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漫步 Tuscany(之六)﹕難忘的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這次 Montalcino 之旅令我們最難以忘懷的是 Il Paradiso di Manfredi。我不單喜歡他們的酒,還喜歡他們的理念,更喜歡他們一家人。

我們常常說好酒是天地人的結合,但講的都只限於瓶中物。

這次我們遇上的,是在一方名為「天堂」的淨土裏(意大利文的 Il Paradiso 即 The Paradise 之意)活得快快活活的三代人。他們活於天地之間,也種葡萄,也釀酒,所以我們拜訪他們時,他們很自然的讓我們嘗嘗大自然的恩賜 Brunello di Montalcino。這片天地是他們的一切,除此以外別無一物。

他們種得不多,但鄰居如果有興趣,他們也會用來換點生活費,沒有投資,也沒有回報,當然也沒有宣傳。你看看他們的網頁,除了叫 Manfredi 的創辦人以外,其他人都是無名無姓的。(見﹕http://www.ilparadisodimanfredi.com/

這像不像老子筆下的「民」?或者基督教典裏的伊甸園?

有客人來,上至 91 歲的老祖母 Fortunata 和女兒 Rosella、女婿 Florio,下至 30 出頭的孫女 Gioia 都興高彩烈地帶我們看他們的園子、酒窖,然後領我們到他們的起居室兼書房兼試酒室。房間的窗外是綠色的藤蔓,Florio 和Rosella 坐在我面前,被窗外的陽光勾畫出兩尊不停移動的塑像,我不是教徒,但不知怎的,一種宗教情懷竟然像酒窖裏的葡萄在發酵。啊,Il Paradiso!

但在他們來看,這不過是另一天,另一件平常不過的事情,一切都來得那麼自然。

老祖母 Fortunata 是創辦人 Manfredi Martini 的妻子,我們三個多小時的見面他全程加入,試酒時她坐在角落的沙發打瞌睡

Fortunata 與 Manfredi 的女兒 Rosella

孫女 Gioia 的笑容甜美,如有天使應是此等模樣。她讓我們看從葡萄園裏撿到的海洋生物化石

 

Florio 的一切一切都離不開 Naturale,連灌瓶也不用機器,酒靠引力從隔壁的酒桶掉進酒瓶裏

 

Baricci 稱顧客為朋友,Il Paradiso 稱釀酒為 Accompagnatori。

我聽 Florio Guerrini 講了好幾個小時,憑著 Gioia 很努力的翻譯,細節或者有遺漏,但大意我還是聽得明白的。幸好我已經習慣了把意大利文當歌曲來聽,更難得的是,Florio 講話是充滿激情的,除了好聽更好看,他的手舞足蹈的動作活像大指揮 Toscanini。

但他用得最多的字 Naturale 我聽得懂,意大利文的「大自然」比 Natural 鏗鏘有聲得多,他返來覆去地跟我講了這一大堆﹕

  •  Nature has a great equilibrium.  It is impossible to think that man can do better;
  • Wine made in a natural way doesn’t lose its character in 20 years, but wine done in a technical way will become weaker;
  • A naturally made wine will correspond correctly to the year (vintage), strong in color and tannins, and with a good body and soul.

 最重要的一條是﹕

  • Nature is all; man cannot do as much and can only be “Accompagnatori”.

Gioia 翻查字典後告訴我他爸爸的意思是人只能當 companion(伙伴),但我回家再查了一下,我發現最好的翻譯是 accompanist(音樂伴奏者)。也就是說﹕大自然是最偉大的作曲家,人不過是個當伴奏的。

那我們無妨叫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的酒做 “Paradiso Concerto”,伴奏者是 Fortunata, Florio, Rosella 和 Gioia 四人(我們那天沒見著另一個孫女 Silvia),他們伴奏的作品已經有好幾十首了。

相濡以沫

兩尊雕像

感極而泣

我們的對話很自然令我想起老子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我便站起來給他們唸了這段。我們越談越興奮,Manfredi 四重奏加演的作品也越來越多,先是 2005 Brunello、2004 Riserva 和 2003 Brunello;第一次 encore 是 1995 Riserva,到最後加演的 1983 Brunello 的第一個樂聲剛奏出時,我已經禁不住跪在地上感謝我們的音樂家,這時 Florio 激動得眼睛泛著淚光,等到謝幕的時候,我們的不捨之情便有如 slow wine 2012 對這小天堂的描述一樣﹕

Paradise lost
The view from Florio's vineyards ranges from the hills and woods of the Crete Senesi on one side to the mass of Montalcino to the other. We went there as the sun was setting during the “Benvenuto Brunello” event [note: the Consorzio’s annual tasting event]. We could see why the place is called Paradiso. In fact, we couldn't have thought of a better word to describe it. On top of that, Florio and his daughters were kind enough to tell us the story of every stone and every flower that grows in the place. If you could stay, you'd never leave. Sadly, we had to go.

離開以前,我請求他們讓我當個傳道員,因為我想介紹老子的兒孫給他們認識。他們充滿好奇的答應了,為此我與 Gioia 又通了幾次電郵,有一次她用很有詩意的語言回了我﹕

What beautiful words, the depth of simplicity that shakes the heart, as well Lao Tzu contains the word Truth there is a sense of integrity, transparency, life, respect, and as we said together we can just accompany to guard his great Truth, its true essence.

Blood of invisible sea, the sea dry enclosed in the large land, which is revealed in ancient fossils, which becomes visible to our eyes after a year of kept waiting, transformation of growth from the depths of the earth to the sky, the magic lies within union, where large halves meet.

We could also see it in your eyes feel emotion is what most are looking to share the depth of simplicity.

Grandma Fortunata thanks so much for the greeting. Also we bring in our minds thanks to your sensitivity.

The warmest greetings Gioia and Family.

見過 Baricci 與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以後,我整個人像著了魔似的。走在 Montalcino 的汽車路上,我拼命在思考如何當好傳道員。回來後跟一個朋友談過,他警告我要是我為個別酒莊做宣傳的工作,我便失去了中立性。

我這個朋友顯然不了解我。

我從來都不客觀中立,因為我只信奉 Emozione

讓我們可敬的酒評人客觀中立去吧,我只想唸一句六祖惠能的名言﹕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唉,我的魂魄早已飛回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的小屋去了!

後記之一

我們談得太興奮了,所以我沒有做詳細的試酒筆記,這裏只可以談一下印象。

最令人驚訝的是 2003 和 1983。

2003 是超熱的年份,市面上的酒普遍都有高酒精度、像燒焦似的果味,和低酸度的毛病。這瓶 2003 卻 平衡和優雅,酸度好,所以十分清新。他們幾個年份的酒的酸度都特別漂亮,就有點像晚上進屋子時第一次開燈的感覺,靠這點亮光我們才慢慢的看清楚室內有甚 麼,然後果味出現了,豐富的礦物味是最大的特徵,有走進樹林的感覺,樹皮、草藥、碘質礦物,等酒暖了一點後又有些意大利  balsamic vinegar 的氣味。很優雅,而優雅在 2003 是稀有的品種,記憶中只有 Cerbaiona 和 Soldera 能言優雅。

2005 相對柔和和甜味多一點,結構比較沒有那麼強,但很好喝,這是陰涼年份的特性。有趣的是別人已經推出 2007,但他們最新的年份卻是 2005,原因是他們想酒比較穩定才讓人喝。對不講投資回報的人,這是很自然的事。

從 1995 Riserva 和 1983 讓我們看到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的陳年潛力有多厲害,尤其是領教了酸度令酒感覺真的非常年青!越老的酒口感越豐富和複雜,而最驚人的是 1983,豐厚得有幾分糖漿似的黏度,Florio 說有 balsamic honey 的氣味,絲似的質感,都很準確。

至於 2004 Riserva,我們在前一天的晚飯時喝過,我們做了個小型的 2004 橫向比較,在座的有 Le Chiuse 莊主夫婦 Nicolo’ 和 Simonetta。

  • Villa Le Prata 是個小酒莊,有一半的葡萄來自中部高地,另一半來自果味鮮麗優雅的 Castelnuovo dell’Abate;
  • Col d’Orcia 的 Poggio Al Vento Riserva 來自南部 Sant’Angelo 較低的地帶,素來以豐富的果味為主。
  •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的 2004 Riserva 始終以平衡、優雅取勝,是我們大部分人的首選;

Col d’Orcia 開始時的果甜很吸引人,但一個多小時後已經開始走下坡,三瓶中明顯地居於末位;

Villa Le Prata 令人驚喜,架構與果味有很好的平衡,只是豐厚度和酸度比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差一點,但這只是一瓶 Normale!

總結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的酒有兩大特徵﹕很強的礦物味和很好的酸度,這都是他獨特的 terroir 所賦予的。

豐富的礦物味來自這片土地悠長的歷史,據研究顯示,Montalcino 一些中等高度的土地(集中在北部)曾經幾度滄海桑田,以致不同年代的泥土都混在一起了,讓酒更複雜而且礦物氣味豐富,這不僅在 Montalcino 少見,在世界上也屬罕有的現象(見 Kerin O’Keefe 專著第 12-13 頁)。

至於酸度,主要是 Montalcino 北部地區相對較涼,即使在比較熱的年份也不會失去酸度。

後記之二

回家後再細看 Kerin O’Keefe 對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的介紹,她說﹕“The tiny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farm, run by three generations of a close-knit and delightful family, makes the most soulful Brunellos in the entire denomination.” (p.150)

Kerin 的 “soulful”用得實在可圈可點。我想起以前讀 Nicolas Belfrage 在評述 Castello di Ama 的 Chianti Classico 時,曾引莊主 Marco Pallanti 的一句話說﹕ “Today, all wine is good; the difference is whether it has ‘soul’ or not.”  這話說得很好,但我不敢同意 Nicolas 的意見說 Castello di Ama 的 Chianti Classico “does have soul”,因為這款酒最大的缺點是木桶味太多了,不夠自然!想來 Nicolas 應該去拜訪一下這個小天堂。

後記之三

Kerin O’Keefe 又說酒莊曾找過 Giulio Gambelli 幫忙,Florio 證實他與 Giulio 是很好的朋友。很自然,是嗎?

3 thoughts on “2012 漫步 Tuscany(之六)﹕難忘的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1. 出門也帶著 Kerin 的書嗎,真勤力
    前輩的朝聖之旅,讓我看到很多書本上沒有的東西,更令我重新發現什麼是酒,什麼才是生活,還有 emozione (還有更深的意大利酒毒 …)
    謝謝你
    [版主回覆10/12/2012 08:15:39]謝謝你的美言。你聽 Leonard Cohen 嗎?他有一首歌名叫 "Ain't no cure for love" — 莫非他也是愛意大利酒之人?

  2. 我不認為任何一人, 就算是RP, JS, BH, AG…..是絕對的中立, 因為每個人都必定會有個人偏好的味道. 何謂100分? 有多少支RP100人們飲過後都認為是100? 我相信不認同的會多過認同, 那RP中立嗎?
    只要把每個你看到過有"心"的酒莊介紹比所有人, 是好是壞, 就留比有"心"的人自己去斷定吧.
    Evviva
    [Jacky回覆10/12/2012 11:43:58]客氣了, 我只是實話實說, 唔知你覺唔覺得, 盲飲1支酒, 跟完全了解一支酒既背景釀造等details後, 所飲出來的感覺係好有分別, 可能這就是drink the emotion.
    [版主回覆10/12/2012 08:25:26]忘了謝謝你的好意!Grazie!
    [版主回覆10/12/2012 08:24:45]別人為生活(廣東人說「搵食」),我們大可包容,唯有自己清醒一點。酒以外的世界也作如是觀。越來越奇怪香港為何陰霾如斯?看來每個人只好靠心裏的一點亮光(酒的酸度)來燃亮我們旁邊的人,所以我對 Baricci,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和 Le Chiuse 那麼 emotional。Drink the emotion, and live the emotion!

  3. 好一句:「我從來都不客觀中立,因為我只信奉 Emozione」
    喜歡義大利酒的人大概都是這個樣子吧!!
    [版主回覆10/20/2012 14:50:42]傲骨是很好的形狀。很久沒有踫 Monfortino 了,有時候真有點怕。
    [丘巴巴回覆10/20/2012 13:52:15]開了一瓶 1993…喝了四天,心得是 Monfortino 與其他的 barolo 不同於「它自有一股傲骨在內,渾然天成!」
    [版主回覆10/19/2012 09:57:19]Ain't no cure for love! Monfortino 開了沒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