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意遊雜記之十:La Ca’Nova 與兩個 M

訪問日期:2018 年 11 月 1 日下午 果

告別了 Olek Bondonio,我們便去拜訪 Annalisa 的另一位朋友 — 離 Barbaresco 鎮中心不遠的 La Ca'Növa 酒莊的 Marco Rocca。

La Ca'Növa 是當地土話,即 Cascina Nuova (新農舍)的意思。據 Marco 解釋,這是拿破侖時代的叫法,農舍名下有一塊田名叫 Bric Mentina,今天編在 Montefico cru 裏面,與南面隔了一個小山溝的 Montestefano 是酒莊兩塊最重要的田,都位於 Barbaresco 村的東坡。Montefico 清秀,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稱之爲學者;Montestefano 龐大,合作社名其為 Barbaresco 中之 Barolo,二者同是 Barbaresco 村子很有名的田。

Marco 望之似學者,他們的酒也低調得令人費解,不知是否因爲他祖輩已經在此當了近一世紀的佃農,這種農民的淳厚令我想起了 Nello Baricci 和他的後人。Rocca 在當地是大姓,他們這家傳到第四代的 Pietro(Marco 的爸爸)在 1970 年代才開始自己灌瓶。

他們的葡萄品質一定很好,因爲在他們開始灌瓶以前,他們的葡萄買家包括了 Angelo Gaja 和 Beppe Colla 。Marco 說他祖父與 Beppe Colla 是好朋友,他們的 Montestefano 葡萄以前賣給 Colla 的 Prunotto 酒莊,直到 Prunotto 被 Antinori 收購以後,他們才自己釀 Montestefano,因此 Montestefano 的第一個年份是 1994,而 Montefico 單一園則是 1985。

Prunotto 自己沒有田,但據説 Beppe Colla 對產區的了解與 Bruno Giacosa 和 Gigi Rosso 一樣了得,回來後查資料我才知道 Prunotto 的 1961 Barbaresco Montestefano 是最早的單一園 Barbaresco,原來是出自 La Ca'Növa 的 。現在想起來,Bruno Giacosa 在 1969-1971 年曾出了三個年份的 Montefico,或許也是從他們家那裏買的?[本文發表後,我寫信問 Marco,他囘我說 Giacosa 是從 Rocca Sergio and Amedeo 那裏買的。]

La Ca'Növa 的房子緊挨著 Montestefano,很簡樸,酒窖在地下室,最搶眼是三個發酵用的錐形大木桶。他們用野生酵母,發酵過程沒有溫度控制,泡皮時間長達 25 天至一個月,採用傳統的 submerged cap 方法。Marco 對他們的奧地利大木桶很有信心,一個可以用上四、五十年。我問他價格多少,他馬上可以答得出來:50HL 的要 18,000 歐元,30HL 的要 13,000 歐元。

我記起 Kerin O'Keefe 的書中提到他父親 Pietro 對她説過當年他的兒子曾央求他改用法國小木桶,但他頂著莫大的壓力,堅決反對,並說:“Now they're glad we didn't because these days there is a strong interest in traditionally crafted wines, but it was a battle for a few years.”

不過市場的壓力還是有的。我赫然發現地上有一桶 Merlot,原來那是特別為美國客戶釀的。他們的酒有八成出口,而美國是最大的市場。

我們試了酒桶裏的 2017 MontestefanoMontefico,口感都很豐滿,其中 Montefico 的礦物味比較強,但難得的是在這溫暖的年份,兩者的酸度都不錯。

回到試酒室,Marco 讓我們試了幾款新酒:

2015 Barbaresco Montefico Vigna Bric Mentina

豐滿,純净,丹寧充足但整合得相當好,這個暖年份似乎可以早喝。

2015 Barbaresco Montestefano

結構感更強,也更複雜。

我問 Marco 兩塊田他喜歡哪塊多一些?很多酒莊都不願意回答這種問題,並推說都是我的孩子。Marco 卻很爽快的選了 Montestefano。

Montestefano 的樹齡約 30-35 年,Montefico 則 25-28 年,都不算長。我懷疑他們的酒價格偏低(比合作社還要低),因此老樹在經濟上不合算。

兩款酒的年產量同樣在 10,000 – 12,000 瓶左右。

2015 Barbaresco

葡萄來自他們附近的 Ovello、Loreto 和 Cole 葡萄園。粉香,好喝。產量 20,000 瓶左右。

2016 Langhe Nebbiolo

豐滿而平滑,甜美。

正在試酒的時候,我翻看了 Galloni 的評論,發現他對他們的酒有極高的評價:

I was once again deeply impressed with the wines I tasted at La Ca' Nova this past summer. Of all the estates I visit regularly, La Ca' Nova may very well have the most untapped potential. The quality of the wines notwithstanding, prices remain incredibly fair … I found all the wines I tasted to be terrific, but the 2016s have a little more of everything. If the bottled wines are as good as what I tasted from barrel prior to bottling, 2016 will be a magical vintage for La Ca' Nova. Readers who have not tasted these wines owe it to themselves to do so.

我好奇地問 Marco 是否記得 Galloni 什麽時候來試酒,想不到他馬上囘我說是今年的 8 月 26-27 日。我太太馬上翻了喝酒月曆,發現那兩天都是花日。我便跟 Marco 講了這神奇的月曆。

我們談得高興,在話別的時候,想不到他爸爸 Pietro 突然出現!

Pietro Rocca 一直露著微笑,這農民的臉上有一種莊嚴,既親切也令人尊敬。Pietro Rocca 與 Nello Baricci 都沒有 Angelo Gaja 和 Franco Biondi Santi 那麽出名,但這些默默無聞的農民,可能更能代表 Barbaresco 和 Brunello 的根與土。

感謝 Pietro 和 Marco,他們為我們的 Barbaresco 之旅劃上了完美的頓號。

附記

之一

Marco 1998 年從釀酒學院畢業,今天掌管酒窖,他的兄弟 Ivano 管種植。

之二

看地圖,Montefico 隔著山溝遙望東面 Neive 村的 Gallina,令我想起我們與 Ugo Lequio 短暫的重聚。

事緣我打算 11 月 1 日果日去拜會 Ugo,因之前的一天是忌日,我計劃只在 Barbaresco 四周閑逛,不試酒,但那天打電話給 Ugo,他想我 31 號當天便去,因爲第二天他忙於祭祖。

我一到那裏,發現他有兩位客人正在試酒。

我們跟著一起試,包括他的 2013 – 2015 的 Barbaresco Gallina。我們發現酒大多陰森,欠通透,有點混亂的感覺。他有客人在,我不好多説,但 Ugo 看得出我不太喜歡,我離開的時候他送了我一瓶 2014 Barbaresco Gallina

我帶回家喝了兩天,第一天是忌,第二天是果,到了第二天才變得漂亮。2014 是雨水多的年份,但好在容易開,有乾花香氣,陰柔幾如 Burgundy,但層次很好。我喝了兩天之後帶到 Annalisa 家與他們夫婦一起試,他們都十分喜歡。

我把這經歷跟 Ugo 說了,他很有禮貌的囘了信謝我,並說他很有興趣認真試試喝酒月曆。

癡情漢仍然那麽癡情,他沒有員工,不怕孤獨,因爲他愛他的工作,幾十年如一日。所以我想再去看望他,不爲試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