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12): 1955 Monfortino

1955 雖然不是那些年最好的年份,但也應該不太差,過去我有機會喝過不少 Barolo 與 Barbaresco,能喝的居多,運氣好的話,更可以非常動人,年初這瓶便是一例。

Giacomo Conterno 的 1955 Monfortino 以前開過兩三次,這瓶是最成熟的,或者說是味道與年齡最相稱的。

我選了果日來喝。

午飯時倒的第一杯,顔色有如威士忌,有些指甲油似的氧化氣味,入口微甜。一頓飯之間的變化有若 Ravel 的 Bolero 樂曲一樣,從非常微弱的鼓聲不斷重複和加强,喝到最後幾滴,我暗叫:好甜啊!

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我把 1/4 瓶換到小瓶子,準備晚飯時好好試一下。

 

我先倒了兩杯。

第一杯從原瓶倒,這是一瓶中的一半左右的位置。比午飯時的一杯豐富些,乾净、通透、甜美。

第二杯從小瓶子倒。非常甜,簡直像甜酒,不過酸度極佳。

我把兩杯混在一起,更適飲,甜但不過甜,有種寂靜、海不揚波的感覺,這涅槃的狀態可遇而不可求。

我再從原瓶倒了第三杯。這時有點動靜,有些力量,但這是種從不知有多深的地底下面來的力量,我彷佛聽到 Bruce Springsteen 在唱著 I don’t want to fade away。這是智者在彌留之際的叮嚀。

果味逐漸減退,露出棕色的味道,想 Monfortino 年輕時是個無底深洞,今天他裸露著筋與骨,這是他的真身!酒與人一樣,都要經歷這生老病死的過程,以齊物觀之,酒是我,我也是酒,這瓶 1955 比過去的幾瓶更接近涅槃,但他帶給我的 emotion 卻更多。

 

餘下的酒,我在第二天午飯時才喝完,那時是根。瓶底的酒更甜而且更粗豪,還有些丹寧。

Springsteen 繼續在唱:

I don’t wanna fade away
Oh I don’t wanna fade away
Tell me what can I do what can I say
Cause darlin’ I don’t wanna fade aw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