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olo 與 Barbaresco 半日遊(VIPa 導賞活動之一)

 

好幾個因緣和合的理由,令我最近當上了臨時的導遊。

上星期一天,我帶了 8 Barolo Barbaresco,在一家很地道的意大利餐廳與幾位朋友分享了一個又一個 Langhe 的故事。這些朋友有新有舊,有些是 WSET 的高材生,另一些卻幾乎從沒有認真的踫過意大利酒,但難得的是,他們都在約定時間前便抵達,而到最後,如果不是由我提議大家把沒喝完的酒分掉,他們還不願意散隊。我最大的回報,是他們對意大利酒的無比好奇。

在整個旅程中,我盡量讓酒說話。寫這篇遊記的目的,是希望加深團友的記憶。

行程設計

這類試酒會以前聽得多,但我從沒參加過,因為這有點像旅行團,而我只愛自由行。我不相信匆匆忙忙的喝幾瓶「失魂酒」會增長知識,況且很多酒都沒辦法在指定時間、指定地點露出真相,所以花了錢和時間也不保證得到甚麼,有時候反而平添了誤會。

但這次我才明白旅行團也有其存在的價值。

我知道最理想的做法是辦 5 場品試會﹕譬如說一場 Giacosa、一場 Gaja Sandrone、一場  Voerzio Clerico,另外一場可能是 Bartolo Mascarello Giacomo Conterno vertical,而最後一場是處理 Barolo 的手法。

但初入門的人有耐性花足 5 天去探索單一個產區嗎?

我一點把握都沒有,所以想來想去,雜錦式的 package tour 是唯一的選擇。

但如何選酒是很大的考驗。

最後,我選定了 8 Barolo Barbaresco,打算分四輪進行品試﹕

1.   2007 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 [A] vs Elio Altare Barolo Arborina [B]

2.   1990 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 [A] vs Elio Altare Langhe Vigna Arborina [B]

3.   1990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Riserva Santo Stefano [A] vs Bruno Rocca Barbaresco Rabaja [B]

4.   1990 Aldo Conterno Barolo Cicala [A] vs Domenico Clerico Barolo Ciabot Mentin Ginestra [B]

這個選擇是為了最精簡地說明 Barolo Barbaresco 的三大引人之處﹕

  1. Terroir 的清晰影響Barolo Barbaresco 是全意大利對 cru 的劃分比較細緻的產區,也因為這個原故,很多論者指出這兩個產區很像 Burgundy。我不想弄得太瑣碎,所以我這裏粗略的把兩個產區分為三大塊﹕Barolo 的左山(1 2)、右山(4)和整個 Barbaresco 產區(3)。左相對柔和,右比較硬朗,至於 Barbaresco,按土質近左,一般也以細膩見勝。
  2. Nebbiolo 的長壽Barolo Barbaresco 規定用 100% Nebbiolo 來釀造,他的抗氧與硬朗作風可能與 Burgundy 用的 Pinot Noir 剛好相反。我認為 Barolo Barbaresco 最引人入勝的特點是他在成長過程所經歷的千變萬化(我稱之為 Barolo 的四季,見前文﹕The Four Seasons of Barolo(上篇)),而且他對不同年份的天氣變化有極其敏銳的反應。我們這個短途旅行團沒辦法做 6 個年份的垂直品試,所以我唯有以 1990 為主,然後在(1)安排了兩個相同酒莊的 2007 年做個新舊比較。1990 是個比較暖的上佳年份,酒一般已開始成熟,所以比較容易欣賞。2007 也同樣是很暖和的年份,所以這兩個年份的比較也是恰當的。
  3. 傳統與現代的比較﹕我選 1990 這個年份的另一個原因是令團友感受一下所謂傳統與現代風格之別。意大利在所有產區幾乎都存在著所謂傳統與現代的不同造酒方法,這種新老並存的局面在全世界是獨一無二的,而這種競爭與辯論在 Barolo Barbaresco 尤其是激烈。一般的看法是到了今天,雙方已經採用了一些對方的手法,所以二者的分別越來越不明顯了,但在 1990 年,這場辯論方興未艾,二者的分別仍然清晰可見(以上每雙酒的頭一瓶 [A] 屬於傳統派,第二瓶[B] 來自現代派)。

整裝待發

8 瓶酒的處理是我這次最大的挑戰,因為我從來不是這樣喝酒的。

我的習慣是早上開酒,在原瓶呼吸約 12 個小時,然後從晚飯時分開始喝,同一瓶酒喝他四、五個小時,我與太太每人起碼分得四杯,所以酒有足夠時間去發揮。如果酒還是不夠開放,我可以放他一兩天再試。

可是我們的旅行團下午 4 時便出發,一瓶酒要分 10 個人喝,每人只分得 70ml 的一小杯,而且我們有 8 瓶酒之多,大概半個小時便要換另一瓶。怎樣令酒在那半個小時內有最好的表現?為此事我幾天沒睡好覺。

只好先看看酒的狀態如何再決定怎樣處理。

一大清早,我先把 8 瓶酒開了。

我最擔心的 6 1990 瓶蓋都近乎完美,有5 瓶的軟木塞一塵不染,只有 2[B] Altare 的木塞披了一層灰塵,但用紙一抹便乾淨了。木塞都很堅實,用開瓶器很輕易便拔出。看來酒的儲存狀態很不錯,我舒了一口氣。

兩個小時後,我倒了微量的酒來小試。

1.   2007 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 [A] vs Elio Altare Barolo Arborina [B][A] 的顏色通透,[B] 卻深不透光;兩者都很豐滿,而且丹寧厲害,其中 [A] 已經很甜,而 [B] 卻漆黑一片;[A] 自然、輕盈,[B] 的新桶氣味比較搶,而且丹寧很粗。我決定出發前的 3 個小時把 1/3 decant 到另一個 750ml 瓶子,然後 1 個半小時後再倒回原瓶,所以這是 “1/3 double-decanting” 的手法。

2.   1990 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 [A] vs Elio Altare Langhe Vigna Arborina [B][A] 的顏色較淺,[B] 比較深,而且一點老態都沒有。[A] 有輕度醬油味,還有類似蘑菇的老味,但口感柔順、甜和優雅,[B] 很濃,有勁度,年青,難得的是木桶味道完全不明顯。我翻查以前喝過的 [A],也有輕微的醬油、蘑菇味,甜且深,幾如 liqueur 的勁度;[B] 則芳香、奔放、驚艷。我當時的判斷是現在這瓶[A] 好像比上次那瓶老,[B] 則相反更年青,但也可能是剛「出土」,要讓他們再呼吸、再發展。我決定以不變應萬變,不要動他們。

3.   1990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Riserva Santo Stefano [A] vs Bruno Rocca Barbaresco Rabaja [B]﹕看顏色,也是 [A] [B] 深。論名氣,[A] 6 瓶中最高的,但第一次小試卻讓我很擔心,有一點乾花的氣味,入口怪怪的,幾乎沒有果味,我太太素來敏銳的嗅覺甚至令她懷疑是不是有輕微的 corked 了![B] 則剛好相反,乾淨、已經很甜、丹寧也豐富,有很年青的感覺。這次是我們第三次喝 [A]我們 3 年前喝過的一瓶大概剛開始成熟,我的筆記說他是陰柔與陽剛的美妙結合;一年後的另一瓶較年青,搏鬥了大半天,終於靠 double decanting 才把他的力量釋放出來,我記下了 “a powerhouse of intense sweetness” 的印象,所以今天這瓶令我丈八金剛。3 年前我們喝的一瓶 [B] 很可口,沒有多少結構,但平衡優雅,酸度好,沒有明顯的木桶味。所以問題是如何處理[A]?如果我們兩個人喝一瓶,我肯定會試試 decant 小量進 187ml 瓶子來看看是否酒太缺氧了,但我沒有太多酒和太多時間讓我試驗,而且我害怕一經處理,酒過了頭便糟糕,所以仍然是以不變應萬變,不再踫他。

 

 

4.   1990 Aldo Conterno Barolo Cicala [A] vs Domenico Clerico Barolo Ciabot Mentin Ginestra [B]兩瓶的顏色都頗深,[A] 的氣味乾淨、清新,有花香,入口龐大,豐滿但圓潤;[B] 有點腐花的氣味,口感濃密、豐富。[A] 廣、[B] 深,各有各的精彩,但 [B] 的腐朽氣味稍為令人擔憂。我們以前喝的一瓶 [A] 有醬油氣味,但果味豐富、結構龐大,放到第 2 天,強勁如 liqueur 的果味竟然把醬油味掩蓋了,今天這瓶看來狀態好很多,感覺上年青得多。至於 [B],過去喝的 3 瓶有極年青的,也有比較熟的,但沒有一次令我們失望。今天這瓶相對較老,但也可以接受。這一組的狀態算是最令人滿意的,所以也不加處理了。 

憑微量的測試,我決定把新酒作了 3 個小時的 1/3 double decanting 處理,老酒則不作特別處理,等酒自然的在杯內變化。但為了拉長在杯內的時間,我決定每瓶酒分開兩輪來品試 — 8 瓶酒順次先倒約 10ml 淺嘗,到第二輪再倒多一點認真品試,希望在兩輪之間,酒在原瓶有更多的空氣、更多時間讓他發展。

等了半天,終於可以出發了。

現場快報

我們花了幾乎兩個小時淺嘗 8 瓶酒一遍以後,我問每個人最喜歡和最失望的各是哪一瓶 1990

結果 10 人當中有 9 人選了 [3A] 1990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Riserva Santo Stefano 為最佳。

這結果又奇怪又不奇怪。

我說奇怪是因為早上微量小試的時候,我們甚至懷疑酒是不是 corked 了。半天以後,雖然只靠瓶頸的一丁點空氣,酒已明顯開始慢慢蘇醒了,還迷倒了眾人。

由於時間不多,我沒辦法細問每個人喜歡 Giacosa 的甚麼,但有一位說 8 瓶中,數他最多 dimensions;另一位說他的氣味與口感最一致。我認為都說得對。

讓我詳細一點談一下我的幾點看法﹕

  • [2B] Altare[3B] Bruno Rocca [4A] Aldo Conterno 都乾淨而且感覺很 primary,比我過去喝過的同一款酒都要年青。我看一方面是 bottle variation,另一方面是新派的造酒方法的確是比較乾淨(Aldo Conterno Giacomo Conterno 的改良版,其中一特點是比較注重酒窖的衛生)。這幾瓶酒再加上 [4B] Clerico 從早上微量小試時已經比較開放,看來同樣與造酒法相關。與此相反,[2A] Bartolo [3A] Giacosa 相對沒有那麼乾淨,而且要很久時間才緩慢地打開,這種新舊派從閉到開的過程有非常明顯的分別。
  • 除了 [2A] Bartolo [4B] Clerico 表現得稍為成熟,大概剛從夏進入秋的階段,其餘的 6 瓶仍然很 primary,完全沒有乾花、蘑菇等的 tertiary 氣味,頂多是盛夏而已,足見即使 1990 是比較暖和早熟的年份,但比較好的酒看來尚有頗長可享用的時間,而且要好好享受這些酒,一定要讓他們有比較多時間在瓶內呼吸,甚至用部分 decanting double decanting 的方法來處理。
  • 三瓶傳統酒都表現得寬廣、自然,這一點都不奇怪;令我驚喜的卻是三瓶新派酒的木桶味都與酒融合得很好。這再一次證實了新的新派酒不能喝(1B Altare 的桶味太搶了),但遇上好年份,陳年以後不光能喝而且可以好喝。一般的講法卻是舊派酒的丹寧太厲害了,所以才有新派的出現,他們有法術令酒更早可以好喝。證諸 [1A] Bartolo [1B] Altare,事實剛好相反,而我更不是頭一次發現此事實。
  • 結論是﹕[2B] Altare[3B] Bruno Rocca [4A] Aldo Conterno 今天太年青,[2A] Bartolo [4B] Clerico 又太老,只有[3A] Giacosa 恰到好處,8 瓶中以他最平衡,所以大伙的意見很有道理,但緣份也是重要的因素。

至於令酒友失望的 1990,有一組是由於酒的怪味([2A] Bartolo [4B] Clerico)。這是酒的狀態欠佳的問題,常言道﹕There are no great wines, only great bottles,所以只好怨我們這次欠了點緣份。Sorry

另外有幾瓶值得一談﹕

  • 3 個人(包括我自己)起初對[3B] Bruno Rocca 感到失望,我的意見是他太亂作一團了;但有趣的是兩個小時後我們作第二輪品試時,渾濁的水開始清澈起來,所以我懷疑只要多給他一點時間,這瓶酒還是不錯的,幾年前我第一次喝的時候感覺便蠻不錯的。Rabaja 可以說是 Barbaresco Grand Cru 田,而 Bruno Rocca 也是個很不錯的酒莊,所以不奇怪。
  • 一位朋友不喜歡 [2B] 1990 Altare,原因是與 2007 比較,好像沒有多大發展。這一方面是對的,但我看還是與酒的狀態有關。首先,1990 的桶味已吸收了,丹寧也融合得很好,差只差在酒還沒有展開。我在上面「整裝待發」部分交待過我喝過另一瓶芳香、奔放的 1990,所以這瓶的問題不是太老,而是太年青(見前文﹕意大利酒的一國兩制(下)﹕談 1990 )。
  • 有一位朋友獨排眾議,認為 [2A] Bartolo 最好,[3A] Giacosa 最令他失望。我問他 [3A] Giacosa 哪裏令他失望,他答以酸度不夠,而且味道比較淡。我不想討論個人的口味,但我可以說 1990 是個較暖的年份,特點是果味肥大,酸度比較欠奉,所以酸度在這個年份是難以要求的,事實是當天的 6 1990 酸度都不太夠,但比較肥大的果味則處處可見,只不過三瓶新派酒表現得更明顯,而三瓶傳統酒有較好的 restraint。這是新舊派常見的差別。

還有一些團友的意見值得討論一下﹕

  • 有一位指出 [3A] Giacosa 比較 [2A] Bartolo 豐滿。[3A] Giacosa Santo Stefano 位於 Barbaresco 三個 sub-zones 中的 Neive有比較硬朗的風格,可以說是最有 Barolo 味道的 Barbaresco,而主要從 Barolo 村來的 [2A] Bartolo 卻最飄逸,我認為他是最有 Barbaresco 味道的 Barolo。我曾說 terroir Barolo Barbaresco 有著非常清晰的影響,這是個很好的例子。
  • 再延伸一下,第 4 組(右山)的兩瓶明顯的比其他兩組龐大、因為右山的土質比左山和 Barbaresco 較老和貧瘠,所以右山的結構突出,左山則有較豐富的果味,而 Barbaresco 一般又比左山更輕巧一點。
  • 有朋友指出三瓶新派酒中,以  [4B] Clerico 最討好,這一點都不奇怪。我想補充幾點﹕Ginestra 也是塊 Grand Cru 級的田,Clerico 當年還是用  700l 的中型桶,所以這是他還沒變激烈新派,大量用新的小型法國木桶以前的作品,另外酒的狀態比較成熟,所以 Ginestra 的深沉、複雜性盡出。我性本愛傳統,但藝術無國界,對 AltareClerico Scavino 我是又敬又愛的。這也是 Barolo Barbaresco Burgundy 迷人的地方,因為藝術風格比較多。

第一輪的小試和討論用了比較長的時間,所以第二輪我們只好匆忙的再試了一遍,之後再沒有機會再深入討論。

我的印象是,除了 [2B] Altare 發展得比較緩慢以外,其餘幾瓶都變得更開放,其中最明顯的是 [2A] Bartolo — 甜甜的、陰柔的果味出來了,所以醬油味相對沒有那麼突出。[3A] Giacosa [4B] Clerico 也變得更豐厚,[3B] Bruno Rocca [4A] Aldo Conterno 則更清澈,都更好喝。

我的偏見是這時的 6 幅圖畫都有可觀之處,至於較好一點或稍不理想,只不過是因緣和合的結果,就像我們這 10 個團友的半天緣一樣,除了珍惜兩個字,我心中已空無一物了。

後記

不怕掉進無底深潭的團友,可以逐頁翻看 我的Barolo 筆記簿,這次測試的好幾個酒莊,我都有過專文介紹﹕

Bartolo Mascarello

Elio Altare“I did make my father suffer”: Elio Altare

GiacosaBarolo 的百科全書

Aldo ConternoBarolo 的儒者﹕Aldo Conterno

Domenico Clerico

 

5 thoughts on “Barolo 與 Barbaresco 半日遊(VIPa 導賞活動之一)

  1. 這絕對是一場很精彩的Barolo Horizontal, 有幸參與的朋友有福了
    [版主回覆01/16/2013 08:09:54]很高興有此緣份。意大利人說 Vini Veri (true wines),我希望 Vini Veri 帶來 Amici Veri (true friends)。

  2. 上周有缘幸会心兄,虽然匆匆。
    真希望有机会参加你的酒局,太有意义了,至少对我~~
    [Keh回覆01/19/2013 13:11:12]值得!谢能提前告之~~
    [版主回覆01/18/2013 11:06:32]下次到深圳时,再认真想想那几公里路是否值得跨越一次?

  3. 心兄,
    Just learned that Giacosa will stop making Barbaresco from Santo Stefano starting in 2012. According to Kerin O'Keefe, 2011 will be the last vintage for his Santo Stefano. The reason per Giacosa himself "we no longer have control of the vineyard." Sad news indeed.
    [Brian回覆01/18/2013 12:47:04]I wish I had the chance to drink with you and I admire your positive view on this topic. I considered myself lucky as well to have the chance to taste a couple bottles of his SS (white label).
    My next big goal is to attend the Festa del Barolo 2013 hosted by Antonio Galloni.
    [版主回覆01/18/2013 11:05:15]Well, my half glass is: we have been fortunate to have enjoyed nearly half a century of this Giacosa magic, and honestly I won't be able to enjoy his new SS fully. I count my luck sharing the '90 SS with my new friends and helping them discover this gem. And they have half a century of Giacosa before them!

  4. 心兄,
    I opened a bottle of Bartolo Mascarello 2007 last night and it was a pleasant experience. Like you said, the wine is very much "drinkable" at this age despite being made by a traditionalist. Attractive nose of floral and tar, with penetrating sweetness and depth on the palate. I had about 1/3 of the bottle and expecting this to go thru its transformation tonight.
    Thanks again for sharing your experience!
    BTW, can you check with Yahoo to get the 1st Mascarello article back on line? Thanks!
    [版主回覆02/06/2013 09:34:10]Haha, the hide and seek game starts again. I've written to Yahoo re the Mascarello article. Thanks for watching over this.

  5. 心兄,
    最近有這一個難題,希望你能給我一些提議。 我有機會參加 Antonio Galloni 主持之 La Festa del Barolo (http://www.lafestadelbarolo.com/), 又或者是一個由 1979 到 2005 之 Bartolo Mascarello Winemaker dinner (http://www.ackerwines.com/Workshop/Details.cfm?ID=861).
    無論如何,我都應不會失望。但二選一下,你會建議參加何者? Thanks!
    [版主回覆02/15/2013 13:19:09]Pity that the Bartolo Mascarello event goes back only to 1979, missing the great vintages before the warming of the earth. I would go for the La Festa if I had to pick just one, and to the Bartolo if they have older vintages as well.
    [Brian回覆02/15/2013 12:35:13]If only La Festa del Barolo also feature Giacosa and Bartolo Mascarello, I wouldn't even have to ask this questi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