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22):Cavallotto 的 Truffles Trio

一年一度的白松露季節最令我們想起 Barolo 和 Barbaresco 地區。疫情爆發前我們最後一次去時正好是松露季節,在那裏才十天我們已經吃了起碼二十次。

去年困在香港,一家意大利餐廳便成了我們的 Langhe 替代品。我們每星期都到那家餐廳,菜式沒多大變化,但每次我們都邀請了不同的朋友作伴,這個冬天便變得多姿多彩。

有一次我約了一位六十尾巴的隨意朋友,我帶了兩個年份的 Cavalletto Barolo Bricco Boschis San Giuseppe 與他共享 — 1971 與 2004。

這頓飯很特別,不光因爲那晚的松露三重奏,更奇妙的是我們三人的奇緣。

他是另一位從第一場便出席的資深隨意酒友介紹進來的,是她的 WSET 同學。他第一次出席時我太太才發現他是她十多年前的學生。以後,他便習慣稱呼我們倆為 “老師s”。

此後十年我們見面雖多,不過都忙著品酒論酒,他畢業後的發展和他爲何掉進酒坑,我們想知道但都沒機會細問。這次他把他十多年的經歷向我們全交代了,發現他是個很有 passion 的人。我們從師生、酒友的關係出發,今天迂迴的變成忘年之交了。

酒也同樣精彩。

Cavallotto 這款旗艦酒我以前開過多次,但我得說我的運氣不算好,有時瓶的狀態不佳,有時候太年輕,就連專門去拜訪酒莊那次也正好碰著根日,所有酒都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黑泥土,不過起碼我知道他們的 Bricco Boschis 是礦物味很豐富的(見:

2015 意遊散記(八)﹕人不知而不慍的 Cavallotto)。他們的酒留給我更深刻的印象是兩位滿臉陽光的謙謙君子。

今天我們走運了!

1971 的狀態好得不得了,不知是否因爲瓶蓋是蠟封的,保存得非常好。2004 是特長生長期的完美年份,好的田一般都不能完全打開,但今天竟然也賞臉笑臉出迎!

我一天前花日開瓶,我們會面那天也是花。

午飯時我各試了一小杯。

1971 有一陣石灰和輕輕的乾花,入口多汁,鮮亮的酸度,蠻肥大的,丹寧大致融化了;2004 有一點點乾花和比較多香料、泥土與礦物味,甜美的果,丹寧像細號砂紙。

晚飯時他們與我們三人一樣完全綻放了。

很好笑的是餐廳添置了一個櫃子,裏頭擺放了一大盤耀眼的松露,透明的玻璃罩漏出陣陣松露的香氣。

1971 剛下杯時,已隱隱冒出些松露香氣,爲了肯定是從杯子的酒傳來的,我們非常用力的去嗅 — 是真的呀!等松露意大利麵端上桌時,杯裏的松露也更盛放了。我們的六十後位子貼近松露櫃子,所以他的享受最大,同時有三股松露香氣往他那裏送,這一幕松露三重奏我至今難忘。

但這 1971 最厲害的是除了松露的成熟香氣與味道以外,果味的濃度與充滿活力的酸度又似乎令他顯得非常年輕(primary),這種青春與成熟共舞的狀態在我稱爲 “怪獸年份” 的 1978 出現過,但 1971 有此表現好像還是頭一囘。

2004 有無比活力和大量的棕色和深黑色的礦物味,這些本色的味道不出奇,但慢慢的,他竟然也開始冒出些松露香氣來!我們面對的是固然是來自同一片土地的父與子,但我懷疑兩個年份也是父子關係 — 我的意思是說 2004 再過三十年會像今天的 1971 那麽迷人!

我可以舉另一事實來支持我的判斷。資料說酒莊在 1971 年重新栽種葡萄園,所以這瓶 1971 可能來自比較老的籐,拔掉了以後再種了三十多年的 2004 也變成較老的籐了,與 1971 可能旗鼓相當。

順便講講我對 Bricco Boschis 的一點認識。

Castiglione Falletto 是我很喜歡的性格中庸的村子,在嬌艷的 La Morra 與雄偉的 Serralunga 之間,他特顯優雅的個性。不過村子雖小,從北到南的四塊最出名的葡萄園 Bricco Boschis、Monprivato、Villero 和 Rocche di Castiglione 高度雖然不相上下,而且除了 Rocche 以外,葡萄園也主要面西南(像 Serralunga 的西坡),但好比四兄弟一樣,他們個個都有自己的性格:大體上 Bricco Boschis 最硬朗最泥土、Monprivato 在另一端,最陰柔最多花香和脂粉、Villero 與 Rocche di Castiglione 在其中 — Villero 結構多一點,Rocche 果多一點。

以陰陽來區分,則 Monprivato 與 Rocche 屬陰,另外兩塊屬陽。Monprivato 的陰來自較多沙子的泥土,而 Rocche 則因爲田主要朝東南。

拿陽的一雙來做比較,Bricco Boschis 又比 Villero 粗豪一點,我懷疑原因出在 Serralunga 的屏蔽作用。大家看看地圖,Serralunga 北低南高,因此居於 Castiglione Falletto 之北的 Bricco Boschis 比南面的 Villero 更不受 Serralunga 那邊山坡的遮擋,可能風會大一點,涼快一點,因此結構會强一些。我只是在猜測,但多變的 Barolo 和 Barbaresco 的部分樂趣來自風土的微妙變化,與人無異!大家以後開 Barolo,無妨邊喝邊跟著地圖去葡萄園走一下,保證會有更大的樂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