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郑州与他

朋友说他下星期要去郑州参加全国书展,马上勾起我一段温馨的回忆。

那是二十八年前的冬天,我们四个南方年轻人第一次踏足北土。没有穿厚衣服,没有棉鞋,也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心里只有一个燃烧已久的愿望:回中华民族的老家看看。我们从广州坐火车硬座出发,第一站是郑州,抵达时间是晚上十二点。

郑州位于黄河以南,根据当时的规定,是不允许安装室内暖气的。

 

那时气温是零下十三度,好不容易熬过另一个冰冷的晚上,醒来喜见阳光已穿越光秃秃的树梢,带来一丝温暖。

 

窗前的小屋子,开始出现几个全身厚厚的包裹起来的小孩...

 

他们可能是工厂办的学校的学生吧。我发现了小孩,小孩也发现了我...

 

我与他们同样为这新发现感到兴奋...

 

最令我难忘的是站在前面穿红棉袄,裹着粉红色头巾,用最美妙的姿态站着的小女孩。我每想起郑州,脑海里出现的就是她,当然还有他...

 

人越来越多了,小女孩回头一望,恐怕也感到讶异吧

 

今天再翻看这些老照片,才吃了一惊!有一幅我们在家挂了十多年的油画,我们一直都喜欢得不得了,甚至觉得她已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但究竟这画好在那里我们一直都说不出来。今天我才突然想起来:她是郑州的小女孩吗?

 

学生上课了,我们也上路。北方冬天的景致,我永远都忘不了。

 

我们走过黄土高原,贫瘠但庄严

 

第一次看到黄河,令我们感动而下泪。我们用一个放菲林的小圆筒盛满了黄河水,但这圆筒至今下落不明,我总想有那一天再次搬家时会把它翻出来。

 

之后他送我们去嵩山少林寺

 

然后渡洛水

 

一睹惊人的龙门石窟

 

他与我们一起拍的唯一照片

 

他名叫周承启,当年是郑州铝厂的干部,我们很偶然在广州上火车时碰到他。没有他,我们便不会有这段难忘的经历,因为可能在郑州车站已经冻僵了!

去郑州参加全国书展的朋友答应试试帮我们找周承启。于是,我把二十八年前的老照片翻出来,并把老周的两张照片电邮给朋友。

写好这个网志之后,我笑自己是个傻子:老周一直都活在我们心中,还要到哪里找去?我的头好痛,像被老禅师狠狠的敲了一下。

后记:

终于与老周联系上了,这是他寄来的照片,与太太拍与2006年11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