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七)— 再次迷失在萬巢之山

“He doesn’t believe in me” — 他不相信我。

這是這次意大利之行最令我心碎的一句話,出自萬巢之山 Montenidoli 永遠 18 歲的莊主 Elisabetta Fagiuoli 之口。

在臨出發赴美加,為她新成立的基金會籌款的一個晚上,我們陪 18 歲招待從美國加州酒莊來的夫婦訪客,她問美國人她的構想是否只是夢想的時候,指著我說﹕他不相信我的想法!美國人簡單的回她說﹕確是夢想。

我告別 18 歲的時候,激動地跟她說﹕我不是不相信您,我不過不相信自己。您的理想太崇高了,可是我太悲觀了,我自私的希望您去做,而且把它做成功。我甚至覺得自己卑鄙,但我說不出口。

我心碎是因為看到眼前一個長者費了一生大半精力,已經幹出一番大事業,仍然背著掌聲,再默默上路。

她出發前不小心跌倒,肋骨傷得很嚴重。我央求她不要去了,但她很堅定的回我說﹕我時間無多了,花了那麼多錢,訂了最廉價的機票和酒店,我是萬萬不能取消的。

記得我剛認識她時曾問她年紀多大,她不回答我。後來她乾脆說﹕I represent the spirit of Montenidoli — forever 18(我代表萬巢之山的精神永遠 18 歲)。想到這裏,我便心碎。

如果 Florio Guerrini 是莊子,Elisabetta Fagiuoli 是蘇東坡。

蘇學士能文能書,但他最偉大的是他胸懷天下,在政治最保守的年代,夠膽做個最大的改革派,雖千萬人,吾往矣。

永遠 18 的酒早已享譽天下,但她懷著基督之愛的偉大精神,誓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見﹕迷失在萬巢之山(下)關於基金會的介紹),因為她相信大自然是最好和最終的老師。但這是個最墮落的年代!

基金會網站﹕http://www.sergiothepatriarch.org/index.html

P1270282我們在下著冷雨,一個淒迷的早上抵達萬巢之山,之後的幾天雖然放晴,永遠 18 的兩個活潑的孫子也笑聲不絕,但 Elisabetta 沉重的使命感像烏雲一樣籠罩著整個 San Gimignano,我哪裏有心情觀景和賞酒?

P1270458

但當我們登上古城最高的塔遠眺萬巢之山時,我突然被那片廣袤無垠的山林怔住了。Elisabetta 當年用祖母的錢買下這片佔地 200 公頃的森林的時候,她才二十來歲,她既然可以憑赤手空拳變荒山為良田(22 公頃葡萄園,10 公頃橄欖樹),為甚麼今天就不能幫助幾個落難的老少在黑暗中重見光明?想著想著,我笑了。

人家只管說,她卻默默的幹,而且幹成功了。在她的屋子吃飯聊天時,她常問我感覺到 San Gimignano 的精神嗎?她很高興的說她的伙伴 Sergio 是個講故事的高手,在這屋子裏常跟問題青年對話,就這樣慢慢的幫助他們恢復重投社會的勇氣。這些都是她和 Sergio 的孩子。我們去年在香港酒展陪伴她左右的幾天便曾聽過她多次提到她的「孩子」,其中一位便在她旁邊擺攤。

說夠了,請陪我重遊萬巢之山 Montenidoli。記得有一次我參觀一個西藏圖片展覽,我很用神的看一張高山的照片,突然想如果這世界上有上帝的話,必定會住在那個山上。

今天我用同樣的心情看 San Gimignano 的照片時,我不肯定是否有上帝的存在,但我的確在每一個角落都能發現 Elisabetta 和她的伙伴 Sergio。我自私的祝福她早日達成他們的目標不,我們的目標。

出發前讓我說幾句酒話。

P1270564這次在萬巢之山喝了她的 Tradizionale,所以除了 Triassico,他們的10 款酒我們都試過了。我仍然最愛 Fiore,但她沒有不好的酒。

過去半年來,我們多試了各種白酒,在 Vinitaly 也試了她幾位鄰居的 Vernaccia。其他人的白酒令我更愛上她的 Vernaccia。拿掉她的人文關懷,拿掉 Nicolas Belfrage 講的靈性,單從技術上講,她的酒也絕對是好酒,但我們要明白除了兩三款以外,她造的都是 vini da bere,也就是說低價位但講求優雅的適飲酒。不是比賽酒,而且更難造。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我去年寫的三篇酒評﹕

抵達萬巢之山

有中世紀味道的老屋子。

我看Elisabetta 嚮往的是早期基督教的世界,那時候佛羅倫薩還沒有興起,San Gimignano 是朝聖者從北往羅馬必經之途。酒莊的網頁在介紹San Gimignano 的歷史時,把這個山城看作是中世紀的東西方交通樞紐。

當時基督教的朝聖者、僧侶、貴族、皇帝和商人可以前往耶路撒冷見識先進的伊斯蘭文明,再遠一點可以跨越佛教與印度教的廟宇,一直抵達元朝的大都,在那裏儒家與道家的文明等著他們去探索。

後來,絲綢之路中斷了,東西方文明分道揚鑣,San Gimignano 在佛羅倫薩的影子下沉睡了,人類的精神為形式所奪,只餘點點記憶。

[節錄自﹕http://www.montenidoli.com/sang.htm]

San Gimignano 今天的中心在萬巢之山,萬巢之山的中心是這個老屋子。

 P1270470

P1270471

P1270473

P1270476 P1270477

P1270530

從陽台可以看到古城的標誌 —– 7 座古塔

居室

簡樸的居室是她的起居室,見朋友的地方,也是書房。

P1270243

P1270523

P1270537E

臥室很簡陋,舉頭可看見燕子巢兩個。斯是陋室,唯吾德馨。

P1270538

在客廳剛看到燕子飛過

P1270572

P1270246

在這裏,萬物各得其所

P1270525

幾十年如一日的火爐與煮食用具

P1270056 P1270057

Orvieto,我偶然發現一本 1980 年代出版的書,名為「意大利 60 最偉大酒莊」,裏頭有 Elisabetta,標題是「意志力的典範」,照片在這個火爐前拍

葡萄園與森林

從古城遠眺可見萬巢之山。圖中央半月型的是葡萄園,周圍比他十倍的山頭是森林。20 多公頃的田便是從 200 公頃的森林開出來的。差不多半個世紀前,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獨力完成此偉業,時人稱之為「意志力的典範」。無事不可為 —- 對永遠 18 來說,這是實踐,不是理論。

P1270458

我們跟 18 歲的兒子 Alessandro 一家人爬上森林區

P1030886

進入森林區之前有萬巢之山最高、最老的葡萄園,Elisabetta 用這裏的Sangiovese 釀了一款雙瓶裝的 TriassicoTriassico 即三疊紀時代,是比侏羅紀時代還古老的地質分年期,距今 2-2.5 億年。

P1030863

這裏的泥土呈深紅色

P1030872

有十來塊化石以一字型排開,狀如朱銘的雕塑,蔚為奇觀

P1030869

但這裏雜草叢生,像是野外之地,所以酒是大自然釀的,葡萄也是大自然「種」的

P1030866

酒窖

簡單、自然。

P1270540 P1270539 P1270543 P1270546 P1270548

家庭樂

適逢復活節日,這對基督教徒是大節,我們有幸參與了他們家一場又一場的慶祝活動。兒孫一家從Verona 附近的農村特別過來陪 18 歲過節。這是我們此行最意外的收穫。

P1270647

P1270579P1270600 P1270561 P1270595

向永遠 18 的萬巢精神致敬!

P1270489 P1270500

兩年前第一次見面她便要求我為她找中國藝術的書,這次我帶了一本中國歷代玉石圖鑒

P1270514

還有我心愛的明前龍井

P1270509

願您長命百歲!

 

 

4 thoughts on “2014 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七)— 再次迷失在萬巢之山

  1. 面對著這樣的「巨人」,不能不自慚形愧。也感謝上天,一些似乎是只是書本上、歷史中才能見的,其實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從來,一切也有見證,有先導,有例子,活生生的就在眼前。不要再給自己一個又一個,像是「永不歇息」的籍口。

游酒人間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