 fit 的是今天的焦點酒。

L1140828為我們熱身的是一瓶罕見的 1. M Mascarello, Grignolino, 1971。Grignolino 是一種帶香氣的鐵銹顏色的葡萄,據 Ian d’Agata 在 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 巨著裏說這種葡萄在 13 世紀已在文獻中出現,在 19 世紀末這種酒的售價竟然與 Barolo 差不多。今天在 Piemonte 的東南方仍然有兩個以 Grignolino 為名的產區。

酒在試酒會前三個小時開瓶,顏色很淺。朋友敬老,先倒酒給我,我心裏暗笑,一聞之下,有類似指甲油的氧化氣味,但坐在我對面的一位卻開心的大嚷說聞到焦糖,又有人說有幾分像 Riseling 甜酒。這種現象在極淺色的老酒常見,原因想是帶著豐富味道的成份比較重,早已與酒液分離,掉到瓶底去了,就如廣東老火湯的「湯渣」一樣,是精華所在,所以後來倒出來的酒比前面的要濃要美味(另一例子是兩年前的一瓶 1964 Barolo,見﹕It’s got to be Barolo, if you want to dance with me)。

所以一瓶酒有十種不同的味道,但共通的是乾果的氣味和帶點甘苦的收結,最像 dry sherry。我在年初喝過狀態較好的一瓶,香氣和果味都更豐富,還有很好的酸度。

這瓶酒以特價 HK$98 購得,但今天要出十倍的價錢恐怕也不易找到,因為 Grignolino 不利陳年,頭腦清醒的人斷不會放超過十年的,何況 44 年?

但年輕的 Grignolino 究竟是何模樣?

意酒大專家 Ian d'Agata 曾有充滿溫馨與愛意的描述,值得與眾共享﹕

1980 年的一個晚上,我在羅馬與一位年青的法國愛酒佳人約會。那天我第一次喝 Grignolino,結果我們大家雙雙墮入愛河 — 不是相愛,而是愛上同一瓶酒。

(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p.314)

P1280141我也喝過這款 3 歲的 Grignolino(混了 5% Freisa),有輕輕的花香草香,輕盈,收結帶點皮革的微苦味,妙在那漫不經心的果味,我的筆記是﹕perfect for small talk!

 

大鑼大鼓先迎來頭一位主角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1 出場,

L1140826他早上曾讓我捏一把汗(瓶塞陷落並有「積水」的那瓶)。第一回合剛下杯便聽到有人說﹕臭蛋!幸好臭味慢慢散去,換來厚重的泥土味,上午小試時入口像酸梅湯,這時的果味明顯得多,而且在杯內不斷的發展,我也開始舒一口氣了。

 

接著我們試一雙被 Sheldon Wasserman 評為 3 星的 Barbaresco。

L1140830今天三款 Barbaresco 的顏色都比較淺,其中又以 4. Gaja, Barbaresco, 1971 為最淺,但好在通透明亮。

第一回合的 3. Francesco Rinaldi, Barbaresco Cavalieri del Tartufo, 1971 有中度醬油氣味,但濃度比 4. Gaja, Barbaresco 好很多。醬油味逐漸散去以後出現清新的玫瑰花瓣和香粉,感覺蠻 primary 的,果味充足,酸度也明顯,平衡優雅,可愛極了。早上小試時還有點林中菌類的 tertiary 香氣,夾著醬油氣味顯得特別老,豈料半天後吸了幾口氧氣便青春煥發起來,還出了玫瑰花香,感覺上年輕了起碼十幾年,Nebbiolo 的生機實在令人感動!

4. Gaja, Barbaresco, 1971 一下杯,頓時鴉雀無聲,大家都被那清新的乾花、松露等 tertiary 香氣吸引著,酒色很淺,映襯出淡雅的風格,就像清晨登山,吸了一口清澈、甘洌的泉水,餘韻無窮,下了山仍能細味。細聽之下,只有寂靜的聲音,令我想起一幅用寥寥數筆,一大片留白的素描畫。美中不足的是果味好像緩慢逸去。

我問大家喜歡哪一款,大多數人選了 3. Francesco Rinaldi, Barbaresco Cavalieri del Tartufo。我猶豫了一下,結果投了給 4. Gaja, Barbaresco。兩款酒其實令人難以取捨,愛青春的無疑應該選 3. Francesco Rinaldi, Barbaresco Cavalieri del Tartufo,但正因為 4. Gaja, Barbaresco 後段開始走下坡,令我更珍惜他生命中最漂亮的一刻,我慶幸我可以陪他走過這一段路。人道「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恐怕是年青人的偏見,我卻獨愛我手中的半杯水,因為我惜緣。

結果 3. Francesco Rinaldi, Barbaresco Cavalieri del Tartufo 以 6﹕4 勝了第一回合。

在第二回合,我讓大家比較今天的三款 Barbaresco。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最為驚人,發出濃烈的菌類香氣,有人說好像一朵大啡菇(portobello)擺在她的面前,果味豐厚而甜美,更帶些粉狀的丹寧,合作社年產 200,000 瓶的基本版 Barbaresco 有這等水準,能不感動得讓人掉淚?

3. Francesco Rinaldi, Barbaresco Cavalieri del Tartufo 也越戰越勇,感覺更年青,玫瑰花香也變得更新鮮了,入口純淨,竟然有人嫌他的果味太甜!

4. Gaja, Barbaresco 也出了一點乾玫瑰,乾淨、平衡,就像入定的老僧,帶我們進入一個無染的清靜世界。

這個回合更難選最好的一款!不曉得是否我的游說有功,結果有 8 人評 4. Gaja, Barbaresco 為最佳,3. Francesco Rinaldi, Barbaresco Cavalieri del Tartufo 以 2 票屈居第二。Angelo Gaja 從七十年代開始接管酒窖,他的「半小桶、半大桶」尚在試驗階段,我認為這是 Gaja 的黃金十年,今天的一瓶狀態不是上佳,但已經非常驚人!

 

我們的 Barolo 品試以位於西面的一雙開始。

我想先介紹兩個莊的背景。

他們當年同被 Sheldon Wasserman 評為比 4 星更高的 4+,比 Monfortino 還要高,其中 Enrico Pira 更贏得他最高的讚譽﹕

When he was still making wine, Luigi Pira was, for us, the single finest producer of Barolo … through his last vintage in 1979, he maintained the old ways in making his wine, including the crushing of the grapes by feet.  As Bartolo Mascarello and others have said, the tradition of pigiatura a piedi died with Luigi Pira.

就是說﹕Luigi Pira 大有可能比同在 Barolo 的 Bartolo 更好!可惜 Luigi 於 1980 年自殺身亡,酒莊賣了給 Borgogno 的主人 Boschis 家族,由 Chiara Boschis 打理,這位女中豪杰後來加入了 Barolo Boys 一伙,走新派路線,所以今天的 Enrico Pira 不是同一回事。另外有一家名叫 Luigi Pira 的酒莊,位於 Serralunga,也是新派的,與位於 Barolo 的 Enrico Pira 也不同。

當年的 Marcarini 也是響當當的酒莊,全因為有大名鼎鼎的 Elvio Cogno 擔任他們的釀酒師。Cogno 在 1990 年離開,跑到南部不大出名的 Novello 小區自立門戶,Marcarini 從此頓失光芒。

L1140833美中不足的是這瓶 5. Enrico Pira e Figli, Barolo 漏液,有些微氧化,但七瓶酒之中,以他的顏色最深。

第一回合開始時有醬油味,不久之後散掉,可以聞到清新的花香和一點花粉,丹寧明顯,酸度也活潑,這款酒奇就奇在很年青!

L1140834相比之下,6.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正值大熟之年,蘑菇、松露香氣大爆發,酸度亮麗,果味不強但比早上小試時的酸梅湯已經有長進了。

這回合一面倒由 6.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以 8﹕2 取勝。

到了第二回合,5. Enrico Pira e Figli, Barolo 的醬油味再次出現,但因為酒體很濃,聞起來有幾分像藥油,入口很濃,有點鹹,但酸度漂亮極了,丹寧也清晰可辨。

6.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此時的香氣更複雜了,除了蘑菇、松露以外,還有些番茄、陳醋之類像意大利煮菜用的醬汁,有人更生動的描述他的氣味像鮮番茄,入口卻像番茄乾。難得的是入口有如絲的質感,今天才發現 Elvio Cogno 是另一酒神!

這回合的結果更一面倒,由 6.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以 9﹕1 再勝。

但我要為 5. Enrico Pira e Figli, Barolo 叫屈,即使在病人身上我們也可以看到宏偉的架構,無怪乎 Sheldon Wasserman 如此描述 Luigi Pira 的酒﹕

Luigi Pira’s wines were rich in extract and concentration, with so much fruit that you were tempted to drink them early, but given sufficient age they became truly magnificent, the best that Barolo had to offer.

讓我們看看 Sheldon 當年如何評價他的 1971﹕

Perfumed bouquet with an incredible richness and concentration of rich, ripe fruit and flowers, exceptional balance, enormous flavor, so well balanced the wine at first seems quite accessible but then the high tannin becomes evident; very young but incredible quality.  **** (twice, 11/80)

他的描述絕對適用於今天的一瓶。幸好我還有兩瓶,希望下次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

 

最期待的一刻來臨了。

L1140841很巧的是今天的單數酒都有微恙。7.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zzarito 開始時有些醬油氣味,但散去後出來蠻乾淨的玫瑰花香,連果味也沾了玫瑰,清澈,雖然略嫌簡單。

但大家哪裏有心搭理他?

我與太太對皇上的出現也是萬分緊張的。畢竟離我們上次的晉見已有差不多六年之長。我太太當年只把酒當尋常飲料來看待,連她自己也驚訝她當年會毫不含糊的說﹕我愛 Monfortino!她開始用心品酒以後,又嘗過不少年份的 Monfortino,每次令她再次想起 1971,但苦於完全記不起伊人是何模樣。

我又何嘗不是?

1971-2一下杯,我們像十枝低音大提琴,喃喃細語的讚嘆杯中飄來的知名與不知名的香氣。能講得出的有脂粉、香粉,但不能名狀的更多,各種香料和很野的花香、木香、泥香,最奇特之處是這些香氣並非採取爆發的方式(explosion)出現,而更像一種內爆(implosion),豐盛但內斂,所以我們恨不得長出像 Pinocchio 那麼長的鼻子,可以讓我們盡覽那奇香異香。

喝過年青一點如 1999、2000 等 Monfortino 的朋友應該能認得出那些深不可測的香氣,但奇怪的是三十年過後,explosion 卻變成 implosion,收斂後的皇上令人更感到撲朔迷離!

有朋友問我太太這次的 1971 是否更好喝?她還在微笑的時候我已經搶著答說﹕肯定的!

但並不全是因為 1971。最美是回憶!近年我在隨意行細心品試過的 1990、1997、1998、1999、2000 和 2001 此刻全都回來了,我像在傾聽 Horowitz 彈奏的 Schumann: Scenes of Childhood(舒曼《兒時回憶》)的第一樂章。當年的不解之謎今天好像都懂了,但不是知性的懂,而是知道生命是一道河流,有耐性一步一步的走完他才能理解他。知識與經歷、理與情的合一,這便是生命,是智慧。

Barolo 的偉大也在於此,生命不光是一瞬,一瞬與一瞬串起來的長河既包含了一瞬,但也高於一瞬。長壽的 Barolo 能帶我們穿越時空,令我們可以觀照自己的生命,由生命觀照眾生。偉哉!

說得簡單一點﹕1971 好在優雅。過去我們只知 Monfortino 是力量,但甚麼時候你可以嘗到優雅?光是這點,已值回票價。

為了公正,我多餘的問大家這回合更喜歡哪一款?

結果竟然有一位說他更喜歡 7.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zzarito,可能因為他小時候鼻子動過手術,有些氣味對他是盲點。

到了第二回合,7.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zzarito 更乾淨了,唱著「玫瑰玫瑰我愛你」,帶點香粉,後來又出了一點點松露與丹寧。這是非常可口的 Barolo,但對 Serralunga 的名田,我會期望他有多點結構,多點層次感。不過 Fontanafredda 在 1990 年代以前經歷了半個世紀的浮沉,能造出如此 technically correct 的酒,已算不錯,雖然很喜歡這款酒的一位朋友不大同意我的「中規中矩」的判斷。可能我對 Serralunga 的要求太嚴苛了吧?

皇上又如何?

從《兒時回憶》醒來,8. Giacomo Contern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好像想把尚未遺忘的功夫再耍一次。於是我們經歷了一場小爆炸﹕香粉、玫瑰、一點松露和大量礦物氣味,從第一回合的隱轉而為顯。不止顯,而且更複雜了,但最多人議論的是他的酸度。有人說這是最漂亮的「山渣酸」,另一位說酸度像顆炸彈,一踫到口沫便馬上從兩頰蜂擁而出,炸出了他的淚水!

玫瑰花、酸度、還有丹寧!真的像個小皇子了,現在是力量多於優雅。但我懷疑這不過是中間的樂章,我們如果有時間聽到終樂章,應該會有更多的變化。

朋友問我﹕還有嗎?

我點了頭。

Wine of the Night

我請大家舉出自己最喜歡的第一、二、三名,然後以加權方法算出當晚最受歡迎的酒(第一名 3 分,第二名 2 分,第三名 1 分),結果如下﹕

  • 第一名﹕8. Giacomo Contern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71(25 分);
  • 第二名﹕6. Marcarini, Barolo Brunate, 1971(16 分);
  • 第三名﹕7.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zzarito, 1971(9 分);4. Gaja, Barbaresco, 1971(8 分)

大家都同意 2.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1 應該拿「進步獎」與「性價比獎」。

這場品酒會會永遠留在我內心的最深處,就如常樂老弟(Marco)。

2 thoughts on “VIPa-3 第 26 場﹕1971 Barolo and Barbaresc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