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esling Rocks!(下)

去年開始,我一頭栽進了德國的乾雷司令來。朋友覺得奇怪,但對我這個意酒癡來說,這實在自然不過。

在一年前的一場試酒會,我第一次以一瓶雷司令來打頭陣,當時是這麼介紹的﹕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最近對德國雷司令發起高燒來,但他們一不知道我鍾情的是乾而非甜,更不曉得我的看法是意巴與德雷其實是堂兄妹。他們同是阿爾卑斯山的兒女,所不同者﹕南坡暖和較宜種紅,取名 Nebbiolo,而北坡較冷,擅長種白,其名曰 Riesling。他們顏色雖有別,果味的勁度或曰穿透力(intensity)卻如出一轍。葡萄原無國界,叫意叫德不過是為方便說法而已,所以我開始從意入德也是自然不過的事。

L1190794 1. Keller, Riesling Trocken Von der Fels, 2012 是德國近二三十年的 Trockenwelle (乾酒浪潮)領軍人物之一 Klaus Peter Keller 的作品,這款的葡萄取自幾塊 GG 田(VDP 系統裏的 Grand Cru 級)較年輕的樹。酒從英國運到香港一個月不到,應該還沒穩定,但我之前試過同時運抵的基本版 RR,覺得已經相當不錯了,所以急不及待拿出來與朋友分享。

第一回合一下杯便是精彩的果與酸的對打,有勁度的 Nebbiolo 式的果與尖銳非常的酸,刀來劍擋的,蠻像偏冷年份的 Barolo(如 1999)那麼刺激,唯一可批評的是果味太厲害了,稍欠礦物味。

第二回合酒穩定下來,感覺比較平衡,但坐在我旁邊的彪形大漢卻認為剛才的打架更好玩。這時礦物味也慢慢出來了,但我看我們今天還試不到他的真身。

我在這之前試的基本款 2012 RR 開始的幾天也偏甜,在第 11 天葉日才達到最佳狀態,果之餘還有厚度與很好的礦物味來平衡酸度。我有限的經驗告訴我,新年份的德國雷司令需要慢慢讓他蘇醒和融合,就如年輕的 Barolo 一樣。

(見﹕VIPa-4 第 20 場 — 災年尋異品

德國的乾雷首先好在容易親近,像我喜歡的很多意酒一樣,不用小桶來加味,而且開瓶後隨便可以放上一兩個星期,不會變壞,更常常變得更好喝,又會跟著花果根葉變化萬千,幾乎每天一個模樣。

所以這簡直是我多年失散的好兄弟。

慢慢的,我開始用 Barolo 的方法來欣賞他。

所不同者,Barolo 的靈魂是丹寧,雷司令靠的是礦物味。

美國酒商 Terry Theise 講得最好﹕

The question of minerality is inherent to Riesling, because the variety is, in its essence, more mineral than fruit.

接下來這句畫龍點睛﹕

The Riesling genre is one of a mineral-tasting wine into which are woven various strands of fruit, depending on site and vintage.

(見﹕reading between the wines, p. 125)

我馬上想起 Beppe Rinaldi 的名言﹕I hate fruit!要他繼續說,必定是﹕Barolo 就是讓你頭痛的丹寧怪物,看天地而定也順帶送你一些果。

以此為線索,我甚至可以把德國雷司令的產區對應為 Barolo﹕Mosel 的礦物感最厲害,所以是 Serralunga;Pfalz 最果,應是 La Morra;Nahe 大概是兩者的平衡點;Rheingau 偏向 Mosel 一些,而 Rheinhessen 又靠近 Pfalz 多一點。

Hansjorg Rebholz 謙謙君子的樣貌,竟有幾分年輕時代的 Bruno Giacosa 的風采

我還初步斷定 Hansjorg Rebholz 是 Bruno Giacosa,Steffen Christmann 是 Bartolo Mascarello。

目前我還是沒辦法愛上甜酒,簡單的原因是甜酒比較膩,可以喝一兩口但比較難配菜,清飲更難。而且貴得有道理。

我所知非常有限,先不多說了。寫這兩篇是希望大家放膽去找些德國的乾雷司令試試,趁現在還沒火熱,價格一般還算偏低。

以下三本書是很好的參考資料,有興趣可以找來看看。

Stephan Reinhardt 是 Robert Parker 網站的寫手,此書維持本系列的一貫高水平

專門講乾雷司令,除了德國,還有法國、奧地利與北美產區

德國葡萄園資料齊全

2 thoughts on “Riesling Rocks!(下)

  1. I like the description of Mr. Terry Theise about feinherb, he said: the little sugar extending the fruit, increasing the aroma, moderating the alcohol, and dancing with the sweetness in your food. But you do not taste it.

    Wonderfu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