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2 第 14 場 — Abruzzo 的奇人奇酒

這是一場非主流的試酒會。

Abruzzo 位於意大利中部,高聳的 Apennine 山脈把它與西部較富庶的羅馬和  Tuscany 隔開,這裏「無論語言、民風與食物都像南部多於北部」(Burton Anderson 語)。

他們的葡萄酒也像西西里島一樣,長期以來重量多於質。

Abruzzo 的葡萄種植面積在 1990 年代初期只有 Tuscany 的一半左右,但產量卻幾近 Tuscany 的兩倍,這足以說明問題有多嚴重。

但我們可能喝了很多 Abruzzo 的 Montepulciano 而不自知,因為他們一直為有名的產區做嫁衣裳。Joseph Bastianiach 如此說﹕

Many better-regarded French (and northern Italian) wines are in reality a good part Abruzzese, since so much Abruzzo bulk wine is still shipped north for blending.

但奇怪的是這裏出了兩個大名鼎鼎的怪傑,最好的意酒酒單一定有他們的份﹕Edoardo Valentini 和 Emidio Pepe。

他們的酒究竟好在哪裏?

還有另一個問題﹕為甚麼他們能成為禾桿堆裏僅有的兩顆明珠?難道 Abruzzo 的天和地產不出好酒,全賴這兩個怪人用了特別的機器,才可以在酒窖裏製造出好酒?

踫巧去年我在香港酒展踫到一位年青的 Abruzzo 酒莊莊主,細問之下我發現他原來是 Edoardo Valentini 的鄰居!我想這是個釋疑的方法,於是請求他出讓幾瓶較老的年份,讓我可以安排一場 Abruzzo 品試會。他們在 2000 年才開始釀酒,這次能拿到他們的 2001 和  2006 的兩款頂級酒是很大運氣,但當莊主知道我安排他的酒與兩位 Abruzzo 巨人同場比試時,他回我說﹕this is a hard challenge!

我認為他們三人都可稱為意大利的 Matti(單數是 Matto),這個字直翻是「瘋子」,但在意大利文化裏,瘋子常常是極有創意的人,讓我們今天跟他們瘋一回!

 

我們一共試了 7 款酒﹕

P1280762

 (Rose) Torre dei Beati,Cerasuolo d’Abruzzo Rose-ae,2012
1. Valentini, Edoardo, Trebbiano d’Abruzzo,2007
2. Valentini, Edoardo, Trebbiano d’Abruzzo,1992
3. Valentini, Edoard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6
4. Torre dei Beati, Montepulciano d’Abruzzo Mazzamurello,2006
5.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1
6. Torre dei Beati, Montepulciano d’Abruzzo Cocciapazza,2001

P1280768

第一款 Torre dei Beati,Cerasuolo d’Abruzzo Rose-ae,2012 是粉紅酒,但顏色很深,而且酒精度頗高(14%),酸度也稍欠,所以第一回合不太受歡迎。酒放到冰桶降溫後的第二回合有所改善,酸度比較明顯了,但我總覺得這款酒的重量像紅酒,後來查書知道 Abruzzo 是山區,他們吃的菜味道比較濃,可能紅多於粉的 Rosato 比較適合配他們的菜。

 

跟著是今天的第一個高潮。

P1280759Trebbiano 是意大利種得很濫的白葡萄。Ian d’Agata 介紹 Trebbiano Toscano 時簡單地說 “it makes lousy wines” — 糟糕的酒。但 Abruzzo 地區的 Trebbiano 可能是另一品種,Ian d’Agata 認為它是 bambino bianco 在這地區經過好幾個世紀後的變種。

意酒專家都推許 Valentini 的 Trebbiano d’Abruzzo,The Decanter 雜誌評選的意酒 18 大便有他的份。最有趣的是 Nicolas Belfrage 曾到酒莊打算為客人買幾箱紅酒 Montepulciano d’Abruzzo,但當 Edoardo 聽到 Nicolas 的客人只要紅不要白的時候,便大發雷霆,大吵大鬧一輪之後,甚麼也不賣給他。

Valentini 的 Trebbiano d’Abruzzo最令人稱誦的是他可以陳年得很精彩,但老年份的酒很難找。今天我找來 2007 與 1992 讓大家看看老人家為何這般執著。

我在正式品試前 3 個小時開瓶,因為以前兩次喝 2007 同是即開即喝,都覺得酒比較封閉。

  • 1. Valentini, Edoardo, Trebbiano d’Abruzzo,2007 剛開的時候香氣已經很好,我太太離 2-3 公尺已聞到香氣﹕小黃花,檸檬,果味有勁度,酸度也好。
  • 2. Valentini, Edoardo, Trebbiano d’Abruzzo,1992 更迷人,有濃烈而長久不散的花生、香料和礦物氣味,綿長和帶微苦的收結,此刻 25 歲的青年比 7 歲小子強壯得多。

晚上第一回合的 2007 很清新,比較斯文;1992 則比 3 個小時前似有所收斂,但成熟的香氣依然讓大家著迷。我心裏納悶,懷疑是否太早開瓶?

等所有紅酒都試過了,約 2 個小時後我們才進行第二回合,而且酒先放冰桶降溫。隨著溫度慢慢升起,酒也跟著起變化了,但奇怪的是大家鴉雀無聲。我又想﹕畢竟他們不太習慣意大利的白酒吧!

但我一問才知道大家在細心欣賞!

1. Valentini, Edoardo, Trebbiano d’Abruzzo,2007 很明顯的敞開了,大家聞到一點火石,很多礦物味在起變化,這時果味出得較多,酸度也很好。我終於喝到漂亮的 2007!

2. Valentini, Edoardo, Trebbiano d’Abruzzo,1992 更令大家嘆為觀止,一位喝慣 Burgundy 的酒友說此酒有大將風範,頭中尾段都有表現,非常複雜,令人佩服的是他的不同元素如香料、硬殼果、vanilla 香草、焦糖、烤咖啡豆等輪番交替出現,回味長,酸度好,果然名不虛傳!但我在這裏要特別聲明﹕這些是成熟後出的味道而不是桶味,因為 Valentini 是極端傳統的,只用大桶!

我要謝謝這群酒友,繼 Miani 之後,他們又教懂我怎麼欣賞意大利白酒!

要我說,意大利白酒總有紅酒的靈魂,正如萬巢之山(Montenidoli)的永遠 18 歲所言,這裏的土地是種白的,但陽光是種紅的!

 

接著我們開始今天的第一雙 Montepulciano d’Abruzzo。

P1280751產區名字意思是 Abruzzo 的 Montepulciano。Montepulciano 是這裏最主要的原生紅葡萄,但容易與 Tuscany 一個同名的古城搞混,那裏的產區名叫 Vino Nobile di Montepulciano,主要葡萄是 Sangiovese。

Abruzzo 的 Montepulciano 葡萄晚熟,酚類化合物豐富,紅色素很充足,而且易種,所以長期被釀成大量顏色深紅,多果汁而果味柔和的餐酒。要釀精品酒的不二法門是限制產量(yield),但這對貧窮的酒農太奢侈了。

這兩款酒在前一天臨睡前開瓶,第二天拔塞原瓶呼吸。

早上小試,3. Valentini, Edoard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6 有很濃的黑櫻桃香氣,伴著很野的香料,有點像煮菜的醬汁。入口的果味很豐滿,但酒體卻出奇的圓潤,如絲的質感,深且純,酸度好。我們兩年多以前開的一瓶似糖漿,半年前開的一瓶我形容為「粗獷與優雅」的有趣組合,看來今天他剛過了拐點,擺在我們面前是單色潑墨畫的巨構。

4. Torre dei Beati, Montepulciano d’Abruzzo Mazzamurello,2006 卻是另一道風景線,透著檀香似的煙燻香氣,掩影著同樣的黑櫻桃,無疑新桶此時比較霸道,但也的確為漆黑的 Montepulciano 添加了幾分色彩。入口有更明亮的果味,帶少許香粉,隱約有些丹寧結構,比鄰居複雜,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發燒音響歲月聽到的「空氣感」。

晚上第一回合基本上維持著上面描述的分野,這是完全不同風格的較量,各有自己的特色,所以爭持頗為激烈,結果由 3. Valentini, Edoard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6 以 5﹕4 僅勝。

一個多小時後的第二回合卻來了個 180 度大轉變 — 剛才勝在比較有結構感的 4. Torre dei Beati, Montepulciano d’Abruzzo Mazzamurello,2006 這時有明顯的鬆散毛病,有酒友特別批評他的收結帶苦味,這可能是新桶的弊病。3. Valentini, Edoard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6 卻像巍峨的大山,絲毫未動,所以這個回合讓他全拿了 9 票!

有酒友問我 Torre dei Beati 是不是新派,我說這要先從 Montepulciano 談起。這種葡萄其實有點像加了泥土味的 Barbera,顏色深,果汁多,濃度高,所以做日常飲用酒容易,做精品酒便要想些辦法。在 Piedmont 地區,要把 Barbera 調教成精品酒靠的是老藤與小木桶。

Valentini 的法子與 Soldera、Miani 和 Monfortino 一樣,靠精選葡萄來釀造單一款紅酒(年產約 15,000 瓶),我看他用的老藤應該蠻多的。 他們有超過 60 公頃的葡萄園,但每年釀酒不超過 50,000 瓶,棄用的葡萄都賣出去,這是其他酒莊難以仿效的!

Torre dei Beati 則除了精選葡萄外還在酒窖裏想辦法。剛才試的這款  Mazzamurello 用了所謂 “batonnage sur lies” 法把酒渣與酒液長期一起攪拌,然後在全新法國小木桶陳年 20-22 個月,這樣做的目的是加強酒的複雜度,新的小桶也增加一些丹寧,令酒多一些層次與結構。Mazzamurello 是歐洲古老傳說中的小矮人,莊主幻想這個小矮人躲在小木桶裏與酒嬉戲的情景。

在第一回合,4. Torre dei Beati, Montepulciano d’Abruzzo Mazzamurello,2006 的確比 3. Valentini, Edoard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6 顯得更複雜,但第二回合時的酒溫提高了,架構便散掉,丹寧也浮現了,所以這是意外的因素。這款酒是為了長期陳年的(酒莊另有一款基本版供日常飲用),我相信假以時日,他的優勢便會突顯。

也因此我不認為我們可以把 Torre dei Beati 歸類為新派,因為他不過對症下藥,把 Montepulciano 的精品酒潛力發揮出來,這款酒需要的是時間。

 

最後這一雙 2001 終於讓 Torre dei Beati 證明他們也有辦法提升 Montepulciano 成為精品酒。

P1280756這兩款酒在早上 8﹕30 開瓶,一直在原瓶呼吸。

5.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 2001 一下杯,大伙便議論紛紛。自從我 4 年多以前的第一瓶 Emidio Pepe,無論自己喝或與人分享,每次都引起小騷動,所以我不感到驚奇,甚至以此為樂。早上剛開瓶時小試,他還是漆黑一片,有酸沒果的,但經過半天,他的各種奇特的氣味便弄得大家不知所措,我聽到的有﹕模型膠、泥土、腐葉、(近似 Vosne Romanee 的)肉、牛糞等等。但入口卻比較正常,酸度很好,果味明亮,有點土頭土氣,但有天然、直接的感覺。

Emidio Pepe 在 Natural Wine(天然酒)還沒有流行的時代已經在做天然酒,他不用木桶,酒先後在水泥桶和玻璃瓶子裏陳年,然後每年把不同的新、老年份換到新瓶子才推出,所以不同年份的酒是在不同時間灌瓶的,這是天下所無的作法,如果說他的酒表現異常,不過是我們執著認為 “perfected wine” 是 “perfect wine”而已,這是我從一位名叫 Tom Ciocco 的很精彩的評論文字悟出的道理,詳見我品嘗第一瓶 Emidio Pepe 後寫的報告(道法自然﹕Emidio Pepe)。

相比之下,6. Torre dei Beati, Montepulciano d’Abruzzo Cocciapazza,2001 自是正常得不得了﹕輕輕的木桶氣味如檀香,伴著很泥土的黑櫻桃,而口感更是出色﹕活潑的酸度襯托出鮮甜、亮麗的果味,那種優雅的身段竟然讓我想起 Sangiovese!

莊主 Fausto 說他們的目的是用傳統的手法表現 Montepulciano 之美,Cocciapazza 意即Crazy Head 瘋狂腦子,是葡萄園的名字,2001 年是比較乾燥的年份,酒莊分三次採收,目的是選最成熟的葡萄,約 1/3 遲至 10 月最後一天才完成!這款精品酒是酒莊的第一個年份,Fausto 說 “that was a big emotion for us”!我想大家也感受到他的 Big Emotion,所以第一回合他拿了 6 票,第二回合更拿了 8 票大勝 Abruzzo 奇人 Emidio Pepe!

 

Rosso of the Night

如果要選 Wine of the Night,一定非 2. Valentini, Edoardo, Trebbiano d’Abruzzo,1992 莫屬,所以我只問大家最好的紅酒是哪一款?

結果我們選出雙冠軍﹕

  • 3. Valentini, Edoard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6(4 票);
  • 6. Torre dei Beati, Montepulciano d’Abruzzo Cocciapazza,2001(4 票)

P1280754P1280757難得有一位也欣賞 5.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1。我問這位朋友喜歡 Pepe 的甚麼,他說他愛那股很獨特的泥土味。

說得好,我認為 Abruzzo 地區的 Montepulciano 猶如帶泥土和礦物味的 Barbera,因此他比 Barbera 有更好的潛質,而這種雅俗共賞的能力令他在意大利眾多葡萄和產區中足以獨樹一幟,這應該是這次品試會最清晰的訊息和結論。

 

 

後記

試酒會後我很是興奮,因為我終於證明了 Valentini 和 Pepe 不是魔術師。魔術來自 Abruzzo 的一方風土,只不過長久以來為勢所逼,這裏的酒農只可以選擇為他人作嫁衣裳。

新生一代如 Fausto 不過重複了意大利很多其他產區的故事,他代表了無畏懼的新生代,傳統(Cocciapazza)與創新(Mazzamurello)並舉,為他的產區和意酒開闢新的道路。所以我在酒會前發給酒友的資料匯編便這麼說過﹕

To me, this is the story of the great potential of Italian wine.  They don’t have a lack of superb terroir and the zeal and techniques.  All they need now is an appreciative audience — YOU!

我把試酒會的結果告訴 Fausto,他馬上回我說﹕

I am happy Abruzzo is coming out as a good region for winemaking, as it really is, even if we have been able to waste the image of such an important patrimony for so many years, preferring to sell bulk wine to increase the image of other regions’ wines.

I am also proud, from a more egoistic point of view, to have been thought to deserve to be tasted alongside the two most important “monuments” of Abruzzo wine history.

僅以此文向 Fausto 這位尊敬風土、傳統的「同胞」致最崇高的敬意!

也藉此向遍布意大利的眾多 Fausto 說句﹕加油!

P1210131

2 thoughts on “VIPa-2 第 14 場 — Abruzzo 的奇人奇酒

  1. 老師,感謝你安排一場如此精采的活動!小弟首次嚐到Abruzzo的酒,令我眼界大開。
    btw, 剛嚐過il Paradiso BDM Riserva 2004 & il Paradiso BDM 2006都發現有近似5. Pepe, Emidio, Montepulciano d’Abruzzo,2001的泥土氣息呢。

    • 客氣了!沒錯,他們的泥土、礦物氣味有時候真有幾點相像,但 Il Paradiso 相比似乎較優雅,Emidio Pepe 則較粗獷(rustic),我看並非高下之分,而是風土有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