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意遊雜記之九:Olek Bondonio 與三個 R

訪問日期:2018 年 11 月 1 日(中午 12 點起忌轉果)

這次我們大部分時間住在 Ada Nada 的農舍,Barolo 以外的酒莊我都請 Annalisa 推薦,我唯一的請求是盡量選小的家庭酒莊。

我跟她一起翻 Kerin O’Keefe 的聖經,她看到 Olek Bondonio 那頁便説去 Olek 那裏吧,他們是很熟的朋友。

這正合我意,因爲 O’Keefe 筆下的 Olek 是個謎一樣的人物:

Hands down, this is my favorite of Barbaresco’s young wineries.  Olek Bondonio is making gorgeous, earthy Barbarescos of intensity and balance that I’m sure will soon be discovered by many more ciritcs and wine lovers, although I doubt his tiny production will ever be able to keep up with demand.

的確,他年產才 4,000 瓶,我只偶然找到 2008 與 2011 Barbaresco,但他從 2009 年開始釀的單一園 Roncagliette,和 2014 年開始的 Starderi(Neive 最北的一塊田),卻至今芳蹤渺然。除了他,較容易找到這兩塊田的酒一是 Gaja 的 Sori Tildin 和 Costa Russi,另外便是 La Spinetta 的 Starderi,但我盼望嘗到 Olek 的傳統派演繹。

這次可謂得來全不費功夫。

當天預報有雨,卻出了個笑眯眯的太陽,照亮陽光氣的 Olek 的臉龐。

從山頂往南遠眺,圖右的屋子一帶是 Gaja 的田,跨過前面的山頭便是 Treiso,遠處的市鎮是 Alba

像 Serralunga 一樣,Barbaresco 產區北部低,南部高,Olek 的老家在 Roncagliette ,在 Barbaresco 村的南端,再往南走便是 Treiso。這一帶有三個以 R 字起的葡萄園,從左到右是 Roccalini、Roncagliette 和 Roncaglie,高度相若,最出名的是 Roncagliette,只因 Angelo Gaja 在那裏很早便買下了一大片,並很聰明的為他的兩款單一園取了容易唸的名字:Sori Tildin 和 Costa Russi。Olek 那只有 2 公頃大的田居於山之巔,俯瞰著 Gaja 的田,據説他每見到 Angelo Gaja 早上四、五點便巡視葡萄園,比他的員工還早到一個小時。

近看 Gaja 的 Sori Tildin 與 Costa Russi

Olek 的家族在這裏已經有 200 年之久,一共擁有 6 公頃,但傳到後來分散了,他目前佔 2 公頃。我查地圖,除了他與 Gaja 便是合作社,大概他的親戚今天仍然像他的祖先一樣,種了葡萄賣給大酒莊或者合作社,到 Olek 這一代才開始自己釀酒。Olek 的母親是波蘭人,所以他有個斯拉夫的名字。

他年輕時愛玩冰上滑板(half-pipe snowboarding),後來才進 Turin 大學念釀酒,之後浪遊 Bordeaux,澳紐和美國 Oregon,走了一大圈以後在 2005 年才回家開始他的釀酒生涯。

Roncagliette 在這一帶的地勢較高(最高約 300 米),所以很開闊,空氣清新,Tanaro 河在西邊不遠處流過,也造就了如 Sori Tildin 那種飽滿和圓潤的性格。

Olek 實行有機種植,用天然酵母在水泥缸作長達 30 天左右的泡皮,一半時間用 submerged cap,一聽便知是極端傳統的釀造法。O’Keefe 說他灌瓶全賴引力,不用泵,與天堂莊無異。這種天然的風味自非主流酒評人的那杯酒,我懷疑像天堂莊一樣,新酒應該不太穩定,無怪乎他有一兩個年份只拿過 Galloni 的 86-88 分,之後便消失了。

今年 Olek 在 10 月 3 日採收,他很有耐性的讓我們從發酵桶試了他的 9 款酒(包括 Barbera,Pelaverga,三款 Roncagliette 和兩款 Starderi)。

我們這種外行人難以從未完成發酵的酒液判斷酒的質量,不過他快速而熱情的解説卻令我嘗到他莫大的 emozione

之後我們從酒窖的三個大桶試了他的 2017 Roncagliette 的三個組成部分,他們選自三個不同的位置和樹齡,我驚奇的發現不太大的一塊田竟然可以差異那麽大,有結構厲害的,也有通透優雅的。如果在 Burgundy,大可分三款釀造,當然也賣更貴的價錢,可惜他沒有他鄰居和鄰區的名氣。

2016 Roncagliette 在大桶放了 18 個月後,過幾天便準備灌瓶,現在喝很飽滿圓潤,應該是個蠻經典的年份,很令人期待。

2016 Starderi 比較芬芳和優雅,那是因爲這塊田沙子較多之故。Starderi 是 Olek 租來的,由自己一手耕種,他選這塊田是因爲它的位置在產區最北的地方(位於 Neive 村),對比很大。近一兩年他又添了旁邊的一塊,由別人以他認可的方法耕種。

他的 Barbaresco 便是混合兩塊田而成。

Olek 的兩塊田一南一北(見黃點)

從酒窖北望,中部隆起的小山應是 Roccalini,圖右極遠處的塔樓是 Barbaresco 的鎮中心

那天是意大利按習俗要去祭祖的公衆假期,所以 Olek 沒時間再開瓶讓我們試酒,他送了我兩瓶單一園 Barbaresco 讓我在家慢慢品試。酒標多漂亮!

附記

碰巧這次我們在餐廳先後試過另外兩塊 R 田所出的 Barbaresco,在這裏順便介紹一下。

2013 Cascina Roccalini Roccalini Barbaresco Riserva(來自 Roccalini

2018 年 11 月 4 日晚餐 – 根

下午 4 時先開瓶作瓶醒。盛放的玫瑰花香,入口如絲絨,平衡和諧。我多年前曾買過他們的 2007,因爲聽説 Dante Scaglione 離開了 Bruno Giacosa 後便當他們的顧問,那時已覺得是好酒,這款新酒洗練得多了(polished),令人驚喜,更好的消息是他仍未得 Galloni 的歡心(最高 88 分)。我把剩下的小半瓶讓 Annalisa Ada 試,第二天她舉起拇指大讚。

2015 Socre Barbaresco(來自 Roncaglie

2018 年 11 月 2 日午餐 – 果

午飯時即開即喝,果日也如斯柔弱,幾乎有點 Chambolle Musigny 的感覺,令我有點錯愕。Kerin O’Keefe 說莊主要求顧問勿過分剪葡萄,反對產出(yield)過低。不知道是因爲建築師出身的 Marco Piacentino 喜歡極簡主義(minimalism)抑或他的口味來自 Burgundy 多一點(他的酒用法國小桶)。

Roncaglie 的更好選擇可能是 Poderi Colla,Beppe Colla 離開了他與 Afredo Prunotto 創辦的 Prunotto 之後便在此,與他主政時的 Prunotto 一樣是很好的傳統派小酒莊。

One thought on “2018 意遊雜記之九:Olek Bondonio 與三個 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