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隨意遊

十年如一日,每到清明前,最憶一定是杭州。 今年春來晚,梧桐全是禿的,樟樹老葉子未掉盡,最風騷的依然是楊柳。 九…

寧夏的黃與紅

想去寧夏久矣,但原不是為了賀蘭山的葡萄酒。 很多年前遊罷青海到蘭州,為的是到黃河邊抓一手掌的河水。之後坐火車到…

戀戀重慶

我喜歡重慶。 去了一個星期,基本上沒有葡萄酒可喝,點菜要提心吊膽,爬石梯級令腿酸,在陌生的古城坐車還被石頭騙了…

輪迴

7月28日,我在台北拜訪一位多年不見的長輩,很高興聽她說正在編寫一套「身、心、靈」的書,年底推出第一、二冊。聽…

杭州春色

看柴靜的《穹頂之下》,最令我難以置信的是杭州一年竟然有 200 多天的霧霾天。我是個樂觀主義者,所以這嚇不倒我…

憶思聰

去年最後一場隨意行活動舉行的一天,我聽到思聰急病進院的不幸消息。 三個星期後,他竟然離我們而去! 我無言。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