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體的歷史

Visits: 41

最近先後看了三套以抗日和國共內戰為背景的電視連續劇。

勳章》裏的趙長林最感人,人間正道是滄桑》的電影感最好,而在東方紅出現的人物最令人耳目一新。

但把他們併起來看,卻很發人深思。

記得九月在青島旅遊時與計程車司機聊天,踫巧他也是個戲迷,他告訴我他的山東同鄉中有很多像趙長林這種人。

另一位朋友對《人間正道是滄桑》卻很有意見,認定國內拍的劇是充滿偏見的。

我認為戲劇總免不了用文學手法來加強戲劇效果,而沒有政治觀點更是沒有可能的事。

但最有價值的是,這三套戲讓我們可以分別從三個不同視角重新經歷這段歷史。

試想想﹕古今中外歷史,不也是這樣的嗎?但我們每天處在歷史當中,有這樣想嗎?

兼聽則明,我說這三套戲併起來看很發人深思,便是這個意思。

 

勳章》裏的趙長林是個最普通的平民百姓。他原來是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的老百姓,簡單的生活無端端被日寇打斷了。一個偶然加上很多個意外,令他當上了八路軍,最後還想入黨。他什麼主義都沒有,對他來說,只有生存與生活是真實的。他入的其實是「生活黨」!

 

人間正道是滄桑》寫的是中產階級,懂得概念、主義的人。每個人當時都被時代巨變捲進去了,教書先生楊立仁既然「立仁」,他理性地緊跟國民黨這個革命「道統」是很自然的事,正如留學法國的瞿恩跟上馬克思、列寧這股西方革命道統,也是正常不過的事。至于立「青」,從不正經讀書,所以他是沒有所謂「道統」的,他憑的是他的直覺(有人稱之為良心),所以他憑他的直覺,先參加國民黨,然後改投共產黨。

在《人間正道是滄桑》,我們看到的是中層幹部為了模糊的「主義」而參加革命,但一旦身在其中,他們唯有像螺絲一樣隨著各自的大機器而運轉。所以同一家庭的兄弟可以各為其主。

 

《東方紅》講的是兩黨高層的較量,領袖好像都充滿著自信,大有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之勢,但真正起決定性作用的,其實是楊立仁、立青兄弟這些螺絲黨,以及趙長林這種生活黨。

歷史的進程,便是這三種角色互動的結果。有點像地殼的運動,一不當心,便有大大小小的地震。

這些地震,我們幾乎每天都與它擦身而過。分別只在于﹕你是黨領袖、螺絲黨還是生活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