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is Tuscany (Tuscan Magic 之二)

兩星期前的幾瓶 Chianti 竟然令 Bordeaux 口味的新朋友眼前為之一亮,連我這個當導遊的也感到幾分意外(見前文﹕再說 Chianti(Tuscan Magic 之一))。

我後來尋思﹕這是幫助他們分辨 Chianti 與 Brunello 異同的大好時機!所以趁他們齒頰還留著 Fontodi CC 的紅櫻桃芬芳和 Monsanto Il Poggio 揮之不去的細膩酸度時,我選了 2004 Brunello 和 1999 意法混血兒各 3 款與他們再次上路,希望為他們短短的 Tuscany 之旅劃上完滿的句號。

歷史的偶然

初接觸意大利酒的人往往厚愛 Brunello 而薄 Chianti,但這雙兄弟本是同根生,怎麼會有差天共地的遭遇呢?愛爾蘭大文豪蕭伯納曾有妙言曰﹕英國與美國是被一種共同語言阻隔的兩個國家。Brunello 與 Chianti 何嘗不是意酒世界中的英與美,他們體內同是 Sangiovese 啊!

先不埋怨酒評人的誤導,讓我們查究歷史的因由,更正確的說是歷史的偶然。

上文說過,意大利在 1960 年代開始制定產區制度時,Chianti 的規定採用了Bettino Ricasoli 男爵的公式,而在 Montalcino 則借用了 Biondi Santi 家族的秘方。

Biondi Santi 的公式從一開始便是為精品酒而設計的,但Bettino Ricasoli 男爵的著眼點卻是老百姓的日用酒。

所以在第一批 DOC 推出以後,Chianti 想造精品酒必須「違法」,而在 Montalcino,大企業和想走捷徑的小生意人卻要想盡辦法高攀Brunello,沒有足夠好的土地唯有偷偷混些國際葡萄,又或者靠烤得香香的小木桶來為不達標的酒塗脂抹粉,最後出現了2003 Brunellogate 事件,政府收到告密函說有酒莊偷偷在 Brunello 瓶子裏混了國際葡萄。事件平息以後,仍然有人企圖讓公會修例允許加入 1% Sangiovese 以外的葡萄,幸好尚未成功。

這無非說明了 Sangiovese 的脾氣太大了,規例定得過嚴與過寬都產生問題。但我們既非官員也不是酒莊,這些事情先不去管他。我這裏想說的是﹕風土與法規把 Chianti 牢牢定位為村級到 Premier Cru 為主的酒,相對早熟,10-20 年已經很好喝;至於 Brunello,大部份是 Premier Cru 到 Grand Cru 級別的精品酒,Biondi Santi 的 Riserva 已經證明可以放上 100 年,連等閑一點的 Brunello 也要放  30-50 年才成熟。

Brunello 之所以能攀到最高峰,是因為 Montalcino 的位置比 Chianti 接近地中海,又有崇山 Monte Amiata 在東部作屏障,所以氣候比較溫暖和乾燥,小顆、厚皮的 Sangiovese Grosso 品種也得以成熟,長出來的葡萄內涵更豐富、丹寧也較多,但因此要比較長期才成熟。

反觀 Chianti,面積幾乎是 Montalcino 的 10 倍那麼大,不是所有位置都可以讓Sangiovese 充分成熟,所以允許混入其他品種的葡萄是合理的做法。但正因為地域比較大,Chianti 能生產從村酒到 Grand Cru 水平的酒,一般比 Brunello 都要早熟,這也是我偏愛 Chianti 的原因。我這裏講的是廣義的 Chianti,包含了比較好的中央地區 Chianti Classico DOCG 和週邊的多個冠以 Chianti 稱號的 DOC 產區。[嚴格來講,低中檔也應該包括小很多的 Vino Nobile di Montepulciano]

所以折騰了好幾十年,Tuscany 的 Sangiovese 終於了找到很好的市場定位﹕金字塔的底部是 Chianti,中部是 Chianti Classico,頂端是 Brunello。很多人只認Brunello 而不理 Chianti,實在是有眼不識黃山。

從整體來看,Sangiovese 的產品完整性比 Barolo/Barbaresco 來得豐富,我甚至夠膽量說世界上沒有一個產區的高、中、低檔次的酒都可以那麼精彩的!別忘記 Tuscany 的國際葡萄也種得出色。

囉嗦夠了,讓我們開始賞酒吧。

2004 Brunello

 

上次我們領教過 Chianti 的村酒、Premier Cru 和 Grand Cru 有多美妙。除了 Le Pergole Torte 這瓶 Grand Cru 稍為緊閉以外,其餘的 4 款 2004 都相當開放。

這次的 3 款 2004 Brunello 又如何?

他們分別來自 Montalcino 三個不同的小區(Brunello 的分區概況,請看前文﹕From Burgundy to Brunello)。

三瓶同在早一天晚上先開瓶,一直在原瓶呼吸。正式試酒分兩輪進行。

首先出場的 Poggio di Sotto 來自東南方的 Castelnuovo dell’Abate,我曾經把這小區的特色概括為﹕殺人的香氣、輕柔的身段和甜入心肺的鮮果。

3 年前的一瓶 2004 的確三種特性都齊全;去年的一瓶少了 baby fat 的鮮果味而代之以甘草、涼果等香草味,但多了層次,最難忘是那輕柔的身段,我用了「蟬翼」的描述。

今天的第三度接觸仍然以輕柔為特色,氣味以香草和甘草為主,間或有樟腦、樹皮等輕輕的泥土的香氣,口感也比較輕,印象中比前兩次都要輕,所以我懷疑酒是不是到了尷尬年華,有點害羞。不過我翻查去年那瓶的筆記,喝到第 4 天時最精彩,香氣最奔放,口感最融和,我形容為「貴少婦」,到第 6 天甚至變得深沉、豐滿、黑實。所以今天這瓶可能不是簡單,而是太深沉,真人尚未露相。

一句話﹕Brunello 是 Grand Cru,與同年齡的 Chianti 比較,潛力多於表現力。

 

接下來的 Lisini Ugolaia 來自南部,地勢較低和比較暖和,素以果味濃郁為特色。老莊 Lisini 的 Ugolaia 來自單一葡萄園的老樹,原來是用來釀造 Riserva 的,從 1990 年開始停止推出 Riserva,代之以這瓶單一葡萄園,只在上好年份推出,所以他相當於一瓶 Riserva,也就是說更晚熟了。

果不然他的濃得化不開的果味把我的朋友都嚇壞了,他們對這黑珍珠始終提不起興趣來。

但 Lisini 是非常忠於他那一方土地的。身形大,黑櫻桃、樟腦、香料、樹皮等的地裏的氣味很濃烈。如果 Poggio di Sotto 是一塊絲綢,這便是一塊厚絨。大家可能沒有察覺的是他的丹寧一直都整合得很好,我想那是因為果味夠豐富之故。到了第二回合,酒更融和,純潔而自然,原來這是一塊上等的天鵝絨!

我去年年底開過的一瓶,比這一瓶更爆炸,所以酒可能在很緩慢的發展。上次的 Flaccianello 風格與 Ugolaia 有點類似,也是果味濃郁的,但要這瓶 Ugolaia 達到Flaccianello 的成熟程度,我看沒有 20 年也要 10 年!所以今天仍然是潛力大於表現力。

最後出場的 Salvioni 位於中央高地,葡萄的採收日期一般比南部要晚一個星期,結構是整個產區最強的。

如果說 Lisini 濃得化不開,那麼 Salvioni 在第一回合給人的感覺簡直可以說是伸手不見五指。到了第二回合,他才好像曇花那樣偷偷的展開,可辨的香氣有黑櫻桃和一點薄荷,但有更多我不懂得形容的氣味,一點都不清晰,只像火山噴出來的熔岩那樣漆黑一片的。很多味道在舌頭鋪開,丹寧、酸度也很齊全,但我無法用筆墨來形容。我記起 Paolo De Marchi 去年跟我說過﹕Brunello 的果、丹寧、酸度往往大打出手。先生女士﹕一場「佔領舌頭」的大行動正在上演!

不要問我 2004 Salvioni 甚麼時候成熟。我懷疑 Giulio Salvioni 從沒喝過成熟的 Salvioni,因為他在 1980 年代早期才開始釀酒。

大家大概被 Salvioni 的火山爆發嚇呆了,所以他被 6 人選為當晚最好的 Brunello,而Poggio di Sotto 則以 3 票排第二。野獸贏了美女。

Tuscan Bordeaux Blends

最後,三瓶 1999 Bordeaux blends 登場了。

我對這等意法混血兒好奇多於喜愛,但我很想讓我的朋友嘗嘗 Tuscany 的風土怎樣演繹這些國際葡萄。而且他們既然從 Bordeaux 出發,這幾款酒也讓他們走回起點,應該蠻有趣的。

三瓶酒同在早上開瓶,之後在原瓶呼吸,半天後正式開始品試。

Ornellaia 的名氣最大,只因他從風土條件(Tuscany 西海岸)、葡萄到釀酒技術都以法為師。桶味最搶,煙燻、火石等我最不喜歡的味精,強橫的口味,三瓶中最 Bordeaux 的一瓶。但第二回合也開始整合了,變得較圓融,沾了點 Tuscany 的光。

 

Argiano 的 Solengo 來自 Montalcino,酒莊也生產 Brunello,但以 Bordeaux blends 較出名。這款酒是 Sangiovese、Cabernet Sauvignon、Merlot 和 Syrah 的四重奏(各 25%),當晚有乾木、香草與香料的香氣,平衡而優雅,酸度很好(歸功於 Sangiovese),很 Tuscan 風味,完全不像 Bordeaux,但稍欠性格,可能因為這個緣故當晚沒有人投票給他。

 

最令人驚艷的是這款來自 Chianti 的 Isole e Olena。這個莊的純 Sangiovese 製作 Cepparello 不知曾令幾許人傾倒,但很少人知道 Paolo De Marchi 是個自學奇才,他的 Cabernet Sauvignon、Syrah 和 Chardonnay 也是充滿 Chianti 性格的上品。Nicolas Belfrage 便稱讚他每一款單一葡萄作品都是意大利最頂尖的。

他的 100% Cabernet Sauvignon 一點 Bordeaux 味道都沒有 — 豐滿但不過頭,圓潤而且完全沒有棱角,兼有很好的酸度,這都是 Tuscany 的風土特性!他的優雅接近 Sangiovese 多於 Cabernet Sauvignon!這是一款令人感動的精品,你必須親嘗一次才可以領略 Tuscany 的 terroir 有多偉大。

結果 Isole e Olena 以 9 票中的 5½ 票壓倒性當選為最佳的 Bordeaux blend!

這個結果完全不令人奇怪。

令人吃驚的是他也是 Wine of the Night,拿了 3 票。他的強敵 Salvioni 和  Poggio di Sotto 分別以 2 票並列亞軍。

我當然明白勝利者是 Tuscany 而不是 Cabernet Sauvignon。

我想起去年 Paolo 來香港主持一場 Isole e Olena 的酒宴時,他講的第一句話是﹕我的目的不是造市場想要的酒;我追求的是忠於我這片土地的酒。

讓我們為 Paolo 鼓掌!

也請與我一道向 Tuscany 行   很深    很深的鞠躬禮!

5 thoughts on “Great is Tuscany (Tuscan Magic 之二)

  1. Paolo /
    Tuscany
    [版主回覆08/26/2013 21:36:29]Gianfranco Soldera often asked people: Did you taste the Case Basse in my wine? Great is Tuscany, for people who know.

  2. 玩得好開心又學倒野,謝謝大家,謝謝stephen,期待下一次機會
    [jj回覆08/26/2013 23:24:32]剛試了一支isole e olena cc 05, 果然也是一派圓潤豐滿
    [版主回覆08/26/2013 21:34:23]

  3. 我也很喜歡 Paolo de Marchi 的 Syrah,是妙品,但不知哪裡有售。
    他的 Cab 未有機會試,可能要在意大利買了。
    [Julian回覆08/27/2013 01:35:05]己即著朋友替我落單,謝謝!
    [版主回覆08/26/2013 21:33:38]趕快上 Fine+Rare, 1997 Syrah@33 euro!

  4. 正如史提芬老師你所說,Brunello 需要更多嘅時間去成熟,當晚在你引領我們試过後終於有点明白,心中不禁想着……是否我有生之年都未必能真正嚐到 Brunello 嘅燦爛?! 相比之下,那麼Chianti就是那種“既可拍拍散拖,也可廝守終身”嘅美女,總能讓人目不下給,實在美妙,開始明白你為何愛上 Chianti,我都有少少鍾意咗“佢”!
    [版主回覆08/27/2013 09:17:10]Tuscany 的美妙,正在他的多樣化,高中低檔、本土葡萄與國際葡萄樣樣拿手,還不說殺人的美景與美食。難以忘記一位好朋友Carlo用broken English 跟我說﹕Any man who comes to Florence will be Elegant!!! 有點像 David Bowie 的名曲﹕We can be heroes, just for one day.

  5. 老师,yahoo blog要关闭,你会转去边度?我要跟住你学野
    [版主回覆09/02/2013 16:30:47]要看 yahoo 能转移到那个平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