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12 第 6 場 — 2018 Barolo and Barbaresco, and Much More

Views: 391

生物動力曆法﹕2024 年 5 月 8 日下午 7 時開始  – ,9 時轉

組織:Gavin

報告:抱青

去年那場 2018 Burlotto 横品令我對 2018 年份產生了莫大的興趣,酒的表現實在乏善足陳,但酒評人對名莊卻評得出奇的高分(見:VIPa-11 第 2 場 — The Enigma of Burlotto’s 2018 Barolo)。是酒開得不逢時?還是酒評人的護短心理在作怪?新年份我一般已不再買了,但作爲大自然的學生,這也是個長知識的好機會。

我買了十幾個名莊的酒,原來打算去年試的。2021 年中我們曾做過 2016 的橫品,當時的酒開得挺好的(見:VIPa-9 第 7 場 — 2016 Barolo),所以我推論在 2023 年做 2018 應該也可以吧。不過去年找不到機會,便遲到今年五月才做。

我故意選了由果轉根的一天,想試試根對這個偏弱的年份是否有補藥的作用。當晚剛好是連續兩天果轉爲連續兩天根的轉折點,且看是否有奇跡出現?

我選了 8 款名酒,另外 Arthur 送出兩款平民百姓酒(9 與 10),讓我們借這 10 款酒更好觀察這個年份的表現。

1. Francesco Versio, Barbaresco, 2018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2018
3. Burlotto GB, Barolo Monvigliero, 2018
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18
5. Brovia, Barolo Rocche, 2018
6.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8
7. Famiglia Anselma, Barolo Bussia Vigna Pianpolvere, 2018
8.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18
9. Schiavenza, Barolo Broglio, 2018
10. Palladino, Barolo Ornato, 2018

第一回合

我們一對一對的來喝,但第一輪喝過一遍後,我發現酒的表現有兩種形態,大致可以分爲陰與陽兩組:

這四款陰氣比較重:有種寒清涼的感覺,在第一回合尤其柔弱,幾乎感覺不到有丹寧的存在:

第一支 Francesco Versio 處於邊緣,現放在陽的一組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2018

3. Burlotto GB, Barolo Monvigliero, 2018

6.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8

9. Schiavenza, Barolo Broglio, 2018

另外,8.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18 屬於中性但偏陰一點。

這四款相對陽剛一點,所謂陽剛並非經典年份那種銳利、丹寧結實的模樣,而是比上面那一組有較多内容、有時候有些含混不清,更重要的是丹寧也較爲明顯:

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18

5. Brovia, Barolo Rocche, 2018

7. Famiglia Anselma, Barolo Bussia Vigna Pianpolvere, 2018

10. Palladino, Barolo Ornato, 2018

有一款 1. Francesco Versio, Barbaresco, 2018 屬於中性但偏陽一點。

先讓我説説前 5 款怎樣陰法。

令我狂喜的是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2018。我驚叫:Giacosa 復活了!以前新年份常有的花香、輕盈與甜美回來了,還帶著細若游絲的丹寧!自 2010 年試過美若天仙的 2004 紅標後,我曾多次從新年份想尋覓 2004 的倩影,到今天我已經完全絕望了(見:再見理想:告別 2022, Bruno Giacosa and all that …)。沒錯 2018 欠缺了 2004 紅標同時具有的勁度(intensity)與深度,不過拿到 60 分已經不錯了!這年 Giacosa 沒有釀單一園,網上的資料不多,不過我看過英國一個進口商說這年的 Barbaresco 全是 Asili。除了 Asili 便是 Rabaja,而 Giacosa 的 Asili 面積較大,所以說主要是 Asili 應該沒有錯。

3. Burlotto GB, Barolo Monvigliero, 2018 十分有趣。9 天前才試了一次,同是果日,但那天非常害羞(見:VIPa-12 第 5 場 — Burlotto’s 2019 Horizontal and More)。今天這瓶卻一下杯便噴香,有點野性,不過沒有他以前的異香,但勝在通透、優雅。

6.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8 剛下杯的時候令我有點錯愕:怎麽會那麽稀釋、水汪汪的,那花香也輕得不可再輕,彷佛被一陣微風吹散了,若有若無的果,高酸。不過説時遲那時快,果緩慢的出現了,酸度感覺掉下來一點,還開始有些丹寧的感覺,再後來,Monprivato 如蟬翼似的質地感(texture)回來了,伴隨著好一點的深度與勁度。每一口都在變化,很久沒有這一步一景的奇觀了!

9. Schiavenza, Barolo Broglio, 2018 開始時果很低調,冷颼颼的感覺,瘦削,慢慢出來多一點很圓潤的果,蠻可口的。以前做過一場 Serranlunga 東坡的活動,這是典型的東坡樣貌。

8.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18 有樹林氣息,林中有花香,明亮的酸度襯托著明亮的果。慢慢出些香水與墨水的香氣,力量與溫柔的結合是 Cappellano 的標記,今天也到場了!就因爲那明亮的果味令我覺得他並非全陰。

陽又怎麽個陽法?

首先是 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18。深沉、内斂、有種發於内的張力(inner tension),丹寧厚實但不裸露,後來出些苦味,丹寧更勇猛了。似乎在佈場,還沒開演呢!

5. Brovia, Barolo Rocche, 2018Bartolo 有點像,有點呢喃不清。微量的塑料氣味,大量的紅果與焦油。逐漸紅果佔了上峰,開始有些粗糙的感覺。總之,内有乾坤,但卻欲言又止。

7. Famiglia Anselma, Barolo Bussia Vigna Pianpolvere, 2018 的香氣很熟悉:玫瑰加焦油,更重要的是一股很香的礦物味,多麽像 Giacosa 的 Falletto!當然這塊田是 Giacosa 稱爲 Barolo 第一田的 Pianpolvere!丹寧蠻厲害的,是第一回合最凌厲的一款。真漢子!

10. Palladino, Barolo Ornato, 2018 散發著花粉香,果味是這回合最豐滿的一款,非常豐厚的肌肉男。這小片田挨著 Giacosa 的 Le Rocche del Falletto 的底部,可能山谷的底部比較暖和,果味偏強一點。

1. Francesco Versio, Barbaresco, 2018 的花香幾乎被烟葉掩蓋了,香氣與口感都很棕色,酒體偏厚,丹寧偏粗糙,在杯内慢慢融合一點,但始終陽多於陰。

陰的一組彷若輕裝出行,行李不多,内容稍嫌單薄,但勝在容易打開。但這是 Barolo/Barbaresco 嗎?你可以凴愉悅度打高分數,但用的已經不是 Barolo/Barbaresco 原來的美學標準了,因爲結構嚴重缺位!

至於陽的一組,一言以蔽之便是含混。拿著大箱子作長途旅行,東西多但放得凌亂,所以打開較需要時間。我懷疑 2018 多雨的天氣令葡萄的成熟度不太足夠,這種含混的性格在 Barolo/Barbaresco不多見,反而有點像地球暖化前的 Burgundy!其實稱這一組為陽虛更貼切。

什麽造成這陰與陽的分別?我看主要是土地。

試看陰的一組,那些田在正常年份也是偏陰柔的,除了 Schiavenza 與 Cappellano 在 Serralunga,其餘的都在 Barbaresco 或 Barolo 產區的西面,正常年份也偏柔和,碰上多雨的年份,便更柔弱了。 Schiavenza 朝東所以什麽年份都涼,而 Cappellano 很難界定,我覺得自從 Augusto 接手後,都有種中庸的風格,他們的通透優雅是陰的特性,爲了方便我勉强把他們歸類為陰。

陽的一組也因爲地的緣故在正常年份也比較偏高大,而 Francesco Versio 可能因爲老藤令酒有更堅韌的力量,故撥到陽的一組。

第一回合我讓大家排了前三名的名次,按加權方法算,結果如下:

第一名: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2018(加權 25 分);

第二名: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18(加權 16 分);

第三名:8.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18(加權 16 分);

第四名:6.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8(加權 6 分)。

除了 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18 以外,都屬於陰。可見這回合陰的一組表現較佳,最簡單的原因是雖簡單但開得好,易喝,也著實好喝。

第二回合

第二回合大概從 9 點開始,果轉爲根了。

大體上陰的從虧開始轉盈,骯髒、渾濁,也複雜了;而陽的有撥開雲霧見青天,變得明亮了。

先說陰。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2018 剛開始出香水,有些妖,但很快便被礦物淹沒了,酒體變厚了,果更有勁度,也從簡單通透變得複雜一點了,但我仍依戀剛才出水芙蓉的一刹那。

3. Burlotto GB, Barolo Monvigliero, 2018 少了通透感,厚了,多了礦物味,感覺到丹寧,這時他的標志性異香竟然隱隱出現了!

6.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8 剛才是葛優式的躺平,現在站起來説話了,由比較明亮的果撐起來,上面鋪蓋著泥土的芳香,但結構依然感不強。

9. Schiavenza, Barolo Broglio, 2018 變得豐滿多了,圓潤,頗多的礦物味。

8.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18 也豐滿多了,剛才留白的位置一一填滿了,但反而少了靈氣!

兩個小時的加速氧化令果出多了,因此整體變得豐滿了,根也明顯添了礦物味,但更美嗎?也不一定。壞在沒有好的結構感給酒一種立體感、張力與 Energia(精氣神)!

陽的幾款個個都精神抖擻:

首先是 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18。天晴了!混釀的優勢盡出:由 La Morra 提供的鮮甜果味,與 Cannubi 提供的質地感(texture),編織成一輻動人的圖畫。Cannubi 沙子多,排水力強,濕的天氣比乾的天氣更有利,所以 2018 的表現比 2011 好太多了!(見:VIPa-11 第 16 場 — Brezza in Barolo

5. Brovia, Barolo Rocche, 2018Bartolo 同樣變輕盈和亮麗了,丹寧仍然豐富,但比剛才圓潤了。Bartolo 以質地感取勝,Brovia 比較突出的是豐厚但圓潤的果。

7. Famiglia Anselma, Barolo Bussia Vigna Pianpolvere, 2018 是最有結構感的一款,但剛才丹寧太勇猛了。略爲整合的他幾乎四面玲瓏了!剛才香氣像 Falletto,現在連身形都有些相似,立體,有精力,比 Falletto 的果感可能強一點,但我可以說這是今晚最有昔日 Barolo 風味的一支。

10. Palladino, Barolo Ornato, 2018:肌肉男瘦了身,比剛才匀稱,欠缺的是結構感。

1. Francesco Versio, Barbaresco, 2018 拜根所賜,有更多樹林與烟葉氣味,但清晰度提高了,丹寧蠻厲害的。Versio 可能靠他在 Neive 村子 San Cristoforo 與 Currà 田的老藤來抵禦 2018 異常的天氣,陽得好!

第二回合來了個乾坤大逆轉,兩款陽大大超前了:

第一名: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2018(加權 22 分);

第二名:7. Famiglia Anselma, Barolo Bussia Vigna Pianpolvere, 2018(加權 18 分);

第三名:9. Schiavenza, Barolo Broglio, 2018(加權 12 分);

第四名:6.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18(加權 11 分)。

後記

這場橫品挽回了我對 2018 的信心。起碼這十款酒的愉悅度都無話可說,但值得酒評人對他們那麽高的評價嗎?也未必。他們是好喝的酒,但我懷疑是否好喝的 Barolo。

問題出在:今天的 Barolo 還是我們以前認識的 Barolo 嗎?

我們正面對一場嚴重的範式轉移(paradigm change)。更準確的說,是一種範式被多種範式所取代。

以前聽過 Beppe Rinaldi 擔憂說地球暖化後,我們會有很多非洲年份。今天發現又不盡然,因爲不確定、極端才是新常態。2017 與 2018 年便是個好例子,鐘擺從一個極端擺動到另一極端。你可以說現在每個年份都幾乎是釀酒人的年份,但讓我換另一個方法來講:Terroir 已死

我們熟知的 Falletto 與 Monvigliero 的 terroir(風土表現),其實是葡萄藤與土壤在長期相對穩定的天氣條件下的清晰可辨的表達方式。這些表達方式隨天氣變化而漸漸改變,今天已經變成了多樣但紛亂的方式,其原因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猜想:

Falletto 消失之謎

Galloni 判斷是 Dante 離開 Giacosa 之故,但後來 Dante 回來了,2004 紅標卻永遠消失了。

Monvigliero 消失之謎:

我隱隱覺得 2013 年以後 Burlotto 的 Monvigliero 便與前身分手了。最近做過 2019 橫品後我大膽向 Fabio Alessandria 提出這個觀點,他的回答耐人尋味:

I don’t think it’s a problem of the weather….the weather is changing and it will continue to change but Monvigliero for me continues to have his personality.

(見:VIPa-12 第 5 場 — Burlotto’s 2019 Horizontal and More

我這樣解讀他的話:天氣無論怎樣變,從 Monvigliero 出來的酒,總是與鄰居 Neirane、Rocche dell’Olmo 和 Boscatto 不一樣的。

如果 Terroir 可以隨著時間年年改變,那 Terroir 便失去光環,變成地名的另一叫法了!

如果你接受這種看法,我們大可以說:

Terroir 已死,Terroir 萬歲!

但我傾向相信董仲舒講的:天不變,道亦不變。從此可以引申:天變了,道豈能不變?

我沒有 Fabio 與酒評人那麽樂觀。我那晚跟大家講了面臨 Terroir 之死的三種應對之法:

  1. 既然 Terroir 已死,只好努力工作多賺錢買些老年份;
  2. 既然 Terroir 萬歲,只好接受新常態,去喜歡新的 Falletto 與 Monvigliero。畢竟多年過後,沒有多少人會記得昔日的 Falletto 與 Monvigliero 是怎樣的;
  3. 乾脆放棄葡萄酒,改喝茶或者咖啡吧。

後後記

我不懂農業。最近我的乾兒子追隨國内一位出名的農業專家學習一套叫生態農業的方法,我發現他們講的土壤與功能醫學講的人體是幾乎完全一致的。土壤與人體都是有機體,譬如說同樣需要有益的菌來幫助他們吸收營養和支持機體的正常運作,而且也有自愈力。

更深一層看,土壤與人體的運作機制與自愈力,都是進化之功。人類與植物-土壤在數以十億計的年月裏,爲了生存,對周邊環境的各種挑戰已經發展出各種應對的辦法,這個過程不斷的進行與更新,最成熟的變法刻寫在基因裏,得以代代相傳。

氣候在變,植物爲了生存必定會拼命想出各種法子來應對。他們求變首先為生存,而不是爲了葡萄可以保持人類熟知的美味。他們不會爲了繼續長出 2004 的 Falletto 和 2008 的 Monvigliero 而犧牲他們生存的機會。就那麽簡單。

Falletto 已死!生存萬歲!

後後後記

有一首大家耳熟能詳的流行曲裏有這麽一句:變幻原是永恆。

容我添一句蛇足:人世間太多事情在變,我們常受困於自己思想的牢籠,喜歡用老一套價值來要求新的現實就範,結果往往徒勞無功,常會帶來無端的焦慮甚至憤怒。

我們從葡萄酒體會一下人世間的道理吧!

One Last Word

我突然想起上次囘香港時,好友 Birdie 泡了一款很精彩的埃塞豆子給我試,酸度非常漂亮。他說地球暖化也影響非洲高原,要找好豆子,要爬得更高了!Alo 村子比 Aricha 來源地高幾百米。

我突發奇想:要找昔日的 Falletto,是否要爬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