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12 場 — 迷人的 Vintage Barolo

生物動力曆法﹕

VIPa 隨意活動已辦了 50 場,真要我選最難忘的一場,那必然是整整兩年前的一場 Barolo 老酒品試會(見﹕Barolo 的黃金歲月﹕1982 年前 Barolo 品試記(VIPa 導賞活動之五))。那次除了建立了 Barolo 無可挑戰的王者地位以外,也是 1971 Bartolo Mascarello 的第一次登場。

從此以後,老年 Barolo 和 1971 Bartolo 這兩大寶貝也成為了隨意盟友之間的「密語」,既是最美好的回憶,也是最大的期盼。

有一位盟友一次突然問我﹕你還有多少瓶 1971 Bartolo?原來她不是打算提出收購,而是想知道是否有機會與老人重逢?聽了我的答案,她滿意的報我以甜美的  Bartolo 式笑容。

另一位盟友一年多以前開始帶幾位新朋友參加活動,每次活動結束後他都央求我為他們辦一場老 Barolo 品試會,但一連四次,我都微笑不語。上星期他才明白我一直在等酒熟人也熟的一刻。

這次我選了四個經典年份的 8 款酒﹕

L1080129

1.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78

2. Ceretto, Barolo Prapò, 1978

3. Cappellano, Barolo, 1967

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67

5.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6.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1961

7.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1958

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58

所有酒在當天早上 8 時開瓶,然後一直拔塞作瓶醒。

 

第一雙來自 Barolo 近半世紀架構最宏大的年份之一﹕1978,大概相當於後來的 1996。比較冷的天氣令葡萄的生長期特長,灌瓶後,酒的成熟速度極為緩慢。Kerin O’Keefe 的新著裏說她在 2013 年品試過的 1978 都驚人的年青與緊張,但深度與複雜度也非常出色,她判斷酒還可以發展很多年。

L1080101兩款酒的顏色較淺,但一下杯便有人說顏色很欺騙人,因為酒的活力驚人。

早上開瓶後小試,1.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78 的泥土氣味夾雜著一點菌類香氣,到晚上第一回合一下杯,香氣豐富多了,而且比早上新鮮,有類似黑胡椒的刺鼻香氣,我的 Riedel Burgundy 杯子聞到比較泥土的氣味,但在另一酒友的 Zalto 長腳杯卻顯得較瘦削而且有甜味。酒下杯後不斷在變化,總的感覺是相對封閉和有重量,果味甜而厚。

2. Ceretto, Barolo Prapò, 1978 早上出香料與皮革香氣,果味深沉,晚上第一回合已變得比較開放,有一點乾花和豐富的牛肉湯氣味,用 Zalto 杯更有幽香的氣味,入口以黑果為主,很有層次感,也很有力量。

L1080100兩者相比,絕大多數喜歡 2. Ceretto, Barolo Prapò, 1978,比數是 8﹕1。選 1.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78 的一位說他憑的是香氣,他喜歡這款的香氣較濃烈。

我想 1.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78 明顯的有較多材料鎖在酒裏頭,但今天感覺笨重,完全沒有一點通透感;2. Ceretto, Barolo Prapò, 1978 則勝在較開放、通透而且層次較好。

到了第二回合,兩者都有所發展,1.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78 很甜,果味更豐厚了,奈何欠整合,而且有一點凌亂的感覺。2. Ceretto, Barolo Prapò, 1978 則比第一回合更有份量,用 Zalto 杯清晰的聞到清涼的薄荷香氣,37 年前的寒意今天還未散!口感仍然複雜與有層次,致令他在這一回合拿全分再次大勝。

這兩款酒今天還沒有多少老酒的 tertiary 氣味,感覺都比較冰冷,大家應該明白 1978 有多厲害吧?好戲恐怕還要等十年八載以上,看來沒有半個世紀難言成熟!如此類推,買 1996 一定要有無比的耐性。

我還想指出這是一場越級挑戰﹕Giacomo Bologna 是大莊,年產 300,000 瓶(一半是 Barolo),質量很難跟單一葡萄園 Prapo 所出的 2. Ceretto, Barolo Prapò, 1978(年產約 13,000 瓶)相比。另一因素是 1.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78 來自 Barolo 村,結構相對不太強,傳統製作,而 Ceretto 是最早嘗試新派的酒莊之一,當時主要用縮短泡皮時間的方法,可能還沒開始用新桶,Serralunga 名田 Prapò 是他們剛買進的(第一個年份是 1976),樹可能尚年青,但田比較有結構,這些原因令 1. Borgog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78 感覺個頭大而凌亂,可能要更多時間才見真章,但 2. Ceretto, Barolo Prapò, 1978 今天已輕巧而且有層次感。

很多酒友說今天這款 Ceretto 給他們的印象比新年份好得多,那是因為酒莊從 1990 年代也趕潮流走新桶的「康莊大道」之故。

 

第二雙出場的是兩位最傳統的大師的 1967,可惜 Cappellano 抱病在身。

L10801083. Cappellano, Barolo, 1967 的顏色是今天最淺的,幸好沒有醬油和跌打酒味,早上小試有揮發的酒精感覺,但乾玫瑰香氣頗強,入口是簡單的甜味,像粉紅酒(rose)或上好的酸梅湯。

怎知老人到了晚上還高興的跟年青人聊了幾句,有酒友認為這不止是粉紅酒,有點山渣的氣味,而且有酸有果也有丹寧!有一位覺得酒色跟味道是兩回事,很是驚訝。老人高興地笑了,跟著便入睡,個多小時後,怎麼喊他也不醒了!

L1080105只好由他的老朋友 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67 獨挑大樑。酒的顏色算健康,早上小試有輕度醬油氣味,但同時有很濃的乾玫瑰花瓣,煞是漂亮,入口如絲,老酒風味但好喝,似乎完全成熟了。

晚上第一回合,乾玫瑰花怒放了,有位酒友說有如在他跟前放了一扎玫瑰花,把花瓣一片片摘下時放出的香氣,有點誇張但總有六、七分準確吧。這是今天最 tertiary 的一款酒,看來 1967 已到了「花開堪折直須折」的一刻,似乎是暖和的年份,所以果味豐富甚至有點肥大,結構感也不強。我與幾位盟友的同一缺點是往往拿來與 1971 Bartolo 作比較,所以總覺得缺了飄逸。後來我借朋友的 Zalto 杯一試,卻聞到很清秀的香氣,感覺一點都不肥大。Bartolo 真的令人無話可說。

第二回合的 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67 更乾淨,乾玫瑰依舊,口感整合得更好,酸度也好,優雅,最重要的是喝得舒服,但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難掩老態,但將近半百的酒有此表現,夫復何求?

 

接著這一雙的表演大可以叫「驚愕二重奏」。

我早上小試時已經心裏有數,所以故意先問一位非常熟悉法國酒的朋友﹕1961 Bordeaux 能喝嗎?他很自信的點了點頭,但一聞 5.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他便馬上皺了一下眉頭,待他喝下第一口,更一臉稚氣似的爆出可愛的「傻笑」,他那既高興又惶惑的表情逗得我們其樂無比!等他驚魂甫定,我才告訴他﹕很多 1961 Barolo 現在還不能喝呢!

L1080114從 Bordeaux 的角度一定會誤判顏色那麼淺的 1961,雖然當天的 5.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的顏色已經不算特別淺了。最奇怪的不是他盛放的乾花香氣,而是他有很強的由單寧與酸度架起的結構感,感覺有餘未盡,以致有人仿股評人一臉正經的形容他為「低開高收」!

一個半小時後,我們大可以說「高處未見高」!出了香粉,感覺更新鮮,口感更充實了,我懷疑儲存狀況好的酒可以再放 10 年到 20 年。看來說 Francesco Rinaldi 性價比高的朋友只說對了一半!

憑這款酒看,1961 絕對比 1967 要年青。事實上,我過去三次喝的 1961 Bartolo 也比剛才的 1967 年青。所以 Kerin O’Keefe 很公正的給 1967 打了 4 星,而 1961 則是 5 星年份﹕

“This was a remarkable vintage that produced structured, tannic wines that needed years to come around.  The best are still maintaining.”

L10801166.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1961 才令大家大大錯愕。他的顏色比任何新 Barolo 都要深,所以一下杯,便有人說他像「全盛時期的鍾楚紅」!我惶惑了半天以後,只好對大伙說﹕這怕是假酒吧?

有人猜是否混了 Aglianico,但憑他甜甜的果味,和不太明顯的酸度,還有偶爾聞到的輕微番茄醬湯氣味,我懷疑有 Montepulciano 也說不定,因為早聽說產量甚高的 Montepulciano 很多被運到北方作混兌之用。無論如何,這絕對不像 Nebbiolo,不光因為顏色,而且他沒有穿透力的果味,也沒有丹寧結構,又怎會是 Giuseppe Rinaldi?他當年與堂兄弟 Francesco 同是頂級的酒莊!

我回家後再做了些研究,有如下結果﹕

  1. 美國有名的 Barolo 專家 Ken Vastola 看過我酒瓶的照片後判定﹕瓶子肯定是真的,裏頭裝的是甚麼酒則難說;
  2. Antonio Galloni 前年在紐約辦過一場大型的 Barolo 品試會,其中有兩瓶 1961 Giuseppe Rinaldi,但兩瓶很不一樣﹕“Giuseppe Rinaldi’s 1961 Barolo, a last minute addition, is fascinating. We open two bottles, both purchased from Chambers Street Wines, one of New York City’s most reliable shops. The first bottle is unusually dark and intense, probably from the addition of Barbera, the other is more inline with what a 50 year-old Barolo should be. Both are interesting to taste, to say the least.”

Ken Vastola 還告訴我他與另一位酒評人曾開過一瓶喝起來像新 Barbera 的老年份 Monfortino!

我同一批酒買了三瓶,希望其他兩瓶不要跟我玩遊戲。

 

最後的一雙我不無擔心,因為 1958 有若 Sophia Loren 蘇菲亞·羅蘭,曾是艷絕天下的年份,不過 Kerin O’Keefe 說她過去十年試的酒 “mellowed with time and definitely on the decline but still impressive”。我自己有限的經驗告訴我主要看三個 B﹕“Bottle, Bottle, Bottle”。儲存狀態好的 1958 可以嚇人的豐滿,但更多已氧化了,所以值博率不高。

L1080119也因此今天開的第二瓶 rose 8.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58 一點都不令我奇怪。這是我的第四瓶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Riserva, 1958 了,我默然吃了我的第四個光蛋。早上小試,有幾分像 Madeira,沒有多少果味。晚上第一回合,朋友怕是安慰我,竟然說像竹蔗水。第二回合甚麼都煙消雲散了,但幸好我們有他。

L10801237.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1958 的顏色晶瑩通透,早上小試時除了一點濕木塞的氣味外,有很香的乾玫瑰與花粉香,入口清甜,有粉狀的丹寧。

晚上第一回合一下杯便發出驚人的香粉氣味,強得有人說有點嗆鼻子,這香粉味是酒莊旗艦酒 Monprivato 的招牌香氣,單一葡萄園的 Barolo Monprivato 在 1970 年才首次推出,之前只有一款 Barolo,查資料知道葡萄來自三塊田(Monprivato,Villero 和 Bussia Soprana),以 Monprivato 佔最多。

同樣迷人的是他完美的平衡度,很細的丹寧,漂亮的酸度,還有綿長的收結。叫我怎樣描述芳齡 57 的 Sophia Loren?

由於 8 款酒中有兩款狀態欠佳,在 8 款酒喝了一輪以後我讓大家選出最好的酒。結果 7.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1958 只贏了 9 票中之 5,另 3 人選了 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67,1 人選了 5.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61

我想 7.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1958 在第一回合真的像 Kerin O’Keefe 說的較 mellow,就是說有成熟的柔和。但一個半小時後的第二回合,酒竟然更飽滿,驚人的花粉香氣就像塗在杯子內壁的一層薄膜,久久不肯散去,正是﹕更行,更遠,還生。有趣的是我借了兩位酒友的杯子來聞,發現香氣有輕與重之別,像花兒從含苞待放到全盛怒放的不同階段。我們聞到的是﹕生    命   !

L1080120這時我們全體都高興地投降了,有人說這很有可能是今年的 Wine of the Year,但隨即有人反問﹕你忘記了 3.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90 了嗎?

然則,Vintage Wine of the Year 又如何?

我們在這熱烈的議論聲中結束了這次 Barolo 的洗禮。

我慶幸隨意行又多了幾位毅行者。

 

11 thoughts on “VIPa-3 第 12 場 — 迷人的 Vintage Barolo

  1. 最近台灣出現一批Rinaldi Guiseppe Brolo 1961,售價比香港酒商便宜

    請教前輩,您剩下的2瓶有問題嗎?

    謝謝

  2. 請教前輩ㄧ個困擾我很久的問題

    喝老年份義酒時很常遇到酒渣

    請問我是該將酒渣濾掉

    還是跟酒ㄧ起喝下去

    因為有時會覺得酒渣苦、澀

    但有時又覺得加了酒渣似乎多些味道

    而濾渣的動作不是就把酒Decant了嗎?

     

    • 這是個人口味的問題。主流意見是換瓶(decant),但我新酒老酒都不換瓶,除非酒太封閉。

      有時候,新酒也有酒渣,通常因為酒莊不作太強烈的過濾所致,有種甚麼 tartrate 殘留在酒裏。但老酒的酒渣很多時候是酒裏頭的顏色與其他元素因化學作用變為更大、更重的份子,所以墜落到瓶底。這種情況下,精華便在較重、顏色更深、沉在底下的「酒渣」之中了。這是精華所在,可以驚人的甜。

      這種情況,一般從最早倒出來的酒的顏色可以看出。很淺很淺的顏色。
       

      另外,有興趣可以看看這篇﹕http://www.winemag.com/Web-2015/ … e-To-Decant-or-Not/  Franco Biondi Santi 的看法很有趣,也是我十分同意的。

  3. 您在文中幾次提到zalto酒杯的表現,讓人很有興趣。
    請問您使用的是哪一款zalto酒杯?

matta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