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12 第 2 場補篇 — Le Chiuse 2024 香港遊

Views: 183

報告:抱青

Lorenzo 此次來香港,Arthur 為他辦了大大小小三場酒宴,我出席了兩場,3 月 16 日中午那場小型宴會搜羅了近年的幾個精品年份,再加上一雙 2001,算是我們遙遠向 Nicolo’ 與 Simonetta 致敬吧。上次與 Lorenzo 對談的報告太長了,所以我在這裏以補篇的方式留個記錄。

首先出場的是 2019 與 2016 的 Brunello。Lorenzo 介紹說 2019 是個比較容易處理的年份,10 月 18 日採收,而 2016 則因雨而延遲到 10 月 20-21 日。他認爲 2019 有點像 2015 與 2010,是果的年份(fruit vintage),而 2016 則比較難與其他年份比較,飽滿但酸度好,勉强可以與 2008 比,不過 2016 比較多汁,也更有力量。

當天是根日,根的影子表現為一層浮在上面的森林與草本的氣息,兩個年份都有。2019 現在比較飄,通透,帶花香多一點;2016 則豐滿甚至澎湃,丹寧厲害得多,但此刻幾乎密不透風。我的印象 Le Chiuse 的底色是黑的,晚採收的年份尤甚,所以根日喝挑戰比較大。當然 2016 十分年輕,閉門不納也屬正常。

接著是兩個經典年份(2010 與 2013)的 Brunello 與  Brunello Riserva 的比較。

五年半以前我們曾經做過一次 2010 與 2013 的對比,其中有 Le Chiuse,當年  Lorenzo 跟我說兩者的分別是  “Potenza vs Energia”(Power vs Energy)之分。品試結果,2013 飄逸,2010 沉重,大部分人更喜歡 2013,我事後與 Lorenzo 交流時說 2010 類似 Bordeaux,2013 則更像 Burgundy,他很同意我的比擬(見:VIPa-6 第 27 場 — 2010 vs 2013)。

我們那場是果日,而今天是根日。五年多以後,2013 Brunello 發育了,長了些鬍鬚(層層的丹寧),看來走到了尷尬年華,什麽都有,但有待整合,不變的是他標志性的酸度。

2010 Brunello 今天討好得多,他與 2010 Riserva 一樣都散發出很香的樹木氣味。與五年前比,果退土進,很熟悉的 Le Chiuse 礦物層借著根日奪杯而出。最難得的,也是比五年前優勝的是酸度竟然非常明顯和漂亮。一天前 Lorenzo 不是説過了嗎,Sangiovese 出爐時果味豐富,但流失得快,因此要用大木桶,不讓木桶的味蓋過酒。五年前後的對比很清楚的説明了這種 Sangiovese 的特性。2010 的絕對酸度不一定比 2013 高,但果退得更多,所以酸度顯得更突出。Lorenzo 的爸爸 Nicolo’ 多年前曾教我感知的酸度是相對的,就是與酒的其他元素對比的效果,所以果若便酸高。

兩支 Riserva 又如何?

2013 Riserva 今天是個黑洞,深黑而密實,丹寧洶湧,完全沒法親近他。他需要多些氧氣!

2010 Riserva 好一點,比 Brunello 高一個八度,更有深度,雖然仍然是個密林,但比 2013 Riserva 的清晰度好得多,可以感到一層層的丹寧,厚而不算鋒利。酸度相對沒那麽突出,但仍算足夠。我兩年半以前曾拿 Le Chiuse 的  2010 Riserva 與 Biondi Santi 的 2010 Riserva 一起開並做了個實驗,當時開得不錯的(見: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18): 如何複刻經典 Biondi Santi?)。

這樣看起來,11 年後開 2010 Riserva 比 11 年後開 2013 Riserva 開得更好,首先應該因爲 2010 的天氣與 2013 年不同,大概溫暖點吧。天氣我們改變不了,但我們可以加氧氣來讓酒醒得更好。

那天我問 Lorenzo 他什麽時候決定在年份十年後才推出 Riserva 的?他答以 2012 年,他說人家都說 Riserva 偉大,但需要時間才能顯露出來啊!

在場的人那麽多,我沒有追問下去,但我心理暗笑。我記得 2012 年那年,Lorenzo 第一次來香港,朋友介紹他到 Hong Kong Wine Society 辦了一場酒宴,那瓶 1999 Riserva 喝得一群老江湖瞠目結舌。在席上有人以懷疑的語氣問他:你的酒能陳年嗎?Lorenzo 馬上很自信也很認真的反問他﹕How many years have you got? 我後來在 Montalcino 向他爸爸轉述這番對話,Nicolo‘ 邊笑邊搖頭。

針對那群只知法國有 B&B,而不識意大利也有 B&B 的人,當晚我半開玩笑的跟大家宣稱﹕如果讓我當上 Consorzio 的主席,我可能會禁止酒莊生產 Riserva,又或者禁止酒莊在入瓶後的 50 年內推出 Riserva。像 Biondi Santi 一樣,Le Chiuse 的 Riserva 是百年之酒,現在喝是殺嬰行為(見:漫步 2012 國際酒展(上)﹕喜見舊雨 Le Chiuse)。

那麽說來,Lorenzo 是那次回到意大利以後決定 10 年後才允許我們殺嬰的。今天我或許會問:十年足夠嗎?

其實真的沒完美的答案。我懷疑剛灌瓶的 Riserva 有段活躍的窗口期,十年後反而可能進入了封閉期(就如前面那瓶 2013 Brunello 與 2013 Brunello Riserva)。從來買得起酒的人不一定懂得喝,懂喝的人不一定買得起。此事古難全,只可智取 — 看月曆,多借助氧氣的力量吧。

最後一對 2001 請出了 Lorenzo 的爸媽,也為今天的試酒會畫上完美的句號。

2001 Riserva 簡直八是面玲瓏:無論果、結構、酸度,都幾乎無可挑剔,最令人難忘的是他的無比精力。雖然他是今天最老的年份,但他有股蠻勁是今天更年輕的酒款都沒有的。2001 Brunello 也出色,不過相比之下顯得平板一些。說來奇怪,2001 Riserva 比  2001 Brunello 要圓潤。

Lorenzo 前一天説過了,這是他爸媽最喜歡的年份,當年 Nicolo’ 幾乎想把全部 Brunello 釀成 Riserva 推出。Lorenzo 今天更仔細的解釋了因由。原來所有 Brunello 都從當年 Biondi Santi 選來混釀 Riserva 的葡萄田所出。另外,他們開始的時候在今天用作試酒室的地面小空間釀酒,2000 – 2001 年拆了改建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地下酒窖,到 2003 年才建成,這兩年在車庫釀酒,因此這兩年是真正的車庫酒。原來那股蠻勁來自簡陋的釀酒設施!Lorenzo 總結得好:這證明了好葡萄才是好酒的鑰匙,太多技巧有時候會令酒失去靈魂。

試酒會就此完滿結束了,不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不到一年前一場隨意行的報告。那晚我們比較了 Le Chiuse 與 Biondi Santi 四個年份的 Riserva(見:VIPa-11 第 15 場 — The Magic of Biondi Santi and Le Chiuse)。

 

一天後,Arthur 又辦了一場大型的試酒晚宴。我忙於與到場的新老朋友聊天,酒我沒有細品。那晚真的是十二分高興,因爲十二年後,Le Chiuse 已經成爲意酒愛好者的必選。我就錄下當晚的一些照片,做個記錄吧。 

Lorenzo 囘意大利後便慶祝 40 嵗生日。我們給他一個驚喜,準備了壽包、蛋糕和兩瓶 1984 為他祝壽,全場唱起生日歌,把晚宴帶到高潮

當晚有五十多位隨意朋友出席,連之前的三場活動,足足有 100 位來與 Lorenzo 見過面。當晚 Lorenzo 還主動走到每一桌與朋友聊天和談酒,令大家盡興而歸。

2 則評論在 VIPa-12 第 2 場補篇 — Le Chiuse 2024 香港遊.

  1. 2013 Riserva和我上次来HK喝的感觉一样,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开放。
    可能相比2010年的肌肉,2013的能量和活力需要更久时间“冷静”,两支annata差别尚且如此之大,想必对于Riserva更为显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