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15 場﹕2002 橫品

生物動力曆法﹕(至下午 9 時)根;(下午 10 時開始)花

2002 是意大利近二十年少有的大災年。記得 Isole e Olena 的莊主 Paolo De Marchi 曾很精準的跟我說那年的 9 月雨下了足足 27 天!Langhe 地區還真雨上加霜,但奇怪的是那年也有兩個莊搶盡風頭﹕

  • Giacomo Conterno 認為他們的葡萄好得全都可以用來釀 Monfortino,被 Antonio Galloni 評了 98 分;
  • Soldera 也推出了 Riserva,96+ 分。

四年前初次試的 2002 Monfortino 令我目瞪口呆,這是我記憶中最立體的 Barolo(見前文﹕Giovanni Conterno 的第九)。2002 Soldera 我先後試了三次,最近一次在兩年多以前,我發現 2002 是 2000 年以後最開放的年份,當時表現得很活躍,感覺像印象派 Debussy 的音畫(見前文﹕少年 Soldera(下))。

究竟他們今天仍精彩嗎?又是否如酒評人說的那樣,只有他們兩位獨領風騷呢?

在晴朗的一天,10 位隨意份子聚在一起,從 7 款 2002 身上重溫那段風風雨雨的日子﹕

L1120427

1. Galardi, Terra di Lavoro,2002

2.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2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2002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2002

5. Ar.Pe.Pe, Rocce Rosse Sassella,2002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2002

7. Quintarelli, Rosso del Bepi,2002

所有酒在前一天晚上 11 時開瓶,之後拔塞在原瓶呼吸。

 

我們從南部的兩款經典酒開始。

L11204131. Galardi,Terra di Lavoro,2002 早已因 Robert Parker 的高度評價而成為身價酒,原因大概是他的新派口味。他來自 Campania 北部靠海的 Falerno dei Massico 產區,比山地酒 Taurasi 更開放,而且除了號稱「南方 Nebbiolo」的 Aglianico 以外還混了 20% Piedirosso,又在新的法國小木桶陳年 12 個月,是否令你想起 Bordeaux 來?

第一個回合他真的有 Bordeaux 的身影﹕火石、木桶、火山岩、石墨等氣味盡出,丹寧也充份。

他的對手 2.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2 卻剛相反,這個怪漢傳統得有點怪僻﹕完全不用木桶,下杯之初常有些「異味」,就好像臭豆腐一樣,絕對是 acquired taste。

奇就奇在他今天表現得很正常﹕除了早上小試時有點石頭、混凝土(廣東人叫「石屎」)等氣味外,到了晚上已經變成頗為乾淨的紅果,不過仍然有種濕漉漉的感覺,而且果味好像不太夠,很準確的告訴我們多雨的年份葡萄不足月便生下來。

隨意份子的口味那裏容得下 Bordeaux 風格?這回合由非典的 2.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2 以 9﹕1 贏了 1. Galardi,Terra di Lavoro,2002

到了第二回合,兩款酒都有所發展。

1. Galardi,Terra di Lavoro,2002 更濃,仍有火石氣味,桶味則時隱時現,丹寧比剛才更凶(這裏頭可能有木桶的貢獻),很粗獷,開始露出 Aglianico 的真相。

2.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2 這時出了些較亮麗的果味,也隱約有點丹寧結構,滑溜而可口,一點都不像一般年份的粗豪感覺。

這回合有兩位朋友改投了 Galardi,但 2.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 2002 仍以 7﹕3 勝出。

 

今天的第一場惡戰是一雙 Brunello。

L1120417早上小試,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2002 有標誌性的地裏香氣,那蘑菇香氣令我太太想起要吃 pasta,平衡與優雅的果味在舌頭鋪開,很舒服,葡萄完全沒有絲毫受災的感覺。

這時的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2002 卻可以用「妖艷」來形容,香粉、樹木的香氣,入口甜美,輕快,像個腳步放得極輕的小妖精!

晚上第一回合,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2002 的地裏香氣更強烈了,而且竟然有頗強的丹寧結構,似乎尚待整合,那裏像雨災後出生的嬰兒?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2002 仍然散發著迷人的香粉,有朋友與我不約而同的說她妖艷,很飄逸,沒有重量那樣。我不禁問﹕能陳年嗎?

但看 Antonio Galloni 幾個月前在一次垂直品試後,有如下評語(97 分)﹕

The 2002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is developing into a surprisingly delicate, almost Burgundian wine. Refined and utterly weightless in the glass, the 2002 is all about precision. Crushed flowers, sweet red berries and spices linger on the finish. Although quite beautiful today, the 2002 is an infant, as the flavors remain quite primary. Tonight, finesse rules the day, but in previous tastings the 2002 has always come across as quite structured and tannic. This will be a fascinating Brunello to track for the next several decades.

他的描述很準確,但我不肯定他怎樣可以預測這款酒有很好的陳年能力?

當晚的酒友也有這個疑問,但今朝有酒今朝醉,她當時的確迷倒了我們大部分人, 所以這個回合以 6﹕4 贏了 Il Paradiso。

到了第二回合,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2002 整合得更好了,地裏香氣更盛,非常圓潤,有很古典的架構,如果盲品,我們可能會猜那是 1999 和 2001 這些經典年份。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2002 這時竟然更妖艷了,那種極度香粉的氣味終於令一位 Soldera 粉絲也開始受不了,他認為感覺很人工,不真實(artificial)。平心而論,極端的天氣不過更明顯地突顯了兩塊地的不同性格,借用最近另一次試酒會一位朋友的講法(那次是 Poggio di Sotto 對 Il Paradiso),一個「高貴」(PdS),另一「自然」(IP)。換上今天這兩個莊,同樣可以適用。

我自己始終覺得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2 的結構弱得很正常,有幾分像 2005 Pegasos,好喝,可以早喝,但似乎不是長壽的酒。從這方面看,真像極 Burgundy 了。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2002 卻是異數,災年竟然長出那麼均衡,肌肉筋骨俱全的「完整的酒」(complete wine)。

這個回合有一位朋友改投了給 Soldera,但有三位投奔 Il Paradiso,因此讓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2002 以 6﹕4 反敗為勝。

我自己第一回合投了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2,原因是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2002 尚欠整合,但第二回合的 Il Paradiso 卻有近乎完美的表現,實在令人感動。

我後來寫信問莊主他們那年生產了多少瓶酒,他回我說﹕7,000 瓶 Brunello 和   2,500 瓶 Rosso,也就是與正常年份一樣!

Soldera 的葡萄園面積大概是 Il Paradiso 的 5 倍,他們正常年份釀造 15,000 瓶,在 2002 年減到 7,000 瓶,比 Il Paradiso 的產量還要低!

我不用問莊主也知道 Il Paradiso 背後的魔術師是 Natura

 

最後的一雙其實是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2002 的獨腳戲。

L1120421先出場的是來自 Lombardia 的 Valtellina 產區名莊 Ar.Pe.Pe 的頂級酒 5. Ar.Pe.Pe, Rocce Rosse Sassella,2002。這是 Nebbiolo 最北的種植地帶,靠近瑞士,由於地勢高,土壤以火山岩為主,酒體相對瘦削,但比 Barolo 的礦物味豐富。

早上小試,有薄荷和礦物香氣,平衡且飄逸。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2002 此時不太開放,以樟腦、樹木氣味為主,酸度高,幾乎掩蓋了果味。

晚上第一回合,5. Ar.Pe.Pe, Rocce Rosse Sassella,2002 溫文、圓潤而優雅,果味在杯子裏慢慢增強。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2002 比早上開放多了,有非常複雜的香氣,可以辨認的有樟腦和樹林,但有更多不知名的很泥土的氣味,我常比擬為很多東西在高壓下被擠在「黑洞」裏的感覺,入口複雜得深不見底,很好的結構,與四年前比較少了蠻力,但添了深度和層次,完全不像災年所出,雖然酒莊丟了一半的葡萄。

最奇怪的是這個回合竟然有一位朋友投票給 5. Ar.Pe.Pe, Rocce Rosse Sassella, 2002,他解釋說可能他的杯子不好,Ar.Pe.Pe 的香氣比 Monfortino 更佳,看他一臉認真也不太像開玩笑。

第二個回合的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2002 更勇猛向前,樟腦、泥土等香氣更變本加厲(有人聞到水仙花),像洪水一樣把果味幾乎完全淹沒了。我懷疑根日在發功!

這個回合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2002 仍然只能以 9﹕1 取勝,那一票依然輸在杯子!

 

最後一款酒 7. Quintarelli, Rosso del Bepi,2002 是 Amarone 傳統天王 Giuseppe Quintarelli 的作品。因為年份不好,這年的 Amarone 被降級為 Rosso(Bepi 是 Giuseppe 的暱稱)。

第一回合有人聞到中藥材(當歸),又有人說巧克力,果味太濃了,所以有認為像新世界的。簡單的說﹕比正常年份的 Amarone 差得太遠了。

第二回合仍然讓人批評他複雜度與重量都不如 Amarone,甚至不夠好年份的 Valpolicella 複雜,幸好有一位朋友力排眾議,說他蠻欣賞這款災年的早產兒的,原因正是他沒有正常年份的 Amarone 那麼火爆,比較平易近人。

所以我很喜歡我們這隨意幫。

說來有點肉麻,但我要不厭其煩的一說再說﹕只要不失赤子之心,能對 Natura 的恩賜常存感激之念,外面風雨再大,又怎能奈我何哉?

Wine of the Night

我要求大家選出自己心目中的第一、二、三名。

L1120422又有誰能與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2002 爭鋒?毫不奇怪的,他個人獨得 8 票,其餘的兩票分別由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25. Ar.Pe.Pe, Rocce Rosse Sassella, 2002 的杯子取得。

用加權方法來算的話(第一名 3 分;第二名 2 分;第三名 1 分),則有如下結果﹕

  • 第二名﹕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2(17 分);
  • 第三名﹕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2(12 分)

我一直在想﹕假如 Il Paradiso 學那些名莊那樣左選右選葡萄,把產量減一半,那今天的結果會否改寫呢?

或許會,或許不會,但這肯定不會發生。因為離開了自然,又怎會是天堂莊呢?

不過,冒著人家說我偏心,我得指出 Monfortino 不過以奇取勝,如果按正常的標準,Il Paradiso 起碼可以與 Monfortino 平起平坐的,評他們為雙冠軍也絕不為過。這兩款酒也是最有結構,最不受災年影響的奇跡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