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Barolo 之痛?(Barolo 風采之一)

  

 

2003 是大災之年。

我們這裏被 SARS 搞得四腳朝天,Barolo 也遇上了 50 年最大的旱災。

Bruno Giacosa 說這是自 1947 年以來最熱的一年,熱氣到晚上也不肯散去,所以葡萄難以正常長出香氣與顏色。最糟糕的是葡萄的糖份比丹寧和其他酚類物質早熟很多,以致酒農被迫比平常早幾個星期便採收。

這反常的天氣有很嚴重的後遺症。Antonio Galloni 有此論斷﹕

The defining characteristic of the 2003 Barolos is the hard, unripe tannin that is found to varying degrees in nearly every wine … The main question is how and to what extent will these wines develop and age. That is difficult to answer, but my impression is that the hard tannin that the wines possess will never entirely melt away. Many of these 2003 Barolos will require patience. Wines that have the stuffing to provide balance to the tannins should age best. Those that are skimpy on fruit, however, will suffer. As those wines lose their baby fat, the tannins are likely to become more accentuated.  

就是說,年青時靠充沛的果味(baby fat),遮遮掩掩或可混得過去;等年紀大了一點,果味稍退,未熟的丹寧便會露出猙獰面目。聽起來真像 SARS 一般的死症!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上個月我糾集了新老朋友,品試了 7 2003 Barolo Barbaresco,藉此檢驗一下 Galloni 的論斷有多準確。

 0.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Asili,2003 (RP=92) [Barbaresco]

 

1. Rocca Bruno,Barbaresco Rabaja,2003 (RP=92)[Barbaresco]

2. Roagna,Barbaresco Paje,2003 (RP=95) [Barbaresco]

3. Mascarello Bartolo,Barolo,2003 (RP=92) [Mainly Barolo]

4. Mascarello Giuseppe,Barolo Monprivato,2003 (RP=93) [Castiglione Falletto]

5. Voerzio Roberto,Barolo Cerequio,2003 (RP=92) [La Morra]

6. Conterno Giacomo,Barolo Cascina Francia,2003 (RP=92) [Serralunga]

熱身

 

其實我們以前有好幾次試過這個年份,但感覺不出來有太異常的地方。

 

第一批是 3-4 年前,那時候新酒才出來不久,我記得GiacosaGiacomo Conterno RoagnaBarbaresco Paje)都很輕盈,Giuseppe Mascarello 則慣常的嬌羞,可以說印象不壞。

 

一年多以前我們試了一瓶 Giuseppe Rinaldi Brunate-Le Coste,惡香兼甜美,我有點後悔 2003 我買得不夠多。不久後我們又試了一瓶 Giacosa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也是輕盈、甜美,輕飄飄的哪裏像 Barolo

 

但想到這個周末有 7 2003 Barolo Barbaresco 要品試,我便不敢怠慢。最好先找兩款 Barolo 在家裏慢慢品試

 

  • Giacosa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一年半以前試過,上面我說他輕盈、甜美,一點都不像 Barolo
  • 另一瓶是 Roagna Barolo Rocca e la Pira,這是位於 Castiglione Falletto 南部鄰近 Monforte 的一塊田,酒莊是不出名的傳統派。

 

奇怪的是,這次的Giacosa 好像變了身,第一、二天甜如蜂蜜但丹寧強勁得割舌頭一樣。難道被 Galloni 說中了?

 

與巨人搏鬥一樣,一天鬥不過他,我們便躲起來,再等第三、四天。第三天果與丹寧已經形成均勢,到第四天早上丹寧更被極甜的果味所吞噬,這是酒最漂亮的一刻;可是好景不常,到了下午,一切又歸於平靜,早上很強的玫瑰花瓣香氣大部分跑掉了,酒突然好像成熟了,又濃又圓潤,丹寧裹得密密實實的。好喝,但沒有年 Barolo 應有的勁力。

 

我鬆了一口氣,但也為周末的試酒會開始擔心起來。試酒會為時只有幾個小時,要怎樣處理才好?

 

Roagna Barolo Rocca e la Pira 卻是另一個故事。第一天有墨水似的強勁泥土、草藥氣味以及勁度十足的果味,但從第二天開始,一切好像無風無浪似的,第三天甚至出現些乾玫瑰花的氣味,有點成熟的樣子。第六天最好喝,但是一種柔情似水的那種,丹寧從來都不是主調。

 

這截然不同的結果,令我為試酒會的七金剛大為頭痛﹕要怎樣處理他們才好?

 

我只好憑經驗,決定這 3 瓶提早兩天的晚上開瓶﹕

 

4. Mascarello Giuseppe,Barolo Monprivato,2003 (RP=93) [Castiglione Falletto]

5. Voerzio Roberto,Barolo Cerequio,2003 (RP=92) [La Morra]

6. Conterno Giacomo,Barolo Cascina Francia,2003 (RP=92) [Serralunga]

 

Giacomo Conterno 的田靠近 Giacosa FallettoGiuseppe Mascarello Monprivato 從來像個慢郎中,兩者最有可能像Giacosa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那麼慢熱,這樣處理我是有信心的。Roberto Voerzio 是新派,小木桶一方面令酒比較早熟,但也為酒添加了丹寧;再加上今年初試過從 1990 2001 幾個年份好像都不太開放,想來他的極端 green harvesting 手法令酒可能需要較長時間才展開,所以我決定也提早兩天把他開了。

 

其餘 4 瓶(3 Barbaresco Bartolo Mascarello)就一天前的晚上開瓶吧。

 

剛開瓶時小試,發現 3 Barbaresco 的表現還可以。丹寧最強的是 Bruno Rocca,可能小木桶的丹寧是元凶;其次是 Giacosa Asili,最圓潤的是 Roagna Paje

 

Barolo 方面,Bartolo Mascarello Giuseppe Mascarello 都很漂亮,體態輕盈;Roberto Voerzio 則一如所料,濃得化不開,而 Giacomo Conterno 體形最龐大,氣味、果味、複雜性與丹寧都是大碼,但丹寧也沒有 Giacosa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頭兩天的割舌之痛,原因可能是Conterno 有更豐厚的果味。

 

經過小試後,我心裏踏實得多了,滿懷信心的迎接Barolo 的新朋友。

 

 

 

Barbaresco

 

第一回合的品試集中在 3 Barbaresco

 

這是三塊風味很不同的田,大體上 Asili 是陰之最,Rabaja 是陽之極,而 Paje 大概居兩者之中。

Giacosa Asili 有清新的花香,後來又出了薄荷和其他香料,口感陰柔,丹寧開始時較明顯,但到第二回合已經整合得相當好。只要我們不拿他跟 2001 比,這瓶Giacosa Asili 只須兩個字便道盡他的美態﹕優雅。

Roagna Paje 氣味與口感較重,但與 Asili 比,幾乎甚麼都顯得太重。香氣是典型的玫瑰花瓣,伴以甜味的香料和有點像生肉的濕潤感覺。口感圓潤,酸度好,但第一回合只感覺他四平八穩的,工整之餘卻好像沒有甚麼火花。到第二回合,他才逐漸添了些豐滿,仍然非常圓潤,但丹寧也明顯的露出,酒的精氣這時候才破繭而出,為此他贏了很多分。

Bruno Rocca Rabaja 桶味明顯,說實話也並不太過度,但總覺得酒好像衣冠不整,比例不太對。很多樟腦、薄荷的氣味和味道,也不知道有多少來自木桶,但他有一種力量和漆黑的顏色是其他兩款酒沒有的。口感也不失圓潤,但丹寧重而且較多不太自然的元素。

我們試了兩輪,頭一輪 Giacosa 9 票壓倒性居第一位,Roagna 1 票排第二。

Roagna 在第二輪真的破繭而出,以 6 票超前 Giacosa 4 票。

Giacosa 沒有輸。我的經驗是變化很大的酒通常會拿到比較多的同情票或羨慕票,所以可以說 Giacosa 輸在穩定,但這並不是真正的輸。

Bruno Rocca,我只可以說句 Sorry!看來對新派有偏見的不光是我一個。

Mascarello vs Mascarello

這一雙Barolo 比較陰柔,所以放在同一組品試﹕

3. Mascarello Bartolo,Barolo,2003 (RP=92) [Mainly Barolo]

4. Mascarello Giuseppe,Barolo Monprivato,2003 (RP=93) [Castiglione Falletto]

 

Bartolo Mascarello 以清新的玫瑰花瓣為主,帶些許樟腦,後來又出來很多地裏的氣味,包括礦物和一點松露;Giuseppe Mascarello 則有飄逸的小野花,也帶樟腦。兩者的口感都較輕盈,Bartolo 如羽毛,Giuseppe 則如絲。從早上的小試開始,我與太太已斷定Giuseppe 如天,Bartolo 若地,都很自然,但一個飄逸,一個沉穩,同樣誘人。

這一組令大家難以取捨。

第一回合有 4 位認為二者平分秋色,第二回合也有 1 位這樣投。

結果是﹕Bartolo 6 4 勝了第一回合,但Giuseppe 到了第二回合以 5.5 僅勝 Bartolo 4.5。無非在我們當中,想逃避的稍為多一點?

Voerzio vs Conterno﹕新舊之爭

這一雙的品試比較峰迴路轉。

5. Voerzio Roberto,Barolo Cerequio,2003 (RP=92) [La Morra]

6. Conterno Giacomo,Barolo Cascina Francia,2003 (RP=92) [Serralunga]

品試開始時,我發現 Roberto Voerzio 有些橡膠似的氣味,這是氧化的跡象,有可能兩天前開瓶對他過分了。他有明顯的 vanilla 木桶味,還有雪松、樟腦和薄荷,口感非常豐富但不失純淨。

這時的 Giacomo Conterno 是個龐然大物,氣味有點混濁不清,口感也濃得像果醬,複雜之餘結構卻顯得鬆散。這不是我熟悉的Giacomo Conterno,我一想才發現酒太暖了。在第二回合開始以前我連忙把酒放在冰桶降溫,但這沒法挽回他在第一回合的失利。

Roberto Voerzio 在第一回合以 6 票贏了 Giacomo Conterno 3 票。有一位對兩者都不滿意。

降溫以後,Giacomo Conterno 果然回復狀態,結構回來了,丹寧豐富但有很豐厚的果味與之平衡,他以複雜而非優雅取勝,也因此在第二回合以 8 票漂亮的贏了Roberto Voerzio 2 票。

 

最好的天、地、人

WOTN 是兩個Mascarello 之爭,投票結果是﹕

 

1.   天(Giuseppe Mascarello)﹕5 票;

2.   地(Bartolo Mascarello)﹕4 票;

3.   人(Bruno Giacosa)﹕1 票。

其實細看一下,這三款贏了時間,因為他們的田一般比較早熟。Barbaresco Barolo 更早熟,但 Barolo 比Barbaresco 更有分量,所以相對佔優。潛力最大的無疑是 Giacomo Conterno,這顆星要起碼十年八載後才會閃耀,今天只能陪跑。

應該說,既沒有贏家,也沒有輸家。

我只知道經過這次品試,我們不用對 2003 擔憂。一如所料,好的酒莊在大災之年仍能造出好酒。我感到意外的是幾瓶傳統派大師表現得那麼出色!

我也慶幸在大災之年結識了幾位新朋友。我心想﹕我們既可共患難,以後應該不會有更糟糕 Barolo 可以嚇倒他們。

Welcome to the wonderful world of Barolo!

 

  

One thought on “2003﹕Barolo 之痛?(Barolo 風采之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