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10 新秀 B 組 第 10 場 — Barolo/Barbaresco 之八:Giacosa

Visits: 568

抱青按:

這場的原意是作爲“結業禮”,讓兩組新秀踏遍 Barolo 與 Barbaresco 之後登臨 Giacosa 的殿堂,這樣可以更了解 Giacosa 偉大在那裏。我去過 Vito 那場,他們果日辦,酒似乎偏果多一點,所以我建議 Oscar 在花日辦。這次我沒有去,但聼他們的報告,酒的表現不太正常,似乎偏弱一點,而且在第二回合已經走下坡。我嘗試以花日為原因為他解釋可能出了什麽事,但他們組後來有一場 Etna,酒很快便散架了。我開始懷疑酒的存放是否溫度過高,或者大熱天時長途運送酒會否是更重要的原因

Oscar 這篇報告寫了很長時間,就因爲有很有多難解之謎。我鼓勵他寫出來,把這當作一次學習好了。讓學習繼續下去!我已經約好他們十一月再做一場類似年份的 Giacosa。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本篇作者: Oscar

生物動力曆法﹕2022 7   27 日下午 — 

今場本意探討Bruno Giacosa 酒不同風土的分別, 卻無心插柳, 帶出了葡萄酒在花果根葉日下不同表現的討論。

花果根葉日源於生物動力法, 主要是用於農耕作業。當時來自西方的Maria Tulin 受丈夫薰陶, 燃起月亮星座對農作物生長影響的興趣, 並透過觀察研究不同日子對農助物播種成長影響, 寫成The Biodynamic Sowing and Planting Calendar 一書。於2012年開始撰寫When wine tastes best 一書, 現由她的子女負責撰寫。 這和我們中國二十四節氣有異曲同工之妙, 只是前者用月(即我們的陰曆), 我們則以圍繞太陽每15刻度為一節氣去決定耕作時序。

Wine Searcher 的專欄作家 Tom Hyland 於2022年一篇文章訪問Giacosa 女兒Bruna Giacosa  時有以下一段:

“My father told me, ‘Bruna, it’s not good to taste the wine during the harvest.’ I don’t know why. I asked him, why papa? ‘Because they change,’ was his response. My father always told me, ‘Bruna, if you taste the wines during the harvest, they are not in the best shape.’

” Why did he think that? “I don’t know. Last year, when I tried the wines during the harvest, they were OK. But one month after the harvest, they were better.” Did she know why? Was it the cycles of the moon? It seems misterioso. “My father was misterioso,” she replied.”

看來是有某些原因在影響酒的表現。

是晚酒單如下:

Barbaresco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8
Barbaresco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1998
Neive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8
Barbaresco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16
Serralunga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
Serralunga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9
Serralunga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8

 酒的處理:

全部酒款於24小時前開瓶, 當中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8 的酒塞較緊。

我們以Barbaresco 村及Barolo區分為兩組作比較, 原來是每組各三款酒, 臨時加上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16 , 看看被譽為近年世紀靚年所推出的Riserva 表現如何。

 

第一組為Barbaresco區 :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8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1998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8

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16

Bruno Giacosa在Barbaresco 村曾分別釀造四塊單一田酒款, 分別來自Asili, Gallina,Rabaja,Santo Stefano田。當中Gallina由1974年開始購入葡萄釀造直至1998年; Santo Stefano 田則是多年來向Castello di Neive 購入造酒, 直到2011年終止。

今晚我們試的酒款來自Asili, Rabaja 及Santo Stefano田 (今被納入Albesani) 。專門撰寫MGA 的Alessandro Masnaghetti 曾對Asili 田風土有以下描述: The best Asili wines, are usually focused more on elegance than structure, with rigorous though almost never aggressive tannins and a delicate fruit component.” 故Asili 田表現較輕盈飄逸;

至於Rabaja田,Alessandro Masnaghetti 提及: ” more substantial and firmly tannic compared to Asili and Martinenga” 故大體上Rabaja 田表現果感較豐滿及單寧較強;

Santo Stefano,Alessandro Masnaghetti則認為是其中一塊在土壤,山勢,高度三方因素都能配合難得靚田, Bruno Giacosa亦提及田的風格較近似Barolo 區, 故力量骨感較強。

第一回合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8感覺潔淨通透酸度好, 朋友A說這酸度好令整枝酒入口舒服;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1998相對較開放, 朋友M說有提子乾及藥粉香氣, 朋友P說帶點蘭花;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8  剛下杯時相比前兩支香氣較集中, 朋友E,帶有果和泥土香氣; 另一位朋友E則說帶有玫瑰花香及少許蘑菇氣味,入口舒服, 整體各方面亦比前兩支強;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16下杯時桶的氣味十分明顯,入口時有很濃烈的果感, 像果汁,絲毫找不到Asili 的影子。 朋友K說除了紅果還有一點點薄荷香氣, 朋友D則形種整感覺給人像2D, 只把最表面的呈現出來。

第二回合整體來說變化不大,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8 只多了一點礦物香氣;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1998則變得有點笨重, 朋友E則從中找到一點煙絲香氣;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8朋友A說有點焦土氣味, 朋友G和P認為有點混濁;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16 於第二回合開始前先倒一部分到小樽, 好讓酒能接觸多點空氣快點進入狀態, 結果此回合多了草莓香氣, 酒的結構亦感覺較立體, 可惜亦然像初生嬰兒一樣。

這一組我們除了可看到田的不同特色外, 較有趣的討論是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16 不像我們熟識的Bruno Giacosa , 更不像我們從前接觸的Asili那種飄逸風格。是因為年份太好或是Bruna Giacosa 主事後風格有變? 這個疑問可從老師另一文章: 再見理想:再見理想:告別 2022, Bruno Giacosa and all that …

此外第二回合各酒款整體表現不像第一回合那樣較平衡, 結果引起了活動後的討論, 詳情寫於後記。

 

另一組為Barolo區:

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9

7.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8

此組葡萄田處於Serralunga 村的南部, Le Rocche del Falletto 田是Falletto 田其中一部分 , 田的坐向不同, 前者向南為主, 後者向西至西南 , 故前者吸收陽光較多, 酒的結構亦相對較強。從前Giacosa 把Le Rocche del Falletto的葡萄用於Falletto 的 Riserva級別, 1997年起才開始獨立分釀, 故此Rocche del Falletto田的質素可見一斑。 現一起看箇中分別。

第一回合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 感覺通透潔淨,朋友A說入口酸度恰到好處;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9口感相對複雜, 朋友P說帶有脂粉味,帶點熟果, 朋友M說和 1998 相比香氣和口感都較集中,但整體上不夠1998 開放;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8 香氣上帶點可樂和醬油味, 要用心才會在深處找到乾花香, 酒體上亦較前兩者輕盈;

第二回合變化不大,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 表現保持。雖然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1998 酒質相對老化, 但亦能從中看到兩塊田的分別。其次兩款Le Rocche 以1998年表現較好, 這主要是1998年相對是較和暖的年份, 酒因此較容易綻放。 此外, 和早前Serralunga 場次相比, Bruno Giacosa 相對其他酒莊多了一分溫柔。

第一回合加權投票結果如下:

第一名: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 (29)
第二名: 6.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9 (15)

第三名: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8(14)

第二回合加權投票結果如下:
第一名: 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8(33)
第二名: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8 (17)

第三名: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8(16)

後記一

今場活動酒的表現第一回合罕有地比第二回合好, 為何如此?先看活動後各朋友的回應:

朋友G:

或許較熱年份會令酒較容易開,但在第一輪綻放後,第二輪未必能更上一層樓,甚至會走下坡 (通透度和層次感下降) 。相反,或許較冷年份雖然較難開,但酒會因為不停供應嘅氧氣而令狀態穩步向上;

朋友E:

主要應是香氣及酒的潔淨度第二回合有所回落;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8失去了第一回合的通透感及飄逸;  是否飲瓶內上半部是否比下半部通透?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8 和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1999都有相似情況;

另一朋友E:
個人來說第二回合兩支紅牌變得更好,所以混濁亦不明顯。但白Label就明顯有混濁感覺;

朋友M:

我覺得係高高低低, 不是一路向上或向下。低第一輪比較鮮明, 第二輪則有所回落;

朋友A:
我感覺第二回合各支的酸度都隱藏減少了,所以就有混沌和重的感覺

我自己:
整體上全款酒都清楚分別出不同風格,但酒表現起落波動較大,第二回合整體酒感覺較混沌。 連帶asili和rabaja都感覺有點“重”, 故感覺第一回合比第二回合好。

老師看過我們回應後有以下回覆解答:

我不在場,所以當這是瞎子摸象的游戲

我基本上靠兩場:6/2017 的 VIPa-5 第 3 場 — Giacosa’s Happy 1998(果日); 3/2021 的 VIPa-8 第 5 場 — Giacosa Lives(4):Asili White Label (果日) 。此外是多次游走於花果根葉之間的體驗作分享:

1.為何第二回合比較渾濁?
花日的效果。第一,二回合之間的氧化作用通常令果與其他東西出得更多,但花日如風,吹皺一池春水,造成一種含混,模糊,混沌的效果。

如換成果日,果如火,會爆出來,比較 solid、立體、結構感好些。我五年前那場 1998 便是果日,第二回合“好左”。

2. Asili 第二回合不再飄逸
其實這在一年前的 Asili White Vertical 出現過。我記得 1971 Bartolo 也如此,很多人更喜歡第一回合的“飄逸”。我做過很多場試酒會常會發現這現象。我猜想的原因是:第一回合其實酒還是剛睡醒的狀態,果未出夠,所以往往有空谷傳音的感覺,比喻在空曠的地方唱歌、講話,聲音清脆響亮。但等人聚集多了(你試過茶樓坐滿人時候,講話很難聼清楚吧?),比較柔弱的香氣與味道會被淹沒了。所以太豐滿了,反而不美。 Barolo 與 Barbaresco 相比,Barolo 的骨架、結構比較強,自然站得起來,感覺沒有那麽渾濁;

另99LR 與 98LR 比,我估計因為花日下, 99LR 是late ripening cool vintage 因此開得較慢。如果是果日,99LR 幾乎一定勝過 98LR。事實上,99LR 可能是白標 Falletto 當中最好的一款,很多 Red Label 也不一定能取勝。

3. 酸度變化對於酒的影響:

第二回合酸度減少,恐怕是因為果出多了。Le Chiuse 莊主多年前提及:感覺到的酸度和量度出來的酸度不一樣。當然,感覺到的更重要,唯有在月曆與供氧之間作调節 —– 如果你想调節的話

4. 花果根葉日對酒的影響
花果根葉不過是施加不同影響(我歸類為天的因素),本身不一定好定不好。花果根葉在這基礎上影響某一刻能揭開多少。 果如火,能最大程度打開;花如風,表層能揭開,但無力整個翻出來;根鋪了層厚的泥土,透過泥土能看到下面某些東西;葉如水,浸泡作用;忌如攪拌機,搖啊搖,造成混沌感覺

後記二
由於這場活動第一回合酒的表現較第二回合好,初時大家都一種錯覺是酒表現”跌左”或”走下坡”。但在討論時老師提及這只是在月曆與氧化的交互作用下令酒有此表現, 我們才知道這錯覺全是主觀的個人喜好。

這令我聯想起中國文化一直著重的陰陽調和, 從陰起慢慢加點陽或從陽起慢慢加點陰達致平衡。如Serralunga村的酒固有地剛強, 在Bruno Giacosa 的調和下令酒的風格在粗獷中帶點陰柔; 又如Asili 本來的柔和通透在 女兒Bruna Giacosa 接手後為酒加添一點陽氣, 令酒長出肌肉, 這是另一種調和,再配上花果根葉日令酒有不同表現。

除了喜不喜歡外, 我們或許會找到更多的欣賞樂趣。

3 則評論在 VIPa-10 新秀 B 組 第 10 場 — Barolo/Barbaresco 之八:Giacosa.

  1. 非常謝謝抱青老師與Oscar的分享,細細從Oscar文字中彷彿可以再次品嚐Giacosa的風味。Giacosa 如同一部深奧的武功絕學,以為學了前幾式,但卻又突然被師傅打入深淵,完全摸不出思緒😵‍💫。
    所幸前輩們引導思考:是否因為花果根葉日間的差距、還是98的氣候、還是Bruna 掌管下為了商業考量量產的紅標呢?
    有幸數年隨意行冬日品飲了2001 Asili,根據當時筆記01是暖化前最棒的年份。Asili 中有羅漢果的涼感、甘草風味,香氣綿密細長,無敵喜歡(詳見下文)
    也期待各位學長姐於11月的品飲分享🥰
    https://vino.wongnwong.com/%e5%8f%b0%e7%81%a3%e9%9a%a8%e6%84%8f%e8%a1%8c2020%e5%b9%b4%e7%ac%ac1%e5%a0%b4-barbaresco-asili-rabaja/

    • 謝謝Ada留言回應。

      有另一個不成熟看法。 簡單比喻花果根葉日就像我們喝酒時會選擇不同杯型,希望能把酒的不同角度呈現。 唯這個形式始終不能改變酒的本質和因素。 即葡萄本身特性和天地人間的互動。

      聽老師說稍後會見面,到時多交流。

      • 非常謝謝Oscar 所提的”酒的不同角度呈現”,這讓自己在旅行葡萄酒文化中走到撞牆期時再次反思:何謂文化、何謂天地人的思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