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11 場 — 2005 Barbaresco (Mainly Treiso)

生物動力曆法﹕(至下午 3 時)根;(下午 4 時開始)忌

自去年國際酒展喜獲 Ada Nada 莊主贈我一瓶 2005 Barbaresco 以後,我便想辦一場品試會,與愛酒人一起試試他們是否酒如其人,充滿著陽光,但這件事我沒有特意告訴酒友,以免大家有偏見。有趣的是我也藏有 Anna Lisa 的堂兄弟 Bruno 的一款 2005(酒莊叫 Fiorenzo Nada),我想繼 Albino Rocca 之後,再來一次新舊派的比試,這應該很有教育意義。

我還有三個很好的理由﹕

  1. Barbaresco 有太長時間活在 Barolo 的龐大身影之下,Angelo Gaja 曾一語道破說﹕“It’s easy to obtain power, but not finesse”,我們應重新發現這陰柔之美;
  2. 地球暖化對 Barbaresco 比較有利,因為產區之西被 Tanaro 河圍繞,緩和了日間的高溫;反觀 Barolo,河流被 La Morra 的山擋住了,所以得不到這好處;
  3. 正因為 Barbaresco 「落後」,這裏的家庭式小酒莊甚多,這才是意酒的精華所在,只要有耐心,或許可以找到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一類的天堂。

最後,2005 是個比較涼的年份,所以相對早熟而且優雅,我想檢查一下他們今天是否適飲。

Ada Nada 位於 Barbaresco 三條村子中最偏僻的 Treiso,這裏地勢高,過去被認為不太適宜種 Nebbiolo,所以如果 Barbaresco 村是小媳婦(他們起碼有 Gaja 與  Produttori),Treiso 便是個小丫鬟,我選了三款 Treiso,令大家開開眼界。

今天擺出的陣容如下﹕

P1080836

(0)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5 (Barolo)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Montefico Riserva, 2005 (Barbaresco)

2. Ugo Lequio,Barbaresco Gallina, 2005 (Neive)

3. Pelissero,Barbaresco Vanotu, 2005 (Barbaresco/Neive/Treiso)

4. Rizzi,Barbaresco Rizzi Boito, 2005 (Treiso)

5. Fiorenzo Nada,Barbaresco Rombone, 2005 (Treiso)

6.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Rombone), 2005 (Treiso)

所有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然後一直拔塞作瓶醒。

L1080076開場酒是 Barolo 經典 (0)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5,作為今天的標竿酒。

早上小試,不太開放,有些清新的野花和泥土香氣,入口多汁,高酸。查通勝,原來從早到晚上 8 時都是「根」(之後是「忌日」),難怪!

晚上第一回合,出了花香與香草,還有泥土味,酸度奇高,果味不太出,但丹寧很細。

 

L1080063接著第一雙 Barbaresco 登場,來自 Barbaresco 村的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Montefico Riserva, 2005 重,而 Neive 村的 2. Ugo Lequio,Barbaresco Gallina, 2005 輕,相映成趣。

早上小試,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Montefico Riserva, 2005 的泥土味很重,礦物味為主,沉甸甸的,收結帶苦;2. Ugo Lequio,Barbaresco Gallina, 2005 散發著小紫羅蘭香氣,輕盈,酸度漂亮,已經很優雅了。

晚上第一回合的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Montefico Riserva, 2005 開放了一點,剛下杯時有小量香粉,以玫瑰花瓣為主,熟紅果,丹寧結實,有點粗線條的感覺。

2. Ugo Lequio,Barbaresco Gallina, 2005 噴著刺鼻的花香,紫羅蘭到玫瑰花都有,有酒友說他的香氣是很散發性的,大概像早春江南的鮮花吧?口感雖然略單薄,但優雅。

大家被 2. Ugo Lequio,Barbaresco Gallina, 2005 的嬌柔征服了,他清脆的以 7﹕3 贏了第一回合。

一個小時後,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Montefico Riserva, 2005 的玫瑰花瓣先來了個小爆發,迅即又往下沉,但果味整合得更好了,現在不覺得他粗線條,我想 Montefico 是個粗眉大眼的漢子,可能需要更多時間整合。

更迷人的是爆香的 2. Ugo Lequio,Barbaresco Gallina, 2005,此時玫瑰花與香料齊放,有飄逸的姿彩,口感比剛才充實了一點,像個淡抹的美人。

這個回合只有兩位酒友換了對象,所以結果仍然由  2. Ugo Lequio,Barbaresco Gallina, 2005 勝 7﹕3。

原來 Ugo Lequio 世代務農,而且一直面 Gallina 葡萄園而住,他自從 1981 年創辦酒莊以來便看中了 Gallina 最好的一片名叫 Cascina Nuova 的地長出的 Nebbiolo,可惜地主只願意賣 Barbera 給他,把 Nebbiolo 留了給一位名叫 Bruno Giacosa 的鄰居。Giacosa  最後一年的 Gallina 在 1998 年,這樣算來 Ugo Lequio 等了快 20 年才得償心願,我們試想他為他心愛的 Gallina 傾注了多少 emozione 痴情?Barbaresco 的小農怎不叫人著迷!

 

接著我們進入 Treiso。這一雙是新舊派的比試。

L1080067Pelissero 酒莊位於 Treiso,他們的旗艦酒 3. Pelissero,Barbaresco Vanotu, 2005 來自三村(Barbaresco/Neive/Treiso)交界的地帶,用 80% 新小木桶陳年 20-22 個月。Rizzi 酒莊的名字取自 Treiso 的 Rizzi 葡萄園,這塊田很大,4. Rizzi, Barbaresco Rizzi Boito, 2005 採自這塊田最高的部分,名叫 Boito,傳統製作,在大桶陳年 12-18 個月,然後在水泥或不銹鋼缸放 12 個月才灌瓶。

第一回合的 3. Pelissero,Barbaresco Vanotu, 2005 以桶香迎人,除了木桶還是木桶,很濃,但公平的說很是圓潤,丹寧整合得也不錯。

4. Rizzi,Barbaresco Rizzi Boito, 2005 從早上到晚上的第一回合也較封閉,拼命聞大概有些香草、小花之類,我用另一隻杯子來「換瓶」才比較清晰的出了些薄荷香氣,但口感卻很驚人,濃濃的果味整合得完全無縫的,好像一片無邊無際的沃野,相信是老樹與貧瘠的土地所致。

這回合完全一面倒的由 4. Rizzi,Barbaresco Rizzi Boito, 2005 拿全票勝出。

在第二回合,3. Pelissero,Barbaresco Vanotu, 2005 的桶味變本加厲了,以致一位酒友打趣的說「有 Bordeaux 風味」,另一位則同情的說「可能未到時候,需要再陳年」,但我們不要忘記新派興起時打的旗號是可以早喝啊!

這時的 4. Rizzi,Barbaresco Rizzi Boito, 2005 仍然很沉,我突然想起他有幾分像上一場 Barolo Grand Crus 出現的 1999 Monfortino,同樣是「躺著的巨人」的樣式,還有今天也是忌日。有機會我要好好的再試一下這不見經傳的 Boitotino!

這個回合有一位酒友嫌 4. Rizzi,Barbaresco Rizzi Boito, 2005 有點鬆散,改把票投了給 Pelissero,但 Boitotino 仍以 9﹕1 勝。

 

最後一雙是今天的戲肉。

L1080071Ada Nada 今天由第四代傳人 Anna Lisa Nada 與她的丈夫管理,她的曾祖父 Carlo Nada 一個世紀前(1919 年)便創辦酒莊。

後來家族名叫 Fiorenzo Nada 的另一支(大概是第二代?)在 1950 年代末繼承了一些農田,他們跟隨當時的習慣把釀好的酒整批的賣給餐廳,直到 Fiorenzo 的兒子 Bruno 在 1982 年從城市回流到家鄉才開始創辦酒莊。城歸派馬上行新法,實行精選葡萄,並買了第一批法國小木桶。老爸看不過眼但還是支持兒子,誰知他們的酒很快便拿了「大紅蝦」的三杯獎,而且更重要的是 Robert Parker 也給他們打了很好的分數(最高  94 分)。Joe Bastianich 的 Grandi Vini 更把他們的 Barbaresco Rombone 評為最好的 89 款意酒之一。

Ada Nada 卻依然我行我素,他們的傳統風味顯然不合 Robert Parker 的胃口,打從 1995 年被 評了個 74-76 分之後便不再見到新酒的評論,酒莊從此好像銷聲匿跡了。

也因為這些原因,去年我在國際酒展踫到 Anna Lisa Nada 時便無知地問他們與 Fiorenzo Nada 是甚麼關係。

早上小試,5. Fiorenzo Nada,Barbaresco Rombone, 2005 頗為封閉,泥土味,很濃,有點清涼,但不失圓潤;6.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Rombone), 2005 的氣味不太乾淨,令我幾乎懷疑他是否有點氧化,也是特別泥土味,兩者都有很密實的性格,可能同是因為向南的 Rombone 種的老樹所致。

晚上第一回合,兩者都打開很多了,5. Fiorenzo Nada,Barbaresco Rombone, 2005 有刺鼻的桶香,但可能因為大小桶各陳一年,桶味沒有 Pelissero 那麼凶,感覺四平八穩的,有人說有新世界風味,欠酸度,這批評未免苛刻一點,我倒覺得酸度蠻可以的,只不過工整有餘,稍欠風騷。

6.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Rombone), 2005 一下杯便馬上引起熱烈的討論,他的香氣很特別兼複雜 —- 有人說很「植物味」,有人聞到甘蔗,我可以辨認出的有熟透的花朵和香草,當「換瓶」到另一杯子的時候又出些典型的 rose and tar,真可以說多姿多采。入口的果味也備受議論,總的來說是甜,但不是水果的清甜;有人說像澱粉質如番薯的甜味,但這種甜也有很好的酸度作平衡。

我認為兩款酒最明顯的分別是﹕一個有斧鑿痕跡的匠氣,另一則有一種「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的自然、無造作的風格。

結果由 6.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Rombone), 2005 以一面倒的 9﹕1 取勝。

第二回合的 5. Fiorenzo Nada,Barbaresco Rombone, 2005 整合得更好,但變化不大。新派一般是比較穩定的,這是個很好的例子。其實我最大的意見是這款酒有很不自然的重量感覺,是不能承受的重!

6.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Rombone), 2005 則進一步發展,有些香氣類似發香的樹木,酒體更豐滿,不過有人批評他太甜了,酸度似乎不太夠;但我發現果味更濃郁之餘丹寧也更結實,我想這款酒的陳年能力應該非常好,難得 10 歲的酒也那麼多變和滋味。

有人抱鋤強扶弱之心,想為 5. Fiorenzo Nada,Barbaresco Rombone, 2005 說句好話,謂與 Pelissero 比較,這款酒已經算比較平衡,桶味也不算太搶了。但我反問﹕如果小木桶有害,何必要用?我想起回歸傳統的 Albino Rocca(見﹕VIPa-3 第 9 場 — Albino Rocca 的回歸傳統)。

試過所有 6 款 Barbaresco 後,我們又重新試開場酒 (0)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05,這時發現他的果味已破酸度之繭而出,清新而優雅,但奇怪的是, Barolo 中最優雅的 Bartolo 與 Barbaresco 一比,又覺得比較粗線條,若論細膩,真的難及 Barbaresco。一杯 Barolo 既盡,我們的 Barbaresco 之旅也畫上完美的句號了。

Wine of the Night

眾望所歸,今天最受歡迎的是 6.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Rombone), 2005(6 票);

第二名是飄逸的 2. Ugo Lequio,Barbaresco Gallina, 2005(3 票);

第三名是穩重的 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Montefico Riserva, 2005(1 票)。

剛好每條村子有一個代表選中!

後記

P13106346.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Rombone), 2005 成為 WOTN 固然令我高興,但更令我驚喜的是這群年青酒友與我一道隨意已一年有餘,他們似乎不光接受了意酒,而且近朱者赤,也像我一樣很欣賞「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的自然風格。這種風格的另一名稱是「傳統」。

遊於是乎始。

2 thoughts on “VIPa-3 第 11 場 — 2005 Barbaresco (Mainly Treis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