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2 第 15 場 —- 1987 災年尋異品

這次活動的緣起是我們今年 4 月在 Baricci 試過的一瓶 1987 Brunello。

P1260702我對這驚鴻一瞥有如此描述﹕

1987 Brunello 一下杯,我便感動得想哭。我們走進了長滿松露與野菌的樹林,酒體黏得有幾分像蜂蜜,丹寧無比幼細,弱年份的 1987 要放差不多 30 年才到盛年,看樣子起碼有 10 年以上的高峰期,可知 Baricci 的陳年能力有多厲害。我曾判斷 Baricci 的複雜性與 Soldera 和 Monfortino 這些經典酒堪比,今天我確信不疑了。這肯定是我歷來喝過最好的 Brunello 之一!
(見﹕2014 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五)Montalcino 5: Baricci 的驚艷

我當時對 1987 年是甚麼樣的年份完全沒有印象,但我猜想應該不會太出色吧,因為好的年份我都牢牢記著。回家一查,果然 Tuscany 與 Langhe 在10月採收期常下雨,是很糟糕的年份,Decanter 認為在 Tuscany 大概只比 1989 稍好,至於在 Langhe,Angelo Gaja 形容這個年份是 “half disaster”。

回家以後,我仍念念不忘這瓶 1987,一查之下,發現我原來也收藏了好幾款名莊的酒。常言弱年最考酒莊功力,所以我冒險安排了一場 1987 年的橫品,受邀出席的除了 VIPa 活動的班長和創始會員,難得也有兩位廣州的隨意青年軍加入。

為了增添趣味,我加了一款 1987 的傳統 Rioja(在當地是乾燥而且不錯的年份);又為了與弱年比照,我添了 1985 和 1988 各一款,他們同是 1987 前後的佳年。

這是我最沒底的一次品酒活動,但因此也是最刺激的。

 

8 款酒都在早上 7:30 開瓶,之後拔塞在原瓶呼吸,到晚上 7 時左右開始分兩輪品試﹕ P1300611

1. Abrigo Orlando,Barbaresco,1985
2. Felsina,Fontalloro,1988
3. CVNE,Imperial Gran Reserva,1987
4. Castello di Ama,L’apparita,1987
5. Biondi Santi,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7
6. Case Basse Soldera,Brunello di Montalcino,1987
7. Gaja,Barbaresco Sori Tildin,1987
8. Sandrone Luciano,Barolo Cannubi Boschis,1987

人算不如天算,最好兩個年份的儲存狀態都不太理想﹕1985 太老,1988 卻太年青。

P13005871. Abrigo Orlando,Barbaresco,1985 的顏色很淺,而且有中度醬油氣味,入口微甜,沒氣沒力的。

相反,2. Felsina,Fontalloro,1988 很緊閉,早上開瓶後小試聞到的主要是桶味,些微燒焦的感覺,入口如 espresso 咖啡,但丹寧與酸度都充分,很經典。晚上第一回合大概稍為開放了一些,但大部分人都搖頭說香氣和果都不夠。錯在我太懶,沒有早些開瓶。3 個月前在廣州試過的同一款酒更開放也漂亮得多,廣州支書今天處理酒的功力令我自嘆不如!

幸好一個半小時後的第二回合有較多表現,雖然仍然龐大,可望而不可即。香港的酒友對這款酒幾乎懶得理會,但年青的廣州酒友有更敏銳的觸角,他們有如此評價﹕

  • 口感融合得均衡了,1988 好年份,所以各種要素充足。香草混合著果味,單寧,酸度,已經整合的不錯,還需時間慢慢打磨。但在我心中是 fine wine,not fine Italian wine。Chianti 本是小作品,非要按國際化要求讓它大,有種少年小夥肌肉沒長全,非要給穿 上盔甲展現力量感的意思。商業體會多於感情共鳴。
  • 這次是自與她接觸過以來,最溫柔的一次, 香草與果香的互動, 雖走得還是國際路線,但這回確實變得較為溫婉,桶和酒的融合是恰到好處

都說得中肯,但我認為我們要起碼過 10 年才可以體會這款酒有多好 。Chianti 的分級是個有趣的問題,以後有機會再討論。

熱身過後,我們馬上撐起傘子走進漫天風雨的 1987,讓我們一起淘金去!

 

第一場是西班牙對意大利。

P13005923. CVNE,Imperial Gran Reserva,1987 是來自西班牙 Rioja 的經典酒,CVNE 原文是 Compania Vinicola del Norte de Espana,即「西班牙北方酒業公司」的意思,於 1879 創辦。Imperial 從 1920 年代開始成為公司的旗艦酒款,又在上佳年份才生產 Gran Reserva。這款酒以西班牙國寶 Tempranillo 為主,另加入小量 Mazuelo、Graciano 和 Viura,1987在木桶陳年大概 6 年左右,之前可以兩倍那麼長,今天則縮短為 3年左右。

酒的顏色漂亮,很通透的淺紅寶石,第一回合有典型的雪茄煙絲香氣,想是長期用舊美國桶所致,還有些野花和出奇清新的紅果味,酸度好,優雅如一首慢節奏的老歌。

4. Castello di Ama,L’apparita,1987 是意大利的經典 cool climate Merlot,顏色深紅,有些香草、煙絲的香氣,頗甜的果味,帶著不錯的酸度,有種冷艷的感覺,好處是仍然有活力。

但 Merlot 始終給人新世界的感覺,那裏敵得過舊世界的韻味?所以這一回合由 3. CVNE,Imperial Gran Reserva,1987 輕易的以 9﹕1 大勝。

幾年前我曾找來不同產區的西班牙酒認真的品試,很驚訝的發現絕大部分的精品酒已淪為 Robert Parker 的奴隸,用法國小木桶比 Bordeaux 還要凶,唯獨老的 Rioja 仍可以一試再試,雖然我不太習慣長年浸泡在美國桶的那種雪茄味,我幻想這可能為西班牙人緬懷美洲霸業時提供一絲甜美的回憶?但久而久之,我逐漸能接受老派 Rioja 了,為的是我幻想中的歷史感。這些當笑話聽好了。

一個多小時後,3. CVNE,Imperial Gran Reserva,1987 的雪茄煙絲味竟然大部分散掉了,這時有如撥開雲霧見青天,萬物渾然一體,像我們前兩個月到蒙古大草原一樣,那種無邊無際的感覺又出現在眼前。到了這種化境,很多酒的感覺其實都差不多,我馬上想到的有 1982 Guigal La Landonne 和 1971 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後者我曾名之曰「究竟涅槃」。

我的靈魂被鉤去了,4. Castello di Ama,L’apparita,1987 此時的表現如何,我的心裝不下。讓我引兩位廣州酒友的筆記說一下﹕

  • 好過第一回合。甜美體現了 Merlot 的特徵,且有種更為深邃的感覺
  • sweet, sweet … but not fruity

這回合的投票結果仍然是西班牙大勝意大利 9﹕1,雖然有兩位互換的「變了節」。

 

今天的戲肉是兩款王者 Brunello 的相爭。

P1300595Soldera 與 Biondi Santi 在一年多前曾有惡戰一場,三個較經典年份(1985,1995 與 2005)大戰兩個回合後由 Biondi Santi 勝出,有酒友認為 Biondi Santi 乃王,Soldera 為后,這次弱年相遇,又會如何?(去年的比試報告在此﹕誰是最偉大的 Brunello﹕Biondi Santi vs Soldera(VIPa 導賞活動之六)  )

先說明一下﹕Soldera 在 1987 年沒有以 Riserva 灌瓶,他以結構較強的 Intistieti 田的葡萄釀了 Brunello,而較柔和風格的 Case Basse 田則成為 VdT Intistieti,所以王與后都排了最佳陣容來比試。

憑酒色,Biondi Santi 狀態較老,紅中帶點棕色,Soldera 則比較鮮亮。這可能是存儲狀態而不是酒本身的能耐有別。

早上開瓶後小試,5. Biondi Santi,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7 透著陳香,乾香草、皮革等很 tertiary 的氣味,入口是輕柔的果味。

6. Case Basse Soldera,Brunello di Montalcino,1987 是很大的對比,濃烈的氣味,但頗為緊閉,中度酒體,果味、丹寧與酸度齊全但此時欠整合。

晚上的第一回合,5. Biondi Santi,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7 跟上午的表現類似,正緩緩的整合,基本上仍以乾香草的 tertiary 香氣為主,spicy,平衡,標誌性的活潑酸度,像個平和的長者,我心裏浮起兩年前晉見 Franco Biondi Santi 的一幕。

6. Case Basse Soldera,Brunello di Montalcino,1987 明顯地比 Biondi Santi 年青,最嚇人的是第一回合剛下杯時像稍縱即逝的煙火,典型的 Soldera 脂粉香氣,伴隨著很有強度但滑溜的果味(對,就是我說的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intensity),但一放即收,好像害羞的古代美人馬上躲進轎子裏,之後我們看著她的影子,腦裏拼命想像她的花容美貌是如何如何的,越想越美。

P1300598試引廣州少年(他其實來自湖南)的憶述,他愛不釋口,所以喝了三輪﹕

  • 一 輪﹕土壤(乾),菌類,藏在下面的脂粉香氣,爾後變成小清新花香(Asili香?)。 口感﹕完美的酸度(完美就是多一分少一分都不合適。再次重提這句話, 可能這就是皇帝皇后的封王的原因)。搭配新鮮果味(又是果中帶鮮,不是果味主導的感覺),回味中單寧慢慢冒出(只在舌面上),均衡適飲。
  • 二輪﹕樹林,濕泥土,小清新花香。依舊是複雜度最高的,各個要素也已融合得很好,只是單寧還昭示它的年輕。皇帝和皇后每一輪都還在往上走!
  • 三輪﹕依舊最優雅,最複雜,最均衡,真的是可以獨酌對話的朋友,知己!

在廣州姑娘身上,Soldera 打動的是另一根絃﹕

第一照面便讓我看到一位極具大家風範的淑女,優雅,優雅,優雅,雖入口單寧較酸度有力,稍欠平衡,但其透出來的蘭花香純淨沁人。在我看來,好酒的優雅是各有特色的,而 Soldera 擁有的優雅是強大而神秘的,香氣複雜而富含層次,不緊不慢地給我們展現,杯中一直是悠悠不斷的變化 ……

總之,Soldera 太年青了,這個階段變化莫測,好戲應該還在後頭,可惜我僅餘一瓶 VdT Intistieti 未開,但今天能與大伙分享了這瓶異品,也屬難得。

P13006005. Biondi Santi,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7 第二回合帶來的是另一種驚喜。我本以為這次 great wine 未必是 great bottle,但老人家小睡之後醒來,好像恢復了元氣,不僅有更清晰的菌類香氣,各元素的結合此時幾乎達到圓融的境界,亮麗的酸度更增添他的活力,與 Soldera 的對比不能更大了。

湖南少年的筆記值得細看﹕

  • 二 輪﹕出來菌類香氣,在標誌性的酸度下,一股強大的力量蠢蠢欲動!依舊是酸度帶著鮮度出來。野性氣息沒那麼明顯。 印象深刻的是完美的酸度貫穿始終( 這酸度給人感覺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已然只能如此!)。單寧已顯圓潤,皇帝今天已是最適飲年份,弱年份有好處!
  • 第三輪﹕單寧又冒出來了!腦子裏浮現一個詞﹕生命力!

 

王與后究竟誰更勝?

結果第一回合由 Soldera 勝 7﹕3;第二回合由 Biondi Santi 以 6﹕4 反超前。他們再次殺得難解難分,但很忠實地反映了兩者今天的表現。

我偷偷的回憶 1987 Baricci 的表現。Baricci 似乎比這兩款都年青,香氣應該比王者都更好,硬要挑剔,可以說欠了層次,但這也可能是酒在酒莊存放得較好,狀態較 primary 所致。讓我說,Baricci 與一王一后應該同級;無論如何,布衣能有此表現,一點都不簡單!

最後一場移師到 Langhe 去。

P1300603

兩瓶的儲存狀態都不算很好﹕7. Gaja,Barbaresco Sori Tildin,1987 有比較重的醬油氣味,紅中帶棕,而且有點淤;8. Sandrone Luciano,Barolo Cannubi Boschis,1987 剛開瓶時有很輕的醬油氣味,後來大致散去,顏色不深不淺,稍明亮,看來狀態比較好。

早上開瓶後小試,7. Gaja,Barbaresco Sori Tildin,1987 的果味頗濃,桶味出奇地不明顯,我想 Sori Tildin 的「環肥」性格與這款酒偏熟的狀態令果味得以掩蓋桶味。晚上第一回合,他的果味才開始爆發,丹寧同時湧出,所以有種粗獷的感覺,這種狀態到第二回合也依然,我想這款酒熟而不老,如果運氣好的話,可能找到更優雅的一瓶。Angelo Gaja 說 1987 是 half disaster,看來是言重了。

如果 7. Gaja,Barbaresco Sori Tildin,1987 此時是莽夫,則 8. Sandrone Luciano,Barolo Cannubi Boschis,1987 可說是貴婦。第一回合還是遍地落葉﹕濕泥土、樹林、茶葉、乾香草與甘草,果味與結構還有點模糊;但到了第二回合,野菌、松露等芳香盡出,果味變得圓潤,甚至稱得上甜美,這是難得的 sweet spot,今天開瓶正是時候。

廣州姑娘對 Sandrone 最深情,讓我們細聽﹕

Sandrone 的 Cannubi Boschis 1987 也是當晚讓我拿起就捨不得放下的一款酒 [注﹕另一款是 Soldera],入杯後,很快就給我來一個溫暖的擁抱,帶點辛辣氣息,那頗接地氣的玉米香也緊接著出現了 … 單寧給人感覺雖還年輕稍帶粗糙,卻也漸趨內斂,其餘韻長而複雜 ….. 給我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投票結果,由 8. Sandrone Luciano,Barolo Cannubi Boschis,1987 連勝兩局,第一回合 6﹕4,第二回合差距拉大至 8﹕2。

因為狀態有別,這是一場讓賽,我認為 Gaja 並沒有真正輸。

 

1987 of the Night

記憶中,沒有一次活動的爭持如此激烈。我讓大家順次提自己的三甲,結果有兩款三甲完全不入﹕

  • 4. Castello di Ama,L’apparita,1987
  • 7. Gaja,Barbaresco Sori Tildin,1987

其餘 4 款幾乎打個平手。

如果只算得第一名的,則 Soldera 與 Sandrone 各得 3 票,CVNE 與 Biondi Santi 各得 2 票。

用加權方法再算(第一名打 3 分,第二名 2 分,第三名 1 分),結果仍然十分接近﹕

  • 5. Biondi Santi,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7(15 分);
  • 6. Case Basse Soldera,Brunello di Montalcino,1987(15 分);
  • 3. CVNE,Imperial Gran Reserva,1987(14 分);
  • 8. Sandrone Luciano,Barolo Cannubi Boschis,1987(14 分)

湖南少年當晚便為這 4 款酒做了打油詩式的素描,參加過的人當會心微笑﹕

喜歡 Biondi Santi 的應該被其生命力,陽剛之氣征服!另外三款,找情人當找 CVNE,優雅又野性,像西班牙的 Carmen 女郎。找紅顏知己可尋  Soldera,能把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又能願意做你的好聽眾,與她獨酌,好似知己在面前對話。找妻子應選 Sandrone,香氣不外顯,口感層次度最豐富,外表淡妝看似樸素,內在卻是豐富有深度,賢內助是也 🙂

8 thoughts on “VIPa-2 第 15 場 —- 1987 災年尋異品

  1. 第一次喝Sandrone藍label, 精彩非常,懷疑從前喝的紅label 從來沒一枝完全準備好,差異實在太大。我自己反而在他和CVNE之間爭扎了很久。選CVNE只因覚Sandrone 的美比較「現代」和是時下標準,還是挑一個經典些的美, 覚可能耐看些。

    其實Biondi Santi R, Soldera, CVNE 和Sandrone個個都想要,㚒硬挑一個吧了。

    • 你懂的 — 年青的愛老的;老的愛年青的。但認真的說,這些大酒要找弱年或溫暖年份才可以喝到比較開放的﹕如果有 1987,我相信會不錯。我試過的成熟年份有 1983, 1985, 1991,1992。原理和所有葡萄酒一樣。Just remember a Riserva or top selection Chianti is a big win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