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19): Sensory vs Zalto, Monfortino & La Tache

夾著 Monfortino 的盛名,Roberto Conterno 親自設計的杯子 Sensory 也大紅大紫起來。釀酒與做杯子有啥關係?我是心存疑惑的,但朋友中好奇的不少,有一位搶購了半打回來,興致衝衝的說要與大伙分享,我便要了一只。去年在家避疫想找事忙,正好躲在家裏試杯子。

我領杯子回家那天,已經開了一瓶 1982 Il Poggione Brunello,便用三只杯子來比較。

從左到右分別是 Zalto,Sensory 和 Gabriel

我試後在朋友圈大膽講了我的看法:

  • Zalto 令 La Morra 喝起來像 Serralunga,反過來 Sensory 令 Serralunga 變得像 La Morra。
  • Zalto 的空間感好,玉樹臨風型,可以分辨細膩的香氣,如花香。
  • Gabriel 像過去一樣,强調礦物味,色調較深黑。
  • 我懷疑 Sensory 加快了酒的發展,令丹寧整合得更好,讓果走在前面,令 Serralunga 更容易喝。這可能是 Roberto 設計這只杯子的原因。
  • 很難說那只杯子更好,他們不過像不同的樂隊指揮,有些人愛 Toscanini,有些寧取 Furtwangler。
  • Il Poggione 好比是 Montalcino 中的 La Morra,所以這次 Zalto 贏出很多,因爲 Il Poggione 不需要用杯子把他變得更 La Morra。

我這些猜測當然不能作準,除非我找來真正的 La Morra 與 Serralunga。

 

其後幾個星期裏,我從紅試到白,連香檳也試了;Barolo、Brunello 和 Burgundy 也沒有遺漏,我想有足夠的經驗讓我作個小結了:

  • Zalto 最通透、清晰,就好像用了一支解析度高的鏡頭,令花、果、礦物各得其所,應有盡有,有足夠的空間讓各路英雄馳騁,不會打架;
  • Gabriel 則往往礦物味較重,也有一種壓迫的感覺。對簡單一點的酒有好處;
  • Sensory 顧名思義,sensuous(性感),濃妝,很脂粉,果味特別濃,以致果味幾乎壓倒一切,連丹寧也好像收斂些。

Zalto 的性格如花日,Sensory 如果日,Gabriel 則必是根。

最王道的是 Zalto,對五官端正的酒,大可用 Zalto。Sensory 如美顔的 app,有了它沒有醜女。Gabriel 可以令簡單升級為複雜。

 

但 Roberto 的目的應該是用 Sensory 來喝 Monfortino。是時候請出一瓶 2004 Monfortino 來驗證他的真理了。

Monfortino 是頭怪物,20 嵗以前一般都是個無底的深潭,我戲稱之為黑洞。我以前三次覲見都不得要領,最後一次在六年前,12 嵗的他幾天内都半睡半醒的,第三天遇上花日才出大量的花粉,入口也有些絲絨的質感。

今天他 17 嵗了,應該漸入佳境吧?這次我選了三天來試他。

第一天葉日開瓶後小試,好強的香氣,杯底仿若萬頭攢動,花呀礦物呀,等著大爆發。

第二天果日果然火山大爆發,我們兩頓飯都比較了 Zalto 和 Sensory。

午飯時,用 Zalto 好像從安全的距離看火山爆發,好壯觀的一幕 — 火光、火舌和隆隆的炮聲。

Sensory 把你拉近火山口,你感到熔漿撲面打來,名副其實的震撼。

Zalto 來得有點含糊,有些東西若隱若現,但這樣添了些神秘感,你好像在黑森林中凴摸索感覺裏頭的草木。

Sensory 是純粹的官能刺激,熔漿的沐浴!

晚飯時分,Zalto 開始顯露些通透度了,既有丹寧也有質感,冒出結構來了。

Sensory 是一浪接一浪純粹的黑果,丹寧被完全淹沒在其中,一種很奇妙的净化的世界,我還是頭一次經歷。

相比之下,Sensory 有點平面,Zalto 比較立體。

第三天仍是果日,晚飯時我們喝完他。這時兩只杯子的分別更明顯。

Zalto 釋放出一個挺立的巨人,也是我熟悉的年輕 Monfortino,這是個由龐大的丹寧結構搭建的巍峨高山,上面滿佈知名與不知名的深黑的礦物。

Sensory 像汪洋大海,一望無際的黑果,豐滿又有深度。

我的結論很簡單。正如我第一天的猜測:Sensory 令 Serralunga  變得像 La Morra。這正可能是 Roberto 想達到的效果。他像個魔術師,把 Monfortino 龐大的結構暫時隱沒了,使年輕的他也能喝,而且蠻好喝的。

山太高難以攀越,繞過去不就行了嗎?好聰明的法子。不知道 Giovanni 與 Giacomo 在九泉之下會怎麽想?

 

我手邊有一瓶 2002 La Tache,倒不如也拿來一試,讓我有個更全面的答案,也為這個月的杯試劃上句號。

第一天根日開,那香氣不好聞:很髒,森林裏頭濕漉漉的陳腐、朽木味,下面依稀有些花粉蠢蠢欲動,入口有 DRC 一貫的細膩的質感。

我早一天開是爲了第二天的果日。

午飯時出微弱的花香與更多的很泥土的香料,所謂 VR spices 吧。

在 Zalto 杯子裏,有一種纖弱的感覺,丹寧有點裸露,酸高於果;Sensory 明顯有較多果,稱得上圓潤,這時肯定比 Zalto 那杯更好喝。

晚飯時分,酒終於打開了,有點 Monfortino 的風味,就是那種萬頭攢動,礦物與香料令人應接不暇的奇景。

Sensory 以玫瑰花和黑果爲主調,好喝,hedonistic。

Zalto 更多森林氣息,檀香木與香料為主,有明顯的丹寧,結構感好。

一句話:Zalto 王道,Sensory 霸道。

La Tache 與一眾 Burgundy 一樣,擅長以輕來表現重,所以這次貼近 Monfortino 的比較,讓我認定 La Tache 是女性化的 Monfortino。說 Monfortino 是男性化的 La Tache 也無不可。

不知不覺中,我的 Burgundy 探索之旅也劃上了個逗號。

Barolo 與 Burgundy 表現了不同的風土,一個偏陽,另一偏陰,沒有高低之別,但對醒酒與擇日(花果根葉)的要求沒有兩樣。

我的意酒老師 Carlo 說得好,酒的分別唯價錢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