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兄叫 Soldera — Il Colle

40 年前(1972 年),一位名叫Gianfranco Soldera 的保險代理從 Milan 來到 Montalcino 找地,結果他在中部的 Tavernelle 落腳,在Sangiovese 之父 Giulio Gambelli 的指導下,Soldera 很快便成為與Brunello 發明者 Biondi-Santi 齊名的最頂級酒莊。Soldera 既拿了 Robert Parker 最高的評分,他的 Brunello 價格也與Biondi-Santi 看齊,可以說既叫好又叫座。

很湊巧,同一年一位名叫 Alberto Carli 的公證人(notary)從 Siena 也來到 Montalcino 找地,結果他在靠近市鎮的一塊名為 Colle al Matrichese 的地落腳,這裏原來是老牌名酒莊 Costanti 的一部分,一直生產很經典的 Brunello,與Biondi-Santi 鄰近,他簡單的把酒莊稱為 Il Colle

 

 

有讀者說Il Colle 的酒標有點像「中華第一龍」。我從網上找來這張 1971 年在內蒙出土的「紅山玉龍」一看,竟然有超過幾分的相像。有機會要問問莊主。(圖片來源﹕新華網)

 

 

更湊巧的是,Alberto Soldera 一樣也找來了Giulio Gambelli 當顧問,所不同的是Il Colle 今天仍然藉藉無聞。The Wine Advocate 遲至前年才由 Antonio Galloni 評試了他們的2007 Rosso,認為他們的風格像 Poggio di Sotto,打了不錯的 89+ 分。但一向不錯的Stephen Tanzer 試過2001 Brunello,卻只打了 87 分。最好笑的是 James Suckling 喝過最佳年份 1990 後簡單的說﹕ “Nice complexity here, showing some mineral, truffle, mint, tobacco and floral notes that are enticing. Very approachable and lovely now, but on the light side,打了 85 分,須知“light”是頭等大罪。看到這些酒評,便難怪他們的酒數十年來也無人問津了。

 

 

但我對 Giulio Gambelli 的作品是從來都不會放過的,更何況這是Giulio 到晚年仍然照顧的孫子?

 

 

 

Il Colle 的酒不容易找。今年就在 Giulio Gambelli 去世的那個月,我終於弄到 7 個不同的年份,本想讓他們在酒櫃多放一點時間再細心品試的,但幾個月前的一個晚上發生了一個小意外,我們喝了一半的 1989 Giacosa Barolo Villero 突然發現有一只類似蒼蠅的小昆蟲在瓶內,我嘆息之餘只好取出一瓶1997 Il Colle 來頂替,即開即喝是唯一的辦法。

 

可憐 Il Colle 開始時睡眼惺松,要喝到第三杯才覺得酒醒過來了。是很不尋常的 Brunello,從始至終都有一種我叫檀香木,我太太叫「爽身粉」的香氣伴隨著黑櫻桃氣味。味道以甘草、草藥的甘甜為主,不是簡單的水果甜味。可能呼吸時間不太充足吧,色彩一直都屬於比較陰沉、柔順的(supple),不明亮、不清晰,也沒有 polish,絕非等閑之輩,這次偶遇帶給我們太大的驚喜了這瓶即開即喝的 Il Colle,竟然比我們最近喝過的幾瓶 1997 都要好!

之後的兩個星期,我們開了年紀最大的幾瓶。每一瓶都帶來更多的驚喜。

1985 Riserva的酸度比較高,令我想起 Biondi-Santi,但果味仍然充足,而且酒體也頗厚,所以應該不是衰老之兆。放到第 2 天,有輕微的氧化氣味,但口感比第 1 天平衡,酸度稍為降低了,但有點老態。到了第 3 天,奇跡來了,果味好像耀眼的陽光奪陰雲而出,甜而且厚。

是時候試酒莊最早的三件作品了。

 

 

1978 Il Colle 的第一個年份,在 Tuscany 算是比較溫和的好年份;1979 潮濕、1981 則冷熱無常,都是比較一般的年份。

我們發現 1978 飄逸、1979 嬌柔、1981 清澈,同是上品,Giulio Gambelli 的天才之手處處可見!

讓我再一一細說﹕

  • 1978 Riserva 的氣味最初有草藥、茶葉、樹皮、泥土和酸梅;果味輕如耳語,隱約的幽香如退潮的海水,我趕緊記下了「海不揚波」和 “unforced naturalness” 的印象。餘下的半瓶在以後的幾天竟然有進一步的發展﹕第 2 天仍然新鮮,有更甜的果味;第 3 天開始有點混濁,也有點氧化;第 4 天的果味變得柔順了(supple),但甜味來得更深。很驚人的處女作,30 多年後才一鳴驚我!在我記憶中,這瓶 1978 Il Colle 肯定比 Biondi-Santi Brunello 好,與 Soldera  1978 Rosso 比則各有千秋;硬要我選,我會選飄逸的 Il Colle
  • 1979 Riserva沉穩,柔順,沒有驚也沒有喜,濕泥土的氣味,很充足的果味但活力不多,這是生命盡頭的晚秋之色,與同年的 Biondi-Santi Brunello 比較毫不遜色。這瓶酒開瓶後一個小時已經很穩定,整天都保持狀態,可是放到第 2 天便變酸了,果味也隱沒了,老人家太累了。
  • 1981 Riserva是三瓶當中最精彩的,原因是我嘗到了 Brunello 的根源之美(意大利人叫 tipicita,法國人叫 terroir)﹕由自然的酸度引領的味覺之旅。我的筆記是這樣的﹕“The nose is dominated by sour cherries, wet earth, not very powerful but persistent.  The palate is captivating.  The body starts rather thin, but continues to build up its weight in glass.  There is a tantalizing acidity that leads you to an earthy, dried cherries/plum, preserved fruit type of fruit, with a long lingering finish and very fine tannins.  Graceful elegance.”  Kerin O’Keefe 在她的 Brunello 專著裏曾描述傳統風格的 Brunello 對成熟葡萄的特別要求﹕“The final choice of when to harvest also hinges on what style of wine a firm wants to produce.  Producers looking for longevity and finesse prefer to pick not only when tannins are ripe but also when acidity levels are still rather high, since fresh acidity is one of the main factors behind the marathon longevity of the most vaunted Brunellos and Riservas” [p.36] 我眼前的這瓶 1981 是活生生的出色例子。你可以批評這瓶 1981 的果味不太夠,那是因為年份不是上佳之故,但他的酸度與丹寧的完美配合是無懈可擊的,也只有好的酒莊才能在平庸的年份造出這瓶精品。

Il Colle graceful elegance 多少拜他們那塊地勢高(海拔 450 公尺)而且向北的田所賜。酒莊在 1998 年買了一塊位於東南部 Castelnuovo dell’Abate 的地(Poggio di Sotto 附近),從 2001 年開始的 Brunello 混合了兩塊田的葡萄。根據酒莊少主 Caterina Carli 說﹕

Our vineyards at Il Colle make very graceful wines, while those from Castelnuovo are fuller bodied.  Blending them creates the perfect balance. Having vineyards in two different areas of the growing zone also gives us more protection in difficult vintages (2002 for example) that may affect one area more than the other.

[Kerin O’Keefe “Brunello Deconstructed”, from The Wine News, October 2007]

 

 

 

我們最後試的 2001 2004 便是混合了南北兩塊地的新作。

 

 

果味都走在前面,其中 2004 較外向,充滿陽光與活力;2001 則比較內斂和沉實。

2004剛開瓶時便有一股鮮甜的果香從酒杯奔湧而出,很刺激。香氣有泥土味與鮮玫瑰、樹皮、樹林、紅櫻桃的甜味,口感是甜上加甜,簡直太甜了,但勝在酸度也不錯,所以感覺非常新鮮。暖和的天氣令酒還積存著很多 baby fat,相信要過四五年才會比較細緻和優雅。

2001今天飄逸得多,芳香之餘還發出一些香草氣味,入口也是典型的紅櫻桃果甜味,但比 2004 深沉得多,勁度(intensity)也大很多。Biondi-Santi Poggio di Sotto 的混合體是什麼模樣的?這瓶酒引起我無邊無際的想像。

Le Chiuse 之後,Il Colle 是最近一年令我頗為吃驚的另一發現。

最近翻看 Kerin O’Keefe 的新書Brunello di Montalcino,我讀到除了這兩個酒莊外的一大堆聽也沒聽過的傳統而且十分出色的酒莊的名字﹕

  • Tenuta Crocedimezzo
  • Padelletti
  •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 Baricci
  • Le Gode
  • Abbadia Ardenga

開始時是驚奇,想起我們的名酒評人我便有點憤怒,但最後我只好苦笑。

 

Kerin O’Keefe 有幸嫁了個 Tuscany 的有錢人(雖然她否認這是她熱愛Brunello 的原因),而我只好買最便宜的機票去 Montalcino 一看究竟。從樂觀處去想﹕這個年代還可以去舊世界重新發現新世界,我心裏應該充滿感激才對。


Thank you
, Italy.

 

後記﹕

從網上找關於 Il Colle 的資料,讓我很偶然的發現一個令人疑幻疑真的故事,我猜想這多半是商人為了賣酒而編撰的傳說,當中也許有部分是事實。大家就當短篇小說來讀吧。

http://www.porthos.it/index.php?option=com_fireboard&Itemid=42&id=13909&catid=10&func=fb_pdf

3 thoughts on “我的師兄叫 Soldera — Il Colle

  1. 很精彩的文章, 希望遲點可以在香港買到這間莊的酒, 另外請問 II Colle label 上的也是希臘神獸嗎?它的樣子有點像中國的"中華第一龍".
    [版主回覆08/08/2012 07:58:40]找來「紅山玉龍」的照片一看,果然很像。謝謝你的提示,我把資料加進去了。
    [版主回覆08/07/2012 23:00:52]你可以試試這裏﹕http://wine2gather.com/。我不清楚 Il Colle 的神獸來自那裏,有趣的是與 Soldera 的有幾分相像!

  2. 小說中講到真係好神秘, 不過可能係真, 因為cellartracker 中平時好少見人講咁舊年份既酒, 但偏偏search Il Colle 就 exactly出哂呢9個年份, 而90之後又冇哂人講, 直到97 99 01 04….先再有小量散評. 究竟BdM仲有幾多臥虎藏龍…..
    [版主回覆08/08/2012 17:58:49]但 Wine Spectator 的 James Suckling 評了 Il Colle 很多年,從沒有超過 87 分,他找到這些酒應該不是因為他認識 Alberto Carli 吧?不跟潮流走便沒有酒評,要是評也評不好,這是意大利酒的縮影和宿命? Le Chiuse 與 Il Colle 不是僅有的例子,不過踫巧讓我遇上罷了。

  3. 這樣細心品嚐,太寫意了!
    [版主回覆08/11/2012 21:03:14]先生讀書,我讀酒,其實一樣!書讀得悶了,還好有酒;但酒不能多喝,所以還是要看書。這樣來來去去的,日子便好過一點,雖然仍然是笨蛋一名。見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