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al Montalcino: 1985

Visits: 141

大哥 Sam 從澳洲回來小住,我先後開了超過二十瓶酒與他一起品試,從 Barolo BarbarescoBrunelloRiojaCote RotieCDP 到智利應有盡有。去年他的至愛是 1999 Soldera,今年是三瓶 Brunello,看來 Sangiovese 真的令他著了魔。

Sam 哪裏知道我著的魔比他要深幾萬倍。品試這三瓶 1985 Brunello 已經是兩個月以前的事,在這之前和之後我也喝過多瓶其他的 Sangiovese,但 La GerlaLa Chiesa di San Restituta Poggio Antico 始終像幽靈一樣在我腦海裏徘徊不肯散去。我翻查以往喝過的另外幾瓶 1985 Sangiovese,思前想後,我才慢慢領悟到成熟的 Sangiovese 都有一種他們年青時候所沒有的奔放。我猛然想起以前看過 Antonio Galloni 有這麼的一番話﹕

Unlike Nebbiolo, which shows its aroma complexity even when young, Sangiovese is a variety that develops its full range of aromas and flavors only with extended bottle age.  [Parker’s Wine Buyer’s Guide No. 7, p. 869]

換句話說,Nebbiolo 的成長用的是減法,而 Sangiovese 則是加法。我好像懂多了一點 Sangiovese但我的那頂金剛箍也戴得更緊了!

La Gerla 來自名叫 Vigna gli Angeli 的單一葡萄園,在 Slavonian 大木桶陳年四年之久。三瓶酒中以他最開放,早上開瓶時已有清新的紅櫻桃和花香,最大特色是非常圓潤豐厚的果味,沒有明顯的結構,這是 Montalcino 鎮以北地區的特性。可能因為他豐富的果味,大哥 Sam 開始時最喜歡這瓶。



La Chiesa di San Restituta Angelo Gaja Brunello 酒莊 Pieve Santa Restituta 的前身,是 Gaja 1994-1995 年間從 Roberto Bellini 買進的。Chiesa 是教堂的意思,而 Pieve 指堂區教堂, 為紀念一位名叫 Restituta 的聖人而建,所以兩個名字大同小異。對我來說最有趣的是這塊田與 Soldera 為鄰,今年我們拜訪 Soldera 時,Monica Soldera 便指給我們看他們這位鄰居。

Soldera 莊園眺望 Pieve Santa Restituta

La Chiesa 剛開始時有乾花香氣,感覺上比 La Gerla 的身形龐大,更有層次,酸度也更好。到了下午又一變,氣味有點像新摘下來的玫瑰,但比較緊閉,感覺比較有重量,很有層次,複雜但細滑,真的有點 Soldera 的影子。到了晚飯下杯的時候,果味進一步發展,我的筆記是﹕

The sexiest of the three, with a densely woven texture of sweet fruit, definitely the material that Soldera is made of.

層次、層次、層次﹕這是 La Chiesa 最大的特色。Gaja 是不會選錯的!

經過我的導賞以後,大哥
Sam 說這瓶比 La Gerla 更好。他也沒有選錯。


Poggio Antico
是三瓶中發展得最慢但也是最有結構的。早上剛開瓶時香氣是乾花並帶點熟極快腐化的花,丹寧很明顯。到了下午,氣味變乾淨了,類薄荷、玫瑰花瓣,此時氣味以他最濃烈。口感是龐大的,他的丹寧很細但很豐富,像一塊厚厚的地毯在舌頭鋪開,回味長而甘甜。半天以後,睡獅醒了,到了晚上,果味變得更濃,相對于其他兩瓶以他體形最龐大,但他散發的是男性的 elegance 而非粗豪。他的特色是空間感,與 La Chiesa 的深度、層次感是很好的對照,在這方面,他有幾分像 Cerbaiona


三瓶酒很好的表現了 Montalcino 的三種主要風味﹕La Gerla 代表了北部地區的圓潤、La Chiesa 有中南部的層次,而 Poggio Antico 則顯現了 Montalcino 市鎮附近高地的結構,但他們用的是同一種方言﹕正名為 Sangiovese,別名為 Elegance。這些特色在他們年青的時候只是隱約可聞,到了中年期才發揮得淋灕盡致。

但我對這三瓶酒久久不能忘懷,更深層的原因是他們送我回到 Montalcino 第一春,讓我強烈地感受到新生的喜悅。這裏每寸土地都散發著魔力,我徹底投降了。

如果 Chianti Sangiovese 的搖籃,有著較久遠的歷史,那麼 Montalcino 可以說是新興產區。根據 Jancis Robinson  Oxford Companion to Wine,在 1970 年這裏只有 25 家酒莊,所以我們剛遇上的這三家全都是這以後的新移民﹕

·     La Chiesa di San Restituta Roberto Bellini 來自北方,農業出身,1972 年買進這個莊園並開始種植葡萄;

·     La Gerla Sergio Rossi 原來負責一家國際廣告公司的歐洲業務 ,在 1976 年買下了 Biondi-Santi 曾經擁有的一塊地,兩年後建立起 La Gerla

·     Poggio Antico 原創辦于 1968 年,于 1984 年由來自米蘭的投資銀行家 Giancarlo and Nuccia Gloder 買進後才真正起飛。

可以想像,他們是戰後繁榮的產物。原來的佃農跑了去城市當工人,而在城市賺了第一桶金的中產階級卻回流到農村去找尋真我,這三個酒莊代表了這個對流運動激起的第一個浪花。

他們像墾荒者一樣來到 Montalcino,憑著他們在城市發跡的自信打算再開創一番事業,但因為來得晚,他們錯過了 19701975 1982 這三個好年份,直到 1985 年才迎來第一個豐年。

自此 Biondi-Santi 不再孤單,Barolo 也不再寂寞。

我這個晚來者也有了精神寄托。

Thank you, Italy.



Magical Montalcino (from Laura Brunelli of Gianni Brunelli)

4 則評論在 Magical Montalcino: 1985.

  1. 时移世易,Roberto Bellini於90年代賣了La Chiesa di San Restituta給Gaja; La Gerla 的 Sergio Rossi 於今年8月過身. 好像Poggio Antico未有多大的改變!
    [版主回覆12/20/2011 18:02:19]La Gerla 從一開始便聘用 Vittorio Fiore 當顧問 — Fiore 是有名的 Sangiovese 專家,于 1991 年在 Chianti 北部創立了有名的 Poggio Scalette 酒莊,所以對酒的風格可能可以持續。最令人擔心的是氣候,和暖的天氣恐怕出不了 classic vintages!

  2. 您好,感謝您的分享,才猛然發現自己手邊有一瓶 1973 la chiesa di s. restituta
    依照您的介紹,這是他的第二個年份吧
    [版主回覆12/23/2011 15:51:54]我查 Sheldon Wasserman 的專著 Italy's Noble Red Wines,他說 Bellini 在 1974 開始造 Rosso,1975 年才有 Brunello,要嗎是他的資料有誤,也或許您的這瓶是試驗版?這是非常稀有的一瓶酒!

  3. 我有拍照
    方便傳給您參考嗎?
    [版主回覆12/23/2011 16:00:37]可否重新私人留言?謝謝!

  4. 剛剛飲了枝Col'd Orcia BDM 2006,年份可能是太早飲了,但更令我想欣賞BDM, 可否推薦我下一枝?
    [版主回覆01/07/2012 23:15:49]我曾寫過一篇名為 From Burgundy to Brunello 的文章,介紹個人認為最好的十多瓶 Brunello,請參看﹕ http://blog.yahoo.com/_W56THPMT6Z465CP2SZAN6G4UGI/articles/75961/index,這些酒有部分在香港可以找得到。此外,最便宜的上佳 Brunello 當推 Il Poggione,很多地方都有(如﹕Ponti),而喜歡 Burgundy 口味的大可試試 Salicutti,香港的代理是 Wine2Gather: http://wine2gather.com/store_e.php。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