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意遊雜記之七:GB Burlotto

訪問日期:2018 年 10 月 30 日(花)

今年二度遊意大利,爲的是一睹 nebbia

不到長城非好漢,我這 Barolo 癡又怎能不親眼看看 Langhe 遍山濃霧時的風采?Nebbia 是 Piemonte 土話,意即霧,傳説 Nebbiolo 的名字從此而來,因爲葡萄成熟時,濃霧往往在山中升起。

這次原以 nebbia 爲主,Nebbiolo 只作陪襯,所以我們出發前只約了兩家酒莊,打算大部分時間在山中閑蕩。

怎料我們在當地八天幾乎都下雨,只有去拜訪 GB Burlotto 這天太陽高照。Nebbia 沒看到,但 Nebbiolo 也十分精彩。

試酒室挂著一幅特別效果的 GB Burlotto 像,Fabio 也叫他做 GB 而不是 Great Great Grandfather

GB 是 Giovan Battista 的簡稱,白手興家的 GB 因爲營商出色,被皇帝賜以 Commendatore(指揮官)的勛銜,他最大的功績,可能是對 Barolo 的釀造與推廣,因爲皇帝也是個 Barolo 癡。

當時大多數的酒整桶出售,但 GB 很早便獨立灌瓶,而且慧眼識名田,買了向正南的 Monvigliero 田和 Barolo 村的 Cannubi(更準確是 Cannubi Valletta),他釀的酒拿了很多獎章,在他的老宅子向街的墻上今天仍可見,據 Slow Wine A Wine Atlas of the Langhe 的統計一共有 32 個之多。

GB 出生於 1842 年,但 Kerin O'Keefe 說 GB Burlotto 於 1850 年創辦,難道 GB 八歲時便開公司?我問了 Fabio,他解釋說 GB 的確喜歡說公司在 1850 年創辦,他估計 GB 其實從他叔叔 Ignazio 那裏繼承了農場,并且八歲時便開始在農場幫忙,在那個時代,這一點都不奇怪。

老宅子建於 17 世紀末,今天是第五代 Fabio Alessandria 與爸媽的居所,他們的酒窖也在此。

GB 在 1927 年去世,傳了給兒子 Francesco。Francesco 有三子:另一個 GB,Ignazio 與 Andrea,只有 Ignazio 對葡萄酒有興趣,後來他的女兒 Marina 接管家業,丈夫 Giuseppe Alessandria 也加入酒莊,兩人的兒子 Fabio Alessandria 在 1994 年工業學校畢業後開始在酒莊幫忙,1999 年念釀酒學院畢業後正式加入酒莊。Giuseppe 之前兼顧葡萄園與酒窖,兒子加入後便專心照顧葡萄園,Fabio 則專注酒窖。Fabio 育有一子一女,一個 8 嵗,另一 10 嵗。

在 Verduno 還有兩個酒莊與 GB Burlotto 有血緣關係:Castello di Verduno 的女莊主是 GB Burlotto 的後人,而 Fabio 的爸爸 Giuseppe Alessandro 出自 Fratelli Alessandria。兩家都有釀 Monvigliero,但 GB Burlotto 別具一格。

我約 Fabio 時已要求要跟他去看葡萄園,可是我們拜訪的前一天有大雷雨,田間路不好走,不過 Fabio 還是領我們從家裏走了一段路,遙指 Monvigliero 之後才折回。在往返酒莊的路上,我有機會問了 Fabio 幾個我想了很久的問題。

圖中最左面的遠處山坡是 Monvigliero 葡萄園,面南

他們的 Monvigliero 出了名有一種奇異的香氣,好聞但很難訴諸文字(見:VIPa-4 第 22 場 — Verduno and Novello)。有人認爲是因爲這裏有些白堊(chalk deposits),但 Fabio 說他們的多塊田都找不到白堊,只在村子的邊緣找得到一點(見 Kerin O'Keefe 的專著)。我提起這番討論,Fabio 便說:Verduno 下面是塊巨大的石頭。

其實按 Alessandro Masnagetti 的説法,Verduno 的東、西部的土壤恰似南面 La Morra 的東與西,包括 Monvigliero 在内的東部葡萄園是 Tortonian 時代的 Sant'Agata Fossili Marls,與 La Morra 東部的 Rocche dell’Annunziata 和 Brunate 類似,我懷疑 Verduno 的酒一般比較輕柔,有可能是因爲在 Barolo 產區中以它最靠近 Tanaro 河,像 Barbaresco 村一樣受到河流對溫度的調節, 我大膽說他們是最有 Barbaresco 風味的 Barolo。

另一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 GB Burlotto 的連梗發酵手法,這方法在 Burgundy 用得多(最有名的莫如 DRC),但在 Verduno 以至整個產區怕只此一家。

我問 Fabio 爲何他們此法只用在 Monvigliero 身上,他說他們多年來都是如此,也認爲這樣做最好。我問有用實驗來證明嗎?他説有的,因爲他們有一款叫 Acclivi(steep 的意思)的 Barolo 混有 Verduno 幾塊田,其中包括 Monvigliero,這款酒是除梗發酵的,所以在沒有混兌以前他們有機會比較兩種做法,證明了連梗發酵更好。他認爲單一田應該用特別的方法來突出那塊田的風味。

Monvigliero 在 1982 年第一次以單一田灌瓶,是他外祖父開始的。

接著我們參觀他們的酒窖。

最特別是他們用作發酵的錐型大木桶,看樣子很舊,其實最老的不過 20 年,連浸皮的發酵期長達 10 個月,其中 Monvigliero 用雙脚踩葡萄的古法。

他們用的大木桶當中,法國製的佔 85%,其餘的 15% 是 Slavonian。Slavonian 的木近年開採過度,質量大不如前,所以有些酒莊開始轉往別處購買,Roberto Conterno 喜歡奧地利的,他們喜歡法國的。一般人以爲 Slavonian 木桶比較中性,其實那是誤解。事實上,Slavonian 木桶比較粗獷,丹寧和香料也較多,他們一般用新桶來放 Barbera,十年後等味道跑掉才放 Nebbiolo。法國桶比 Slavonian 桶要細膩些。他們目前的木桶平均年齡大概 20 年。

接著我們試了多款酒。當天整天是花日,酒都是在前一天開的。

試酒室的天花板竟有龍的裝飾,Fabio 也不知道這是什麽動物。我解釋說在古代中國這是天子專用的,當年如果他們這樣做會招殺身之禍。

2017 Pelaverga(14.5%)

Pelaverga 幾乎可說是 Verduno 的原生葡萄,當年賴 GB 的努力,這品種才能流傳至今,而且只有在 Verduno 才種得好 。多年前在 Vinitaly 試過 Castello di Verduno 的一款,印象依稀。今天適逢花日,那花香、香料、白胡椒、草莓多麽豐富,入口甜蜜而滑溜,是絕佳的日用酒,令我有相見恨晚的感覺。年產 20,000 瓶,後來在餐廳見到才賣十多歐元,請大家努力找一瓶來試試。

2017 Dolcetto(13.5%)

約一半帶梗發酵,野花香,帶些鹹味,活力四射,漂亮!可沒聽過帶梗發酵的 Dolcetto,另一狩獵對象!一般年產 9,000 瓶。

2017 Barbera Aves(15.5%)

這是從老籐所出的 Superiore 級的 Barbera,雖然他們不冠此名。這款釀 6,000 – 8,000 瓶,另有 Classico 版本約一萬瓶。

非常濃的味道,但我驚奇做得那麽平衡。

Fabio 聽後說:不平衡的酒不能喝,更不能享受。我想這是酒莊的座右銘吧。

我追問 Fabio:平衡從葡萄園還是酒窖來?

他答說 Verduno 比較容易,在這裏隨自然而為之便可,但如果在 Serralunga 便有點困難,要想辦法令酒冷靜下來(calm down)。事實上,Verduno 在 1980 至 1990 年代並不出名,正是因爲我們的酒有此風格(指的是特點在平衡而非 Serralunga 式的力量)。

我們看罷葡萄園走路回來的時候,我提過他們的 2013 Monvigliero 自金榜題名後(Galloni 打了 100 分),便一瓶難求,價格也飆升,我寧可你們拿 88 分!他知道我在說笑,馬上囘我說:88 太低了吧,起碼有 90 以上才好。至於價格,其實他們沒有漲多少價,那是市場的行爲而已。

2017 Langhe Nebbiolo(9 月剛灌瓶,7,000 – 8,000 瓶)

玫瑰、紫羅蘭花香,剛灌瓶的酒也可以那麽通透迷人!

2015 Barolo(7 月剛灌瓶,14-14.5%,7,000 – 10,000 瓶)

O'Keefe 說葡萄來自 Verduno。玫瑰花香,深黑的礦物香氣,入口甜美,有豐富的礦物味,亮麗的果味,實在的丹寧但很平衡。GB Burlotto 的核心價值是平衡與和諧!

2015 Barolo Acclivi(陡峭 Steep 的意思)

來自 Verduno 最好的葡萄園(包括 Monvigliero)。我只記下三個字:Crazy floral nose。

2014 Barolo Monvigliero(14%)

他們佔了 2 公頃。2014 開始時天氣不穩定,下過冰雹,但 8 月中一直到 10 月卻完美。開始時有人不看好,但酒出來以後很多人開始喜歡這年份。

好喝,但我 lost in conversation。

我問 Fabio 如果有人出一塊田請你為他們釀酒,你會選哪裏?我不問他會到哪裏買田,因爲我不想有富豪收購他們。

他說有興趣試試產區的南部,意思是說 Monforte 與 Serralunaga。

我問他除了 Barolo,他還喜歡哪裏的酒?  

他説平時他忙著試自家的酒,但每到周末,他喜歡試試別的產區的酒,他的興趣廣汎,有 Sangiovese,Etna,Burgundy,Riesling(這是他講的次序)。

我追問 Etna 他喜歡哪一家?

答以:Passopisciaro。

最後我們試 2014 Barolo Cannubi(少於 4,000 瓶)

他們的田位於 Cannubi Valletta,他們那小片位於山脚(0.7 公頃),大部分由 Damilano 擁有。

洶湧的礦物味,也有花粉香,是幾款 Barolo 當中最強有力的,也最複雜,今天只喝到潛力。Fabio 同意這款需要點時間。

送了這幅畫給他,寓意出於污泥而不染,正是這個莊的寫照

他也為我的 Barolo 聖經題字

7 thoughts on “2018 意遊雜記之七:GB Burlotto

  1. 今年喝过他家Acclivi13两次,花香澎湃,现场表现力愉悦感绝对超出同场的那支百分酒。当然,AG百分酒早已一支难求,哪怕再优雅也至此价格飞涨。

    幸好还能买到Acclivi,这已是很好。

    不知道他家Cannubi量这么少,实在可惜今年有支2005年份,让我们未及细品,二小时不到就喝完了。

  2. 今年天开了他家Pelaverga 2017,很花香、很轻快的酒。

    可能因为全天根日的缘故吗?14.5%酒精度甜美度很隐晦,倒是结尾始终一种苦韵。

    当然,最深刻的印象:Burlotto这支餐酒始终表现着入口后的极度平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