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萬巢之山(下)

P1180499非紅非白的桃紅酒 Canaiuolo 最好懂,單憑直覺我便愛上他,這時任何文字都是多餘的。

莊主簡單的說這是窮人的香檳,一打開他,我們便忘卻紅與白,品牌與常規,只顧解渴、鬆弛,打開話匣子!

有酒友第一次喝桃紅,與 Canaiuolo 一見鍾情,他很高興終於找到一款太太也會喜歡的酒。

有資深的酒友,因為 Canaiuolo 而想起一瓶難忘的南法桃紅。

著名的意大利酒評家 Franco Ziliani 竟然可以為這朵簡單的玫瑰洋洋灑灑的寫了一整篇評論文章,他的結論是這是意大利最好的 3 款桃紅之一。我覺得他這段話的最後一句最有意思

One can quickly summarize this 2012 Canaiuolo rosato: an enoic masterpiece that combines fragrance, harmony, richness of aromas, and cleanliness of expression with terrific enjoyability, like all great works that communicate through the language of simplicity, which becomes truth.  

…… 正如所有偉大的作品一樣,2012 Canaiuolo 桃紅選了最簡練的語言來表達自己,真理莫不如此。

[出處﹕http://www.montenidoli.com/francocaneng2013.htm]

這番話說到我的心裏去了。

好酒不一定是複雜無比,有無盡香氣,無窮味道,百年不壞的。他應該以一種簡約的語言道出真理。

在用心的「接觸、品嘗和親近Montenidoli 以後,我對 Elisabetta 想傳達的真理有了一點新體會。

依我看,她用了最簡約的語言,令老百姓與學問家同樣能聽懂天與地在人間的迴響。

太多人用腦來喝酒,像個科學家一樣拼命分析酒裏的果、酸度、酒精、丹寧等等,然後打分數。他們很多時候用盲品的方法,就是說只承認酒杯裏的存在是真實的。

Elisabetta 要傳達的訊息卻不光在酒杯內,也在舉杯者的心裏。

我們都懂得說最好的葡萄酒是天地人的結合,但 Elisabetta 卻不肯把「人」狹義鎖定為釀酒師,因為她認為釀酒的人無論技巧有多好,也不過是個忠實的僕人。

她的「人」指向更廣更深的人生,包括了人性、社會性,和代代傳承的記憶。酒不光是飲料,更是一種人類社會的產物。譬如說她的粗白和粗紅(Vinbrusco Il Garrulo)是 San Gimignano 先民每天賴以維持生命的,Il Templare 讓我們想起為打通東西方交流而犧牲的聖殿騎士,離開這些「酒的傳人」的歷史,我們與禽獸無異,因為我們喝下的不過是維持生命所需的水份與糖份而已。

這種人性、社會性,和代代傳承的記憶,也是 emotion(情)的主要來源。我的老師 Carlo 曾教我忘記酒評人打的分數,他說最寶貴的是  emotion(情),但長期以來,我仍然似懂非懂,因為情好像是很抽象,純粹主觀的東西。今天,Elisabetta 我茅塞頓開,試問離開了人性哪會有情?

Montenidoli 傳達的訊息既在杯內也在杯外,作者思考的不光是葡萄酒,還有天、地和人間,所以她的「發酵的葡萄汁液」有無限靈性(soul),這會不會是 Nicoloas Belfrage 想讓我們自己發現的秘密?他不在他的專著提出,恐怕是篇幅所限吧?

後記

很多造葡萄酒的僕人都是道家。

Elisabetta 令我倍感親切和感動,是因為我發現她是個亦儒亦道的人。

約半個世紀前,她與伙伴 Sergio 上山帶「孩子」。Sergio 一年前去世後,她決定把萬巢之山還給人類,把酒莊的收益用在老人和問題青年身上。

1所以去年她開始來中國努力賣酒。她說她想架一座大橋(il grande ponte),一方面為了賣酒,然後把賣酒的收益用來邀請中國的老與幼到萬巢之山與世界各地的同齡人交流。

她的出發點是早期基督教的博愛精神,這種普世關懷在我們這裏與儒家的「老吾老與及人之老,幼吾幼與及人之幼」巧妙的接軌了。

因此萬巢之山講的不光是意大利的吾土吾民,她擁抱的是人性。

請看﹕

基金介紹﹕http://www.montenidoli.com/index.html

Sergio 的生平﹕http://www.montenidoli.com/sergiomuratorispring2013.ht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