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Week in May(上)

上星期參加了幾場頗值得一記的試酒活動。

Elio Altare Langhe Rosso Master Class(果日)

主辦方的安排很有心思,擺出了三款酒,有三個年份(2013,2014 與 2015)讓我們作比較。

三款酒分別是純 Nebbiolo 的 Langhe Rosso Giarborina,來自 Arborina MGA 裏頭的單一葡萄園 Larigi 而來的純 Barbera,和這兩種葡萄混釀的 La Villa,其中 Langhe Rosso Giarborina 實質是瓶 Barolo,與 Barolo Arborina 其實是龍鳳胎,葡萄的來源一樣,不過改新舊法國小桶並用為全新的小桶,陳年短了 6 個月,因此「降格」為 Langhe Rosso。Giarborina 是 “Already Arborina” 之意,因爲法例規定不可以有兩款酒以同一 MGA 命名之故。

那麽新的酒在果日出奇地好喝:2015 最適飲、2014 低調、2013 全面;Nebbiolo 像鋼琴一樣有全音域的表現力,Barbera 像支 clarinet,兩者混合的 La Villa 雖有點非驢非馬,但勝在熱鬧,就當男女混聲合唱來聼吧!

香港隨意行朋友齊聚一堂,主持試酒會的是意酒代理商的負責人

近年努力學習 Burgundy,聞起來覺得這幾款酒蠻像新年份的 Burgundy,桶的應用也有類似之處,似 Burgundy 多於 Bordeaux。同來的朋友也奇怪桶味不太突出,有一位說可能木條烤得不過份,我卻有不同的猜想。Gaja 在小桶只放一年,比 Altare 的 18-24 個月為短,但 Gaja 的桶味我受不了,覺得更像 Bordeaux。我懷疑分別在浸皮時間(maceration time):Altare 4-5 天·,Gaja 則長達兩個月。或許浸皮較久的酒液更能吸收桶味,不過這純粹是我的猜測。Luciano Sandrone 用中型桶,但桶味也相當強,恐怕也是這個原因。

無論如何,Altare 確是用桶的高手,這是另一明證。

Prowine 2019(花日)

今年我在最後一天去,場面頗冷清,但花日的酒開得非常好,這裏記的三家酒莊都優雅可喜。

Bruno Rocca

這個莊以 Rabaja 出名,以前喝過他們不少舊年份,果很精彩但可惜桶味太强了,所以我很久沒有碰他們的新年份。聽説他們近年大大減少了小桶,這次在代理的攤位試他們的三款 2015,都非常圓潤自然,Rabaja 尤其出色。

Ettore Germano

這個莊的酒以前也桶味很強,這次爲了他們的 Langhe Nebbiolo VR 而去。VR 乃 Vigna Rionda 的簡稱。

Barolo 癡當應該知道 Giacosa 傳頌千古的 Collina Rionda 乃出自 Aldo 與 Tommaso Canale 父子的田。自 Tommaso 在 2010 年底去世以後,他的田分了給三家,Giovanni Rosso 分了最大的一份,Ettore Germano 與 Guido Porro 各得一小塊,經過重新種植,Ettore Germano 在 2014 年釀了一瓶 Langhe Rosso,才 2,000 瓶。莊主 Sergio 說他設計了 16 款酒標,上面的 VR 字樣的顔色都不同。(Guido Porro 在 2014 年推出了第一個年份的 Barolo,Giovanni Rosso 也把最老的一塊重新種植了,2015 年出了一款 Langhe Nebbiolo)。

我們試的這瓶 VR 是前一天開的,這時完全綻放了,玫瑰花香,入口如一碗火候十足的上品紅豆沙,丹寧很細很細。2014 年並不是太討好的年份,但這朵花好艷麗啊!我央求 Sergio 賣了一瓶給我,因爲我們下個月的 Vigna Rionda 專場獨缺他。

Sergio Germano 的身形很 Serralunga

其他幾款酒喝來也深得 Serralunga 的神韻,最奇怪的是好像桶味不明顯。我跟 Sergio 講了我過去的印象,他同意今天他們用小桶少了,但原因是過去有些地塊太小了,大桶裝不下,所以唯有用小桶。我想起 Burgundy。

Tacchino

這次最大的驚喜卻是兩款 Dolcetto!

五年前在 Vinitaly 的 Gambero Rosso 專區便試過 Tacchino 的酒。這是家位於 Piemonte 東南角的 Monferrato 群山的小莊,當年試的 Dolcetto 印象很不錯。其後莊主 Romina 多次寫信邀請我到 Vinitaly 再仔細試他們的酒,但我一則不敢再去 Vinitaly,另外我也告訴她我不懂得欣賞 Dolcetto,因爲喝得不多,她卻說我一定懂。

今年她來香港,我好奇去了她的展台,試了他們的 Gavi、Barbera 和 Dolcetto,發現他們的兩款 Dolcetto 真的不簡單。

我們先試基本款 Dolcetto di Ovada。我告訴 Romina 我從未喝過那麽優雅的 Dolcetto。Monfortino 只有深奧,哪有優雅的?但喝過 1993 與 1997 的朋友都同意巨人也有溫柔的一刻。Dolcetto 只言活潑,哪來優雅?但這款 Tacchino 卻如文人畫那樣雅致。兩者地位或有高低之別,但同爲異品。

一般 Dolcetto 多汁,輕巧,最宜配簡單的意大利面,但也有些例外。Dogliani 的 Dolcetto 很出名,有些很濃厚,我試過要用換瓶器來醒酒的,但似乎錯把 Dolcetto 作 Barolo,令人喝得太吃力了。有些 Langhe 的莊如 Ada Nada 或 Vajra,用了可以釀 Barolo/Barbaresco 的田來種老樹 Dolcetto,令小甜甜也變得複雜,原因往往是老一輩的酒農愛喝 Dolcetto 多於 Barolo/Barbaresco。

Tacchino 這款屬於輕巧型,但有種書生似的淡泊,溫文爾雅,隱隱透著一點礦物味,有一種内斂的典雅,配餐或與好友淺酌皆宜。

他們另有一款年產 6,000 瓶的精選 Dolcetto 名叫 Du Riva,取自爺爺 Luigi 的昵稱。

用法國小木桶陳年,比基本款深沉得多,要多放幾年才適飲,現在開最好用來配餐。原來這款 Dolcetto 選用了名叫 Nibiö 的品種,是 Ovada 特有的,因爲產出很低所以很久沒有人種了。爺爺 Luigi 特別喜愛 Dolcetto 所以在 1999 年推出了第一個年份,從 2012 年開始得到 Gambero Rosso 的青睞,連續 7 年獲得三杯最高名譽獎,這獎項對貴族葡萄如 Nebbiolo 與 Sangiovese 已屬家常便飯,但 Dolcetto 拿到這個獎還是第一次,令爺爺高興得不得了。

從去年開始連基本款 Dolcetto di Ovada 也拿了三杯獎。

我問 Romina 她爺爺還在嗎?她眼睛泛著淚光的告訴我他前幾年以九十六嵗高齡去世了。爺爺愛 Dolcetto 愛到什麽程度?他只喝酒不喝水,所以在他最後的歲月,家人要他吞藥丸時很痛苦。

從此我更明白 Dolcetto 了 — Dolcetto is a wine of love。

正如 Annalisa Ada 因爲爺爺喜愛 Dolcetto 而保留了老樹 Dolcetto 長達 60年,他們為紀念爺爺而釀的 Autinot 是最好喝的 Dolcetto 之一。

Romina 與 Alessio Tacchino 也因爲對爺爺的思念而繼續釀出優雅動人的 Dolcetto。

話雖如此,要愛酒人看得起 Dolcetto 絕對不是容易的事,但憑著 Romina 的毅力,更重要的是對爺爺的愛,我相信有一天一定做得到的。

但願皇天不負有情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