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傳統與現代之間(Barolo 風采之二)

受朋友所托,最近辦了兩場 Barolo 的導賞團﹕上一場是探險之旅(見前文﹕2003Barolo 之痛?(Barolo 風采之一)),這一次我帶他們探訪兩大名園 — Brunate Vigna Rionda

Barolo 沒有 Burgundy 的嚴格分區制度,但如果說這兩塊田穩居最佳 Grand Cru 的地位,相信沒有多少人會有異議的。

Brunate 位於西部的 La Morra 村,這個村子以果味與香氣取勝;Vigna Rionda 則來自東部的 Serralunga 村,素以堅實的結構為特色。有趣的是,Brunate 細中帶粗(結構),而Vigna Rionda 卻是個不乏柔情的鐵漢,借此我希望團友明白為何有人說 Barolo 幾與 Burgundy 一樣 terroir driven

另外有兩處值得觀賞﹕其一是傳統與新派的風格大異;另外是 2001 與上次 2003 的差異。

上面講的不外乎天、地與人。Barolo 的偉大,正是這三個因素一起的作用可以令酒有變化莫測的表現力。以我有限的認識,我看不到世界上還有哪個產區可以與之接近。

但多講無益,還是讓 7 位主角說話吧。

 

 

0. Oddero, Barolo Vigna Rionda,2001

1. Pira Luigi, Barolo Vigna Rionda,2001

2.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2001

3.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Brunate Le Coste,2001

4. Voerzio Roberto, Barolo Brunate,2001 (barriques)

5. Voerzio Roberto, Barolo Brunate,1998 (barriques)

6. Voerzio Roberto, Barolo Brunate,1989 (50/50 in barriques & casks)


 

2001 Vigna Rionda

 


第一回合是
3 2001 Vigna Rionda 的橫向品試。

Massolino 一天前的大清早開瓶,另外兩瓶在前一天的晚上開瓶。開瓶後馬上小試,然後把塞子放回並整瓶放進冰箱讓酒緩慢發展。

 

從地圖上看,Oddero Luigi Pira 的田相鄰,但 Oddero 非常傳統(3,000 公升奧地利大木桶陳年 42 個月)Pira 相反採用了典型的新派製法(全新法國 225 公升小木桶陳年起碼 36 個月),所以結果迥異。

美中不足的是 Oddero 的瓶塞有中度感染(corked),氣味受的影響較大,但仍然可以聞到乾玫瑰的典型香氣;幸好口感相當不錯,有一種飽滿和古典的均衡,可以感覺到丹寧在下面躍動,感覺比一年前開的一瓶更年青(見前文﹕接近 BaroloVigna Rionda 紀行)。

Luigi Pira 描繪的是另一道風景線﹕亮光四射,鮮甜的紅櫻桃果味奪杯而出,赤裸裸的丹寧是青春的嚎叫!喝慣 Bordeaux 的團友自然對他的新桶氣味很熟悉,至於很多酒評人說新派的目的是讓酒更早可以享用,這顯然不符合事實。試了第一輪以後,我馬上用我的 SODD 手法,把 ¼ 瓶倒進 375ml 的瓶子,希望可以稍為馴服如脫韁之丹寧。

Massolino 的出場,真的是驚艷全場。典型的 rose and tar 香氣,充足的丹寧,但一點都不跋扈,酸度也漂亮極了。Vigna Rionda 有很迷人的 iron fist in a velvet glove 特性,這裏充分表現出來了。

到了第二回合,Oddero 的果味更豐富,只可惜霉塞的氣味也按比例的增強了,我的團友個個仁厚,連忙說聞到流浮山的生蠔從蠔殼邊流出來的汁液的氣味,蠻刺激的。謝謝了,希望以後找瓶完好狀態的來報答諸君!

Luigi Pira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 partial double decanting,丹寧也整合得好多了,雖然離優雅還有一段路,難得此時更有些香粉味,香氣有幾分像拿掉了 tar Massolino,有潛力!

第二回合的 Massolino 少了些跳躍感,換來多幾分優雅,一種內斂的有勁度的果甜味好像把我們帶到這塊名田的內核。近一兩年開過的 1999 2004 都嫌太粗獷,只有 2001 能勾人之魂魄,再次證明了我的判斷﹕2001 可能是自 1988 年以來最優雅的 Barolo 年份,而且今天已可以享用!

我們投票的結果是 Massolino 大獲全勝,10 票中在兩個回合分別取得了票。難得的是帶傷上陣的 Oddero 竟然拿了剩下的一票半票,而Luigi Pira 在兩個回合都吃了大光蛋!

2001 Brunate

接著出場的是極端傳統派 Giuseppe Rinaldi 和極端新派 Roberto Voerzio 2001

 

Giuseppe Rinaldi 以前曾經出過純 Brunate 田的酒,今天則只有混了 60% Brunate 40% Le CosteBarolo 村)的一款。

 

 

Giuseppe 曾對 Antonio Galloni 這樣解釋他的看法﹕

I don’t believe in the idea of labeling vineyards as first-class, second-class, third-class and so forth.  In the past, we always made Barolo by blending grapes from different vineyards with different characteristics and positions. For example, we would use grapes from La Morra and Barolo to give elegance, and grapes from Serralunga or Castiglione Falletto to give structure. The resulting wine had a balance of acidity, body and tannins with a lot of overall harmony. That is the real tradition.

Giuseppe Rinaldi 是極端傳統派,是因為他的發酵是完全沒有溫度控制的,用天然酵母並在百年老木桶中進行長達 20-30 天。這也是 Monfortino 的做法!

但這種不干預的做法是有風險的。

兩瓶酒都在前一天的晚上開瓶。開瓶後馬上小試,我發現 Rinaldi 有點怪怪的像塑膠的氣味,酒精感也比較強,入口卻是通透的果味,中等酒體,頗優雅。

到第二天晚上正式品試時,塑膠已被一種類似凋謝的花朵和陳醋的氣味取代,在座的團友不乏 WSET 高材生,有人說聞到的指甲油氣味,可能來自 VAvolatile acidity)!

以前常讀到酒評人說一些傳統酒莊像 Rinaldi Soldera 往往有 VA 過高的毛病,今天終於讓我踫到了!

我翻查資料,這款酒我以前曾開過兩瓶,在大半年前的一次 La Morra 品試報告中我便有過如此記錄﹕

我們兩年多以前開過一瓶,記得早上剛開瓶的時候野花撲鼻,纖細,但果味很強烈,可惜放到晚上已經開始睡覺。所以我很好奇想知道大師睡醒了沒有?

(這次的一瓶)早上小試,傳來的是一陣我名之曰「惡香」的氣味,很強烈的花香,幾乎像盛極而將腐而未腐的花香味,濃烈幾如 liqueur。入口甘甜而厚重,很強烈但又感覺輕盈,因為他有很順滑的質感。驚艷!

(見前文﹕接近 BaroloLa Morra 紀行

我想上次形容為「盛極而將腐而未腐的花香味,濃烈幾如 liqueur」可能是輕度 VA 的癥狀,而這次的一瓶可能更嚴重一點。

話雖如此,他的口感卻蠻不錯的,既圓潤又優雅,所以在第一回合的投票也拿到 4 分。

Roberto Voerzio 卻出現另外的問題。

前一天剛開瓶小試時,發現有些草藥、薄荷和甘草的香氣,出奇的是木桶味不太突出;口感有點潮濕的感覺,偏向肥大的果味,丹寧不明顯。這是比較成熟的表現。

到第二天正式品試的時候,酒更進一步發展了,感覺更 tertiary,乾香草,甚至有人說西梅(prune),這時酒的疲態畢露,結構頗鬆散。

究竟是否大半天以前開瓶,令酒受不了呢?

剛好大半年前的 La Morra 品試會中我們也有試過這瓶酒,讓我摘錄當時的有關報告來比較一下﹕

早上剛開瓶時,Voerzio 有很明顯的感覺黑實的木桶氣味,下面依稀可以感覺到很熟的紅果。口感豐厚而且甜,但肥大和很重。

Voerzio 到下午有更明顯的發展﹕香氣加了 La Morra 典型的樟腦和陳醋,也出現花香。四瓶中數他的丹寧最強勁,但木桶味也最厲害,恐怕兩者是相關的(小木桶可能添加了不少丹寧)。我們花了不少時間討論他的優劣,結論是他的果味也很強很漂亮,如果最終果味可以戰勝丹寧和桶味,這不失是好酒,也提供了另類選擇。

有希望總是好的,但晚飯時段,我卻發現 Voerzio 的結構有點鬆散了。

(見前文﹕接近 BaroloLa Morra 紀行

由此觀之,這款酒的耐力原來就不太好。上次早上開瓶時的勁力只維持到下午,到晚上結構已經開始鬆散了。

這次的一瓶更為成熟(或說老),所以剛開瓶時已溫順,等到第二天自然疲不能興!

所以兩瓶酒都有點乏力的缺陷,但是否新派的酒就一定快熟呢?如果看上面的 Luigi Pira 又不能這麼說。我對新派的經驗不多,所以只好暫時記下這個懸案了。

我們投票的結果是 Voerzio 在第一回合贏了 6 4,可是到第二回合,泄了氣的 Voerzio 被口感進一步發展的 Rinaldi 7 2 大比數超前了。

傳統Voerzio 對新派 Voerzio

這一雙很有意思。

話說Roberto 1987 年開始與兄弟分道揚鑣時,在酒窖仍然師法他最崇拜的傳統派大師(其中包括了 Rinaldi),當時大木桶與法國小木桶並用(各一半)。從 1994 年起,他才全面改用新的法國小木桶,一直到 2007 年。

 

所以從這兩瓶我們可以比較 Voerzio 的兩個時代﹕傳統對新派。

1989 是個比較涼、種植期較長的年份,與 197819961999 等並列為近世最經典的年份;1998 則屬於稍暖和的年份。

兩瓶酒都在早上開瓶,他們的分別明顯不過﹕

  • 1998 早上初試時很強悍、黑實、桶味奪人,以力量而非優雅為其特色。晚上正式品試時,感覺整合了一點,豐滿而且不失圓潤,只是丹寧太裸露了,讓酒有失衡的感覺。須知 1998 是較暖和的年份,有此表現,應了 Antonio Galloni 的判斷說Voerzio 要到 1999 年技巧才開始較圓熟。有趣的是有團友說憑香氣可能錯估他是 St Emilion

  • 1989 早上小試時還比較緊閉,大概是黑櫻桃和一點乾香草的香氣,口感很和諧但仍然有筋有骨,力量與結構有很好的平衡,已經很漂亮了,酒體有幾分 Rinaldi 的輕盈。晚上正式品試時,大家都驚訝 1989 年的酒可以那麼年青,有人聞到茶葉,大概是很早期成熟的模樣。多麼平衡,或者說多麼傳統的風味!

在第二回合,1998 的丹寧變得更凶了,但 1989 很穩定,依然平衡兼優雅,因此兩個回合的投票都由1989 勝出﹕先贏,繼之大勝 8 2

喜歡 1998 的說他回味長,愛 1989 的說他年青。

Wine of the Night

Massolino 6 票一面倒的勝出,1989 Voerzio 3 票居第二,但最可愛的是抱恙的 Oddero 竟然以 1 票佔了第三位。

我問眾人今天晚上有令人驚奇或驚艷之處嗎?

其中一位供職於一家大酒商的 WSET 高材生馬上說﹕傳統酒的風采!

高見!

One thought on “走在傳統與現代之間(Barolo 風采之二)

  1. Rinaldi 竟輸了,有點意外,可能是VA的問題,但我好像都未碰過VA
    [版主回覆09/21/2013 08:01:00]That's wonderful!
    [Julian回覆09/21/2013 00:37:43]中秋快樂!
    剛喝了瓶 Barale Barolo 2006,從前是曾跟 Giuseppe Rinaldi 合作的酒莊,風格傳統,Label 也有點像。
    [版主回覆09/19/2013 16:54:42]像你那麼喜歡傳統派的人,有機會的。中秋快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