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11 第 8 場 — ETNA

Views: 287

同時在此發表:https://vinolabyrinth.com/2023/07/09/etna-%e7%9c%9f%e7%9a%84%e6%98%afthe-burgundy-of-the-mediterranean/

 組織:Timothy

報告:Timothy

 

生物動力法: 2023年 4 月 13 日(四) –

意大利西西里島Etna產區名莊Tenuta Delle Terre Nere 的莊主Marc de Grazia曾用上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 來形容Etna,但本業是佛羅倫薩酒商的Marc當然懂得市場炒作的重要性,皆因當年如雷貫耳的Barolo Boys也正正出自他手,Marc深知市場對Burgundy的傾慕和仰賴自然不會放過叨光的機會,所以說穿了Etna是否配得上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這一美名,或只是哄托市場的障眼法呢?

這次就集結了一眾Etna好手來大展拳腳…

  1. Graci, ETNA Bianco Arcuria Bianco, 2012
  2. Benanti, Nerello Cappuccio, 2006
  3. Passopisciaro, Sciaranuova, 2012
  4. Cornelissen, Munjebel Rosso 9 VA, 2012
  5.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Rosso Guardiola, 2006
  6. I Vigneri, Vinupetra, 2006

6a.       I Custodi, Aetneus Etna Rosso 2008

  1.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
  2.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1998

這次一共試了8款Etna酒款,當中包括1款白酒和7款紅酒,全部酒款都提早28小時拔塞瓶醒,因為I Vigneri, Vinupetra, 2006出現TCA的問題,所以另選了同一集團旗下的I Custodi, Aetneus Etna Rosso 2008補上。

 

在此先說說Etna這產區的背景…

Etna 是位於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島東北區的一個產區,是一座超過1,000米高的活火山,不少酒友都以為Etna 是新興產區,但早於十九世紀被Phylloxera蚜蟲病害侵襲前Etna是西西里島上葡萄種得最多的地區。可惜後來因為法國出口市場衰落以及蚜蟲病害的雙重打擊下才令釀酒行業走向衰微。值得留意的是早期Etna的葡萄園多在較低的山坡,因爲在這裏葡萄比較容易成熟,但沉積土壤卻不能如火山質土壤般抵禦蚜蟲,因此新的葡萄和葡萄園皆往山上發展。

說回產區特色…

得益於其地中海沿岸地區少有的巨大Diurnal Effect晝夜溫差,令到葡萄酒能累積更出色的香氣,再加上豐富的火山質土壤,那超過46種不同的地質結構為產區提供了不一樣的土壤差異性,往往能自杯中反映出不同的特質,最後也是最特別的一點便是Etna山上有大量未受過根瘤蚜蟲侵害的老藤,這也帶出了Etna更鮮明且原始的一面。

再說Etna常見的葡葡品種

一共有兩種常見的紅葡萄品種:Nerello Mascalese和Nerello Cappuccio; 他倆都長在 500 – 1,000 米高山上,不過兩者又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特色

大家可先看看Bill Nesto 在他的《The World of Sicilian Wine》分別對兩種葡萄的描述﹕

Nerello Mascalese﹕the wine is pale cherry red, with aromas of flowers, particularly violets, red fruit, tobacco, and spices, and in the mouth it is lean, with moderate alcohol, high sourness, and moderate astringency.

Nerello Capuccio﹕has a violet tint, and redder (than Nerello Mascalese).  In the nose, Nerello Capuccio wines tend to be floral and have red fruit smells.  In the mouth they are coarser in texture and lower in acidity.

當中又以更厚皮,更高酸度,更高單寧,且成熟期更晚的Nerello Mascalese為主角。而酸度稍低且結構較大隻一點的Nerello Cappuccio則是 Nerello Mascalese身邊最佳的綠葉,因此根據DOC規定,Etna Rosso的比例 Nerello Mascalese至少要佔80%,而 Nerello Cappuccio最多只可佔20%,但不少酒莊都會選用極高比例更甚至100% Nerello Mascalese作為”配方”。

 

說回當晚的酒款,先登場的是Graci白酒 …

  1. Graci, ETNA Bianco Arcuria Bianco, 2012

Graci是Etna區的中流砥柱酒莊,年輕的莊主Alberto Aiello Graci早年在米蘭做投資銀行家之後也回老家接手祖父在 Etna 的葡萄田。

Alberto是個不折不扣的傳統工藝擁護者,因此只種植Etna本土的葡萄品種,而且更立志要釀出 Etna 的 Monfortino。

酒莊用的是最傳統的釀酒法﹕沒有溫度控制,原生酵母,特長浸泡期和不使用小橡木桶,只使用叫做tini的大木桶,減少橡木的影響,強調每個年份的獨有特質。

即使在葡萄園也減低一切的干預,不用任何除草劑,以保護土壤的平衡與活力。

Graci的葡萄園大多座落在海拔600到1000米之間,由於火山土壤的特質,很多葡萄藤仍然保持著古老的樣貌,在原有的根繫上生長,沒有進行過任何的嫁接,也未曾受到任何根瘤蚜病菌的影響。

這支由100% Carricante釀造的白酒,葡萄來自朝北向約600米高的葡萄園,先經歷了12個月的On Lees陳存後再瓶陳12個月,一下杯時已展現出不俗的礦物氣息,帶點咸香之餘又有些許牛油的氣息,但果感卻有些封閉,酸度頗高且口感圓潤,但mid palate卻略微空洞無力。酒友E便指出這支夾雜着白花和牛油的氣息,有點Chardonnay的影子,但入口卻比Chardonnay多了點咸香和辛香感。

到第二輪時,香氣來了個大躍進,多了些蜜糖、杏仁和餅乾曲奇的香氣而且入口也少了點重量,線條變得更加清晰加上收結丁點石頭的咸香感。所以酒友O和M都指出多了點Riesling的影子。我也認同有種Riesling那股帶點石油及膠袋的氣息,相信是與火山土壤的sulphur物質依附在葡萄皮有關,因為在釀酒過程中粹取了相關的sulphur物質才帶出了這種近似Riesling的氣息,整體而言,這支Carricante的層次和變化相當豐富,是相當不錯的白酒。

接下來便輪到「綠葉」紅酒登場…

 

  1. Benanti, Nerello Cappuccio, 2006

Benanti可以說是Etna區能夠中興的重要推手…

其實Benanti 可算是元老級酒莊,因為該家族自 19 世紀末便在 Etna 生產葡萄酒,轉眼一個世紀後,到 1988 年由Giuseppe Benanti 接手家族酒莊後銳意改革冒求重振家業,因此便聘請了  Salvo Foti 當他們的顧問一直到 2011 年。

在Etna專家Salvo Foti的引領下,Benanti的改革更顯著,而且更深入研究Etna地區的土壤和種植技術,釀出的酒往往能充分反映風土。

還有個趣聞,Marco de Grazia 當年在 Etna 買了地後,便是臨時借 Benanti 的酒窖釀了他心目中所追求的第一批「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

今天由 Salvino 和 Antonio 兩兄弟管理的Benanti在火山的東坡,南坡和北坡都有葡萄園,受益於臨海以及特殊的火山砂石土質,以及特別的火山口圓錐截面形狀的地表,極高的晝夜溫差,以及高海拔帶來的微氣候影響,使得這里的葡萄酒風味獨特。

這次終可試到常在 Etna 扮演配角Nerello Cappuccio ,可一探他與主角 Nerello Mascalese到底有甚麼不同?

用上100% Nerello Cappuccio且30-40歲的葡萄藤,海拔高達900米,來自名為Cavaliere 的Contrada,這塊朝西南面向位於Santa Maria di Licodia的葡萄田。葡萄100% 除梗輕壓後會在溫控不鏽鋼桶中浸皮14-15天並用天然酵母發酵,之後在不鏽鋼桶中陳熟12個月和瓶陳6個月後才推出市場。

第一輪剛下杯已充滿着涼果、涼茶般的陰涼氣息,加上些紅花和乾花香草的氣息,很討好但卻意外地少了鮮果的元素。入口酸度和單寧的平衡度很高,呈現出很軟腍的口感和結構。

到第二輪時紅果和乾果的氣息有種若隱若現的感覺,但果感始終有點散渙,反而由辛香料的氣息所主導,加上一點Balsamic香醋的香氣。入口的甜美感更為突出,酒友E便指出有種Rum酒和甘蔗水的甜美,言下之意即酒的結構已變得更鬆散。

兩輪下來,所有酒友都一致認為第一輪的表現更加好,而且有點意外Nerello Cappuccio不如猜想般硬朗,單寧較預期熟腍。

我覺得從香氣的陰涼感和則重果感的方面,更有丁點Grenache的影子…

但試畢Nerello Cappuccio後,好像更理解到他與Nerello Mascalese的分工!

Nerello Cappuccio的相對更低的酸度、更軟熟圓潤的質感、更甜美的紅果正正補足了Nerello Mascalese更剛烈的結構和個性。

不得不佩服前人的智慧用上Nerello Cappuccio來才能襯托出Nerello Mascalese的主角光環。

接下來會試一對2012年的對比…

 

  1. Passopisciaro, Sciaranuova, 2012

Passopisciaro的莊主Andrea Franchetti相當具傳奇色彩,身為羅馬貴族之後的他與法國的 Rothschild 家族有關聯,90 年代時在Tuscany 的 Val d’Orcia 地區創辦了 Tenuta di Trinoro 酒莊,以 Bordeaux 風格的 Super Tuscan 聞名於酒界,2000 年他看上了 Etna 買地,遂以當地一條村子 Passopisciaro 命名為酒莊名字,而且更大膽地棄掉多年來成功的波爾多模式,丟下了barriques並改用大木桶陳年而轉而釀出很有傳統風味的 Etna Rosso。

自2008年起他們一共釀造6款不同的單一園Contrada酒款,這款Sciaranuova 又名為Contrada S正有新火山岩漿的意思,所指的是1600 年代噴發的岩漿在這裏已變成厚厚的碎石子。100% Nerello Mascalese統統都是70-100歲的老藤位高於850米以上的高點。葡萄先在不鏽鋼桶發酵後再在大桶陳熟18個月後才推出市場,年產量僅2,000支。酒莊網站便指出這葡萄園的特色是亮麗、芳香,入口有强烈的發酵乾草和帶塵土的草本味道。

一下杯的香氣有點緊閉,很害羞很內斂的感覺

入口的感覺比香氣來得更吸引,酸度雖高但融合度卻很好而且收結也帶點火山礦物咸香感

到第二輪時,香氣終於有點起色,但只有幽幽的紅乾果還有些花香

入口果感更明顯,多了點甜美感而且有少許木桶的甜香料原素

單寧比首輪更顯溫柔,收結也延續那種火山礦物感,整體是偏瘦削骨感美

而且結構很精煉的風格,很乾淨也很精巧

酒友E便笑指這支酒好像能喝出山鋒般的冷冽,很骨感而且結構很鮮明,不拖泥不帶水

試罷與其他酒友交流,我們都笑稱莊主的風格和個性好像有點分裂,

因為這Etna的出品與他在Tuscany的酒莊訴說着截然不同的故事

Tenuta di Trinoro 的國際化很濃厚且甜出品很不同

Passopisciaro則有種告老還鄉反樸歸真的滋味

 

  1. Cornelissen, Munjebel Rosso 9 VA, 2012

Cornelissen 由人稱“比利時瘋子”的Frank Cornelissen所創立…

他的不羈、他的創新、他的熱情,都是外界為他而瘋狂的原因

他的激進、他的爭議、他的野性,又是外界稱呼他瘋子的因由

但只要喝過這瘋子如瘋子般的出品都會對他留有深刻的印象

能被 Bill Nesto 所著的《The World of Sicilian Wine》列為Etna區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可想而知 Frank Cornelissen的影響力有多麼大,其實Frank 原是來自比利時的酒商,但他在2000年來到西西里的ETNA火山區被此地美景深深吸引,還有那些火山噴發後熔岩形成的特殊地貌,加上一棵棵未經嫁接古老葡萄藤,都令Frank覺得此地充滿不一樣的原始野性和潛力所以在此扎根創立了酒莊。

Frank Cornelissen有他獨特的釀酒哲學和理念,他多年來都在鑽研用最自然的手法釀造葡萄酒,因此由種植到釀造的全過程,都極盡可能減小干預,又採用有機認證種植,而且所有葡萄藤都是free-standing,任其自然生長。 釀酒時只用天然酵母,不添加任何SO2,最特別是不用橡木桶,而是不停試驗各種容器務求減低一切的干預,目前便採用了2500-7000升的中性樹脂高密度塑料桶,還有塗有釉面的陶罐等,並埋入地下減低氧化的機會。與此同時他又會用統一釀造工藝對待每一款酒,以紅酒為例,從基礎款到旗艦款均採用了去梗,輕壓榨而且都是60天左右的浸皮時間,讓飲者能更深切體會風土。

這次品試的VA全寫是Vigne Alte正正有高處葡萄藤的意思,因為集合了來自酒莊海拔最高的三塊田包括位高1,000米的Tartaraci, 910米的Barbabecchi和870米的Rampante Soprana。 Frank正想看看高海拔的Nerello Mascalese老藤會有什麼的效果,也就看看這支VA的表現如何吧。

第一輪初登場時大家都被他的橫蠻霸道所震懾

那略帶甜美的紅果還有在旁和唱的玫瑰花香

還有那從底發出的礦物氣息

入口的姿態很磅礡很粗獷,單寧和酸度都有種令人咬牙切齒的感覺

但偏偏又會被他的原始和野性所吸引

到第二輪時一眾酒友都笑說他從良了,

繼續以花果香主導還多添了幾分香甜的棉花糖氣息

而且有不同的花香自杯中噴出

入口的單寧則更守規矩

少了點剛勁也不再如此橫衝直撞

多了點條理也就少了幾分狂野

難怪酒友M笑稱好像由原野走到現代城市般一樣

被馴服了也被規範了,少了點原始也就少了點亮點

但不得不說 Frank Cornelissen 的出品都有種莫名的反差,霸道的單寧但酒體卻出奇地輕盈俐落

這次與過往的經驗又很不一樣,因為少了以往Frank常見的森林和野味氣息,但仍舊為他龐大的格局所吸引

在首輪,Frank Cornelissen以5:4輕取Passopisciaro,皆因大家都被他的個性所震撼

但想不到第二輪從良後的Frank Cornelissen卻4:5反負Passopisciaro,因為Frank Cornelissen少了點個性,而且Passopisciaro更加柔美優雅,更加確令人深刻。

 

試罷這對同樣來自高海拔又是老藤的Nerello Mascalese

果味雖亮麗但絲毫沒有果汁般的濃縮感

而且骨架都相對淡麗纖細,至於單寧的控制上除了自身葡萄特色外,

更能體會到酒莊之間的風格取向和釀造特色,Frank Cornelissen漫長的浸皮粹取好像要把葡萄的一切都榨乾般,與 Passopisciaro點到即此的風格相映成趣。

 

再來一對是新舊派的對比…

 

  1.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Rosso Guardiola, 2006

誠如本文開首的介紹,Tenuta Delle Terre Nere 的莊主Marc de Grazia是位marketing炒作市場的高手,就看看他的出品是否如他所述的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吧…

這支Guardiola同樣是100% Nerello Mascalese樹齡 90-120 年之間,位於產區最高的地帶達海拔 800-1,000 米,土質貧瘠,以火山灰與小石子為主,是酒莊最慢熱的一塊田。發酵後會在法國Barriques和Tonneaux中陳熟14個月後推出市場。

第一輪下杯時以紅果為主,還帶點藍莓氣息,又不乏桶陳如咖啡和朱古力的氣息。

但入口單寧相當乾澀粗糙,而且酒體略微厚重有點大隻臃腫,從酒體結構的展現已感受到這酒深受木桶的影響,儘管還未達最適飲期但卻令人相當期待…

到第二輪時,喜迎來了質的大躍進…

酒友們都不約而同地大讚整支酒的完整度很好,不論是香氣還是Palate的呈現都很工整和吸引。

因為散掉了木桶主導的氣息,令香氣的層次更鮮明豐富,由花果香到木桶甜辛香再到收結添上的菇菌和礦物咸香的分工都相當清晰。結構的呈現來得厚碩一點,單寧的量雖多但卻很fine很精細,可以體會到Marc de Grazia用桶的功架,骨架與果感並重再加上木桶的點綴。整體是一支很well-crafted,很面面俱全的酒款!

又難怪有幾位酒友都不約而同默默點頭稱讚確有點布根地的影子…

 

  1. I Custodi, Aetneus Etna Rosso 2008

這間屬於西西里先驅釀酒師Salvo Foti旗下I Vigneri合作社之一的酒款,風格與Tenuta Delle Terre Nere成了對立面,是只用大桶陳熟的酒款。

第一輪的狀態非常出色,一眾酒友都被他驚艷,特別是那誘人動容的香氣,酒友M和G都異口同聲地說到很有Barolo的影子,那令人熟悉的花香,更是那種淡淡的玫瑰花香加上士多啤梨般的紅果及乾紅果的氣息,杯底又隱藏著些許煙燻和焦油的氣息,的確頗具Barolo的姿態。入口一剎也同樣吸引,很成熟而均衡圓融的質感,單寧和酸度都十分融合,酒友E更直指有點Burgundy的氣質,整體優雅且有種淡淡然從容的感覺。

可惜到第二輪時有種無以為繼的感覺…

一切的果香好比跳涯般一躍而下,突然多了些陳醋的氣息,還有些甘草和焦糖的氣息

不論香氣還是入口的結構質感都截然不同,整體變得軟趴趴般,酸度也不復存在似的。 酒友E續指好像由Barolo變成陳舊Bordeaux酒的感覺。

試畢首輪後I Custodi先拔頭籌,以8:1輕取對手,因為不論成熟度還是愉悅度都十足。

但到第二輪時,Tenuta Delle Terre Nere成功以7:2反勝,大家都被他的工整圓滿度所折服!

這一對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原因便是兩支都展現出Burgundy般的風貌和影子,要細膩有細膩,要工整亦有工整,既可淡雅細緻亦可高雅精美…

 

最後一對是上了年紀的Etna組合…

  1.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

Calabretta是在 Etna 一個很傳統的家族,他們從1900年代就開始種植葡萄,現已傳至第四代的 Massimo 和 Massimiliano,他們在 1997 年接管家族生意後開始向世界出發。酒莊多年來堅持Etna地區的世俗傳統,儘量減少干預葡萄園,並以最自然的方式讓葡萄藤生長,加上顯著的晝夜溫差和充足的陽光所以可以待每年10月中旬,葡萄完全成熟時才開始採收 ,確保葡萄酒充分反映ETNA的風土。

Calabretta的酒窖同樣在火山岩中挖掘建造的,得益於大自然的多層結構能天然地控制溫度和濕度。說來有趣,莊主一直以Barolo名家Bartolo Mascarello 的風格為目標,所以他們也使用Slavonian大桶陳釀葡萄酒。他們的Etna Rosso來自海拔750米,超過百年的Calderara地區的葡萄園,砂質土壤中富含石頭和ripiddu(火山熔岩,礦物質),往往能提供良好的結構和陳年潛力,這款酒混合了Nerello Mascalese和 Nerello Cappuccio,平均樹齡60-80年,包括部分百年老藤。葡萄在不銹鋼桶中進行較短時間的浸皮,之後在Slavonian大桶陳釀5年以上才上市。

首輪展現出相當陰沉的氣息

很多大自然,森林的氣息

還有些肉香,近乎豬腸的味道

充滿自然酒的風情

入口的結構感不算太強,反而已有點軟腍

酒友K便指出單寧有點入口即散的跡象,可想而知結構已有點渙散

第二輪時,有少少的進步,除了肉香外又有點果皮的幽香

亦有淡淡的乾果和輕盈花香

入口相對立體了一點,收結又多了點醬香和礦物的咸香感

但酒友O則指出這支酒的Etna氣息不太強,反而更像是普通舊酒氣息

少了點性格,但仍舊完整有序,既柔美又有極佳的整合度.

 

  1.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1998

這款Benanti的單一葡萄園酒款,來自Etna北坡的 Rovittello,其實也正是Benanti絕大部分Etna Rosso 的來源地。

一下杯已呈現出當晚最老舊的氣息

很陰涼,很成熟,展現著不一樣的吸引力

散發著木桶的氣息,之後才展出些乾黑果香和乾花香

香氣不疾不徐,說不上奔放但又不至於無力

入口同樣均勻,單寧酸度的融合度很高

所以酒友K直指這支是當晚適飲程度最好的酒款

第二輪,已沒甚進展

大家都一致認同已到頂峰,與第一輪的狀態相若!

首輪的表現可說是各有千秋,Benanti以5:4稍稍領先

第二輪時,有酒友倒戈相向,所以Calabretta又以5:4反勝

這一對便透露出Etna舊酒的氣息,說真的,比我們一眾酒友的猜想來得老舊一點

我們一直以為Nerello Mascalese的高酸高單寧背後能提供更久遠的陳存力

但當晚所試那略帶鬆散的結構還有淡然陰柔的果香都好像事與願違…

這兩支都更像是快走到生命盡頭的酒款

Wine of the Night

試罷整晚的酒款…

有7位酒友選了首輪的6號選手 I Custodi, Aetneus Etna Rosso 2008為Wine of the Night,大家都被他介乎Barolo和Burgundy的氣質所吸引,當然他也深深流露著Etna的原始野性氣息,有個性卻不難親近正是他最大的特色!

緊接是第二輪的8號選手 Benanti, ETNA Rosso Rovittello, 1998成為當晚的亞軍,選他的理由很簡單,全因為他是整晚最易親近最無架子的酒款,而且彷彿提示著我們要好好珍惜他最後的光陰,要學會珍惜眼前人呀!

最後由4號選手 Cornelissen, Munjebel Rosso 9 VA, 2012奪得季軍,他別樹一幟的風格,狂野不羈的性格,向來都是票房的保證,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這晚的 Cornelissen格局同樣龐大,絕對是展現天地人的表表者,無他,因為每每都能把釀造者的心意投入其中,也把Nerello Mascalese的特色推向極致!

後記

當初選了果日來品試Etna的出品其實心一直有點懸著有點不踏實,

因為一直擔心會否更突顯出果感又或否令本已有力度的Etna顯得更粗獷橫蠻。

所幸結果尚算理想,而且頗意外地當晚的酒款都呈現出挺優雅的一面。

另外,與過往的火山石的煙燻氣息有點不同

這次只在收結時帶出一點咸香感,少了點煙燻也缺了點火山石sulfur的氣息

不知如果選在葉日品試會否更帶出這些礦物為主調的氣息呢?

 

即管是果日但果感卻沒想像中突出,也許與當晚大部分酒款都是老藤有關吧

老藤葡萄的味道雖濃郁或帶略甜的感覺,但卻沒有笨重帶膩的質感

反而能保留骨感美的結構,形成不俗的反差美。

 

再論,Etna又是否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

很可惜,當晚的答案是存疑的

 

先從葡萄論 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

Nerello Mascalese的高酸高單寧特色與Pinot Noir的確天生有著不同的屬性

當晚的Etna大部分雖有優雅的質感,但都伴隨著高酸高單寧的靈魂

所以若論優雅,更精準應是理解成那纖瘦骨感的結構彷彿有一丁點Burgundy的影子

從風格而言,Etna的結構大多來自 Nerello Mascalese自身,但Burgundy的結構更多講究Pinot Noir與木桶的結合和共鳴,更甚者要追求Whole Bunch等釀造方式來提升本較纖細的Pinot Noir

但Nerello Mascalese這高酸高單寧又鮮明俐落的結構好像早注定了他不是我們常見的Burgundy風格

 

再從風土論 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

誠然不同於Burgundy以沉積土的Limestone為主調

Etna則以火山岩石著稱,加上高海拔所帶來的Diurnal Range日夜溫差與Burgundy訴說著不同的故事

但Etna這座高山所帶來的多變風土特色的確為釀酒者和品飲者帶來不一樣的選項

不同的海拔、不同的面向、不同的成熟度

儘管風味不同但都能自杯中物反映出不同的風土面貌

這點確與Burgundy的特質不謀而合

 

又從釀酒論 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

以當晚最具Burgundy風采的 Tenuta Delle Terre Nere為例,最近似Burgundy的一面正正是那精巧的用桶藝術所達致的工整從容氣派!

但與精於活用細木桶的Burgundy不同,Etna普遍的酒莊都選用大桶陳釀酒款,藉以進一步反映出葡萄田的特色,所以杯中物不論從香氣到腔間結構的整合都有著不同的追求和展現,可以說兩地有著兩套不同的釀酒哲學,或許從釀酒理念出發的話Etna與Barolo會是更合適的類比吧…

 

說到底,為何要用Burgundy作為標竿呢?

Burgundy 一字從字眼上的確很吸睛

姑勿論溢價與否,的確從酒質到江湖地位上都可視為酒界的天花板

所以掛上 Burgundy之名的確充滿市場炒作的意味

誠然早年Etna區復辟之時自要相應炒作之舉

 

但時至今日 Etna也早已活出了自己的道路

鮮明的風格、獨特的風土、還有市場的首肯

其實又何必再活在他人的影子之下呢…

倒不如霸氣一點直說Etna是Prince of the Mediterranean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