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 Soldera(下)

Visits: 103


 

 

2004 2006 Soldera 是正常年份的奇酒,那麼反常的2002 2000 又會帶來甚麼驚與喜?

我對 2002 尤其是好奇,因為這是潮濕多雨的年份,對 Piedmont Tuscany 同是大災年,很多酒莊乾脆不推出任何酒,或把所有葡萄降級為最低檔次的酒出售。但是Soldera 依然我行我素,只推出一款 Riserva,既沒有 Rosso,也沒有 Brunello

這瓶 2002 在大木桶陳年了比較長的 5 年半,所以應該在 2008 年底才出來。我們在 2009 年中的一場酒宴第一次有機會拜見他,令我驚訝的是他有那麼漂亮的果味,甜美、溫柔、如絲的滑溜,完全不像是浩劫後的餘孤,我當時的疑問是﹕這酒有足夠的結構讓他陳年嗎?

一年後在 Monica Soldera 主持的酒宴上我們又有機會再次品試,聽Monica 說這年他們只產 7,000 瓶。Soldera 10 公頃葡萄園按規定是可以產 60,000 瓶酒的,所以他們這年從8.5 串葡萄只選其一。真的是劫後餘生!

我當時記下的印象是這樣的﹕

我喝了第一口之後馬上寫下三個字﹕wet, wet, wet

很濕的泥土,很 supple 、陰沉、柔之又柔的味道,酸度很低。這是黛玉式的美態,是很不多見的。酒能陳年嗎?我不知道,這又令我想起黛玉。但如果今天喝,是一種于無聲處聽驚雷的享受,很難得!

(見前文﹕Soldera Wine Dinner, May 25, 2010 @ Otto e Mezzo

又過了三年,我們終於有機會與他面對面談了兩天。在先後品試過 2000 年以來的 7 個年份Soldera 以後,我可以說今天以 2002 最美妙!

第一天剛開瓶小試,有泥土的香氣,玫瑰花,類「爽身粉」的香料。味道有點低調,深沉而柔弱,優雅並有很細的丹寧,活像陰雲密佈的一天,收結很長,是一種潮濕、柔順、海不揚波式的甜味。

 

 

3 個小時後再試,味道濃了一點,更複雜,滿是新鮮的玫瑰花!

下午三度小試,清純的甜美,有深度,仍然是陰柔而非陽剛的風格。部分陰雲好像吹走了,大地更開朗了。

晚上正式品試才精彩,整晚的表現我概括為「變色龍」。

第一杯共喝了十口左右。第一、二口酒體比較薄,酸多於甜。從第三口開始,果味緩緩而出,每一口都更厚、更強烈,果味帶一點黑巧克力的色調,從不覺有丹寧到有比較明顯的丹寧。

第二杯一下杯已經聞到甜絲絲的香氣,這杯酒又經歷了三變﹕從極度酸甜平衡但優雅的儀表開始,逐漸出現好像中年發胖的如糖漿似的厚度和濃度,然後又好像下了妝的一種鉛華盡洗的清秀,纖細,黛玉式的美態。

這是令人情緒起伏的酒,像個多風雨的季節,以陰雲密佈為主調,偶爾風吹雲散,只怕有一線陽光的出現已令人興奮異常,但瞬間又回復白晝如晚上的情景,不過每一刻都令人動心,不是激昂澎湃的那種風景,而是春雨綿綿的纏綿感覺。不是貝多芬,更像 Debussy 的音畫。這大概是 2002 的天氣最好的寫照吧?

酒放到第二天,失去了前一天的一些清新感,換來乾花、果皮等氣味,但有趣的是從第一杯到第二杯,他仍然經歷了差不多一樣的轉變,從羞人答答的第一杯到比較有力氣的第二杯,從酸度較高的第一杯到比較平衡,甚至口感強,有那種典型 Soldera 的濕泥土、像施過肥料的花園的第二杯。

我的直覺是 2002 年的陰氣太重了,所以他要多一些陽氣來喚起他的生命激情。是否這個原因,令Soldera 讓他在木桶有長達 5 年半的氧氣供應(冷暖平衡的 2004 只有 4 年)?同理,開瓶後我們也要讓他稍為呼吸,才可以把他的活力叫出來?

常說壞年份更見造酒人的功力。Soldera 2002 Giacomo Conterno 2002 Monfortino 是兩個最傑出的例子。

2000 年與 2002 相反,是炎熱為主的年份。這是我們的第一瓶 Soldera 2000

 

早上開瓶小試,先聞到有點像快要腐化的花朵的氣味,而且酒的顏色有點渾濁,令我懷疑酒的狀態是不是有些問題?之後變得乾淨了一點,感覺有點潮濕的甜味,有肥又軟,酸度不多。

晚上正式品試時,第一杯氣味比上午乾淨得多,以花粉為主,又有那種刺鼻的花田的典型 Soldera 氣味,入口中度的酒體,開始時比較平衡優雅,但後期越來越厚重,丹寧也開始出來了。

第二杯把炎熱年份的特性充分表現出來了﹕聞起來濃烈兼黑實,口感圓潤和肥大,熟透的果味傾巢而出,結構弱,酸度也欠缺。2002 是濕、濕、濕,但 2000 是熱、熱、熱沒有更大的對比了。

第二天再試,清新感完全跑掉了,前一天開始時的腐化花朵又回來了,這時與香粉混在一起。口感沒有前一天那麼豐滿,但仍然以肥大和一味甜的果味為主,酸度欠奉。

喜歡果味的較新派口味的人可能對 2000 有好感,但這沒有優雅感覺的Sangiovese 非我所好。以前試過 Le Chiuse Poggio di Sotto 2000,都覺得他們太甜、太臃腫,所以 Soldera 也拿上天沒辦法,非戰之罪也。

比較 2000 2002,我懷疑 Sangiovese 應付濕冷比炎熱容易,其中 Montalcino 又比 Chianti 不利,因為它比 Chianti 乾燥、和暖,遇濕冷天氣可以嚴選葡萄,但天氣太熱,葡萄無從躲避驕陽!

 

試了 4 個年份的 Soldera,仍然感到意猶未盡。2002 雖好,但陰氣重了一點,不夠全面。憑最近一年喝過的 2001,我可以想像 Soldera 2001 今天一定是千禧年 7 個年份中最好喝的一瓶。

我們上一次踫他是 4 年前的事,那也是令我開始對 Soldera 有感覺的一瓶。我當時的簡單筆記是這樣的﹕

Sweet fruit aromas spring from bottle just ½ hour after opening.  Very good fruit and acidity, and strong resemblance to Salvioni, but not as hard-hitting.  Medium body, finesse type of Brunello.  The fruit is just beautiful, sweet in a silky, caressing style.  Both delicate and powerful at the same time, which is not usual for a Brunello.  This is such an enjoyable Brunello even when young! 

在這之前,我對 Barolo 情有獨鍾,直到四年前踫上這瓶 Soldera 2001 才把我們帶進了 Sangiovese 的新世界。所以我們對今天這場重逢有很高的期望。

早上小試,起初的半個小時確是精彩,那芬芳的玫瑰花瓣幾乎令我誤以為這是 Barbaresco!豐滿、厚重,甜絲絲的香氣,口感有平衡的果味和酸度。我心裏暗叫﹕That’s it

但好景不常,花香和果味很快跑掉了,只餘下酸度,果味好像躲在厚厚雲層後面的太陽一樣,時隱時現。

晚上正式下杯時,果味幾乎全跑掉了,只餘酸度和丹寧。第二杯更濃厚,丹寧也更凶猛,但因為沒有果味,喝起來像濃普洱多於酒。

看來酒睡著了!

第二天再試,仍然以酸味為主,偶然有很隱約的香粉味和甜的氣味,但不太明顯,丹寧比第一天收斂了一點,所以今天以酸度掛帥。完全沒有絲毫的氧化跡象。

看來酒睡得很熟。

有過處理年青 Barolo 的經驗,我知道這是急不來的。能踫上睡覺的 Brunello 是我的運氣,就陪這個孩子玩一會兒吧。於是我決定以後每隔一天探望他一次,看他甚麼時候睡醒。


 

4 ﹕有微量的腐花味,可能開始有輕微的氧化。味道簡單的甜甜酸酸的,像酸梅湯。起碼有點果味出來了,皇上快醒了吧?

6 ﹕仍然有腐花味,開始有點像酒了,初步有果味、酸度與丹寧的平衡。肯定醒了!

7 ﹕繼續好轉。有明顯的香粉,平衡、優雅,好喝!

9 ﹕口感豐滿、有厚度,果味深黑,開始有種勁度(intensity),又出現一種類似草藥的濃烈果味,既甘且甜,有幾分像 1983?腐花氣味更強,更氧化了。

11 ﹕更氧化了,但果味也更強烈,不過優雅而不強悍。

13 ﹕更氧化,極為濃厚,果味夾雜著一種像黑巧克力的苦味,好像放煙火或火山噴發,強烈的果味與強烈的丹寧並出,甘甜的草藥味,這時有幾分 1983 Riserva 的影子!

15 ﹕像個開始泄氣的汽球,有點累了,濃度和勁度降低了一點。我把餘下的1/8 瓶酒放回酒櫃,希望再過半個月還會有奇跡出現。

 

 



回顧這半個月的變化,酒睡了 3 天,第 4 天開始蘇醒,第 6-7 天是常人心目中的好酒,第 9 天才開始像好喝的 Soldera,先是像 1983,到了第 13 天開始更像 1983 Riserva

2001 好喝嗎?看來我以後每年要重新找一次答案。或許他 18 年後一開便會像 1983

小結

第一次認真的試過 5 位少年 Soldera 後,我的結論是 Soldera 是非比尋常的 Brunello,他很奇特的表現,似乎像 Monfortino 多於任何 Brunello

 

 

我試的2000 lot number E67Case Basse?);
2001 F68Institieti);
2002 I71(?)。
Soldera 永遠讓我們猜不透。

其實在很多方面,他與Monfortino 也很相像。首先,Monfortino 的葡萄,是酒莊在最好年份最好的 20%;而從 2000 年開始,Soldera 每年只集中造大概 15,000 瓶的 Riserva,但以他們的 10 公頃土地,他們是可以造 60,000 瓶的,換句話說他們用的是最好的 25% 葡萄。

 

 

另外,與Monfortino 一樣,Soldera 也用了極端傳統的方法來釀酒﹕用天然酵母,沒有溫度控制的發酵,和特長的大木桶陳年(一般 5 年)。

難怪 Monica Soldera 曾對我說﹕酒不是隨便開來喝的。試問誰會隨便開一瓶Monfortino 呢?

經此一役,我也不敢輕易開一瓶少年Soldera 了!

1 則評論在 少年 Soldera(下).

  1. 看完這篇,很想多試點soldera不同的年份,希望將來可以買到多一點的其他年份的soldera來認真試試。
    [Julian回覆03/06/2013 02:56:21]此等幻酒還是講求緣份
    [版主回覆03/04/2013 08:02:17]最好新、老年份都試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