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一)Montalcino 1: Southern Beauties

Visits: 132

參觀 Vinitaly 比上班還要累,幸好下班後可以跟隨 Le Chiuse 一家人回 Florence Montalcino 度假。

這次到 Montalcino 真有回家的感覺。跳出酒杯與酒瓶,不但可以看到葡萄園與酒窖,更可以深刻體會酒的人性。所以從這篇開始,我以外篇為名,繼續我們的旅程。

但所見與所感太多了,只能以速寫方式描上一二筆。我打算把 Montalcino 分南、中、北地區,接著是 San Gimignano Chianti

Montalcino 之南是產區較溫暖的一半,這裏的葡萄長期躺在神山 Mount Amiata 的懷抱裏,大多有溫柔的性格,與中部的硬朗,和北部的哲思是很大的對比。說南部的酒較女性化也可以,但溫柔鄉是個陷阱,搞不好會變成果汁似的新世界風格。

這裏介紹的 3 個莊出於溫柔但不為溫柔所累,靠的是各自的個性。

  

Stella di Campalto

Stella di Campalto 2004 好像橫空出世一樣令人吃驚,之後的 2005 2006 也令人驚艷,但之後我的注意力轉到北區的酒去,比較少踫她了。這次 Stella 的站台正好在 Le Chiuse 對面,我們便過去試試。

P1250128

  • 2008 Rosso 馬上令我們吃驚。不說她的果味香氣如何如何,最吸引人的是那種通透度和絲絨似的質感,簡直如清澈可見底的野外清泉,以前剛運到香港的時候好像沒喝到那麼漂亮的;
  • 2007 Brunello 喝起來有幾分像 2008 Rosso
  • 2008 Brunello 散發著能量;
  • 2010 Rosso 豐滿但清純。

Stella 的眼神在問我感覺如何?我回以﹕Perfection。我真的沒有多餘的話可加,因為技術性的描述會顯得瑣碎,把這幾件藝術品變庸俗了。但她的神情仍然肅穆。

然後我請求她與我太太合照,這時太陽才出來了!

P1250129其實更令我吃驚的是她之前看似不自在的神情。

是她對遙遠的香港、中國不安嗎?她好像說那邊的進口商令她困惑。

是她對庸俗的世界感到不自在嗎?她不肯參加 Consorzio,但與另外兩家酒莊成立了一個宣揚 Sangiovese 的同盟http://www.sangioveseperamico.com/sangiovese_per_amico.html)。

她一直幾乎一言不發,但有趣的是我稱讚 2010 年的時候,她說了句﹕「我害怕這個年份,完全拿他沒法」。

這讓我想起她傳奇的自學經歷。

Kerin O’Keefe 試過她早年份的 Rosso 後說她的酒不夠平衡,酒精度也太高。Stella 反省後決定要造平衡和優雅的酒,而不是盲目追隨市場的口味。

她的第一瓶 Brunello 2004 年,得到了 Antonio Galloni 的高度讚譽,但很快Galloni 又響起警號。他說﹕

I have to admit I was perplexed by much of what I saw and tasted. Campalto holds some fairly radical ideas on viticulture and winemaking, including a belief that green harvesting is not necessary when vines (even young vines) are farmed organically. Campalto's approach to winemaking is led by a very intuitive approach that is based on limited experience and encompasses choices she can't explain. While her best wines remain potentially outstanding, it seems likely that quality will be all over the place until Campalto gains more experience. She is moving towards making wines she describes as -feminine- and labels her 2004 (which I thought was spectacular) as -too masculine.- We will see. For now a good bit of caution seems prudent.

2010 2004 年同樣是經典年份,Stella 大概害怕他的「男性」性格?

也就是說,她自己的性格與通俗的看法相異,甚至是相反。

她的不自在神情會否是她這種逆潮流心理的投射?我不知道答案,但我肯定的是她的酒有種不吃人間煙火的強烈個性,而且無論是 Rosso 還是 Brunello,都是絕佳的 Vini Da Bere

 

Sesti

傳奇人物 Giuseppe Sesti Stella 剛好相反,不但神態自若,而且非常開放與健談。

P1260773以前只以為他是個星相學家,今天才知道他天文、地理、歷史、音樂無所不通,開始的時候他還想當個畫家呢(但在威尼斯沒人對畫壁有興趣了)!他是今天難得一見的 da Vinci 達文西式的 Renaissance Man

我問個不停,他也回得高興,但當他想起女兒 Elisa 交托的任務,便突然一句 “Shut up,於是我們便開始試酒。

P1260800Sangiovese 紅酒有 4 款,除了常見的 RossoBrunello Brunello Riserva 以外,他們還有一款叫 Grangiovese 的入門酒。

P12608012012 Grangiovese﹕酒精竟然有 14%,清新的紅果,自然,柔和的丹寧,Giuseppe 說這是 a perfect glass of wine

P1260802     2012 Rosso﹕純淨,紅櫻桃,他說 “our signature is simplicity”

P1260803

·        2009 Brunello﹕酒精 14.5%,複雜得多了,很強的樹林氣息、有層次,在大木桶陳年 4 年之久。乾燥的年份在溫暖的南方令丹寧柔之又柔,新酒竟然可以那麼流暢好喝!莊主說﹕“makes you hope for the future”,我的筆記是﹕“fruity, but with bones; a natural wine except in name”Giuseppe 把天文學應用於釀酒,他解釋原因很簡單﹕剪枝與換桶對葡萄和酒會造成很大的震蕩,所以選月缺的日子可以減少震蕩,也因此可以用更少量的硫化物(減少差不多 2/3);

    P12608042008 Brunello Riserva Phenomena﹕很多煙絲似的樹皮香氣,濃郁,但難得仍然圓潤和易喝!Giuseppe 說不幸這款酒被收藏家發現了,他們只顧收藏不開瓶暢飲!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的「怪論」;

很好笑的是 Giuseppe 唸了一段酒評家的評語,唸完以後他問﹕是我的酒嗎?怎麼我聽不懂他在說甚麼?

所以 Sesti 的酒大可以 “the Beauty of Simplicity” 概括之。怕沒有幾個酒莊會以簡單為驕傲的,但今天也找不到釀酒的 Renaissance Man

不過我們要明白在自然科學的世界,最好的定律是簡單的﹕牛頓的力學三定律便是最好的例子。

P1260799白酒與粉紅酒也很簡單好喝,但似乎產量不多,在海外不多見。

還有要一記的是我在 Orvieto 聽到的一則趣聞﹕在米蘭有人在找尋 da Vinci 達文西的葡萄園。我的一位朋友還說以前的大藝術家與王公、主教、大商家簽合同時,除了金錢報酬外,往往訂明對方要提供一些他們最愛喝的酒。

所以 Giuseppe Sesti 從巴羅克歌劇製作人與天文歷史學家搖身一變而為釀酒專家是毫不奇怪的事,他告訴我起因很簡單﹕他與他的鄰居酒莊交往多年後,發現原來釀酒不需要靠甚麼高科技,所以自己便試著做。他愛 Simplicity

 

Gianni Brunelli

Gianni Brunelli 不完全算是南部的莊,但從第一次品他們的 2001 開始,我便覺得他豐富的果味像南部多於北部,所以放他們在這裏。

他們有兩塊田,較小的叫 Le Chiuse di Sotto,位於北部離 Le Chiuse 酒莊不遠的地方(2 公頃),較大的一塊叫Podernovone4.5 公頃),從 Montalcino 通往 Castelnuovo dell’Abate 的大路走大概一半便到,這塊田正對著 Mount Amiata,我懷疑正是這塊田讓他們有近似 Castelnuovo dell’Abate 的亮麗果味,這是他們沾上一點南部特性的原因?

我們 3 年前在香港國際酒展與莊主 Laura Brunelli 曾有一面之緣(見﹕漫步國際酒展(之四)﹕大地無聲),這次在 Vinitaly 的一天,Le Chiuse 的莊主 Simonetta 說要介紹一位好友給我認識,原來是 Laura

P1250389我們在她的展台試了她好幾款酒,後來到 Montalcino 又拜會了她位於Podernovone 的田和她的家,讓我們對久違的 Gianni Brunelli 有了全新的感覺。

P12503922011 2012 Rosso 都有亮麗的果味;2012 很熟,香氣盛放,帶點巧克力或咖啡豆的濃濃的氣味,入口甜而且圓潤;2011 清秀一點,較多礦物味。這是很有份量的 Rosso

P1260106後來我們在她家又試了 2008 2009 Rosso,發現 2008 已經很融和了,濃烈得有幾分像 liqueur

P1250393乾燥的 2009 是不那麼討好的年份,但他難得有很好的酸度,乾花和森林的氣息,隱約有些典型的北部 Le Chiuse 式的礦物氣味。豐滿但複雜!近年在北部逛了一圈以後我更懂得欣賞 Gianni Brunelli 了。

P1250395接下來的 2006 Riserva 2004 Riserva 更把複雜度推到最高點。我越來越相信這是 Le Chiuse Poggio di Sotto 的結合體她既有 Poggio di Sotto 亮麗的果味,又有 Le Chiuse 的礦物、松露等的複雜性。

所以 Gianni Brunelli 的奇特,根源是兩塊性格不同的土地結合而擦出的火花,但我們到過她的田和家參觀以後,又有多一個想法。

P1260719P1260102 P1260110她與去世的丈夫是美的化身;他們家裏每一角落都是有品味的大大小小的美術作品,他們每一扇窗都是一幅最自然的田園風光。他們不過用大自然做畫布,用葡萄做畫筆,他們每年的 3 萬幅畫作是他們的流動油畫展覽

我還有個推想﹕他們造酒以前的畫室是位於 Siena 的一家有名的餐廳,他的丈夫便曾說﹕“I want to bring the land of Montalcino to the table”。我沒去過他們的餐廳,但從他們的酒我大概能想像他們的菜式。Baricci 的莊主告訴過我 Brunello 用來配 Montalcino 的野豬最好,當然還有馳名的佛羅倫薩牛排!

最後一點﹕Laura 來自撒丁島(Sardinia),夠南方了吧?

 

後記

教我如何不愛 Montalcino

走了一圈之後,原來頗熟悉的幾個莊又變得有點模糊兼神秘,令我心癢癢的想再次好好地品試一番。

因此我回香港以後的第一件事是編了幾場試酒會,其中一場叫 Brunello's Visions of Beauty — southern zon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