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Sangiovese!

Visits: 174

古典音樂有三個鼎鼎大名的 B(Bach, Beethoven, Brahms),意大利美酒也有三個響噹噹的 B﹕Barolo、Barbaresco 與 Brunello 是也。

Barolo、Barbaresco 與 Brunello 雖是絕頂好酒,但到了今天,我們對那些產區會出什麼風格的酒,幾乎都心裏有數,所以驚喜已較少。這本來也是古典、傳統的本義。

要興奮,還得 rock and roll。但意大利美酒中的 The Beatles 、Bob Dylan 與 Bruce Springsteen 在哪裏?

個人覺得要在 Tuscany 找。

搖滾的精神是反建制。Tuscany 的搖滾,是反對 Chianti 法定產區的陋規。一直到1996年,Chianti 法定產區仍規定 Chianti 酒要包含白酒品種,而且不允許有純粹用 Sangiovese 葡萄釀造的酒。

第一個揭竿而反的 Chianti 酒庄是 Antinori。1971年,Antinori 的庄主彷效在 Bolgheri 創立 Sassicaia 的舅舅,宣布脫離 Chianti 法定產區。他生產的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Vigneto Tignanello 自動「降級」為「餐酒級別」的 Tignanello,白葡萄的比例降低了,而且改為用小木桶陳年。

真正的 Super Tuscan 運動誕生了。突然間,很多「餐酒級別」的酒,竟然比 Chianti 法定產區的酒水平更高,更受飲家歡迎。

Tuscany 是個充滿創意的地區,第一大城佛羅倫斯原來是意大利文藝復興的中心。所以 Super Tuscan 運動,是很佛羅倫斯的。

甩掉法定產區的限制以後,幾乎什麼酒只要取個新奇的名字,馬上便登上 Super Tuscan 號便車。但正因如此,Super Tuscan 有危險會變成什麼也不是。當失去了本土的特性,Super Tuscan 可以很豐滿很好喝,拿很高分數,賣很高價錢,但喝不出是來自 Tuscany 的酒。Super 而不 Tuscan,這是危險所在。

芸芸眾多的 Super Tuscan 酒之中,我獨愛純用Sangiovese 葡萄釀造的酒,因為這種葡萄最 Tuscan。我給他們取的名字,是 Super Sangiovese。

最近找來其中四個 Super Sangiovese 的先驅來品試。

 

個人最喜歡的,是這瓶 Isole e Olena 的 1999 Cepparello。Cepparello 于 1980 初次出現,是 Chianti 第一瓶純用 Sangiovese 釀造的酒,庄主 Paolo de Marchi 旨在試驗 Sangiovese 在 Chianti 區能否獨挑大梁。

 

Joseph Bastianich and David Lynch 在 Vino Italiano一書中介紹 Sangiovese 的特性時曾這樣說﹕

In sangiovese you get not only a telltale aroma and flavor of black cherry but a distinctive savor that roots the wine in Tuscany … it has a foresty, smoky quality; drinking it is like eating berries in the woods, the spicy scents of the underbrush mingling with the sweetness of the fruit.

1999 Cepparello 帶給我的正是這種在林中吃漿果的無上享受,酒圓潤而豐厚,丹寧如很細軟的泥土。

 

最 Cool 的一瓶,是 Montevertine 的 2004 Le Pergole Torte。

Le Pergole Torte 于 1977年首次出現,是 Chianti 第一瓶單一葡萄園的純 Sangiovese 酒。這是最有「古典」風格的 Sangiovese 酒。Joseph Bastianich and David Lynch 說﹕

It has always been positioned as a Grand Cru Burgundy as grown in Chianti Classico.

這話說得雖然有點過分,但 Le Pergole Torte 的確有種飄逸的味道。要我打比喻,我會說他令我想起 Bruno Giacosa,那種「陰柔的力量」,那種靠光與暗的對比營造出來的美感,是黑白而非彩色的。

庄主 Martino Manetti 很謙虛,他說他希望他的 Le Pergole Torte 是 “a true Sangiovese chiantigiano”﹕真正生于 Chianti 長于 Chianti 的 Sangiovese。

如果 Cepparello 與 Le Pergole Torte 的每個細胞都滲著 Tuscany 的芳香,則 Fontodi 的 Flaccianello(1981始)與 San Giusto a Rentennano 的 Percarlo(1983始)應該是植根于 Tuscany 的國際人,就像個操一口流利美語的意大利人。

2004 Flaccianello 最突出的是 Sangiovese 的很鮮亮的果味,我覺得他表達的是 Tuscany 的陽光。Antonio Galloni 說得好,他說 Flaccianello 有很引人的 “endless layers of fruit”,拿 Bordeaux 來做比喻,這最像 Pauillac。

 

 

至于 1997 Percarlo,則差點可以形容為「冶艷」,因為酒庄喜歡用熟透的葡萄,表現出 Sangiovese 很豐滿、澎湃的一面。 St-Emilion ?我個人不是最喜歡這種味道,但在國際市場,他卻是大明星。

 

二十多年後,這些先行者把 Sangiovese 的地位大大提高了,Chianti 官方產區也終于把規例改得比較合理。1996年,Chianti Classico 從很大、比較雜的 Chianti 區劃分了出來,開始允許有純 Sangiovese 的產區酒,並把白葡萄改為非強制性的成分(2006年開始更禁止加入白葡萄)。

另一方面, Chianti 地區的很多酒庄對 Sangiovese 的品種、種植與釀造都做了大量研究與改進。到今天,Super Tuscan 運動已沉寂,甚至是毀多于譽。我認為運動的使命已完成了,他最偉大的成果是令整個 Chianti 地區到今天還在進行沉默的革命,令 Chianti 成為最能帶來驚喜的意大利酒。

 

6 則評論在 Super Sangiovese!.

  1. very informative and well written post, thx for sharing!
    [版主回覆05/17/2009 18:15:00]Glad that you like it.  These are like my reading notes, from a BIG book that I never know when I would finish.  Had better write down something before I forget. 

  2. 你的每一篇分享都十分精彩,謝謝!
    [版主回覆05/19/2009 07:56:00]知音難求。謝謝!

  3. 晚餐在餐廳開了一瓶2007的  Le Pergole Torte,開瓶後非常像Burgundy,後來漸漸過渡為青草味與胭脂味(跟酒標很吻合),最後轉為波爾多的風格(友人說很像聖艾米濃的酒)….我們一瓶酒兩個人喝了三小時,其間變化實在很大,通常剛倒出來的新酒都有Burgundy味(原瓶透氣下),但越後來倒出來的新酒越有萃取式釀法Burgundy的香氣(也就是說第一杯最有pure的感覺)..很令人回味的一款酒…
    [版主回覆01/13/2011 09:33:00]Le Pergole Torte 很迷人,難得的是他們的 off vintage 也很有水準,我最難忘的是那瓶 1992 ,像春雨連綿一整月的感覺,但很真。對這個可能是最傳統風味的 Chianti producer 而言,「真」是他的「美」的最重要語言。所以我起初很難明白為何能與波爾多風格沾上邊,因為我一想起波爾多便離不開新木桶的「假」香氣。後來再細想,對法國口味而言,布根地代表輕,波爾多代表濃。明白了!
     
    Le Pergole Torte 令我更多想起 Soldera 的 Brunello 。
     
    謝謝您的分享。我還沒有機會試嘗新年份的 Le Pergole Torte ,真想馬上試試! 再者﹕如果你還沒試過的話,請一定找一瓶 Cepparello 試試,對我這個杭州痴而言,這兩者一清一濃,可說是濃妝淡沫總相宜!

  4. 前两天刚刚试了1997年的Cepparello,小瓶decant一个小时后飘出极其新鲜的果香,像是新鲜水果,是很柔美的一瓶。不过两个小时后有些渐渐下滑,不知是不是原瓶呼吸会好些?
    [孟杰回覆10/01/2013 18:34:10]Sangiovese略显精贵,粗鲁的decant会让它昙花一现. 我的感受是这样的
    [版主回覆09/09/2013 08:59:33]我的意见是一般 Sangiovese 不适宜 decant。只有一两个类 Barolo的或许被迫要这样做。

  5. 我还想再买几瓶1997年的Cepparello,你觉得他还能hold几年吗?
    [版主回覆09/11/2013 18:19:24]Much much longer than you can imagine! As Lorenzo Magnelli, of Le Chiuse once asked his questioner: How long have you go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