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擊報告:VIPa-11 第 20 場 — New World vs Old World

Visits: 582

生物動力曆法﹕2023 年 10 月 20 日 –

十月底囘香港辦了幾件事,順道辦了兩場隨意行。我應該說參加了兩場,因爲兩場都由我發起、出題目,但處理酒與寫報告都交給學生做。我說過交班幾年了,今天終於可以起步走,高興!

第一場是為幾位來自北京的貴賓辦的。他們有兩位是醫學專家,一位是文化人,對葡萄酒不陌生,但從沒認真研究過,所以我出的題目是「新世界 vs 舊世界」。我點了一瓶香檳和六瓶酒,希望他們通過口舌來認識風土為何物。不過這是個大題目,一次當然不能說明白,我想起碼他們從一個晚上的對話中可以體會我們愛酒人對葡萄酒爲何會如此着迷。

報告等 Timothy 寫,這裏我先錄下幾點我很强烈的感想。原文曾在微信的朋友圈發表。

Timothy 的試酒會報告見:VIPa-11 第 19 場 – New World vs Old World

我與王主任去年結緣於杭州,之後每幾個月到訪北京,又有幸可以與她把酒聊天。 過去兩天她與她先生周老師及助理程老師來香港,我自然不能放過他們。

我找幾位學生組織了一場 「新世界 vs 舊世界」 的隨意行,用例子說明風土為何物。 想不到風土碰上文化,會擦出七彩繽紛的火花。

周老師是長期浸淫於中國歷史的文化人。 在 Brezza Barolo Cannubi 他找到埋在地下的金屬氣味因而聯想到考古,考古引發的思古幽情又令他想到羅馬帝國,這種對歷史的感知拉近了他與意大利酒王的距離,所以舊世界中,他最愛這瓶。 我藉此發揮了我對法國酒霸權地位的看法,意大利在葡萄酒國際化的年代被列強瓜分,弱國沒有市場,因此意大利才保留了那麼多不同品種。

在王主任的眼裡,酒卻沒有高下之分,正如身體有毛病來請教她的朋友一樣,所有人都生而平等的,同要伸以援手。 因此新世界與舊世界各有其美,例如新世界酒裡簡單的果香,讓人體會到陽光與鮮花的味道,醒過後會越來越豐富,有無限的發展空間。 她的齊物觀令我折服,細想酒與世界萬物的差別不過是表像,萬物的本源都是清淨平等的。 有她這種胸懷和視野的人才能幹大事。 佩服!

第二天我們再小聚,我們的話匣子打開了,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我開了兩瓶 2005 Giacosa,但酒王與酒后不過是解渴的妙品。 我們談歷史、哲學、政治、進化論和人生的意義。 最精彩的是聽到王主任成為功能醫學大V 以前曾經是個探險式遊歷的大V。 她二十年前去南極,去亞丁稻城、茶馬古道和新疆,又在美國多次自駕游,她的行蹤有幾十萬人追隨。 我發現她就有那股勁,想以自己的身體探索生命的極限與邊界,這與她推動功能健康的決心與巨大力量沒有兩樣。 聽了她的探險遊歷后我連忙搖頭慨嘆:我至今還沒活過!

兩個晚上的時間太短,但我已經很滿足了。 第三天一醒來,我便有個有趣的想法:葡萄酒的風土定於一方,我們五人卻是會移動的風土,生於不同年代,來自大江南北,也有過不同的人生經歷,好比五株葡萄樹,在這移動的風土種了一年,又一起發酵了兩天,才成就了一支非常精彩、諸味紛陳的混釀!

我常說葡萄酒是紐帶,用混釀的方式把人連起來應該是我最夢寐以求的成果。 想不到,我們今天做到了!此緣非淺,感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