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萬巢之山(上)

P1210280萬巢之山  Montenidoli 的莊主 Elisabetta Fagiuoli 是一道難解之謎。

謎面來自意大利酒專家 Nicolas Belfrage 畫龍點精式的描述﹕

The essential ingredient of Elisabetta Fagiuoli’s wines is soul, and you can’t describe soul.

Elisabetta Fagiuoli 的酒精華盡在其靈性,但靈性不能形諸文字。

Nicolas 在他的專著 The Finest Wines of Tuscany 介紹過一兩百個酒莊,對每個莊他都會在文末評介一下最值得留意的酒,唯獨在 Montenidoli 這一章,他只語帶神秘的說道﹕

You have to sense it, taste it, relate to it.  So I won’t attempt to describe her wines, except to say they’re different.  I will merely give you their names and a little information, urging you to track them down.

你得接觸之、品嘗之並親近之。唯一可以說得準的是她的酒奇特,其他恕我不細說了。這裏有酒名和一點資料,最好你自己找

究竟是他沒機會試 Elisabetta 的酒,還是他試過但不太懂,所以不敢多說呢?

兩者都不大可能吧?我越想越不明白,我的好奇心也幾乎無法抑制了。

去年的國際酒展原來是個好機會,但與 Elisabetta 驚鴻一瞥,徒令我對她產生更大的好奇,因為她談酒不多,反而跟我說了她對老子和中國文化的興趣,還托我幫她找些書來看看(見前文﹕漫步 2012 國際酒展(下)﹕夢遊萬巢之山)。

可是她一離開香港便如一縷青煙,我難得與她聯繫上。我與她通過一兩次電郵後便音訊全無,這是小酒莊常有的事,所以我不感到意外。

我曾告訴她我希望 9 月中登山造訪,她卻回我說每年從 9 15 日到 10 月底她都閉關準備採收,與外界完全隔絕。我說我不妨礙她,她工作忙可以不理我,但她說只要我在,她便不視而見,所以不行。

我別無他法,唯有乖乖的遵從 Nicolas Belfrage 的指引,托朋友訂了一批她的酒,自己在家慢慢的試喝。要揭開謎底,看來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行行重行行,上個月 Elisabetta 又重臨香港參加酒展,我乘機為她安排了一次小型試酒會,由她帶我們品試她的 9 首作品。慢慢的,謎底有點呼之欲出了,雖然我還是不能完全肯定。

P1210170Montenidoli 目前有 11 款酒,5 5 1 桃紅,我不小心漏了 1 款白的沒訂,其餘  10 款中的 9 款我都試過 2-4 次不等。

她的紅酒

我先從 4 款紅酒開始,因為這是我比較熟悉的。

P1180484 4 款酒好比一本 Chianti 歷史書裏的四個章節。

第一章是 Chianti 的史前期,主角是 Il Garrulo,是幾杯下肚後的吵鬧聲音,也寓意冬天在萬巢之山出現的一種名松鴉的鳥(Garrulus)。

P1180494這是最原始風味的 Chianti,按 Ricasoli 男爵在 1872 年提出的公式來釀造,「以 Sangiovese 為主體(75%),然後加 20% Canaiolo 來補充甜味和增加柔和性但不影響到 Sangiovese 的香氣,  最後加上小量的白葡萄(3% Trebbiano gentile  2% Malvasia Bianca)令酒更清新並適合日常飲用」。這款酒只在不銹鋼桶發酵並泡皮,沒有經過橡木桶,是最原始的釀造法。

我前後試了三次。

第一次在 8 月初,這時酒剛運到香港一個月,我讓他為一場 Chianti 品試會打頭陣。

我當時想這是簡單的酒,便在試酒會前一個小時才開瓶,開始的時候像小紅莓汁,非常可口,但兩個小時後正式下杯時,卻變得很粗獷,我們很快把注意力轉到當晚的主角 Il Poggio Le Pergole Torte 去,再懶得理他了。

酒還在暈浪嗎?又或者我沒有讓他呼吸夠?這是個謎。

一個月後,我重新開了一瓶,這次我把他當作一般的 Chianti 來處理。

早上開瓶小試,有清新的花香,清甜可口,唯一要抱怨的是太甜了!

晚上我們試了三小杯,每杯都有進一步發展,到第三杯竟然散發著鮮花的香粉味,圓潤,比例勻稱,可口異常。我在筆記本記下一個大大的疑問﹕究竟何為好酒?這瓶史前期的作品對我們提出了最大的挑戰!

我有意把酒多放幾天,以觀察他的能耐。

結果我們喝了 4 天而盡,因為太好喝了。到第 4 天我們聞到泥土、花叢和紅櫻桃的香氣,他已經搖身一變為完全融合、雅俗共賞的好酒,果、酸與丹寧有美妙的和諧,豐滿但不過頭,新鮮而甜美。一點氧化的跡象都沒有,仍然滿身活力的,這種活力(energy)大概來自她很早便採用生物動力方法?無限的活力令我想起不知年齡的 Elisabetta,難道這是靈性的光芒?

第三次試他是在 Elisabetta 主持的試酒會上。早上開瓶晚上喝,在大哥大姐面前毫不遜色,所以當晚有 1 位酒友從 9 瓶中選他為最好的一款。

第二章是現代版 DOC 時代的 Chianti,主角是 MontenidoliChianti Colli Senesi DOCG,說他現代是因為白葡萄消失了,葡萄成份是典型的 70% Sangiovese 30% Canaiolo發酵後有一年左右在法國小木桶陳釀後才灌瓶。

P1190181Il Garrulo 一樣,我們也喝了他 4 天,也同樣在第 4 天最精彩,他比 Il Garrulo 更工整、扎實,但活力如一。但他走的路比 Il Garrulo 艱辛(可能拜 Il Garrulo 的白葡萄令丹寧更馴服 )﹕頭兩天都太勇猛和粗獷了,到了第 3 天才漸入佳境,有趣的是我與家人晚飯時同場與 1995 Costanti Brunello 2011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一起品試,結果大家都覺得 Montenidoli 更佳!

這款酒從日常飲用酒過渡到精品酒,絕對可以與任何高質素的 Chianti Classico 平起平坐。

第三章是精品 Chianti,主角是 Sono Montenidoli老娘正是 Montenidoli 之意),純 Sangiovese,選自最好的葡萄,也就是最高端的 Le Pergole Torte Cepparello 級別,發酵後有一年左右在法國小木桶陳釀,再在酒莊放 3 年才灌瓶。

P1170396去年我們在酒展的最後一天從 Elisabetta 手裏取得一瓶 2004 和一瓶 2001,但同樣無功而還,因為他們像兩頭野馬,我用原瓶呼吸的方法與他們搏鬥了幾天都未能馴服他們。

2005 好一點,可能拜比較潮濕的天氣所致,但花了 6 天仍然看不到頭,當天果味也有,酸度也有,只是丹寧太凶了。毫不奇怪的是他仍然清新,一點氧化的跡象都沒有。Soul

P1190402要等老娘出現,我們才得窺 Sono 的尊容!

Elisabetta 主持的試酒會那天,她特別指示我要預早 double decant 這瓶酒和頂級白酒 Carato。對 Sangiovese 我是一般不會換瓶的,但主人的旨意只好照辦。

我早上趕到倉庫把酒提出,到下午 1 點才能做這個動作,到晚上 10 時左右開始品試時,沒有幾個人認得出他是酒展展場上喝過的同一款酒。丹寧與果味這時融合得很好了,與我一個月前喝的那瓶簡直判若兩酒,我當時的判斷是他比較像 Chianti Classico 南部的 Gaiole Castelnuovo Berardenga 村的風格,但他的無限活力(energy)是比較獨特的標誌,無怪乎 Elisabetta 稱他為 Sono(意大利語的 sono 相當與英語的 am)。

經此一役,我才知道 Sono Montenidoli 屬於少數勇悍幾如 Barolo Sangiovese(另兩個例子是 Soldera Baricci),年青的酒真要破例用 decanting 的方法才可以親近他。

一般的 Chianti 寫三章便成書了,但 Elisabetta 是個謙虛的君子,那裏肯停手?所以 Nicolas Belfrage 探訪過酒莊後說﹕

After 40 years, Montenidoli is still a work in progress.

40 年過去了,Montenidoli 依然是件未完成的作品。

Elisabetta 的這番話足以說明她自強不息的精神﹕

The vines are my children, and I am their servant.  You have to talk to them, as you talk with children.  The new-age winemakers think they have all the answers, but the moment you think you’re right, you’re wrong.

葡萄是我的孩子,我是他們的僕人。我視葡萄為孩子,所以常與他們交談。新世代的造酒人認為他們甚麼都懂,但一念知之便說明他其實一無所知。

所以三章以後,她近幾年又加添了兩章﹕

外加第一章是一款純 Colorino 的紅酒。Colorino 常被用來與 Sangiovese 混兌成 Chianti,但絕少人會用這種單一葡萄來釀酒的,起碼我從沒聽過或嘗過。

P1180495我前兩個月第一次試這款 Colorino 是一場馬拉松遊戲。顏色是很深的紫紅色,聞起來像墨水,刺鼻的香氣如 Syrah,又濃又甜,很可愛,丹寧慢慢開始湧現,我有點納悶 Colorino 怎麼可以與 Sangiovese 混在一起呢?

這種濃如果醬,丹寧又那麼厲害的酒不容易喝,所以在往後的一個月裏,我緩慢的觀察他,每隔幾天喝一點點。可是過了 10 天,仍然很濃,髒泥土的氣味,砂紙般的口感,,果味已經從鮮亮變為暗淡,直往深處發展,口感仍然很粗獷,但沒有明顯的氧化氣味。EnergySoul

我因為要到蘇北旅行,所以回家匆忙再試的時候已經是第 24 天了。這時出現很輕微的腐爛蔬菜的氣味,大概開始氧化了,但絲毫不影響整體的酒感。令我驚奇的是頑童開始檢點了,比以前圓潤了,又或者說沒有那麼粗獷了。

到第 26 天,我們在午飯時把最後的小量喝掉。這時的氣味像烤得很香的咖啡豆,入口如黑巧克力,以前的刺鼻香料、粗獷的成分與 Syrah 感覺減弱了,但仍然有可辨的痕跡,收結有點苦瓜的味道。這時他有一種洗盡鉛華的低調的感覺,我開始明白為何 Colorino 是混兌用的葡萄,因為他有如低調的 Syrah,帶來刺鼻的香氣和刺激的辛辣口感,這正好補充清秀、酸度較高的 Sangiovese,應該不會暄賓奪主的。

所以我渴望在 Elisabetta 主持的試酒會上再次試 Colorino,我相信要好好處理他才可以讓酒比較容易親近。Elisabetta 的指示是只有 Sono Montenidoli Carato 需要 double decant,但我自己還是把半瓶 Colorino 在下午 1 double decant 了。

晚上正式下杯的 Colorino 是個非常可愛的伴奏者,感覺像一瓶低調、優雅的 Syrah。優雅與 Syrah 好像是反義詞,但當晚一位資深的品酒師便說如果盲品會出現這款酒,他準會誤猜是 Syrah!結果品酒師與我都投票選了他為當晚最好喝的一款,我想這其中應該有幾分是出於驚喜吧!

這時我心裏高興,還記得當我下午告知 Elisabetta 我把 Colorino decant 了,她連忙搖頭說不需要。

外加第二章是一款名叫 Triassico 的純 SangioveseTriassico 即三疊紀時代,是比侏羅紀時代還古老的地質分年期,距今 2-2.5 億年。Elisabetta 近年在萬巢山上一小塊極古的三疊紀年代的紅土試種了小量的 Sangiovese 並釀造了 300 多瓶雙瓶裝,我買了一瓶但不捨得揭開這個兩億年的謎。

CR055048-Triassico terrenitriassici

紅酒小結

讀過萬巢之山 Elisabetta Fagiuoli Chianti 歷史書以後,我有這麼幾點感想﹕

  1. 從風土看,這是 Chianti 大傳統裏頭的小分支,我們嘗到的是 Chianti 的鄉土味多於 Brunello 的精緻瑰麗風;
  2. 她的酒處處散發著一種很原始的力量,可以感覺到一種堅韌不拔、不屈不撓的精神,跟 Elisabetta 相處了幾天,我隱隱從她的酒感覺到她的性格,從她的言談舉止也更明白她的酒;
  3. 她的幾瓶 Sangiovese 都可以與任何 Chianti Classico 平起平坐,但最近四分之一個世紀的 Chianti 都在趕潮流和向高檔走,所以 Riserva 級別的大酒 Sono Montenidoli 反而多如沙數 — CepparelloFlaccianelloLe Pergole Torte Il Poggio 等等幾乎數之不盡,但像Il Garrulo 這種最基本的酒卻仍然造得那麼雅俗共賞反而極為罕見,所以硬要我從三款酒中只選一款的話,這是必然之選;
  4. Elisabetta 注定是曲高和寡之人。如果隨俗,她的 Il Garrulo 應該叫 Rosso Toscana IGTMontenidoli 應該簡單叫 Chianti,而 Sono Montenidoli 就應該稱為 Chianti Riserva。但文人喜歡為每本書改個別致的書名,在市場與天地之間,她選擇忠於天地,忠於歷史。
  5. 所以說她的酒有靈性(soul)?

 

下一篇再寫白酒的靈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