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1 場 — 1985 橫品

生物動力曆法﹕根

跟去年一樣,我們選了第一個月份的第一個周末在同一家餐廳舉行了年度的第一場 VIPa 隨意行試酒會。

今年是第三年了,自有說不出的喜悅。

想去年曾另闢蹊徑,冒險辦過幾場試 off vintages 如 2003,1993 和 1987。我自己過足了癮,但一眾酒友可能對經典年份的興致更大,因此今年打算回歸 in vintages,計劃中有 1978,1982 和 1985 等。第一場就來個 30 周年紀念,從 Chianti、Brunello 與  Barolo/Barbaresco 中各選兩款 1985,希望大家今年活得既有生氣也實實在在的,這比甚麼都重要。

1985 可以說是新常態 New Normal 的第一個年份。

地球暖化最明顯的年份是 1997,但有人把這推前到 1982。不過,憑陳年的能力來判斷,今天的 1982 似乎比較經典,更像今天的 2004,1985 則比較早熟,大概像 2007?所以試 1985 令我們可以預計近年偏暖年份成熟時會是個甚麼模樣。

這是今天的英雄榜﹕ P1320198

1. Selvapiana, Chianti Riserva Rufina,1985
2. Ruffino,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Ducale,1985
3. La Chiesa di San Restituta,Brunello di Montalcino,1985
4. Poggio Antico,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5
5.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Rio Sordo,1985
6. Mascarello Bartolo,Barolo,1985

所有酒都在早上開瓶,然後在原瓶呼吸。

首先出場的是來自 Chianti Classico 產區東北角靠近 Florence 的小產區 Rufina 的兩款 Riserva 酒。這個小產區的水平非常高,絕對可以與 Chianti Classico 平起平坐。 P1320184Selvapiana 位於 Rufina,但 Ruffino 則以 Rufina 為基地,這款金牌公爵 Riserva 的葡萄是來自幾塊 Chianti Classico 的田,故此前者的產區是 Chianti Rufina,而後者是 Chianti Classico。

兩款酒今天有很有趣的對比﹕1. Selvapiana, Chianti Riserva Rufina 封閉, 2. Ruffin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Ducale 卻非常開放。

在上午開瓶後小試時,1. Selvapiana 有很泥土的樹林氣息(意大利人叫 bosco),帶一點快凋謝的花朵,入口是很熟的紅果味,蠻誘人的。

到了晚上正式品試時,氣味變得乾淨而且緊閉,入口的感覺是龐大、濃密,有大酒格局,可是濃得化不開。我心裏納悶,30 歲的 Chianti 竟然那麼封閉?

與此相反,2. Ruffino 卻非常活潑,一位有輕微感冒的朋友遞給我她的杯子,並說有薑味,我聞過之後問她﹕是你塗了藥油嗎?後來所有人都聞到薑味了,而且還有點刺鼻的辛辣味,這位最敏感的朋友後來又發現有 chocolate mint!這非典的氣味讓大家樂不可支,但奇不一定好,他的口感工整,甚麼都有但又說不出有甚麼特色。不過公平的說,30 歲的 Chianti 今天有這種表現算是不錯的,而且我們要明白在專門生產日常飲用酒的年代,大酒莊有此表現更是難得(當年 Sheldon Wasserman 曾稱贊他們是最佳 Chianti Classico 之一)。因為後來出了 Cepparello、Le Pergole Torte 和  Rancia,我們便用新標準來評價舊常態,2. Ruffino 也就平平無奇了。所以用新標準來看,封閉的 1. Selvapiana, Chianti Riserva Rufina 仍然被更多人欣賞,在第一回合贏了 6﹕4。

到了第二回合,1. Selvapiana 大概稍為開放一點,有些烤香草的氣味,但口感依然難以看透,到最後幾滴才稍為從容一點,顯露出平衡優雅的個性,那才是我比較熟悉的 Selvapiana,只可惜今天大家與他緣慳一面了。

2. Ruffino 在這一回合稍為融合一點,但變化不是很大,喜歡他的朋友說他的好處是易懂;有清涼的薄荷味,喝來舒服;不斷在變化。

投票結果,仍由 1. Selvapiana, Chianti Riserva Rufina 以 6﹕3 勝出。有一位朋友懶得投票,大概覺得兩款酒平淡了一些。  

舒服的 Chianti 正好為刺激的 Brunello 作前奏。 P1320192四年前這兩款酒曾令我一試難忘(見﹕Magical Montalcino: 1985,當年試的 Poggio Antico 是基本版),很好奇想知道他們今天是否更長進了?

早上小試,3. La Chiesa di San Restituta,Brunello di Montalcino,1985 似覺有輕微的霉塞 corked 毛病,但他的風格還是清晰的﹕很深黑的香氣,類似咖啡豆子和很重的松樹皮和松針,入口豐滿,帶著松樹林的黑果,酸度好,丹寧像一張海綿床墊,總是令我想起他的貴鄰 Soldera。

晚上品試時,corked 得更明顯一點了,但不能掩蓋他豐富的料子,基本上與上午小試時表現差不多。

4. Poggio Antico,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5 散發著標誌性的樟腦/薄荷、樹皮和地裏的香氣,果味帶著薄荷,酸度把酒點亮了,令酒很有空間的感覺。 簡而言之,4. Poggio Antico 好比是 Biondi Santi,而 3. La Chiesa di San Restituta 走的是 Soldera 的路線;我講的是 Brunello 的中部與南部的兩種典型的風土特性,在這裏都有很忠實的表現。

可惜的是今天的 3. La Chiesa di San Restituta 抱病在身,所以 4. Poggio Antic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85 在兩個回合都以全票得勝,不然的話,Biondi Santi 與 Soldera 的影子大打出手,恐怕難以定出勝負。四年前我便認為 La Chiesa di San Restituta 比 Poggio Antico 高出一線。

有趣的是到了第二回合,4. Poggio Antico 的香氣進一步發展了,叫好的人比較多,卻有一位說她聞到椰絲和奶油,令她不太喜歡,但其他人有的說聞到花香,也有說有香草與薄荷。不過大家一致的意見是他的酸度一流,有結構感,很年青而且迷人。   P1320193最後的一雙是我最期待的,因為 Bruno Giacosa 只在這一年買到 Rio Sordo 的葡萄。這塊田在 Barbaresco 村,被 Kerin O’Keefe 評為 Grand Cru 級,以前喝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的出品比較多,印象蠻好的,有點像 Rabaja,但似乎更有力量一點。

Bartolo Mascarello 我在四年前喝過,那瓶羞人答答,到第 3 天才敞開,我當時的筆記說她是個不願意長大的小女孩。

想不到兩瓶的狀態都不完美。 5.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Rio Sordo,1985 的瓶塞很乾淨,但較軟,所以一拔便輕易的滑出來,因此可能發展得較快,開始時有輕微的醬油氣味,像快凋謝的花朵,又有幾分像我喝慣的 Yirgacheffe 咖啡香氣 —- 輕輕的花香的同時帶點酸度。但一入口便令人著迷﹕通透、優雅、甜入心肺的果味,一切都溶化了,我們進入了純淨的世界,這是很 Giacosa 的 Giacosa,一言以蔽之﹕Nobility。

6. Mascarello Bartolo,Barolo,1985 卻讓我不忍卒睹!四年前不願意長大的女孩怎麼變成個白髮老翁呢?瓶塞偏軟,但沒有 5. Giacosa Bruno 那麼厲害,而且蠻完整的,可是氣味不乾淨,中度醬油再加上點髒髒的皮革味,雖然果味很有力量。

不過難得的是在第一回合仍然有 3 位支持 6. Mascarello Bartolo。有一位酒友獨排眾議說氣味與口感剛相反 —- 5. Giacosa Bruno 聞起來乾淨,但入口帶醬油味,而且這不是他心目中的 Giacosa;6. Mascarello Bartolo 的口感卻比氣味乾淨得多,所以他選了 6. Mascarello Bartolo

第二回合的 5. Giacosa Bruno 更是個淨化的世界,通透到可以用無邊無際來形容。 有趣的是這時的  6. Mascarello Bartolo 變得乾淨多了,有酒友說老人家已超越了醬油,這時偶然出來一點松露和菌類香氣,但更多的是藥材、肉骨茶等很濃的氣味,口感依然比香氣好,骨架完整。很期待第三次拜訪 1985 Bartolo!

第二回合仍然由 5.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Rio Sordo,1985 勝出,結果是 8﹕2,奇怪的是很欣賞老酒的一位竟然捨棄了 Bartolo!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選 WOTN 很容易,因為有兩瓶酒帶病上場,等於棄權了。

但也很難,因為 4. Poggio Antic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5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io Sordo,1985 各自精彩,實在難以取捨。 P1320195結果由 5. Giacosa Bruno 以 5 票擊敗了 4. Poggio Antico 的 4 票,但我想勝利應該歸於 Poggio Antico,因為這個莊的聲譽一直落後於他的品質。

我們的 Matta 最有趣,她是最後一個交答案的。她細心的把 4,5,6 三瓶連酒渣都傾盡,經過反覆比較以後,最終投了給 6. Mascarello Bartolo,她說 Bartolo 的勁度最為持久!有道理!

值得一記的是一位過去較鍾情於 Sangiovese 的資深酒友這次終於發現了 Nebbiolo 的秘密。他說 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io Sordo,1985 的酒體雖然輕飄飄的,果味卻有種驚人的穿透力,這令他很驚訝。我解釋說年青的 Barolo 和 Barbaresco 的果味往往被強勁的丹寧掩蓋了,到了洗盡鉛華的花甲之年,我們才嘗到那瘦削但像鋼線一般堅實的果味。穿透的果味與龐大的丹寧結構這兩種元素的永恆鬥爭為 Barolo 和 Barbaresco 製造出無比的張力,這也是酒王最迷人的地方,而且這場鬥爭要好幾十年才了結,當中奇峰疊出。 Sangiovese 卻更多以酸度來支撐酒的結構,所以 Sangiovese 的美是空靈的。 要我說,Nebbiolo 是古典,Sangiovese 是浪漫;Nebbiolo 是腦,Sangiovese 是心。我這位朋友說得更妙﹕ Sangiovese 是煙火,Nebbiolo 是導彈!但話雖如此,經過多番掙扎後,他結果還是把票投了給 4. Poggio Antico,但我很高興成熟的 5. Giacosa Bruno 為他打開了 Nebbiolo 的大門。這也是辦隨意行活動令我開心的地方。

VIPa3-1-DSC_2915 Saluti al 2° anniversario!

5 thoughts on “VIPa-3 第 1 場 — 1985 橫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