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漫步 Tuscany(之五)﹕難忘的 Baricci

Views: 172

兩年前十月的第一天,快 90 歲的 Nello Baricci 試過剛釀好的一桶新酒後對兩個孫子簡單的講了四個字﹕Questo vino e' buonoThis wine is good – 此乃好酒)。

小孫子 Francesco 在窄小的酒窖裏很興奮的跟我們憶述祖父的這句話,還重點的要我們留意﹕他沒有再加「但是」,意思是這是沒有保留的交班。

農民一生中最重要的傳承問題就這樣簡單的發生了。自三歲起便坐在祖父的拖拉機開始在田裏「幹活」的 Federico Francesco 兄弟倆,剛三十出頭便正式接了班。

 

Nello 還告訴孫子說﹕我快要見上帝了。我想他的用意是鼓勵孫子要勇敢承擔起責任。他過了 90 歲生日後便乾脆搬到城裏去住,他說在田裏幹了 90 年以後,他要在城裏再活 90 年。

一幅巨大的生日合照高高掛在酒窖一進門的牆上,Nello 的視線正好對準幾只 Slavonion 大木桶。

Francesco 的臉對著這幅照片,在祖父的注視中他告訴我們他祖父的 90 歲身體裝著個 30 歲腦袋。

 

在隨後的四個多小時裏,我發現 Francesco 31 歲身軀卻好像裝著祖父 91 歲的腦袋。他總以「我祖父」或 “The Big Boss” 開始他的講話。

[以下部分內容來自  Kerin O'Keefe 的著作 Brunello di Montalcino, p. 159-161]

他祖父 Nello 1921 年在一個佃戶家庭出生,17 歲那年又轉到另一個地主的農莊,過的都是苦日子。祖父回憶說﹕我們拼命地幹活,但最後總是欠下地主很多錢。長大後他差點死在二次大戰德軍的監牢裏,幸好他及時與兩個同伴又走路又坐火車逃回 Montalcino

佃農制度在戰後開始解體,他祖父靠政府鼓勵農民自力更生的優惠政策,從銀行貸款在 Montosoli 買下一塊地。半個世紀以後,每當他回想當年的大膽決定,仍然心有餘悸。

Consorzio 成立三十周年的牌匾,列有創會的 25 個會員,Baricci 列於其首

當初,他祖父按習俗在農場甚麼都種﹕橄欖樹、麥子和葡萄。但他自小便記得一家名叫 Fattoria Montosoli 的公司常在 Siena 的農業展覽會贏得第一名,所以他早已知道他買下的農場有釀酒的潛力。等到 Montalcino 1967 年成立商會(Consorzio)的那一年,他成為了創會的 25 個會員之一,在商會他的編號是第 1 號。同一年他開始重植葡萄(replanting),1968 年生產第一瓶 Rosso1971 年份推出第一瓶 Brunello

從南向北看 Montosoli 山,Baricci 在右邊山腰處

Baricci 的葡萄園往南看,遠處的高點是 Montalcino 城區

Montosoli 是「太陽之山」的意思,Kerin O'Keefe “This golden hill is not only Montalcino's answer to the Cote d'Or 's Grands Crus, but is arguably the most famous single vineyard in Tuscany, and one of the most famous in Italy.”

Montosoli 這個小山坡只有 15 公頃種植葡萄的面積,Baricci 佔了 5 公頃。他的酒在市場出現以後,馬上引起別人對這個葡萄園的注意,於是 Altesino Caparzo 開始大量買入這裏的土地。今天很多人知道有 Altesino Caparzo,但出了意大利國門卻沒有幾個人知道他祖父是何方神聖。

 


葡萄園多石塊與貝殼

在葡萄園撿到的貝殼與化石

酒莊的門前有一排石頭,據說 Nello 退休前喜歡坐在這裏觀賞他心愛的葡萄園

Nello 的女婿 Pietro 解釋說這些石頭都是從葡萄園挖出來的,經過考據懷疑原是鯨魚的脊骨

市場的無知一半要怪酒評人,但他祖父也要負上另一半的責任。

Francesco 說他祖父的信條是﹕the land gives the same respect you give to it。他們有兩條路可以選﹕造市場愛喝的酒,或者造自己認為好的酒。他們的政策是要造最好的酒但價格要老實(honest prices)。

我後來到城裏一看便明白他們有多老實﹕12 歐元一瓶 Rosso25 歐元一瓶 Brunello

Francesco 說他們的價格老實並非因為他們不尊重他們的酒,只是他們更尊重喜歡他們的朋友。他祖父沒有顧客,只有朋友。

他們的年產量只有 3 萬瓶左右,連意大利的朋友也分不到幾瓶,所以只有少數歐洲國家如德國、瑞士有多幾個幸運的朋友。如果美國沒有供應,我們的酒評人評他幹嗎?

一個好的故事不等如好酒,充滿 emotion 的造酒人也必定要用酒來感動我們。

所以談了幾乎半天,我們最期待的是試試他祖父的兩款新酒。

2010 Rosso在今年 6 月才入瓶,有很強烈的香草和茶葉、樹皮、Tuscan 林子(bosco)的香氣,Francesco 說有 rhubarb(大黃?但我不熟悉),層次豐富,很複雜,丹寧裹著舌頭,但那麼年青的酒仍不失圓潤與優雅,收結有點甘草的甘甜。Francesco 說配野豬很好,我太太頻頻點頭,而我驚訝得沒有話說,只顧低頭記筆記。Kerin O'Keefe “These are among my favorite Rossos in the denomination.  Declassed from Brunello, they are rich but bright … delicious and enjoyable without the excessive sensations and overblown structure of so many Rossos made from declassifying Brunello.” 她在另一處曾說﹕“Single-vineyard Brunellos from Montosoli combine the power more often associated with Brunellos from the far southern reaches of the denomination, from the Sant'Angelo area [Il Poggione, for example], with the elegance of the original growing area [Biondi Santi, for example].” [括號內是我舉的例子] 她所言正中要害!

2007 Brunello 的顏色紅中帶棕,比 Rosso 龐大得多,有皮革、生肉、松茸、黑櫻桃、樹林等很礦物、原野的氣味。味道開始時有點混濁,在杯子裏慢慢淨化,果味徐徐而出,之後是很漂亮的酸度,像小貓一樣搔得舌頭癢癢的感覺。2007 年是比較乾燥的年份,一般是果味肥大,難以言優雅,也就是很不 Sangiovese 的年份,我在 James Suckling 主持的一次試酒會上試過多款 2007 都沒有發現滿意的,但這瓶 2007 卻有很經典的架勢,實在沒話可說。難怪 Francesco 那麼為他的 2007 引以為傲,他認為他的酒有 “harmony, good and maximum classical”,並避開了其他人的 “heat and roasted” 性格。

很有趣的是後來我到市裏的一家小店買了一瓶 2007 Baricci Brunello,與好友 Alex 的一瓶 2007 Biondi Santi Brunello Annata 在晚飯時一併比試,我們四個人一致認為 2007 Baricci 當晚的表現更勝。無疑 Biondi Santi 有較強的結構,比Baricci 更緊閉,但連我這位行內人朋友竟然也是頭一次喝 Baricci,而且當我們後來討論意大利酒的十大時,他竟然把 Baricci Cerbaiona 並列為 Brunello 之選!

我感動之餘,告訴 Francesco 他祖父的理念令我們感動至深,他們與古老中國的道家暗暗契合,所以如果他不嫌棄,我願意當個使者,幫他千萬里之外多結交幾個中國朋友。

他很高興,馬上封了我做 Mercurio,他說這是神話世界中傳訊息之神。我用我僅有的意大利語知識跟他說他們的「神聖」這個字很有意思﹕divino 可以拆開成為兩個字即 “di vino”,也就是 “of wine” 的意思。我們兩個是酒內弟兄 — fratelli di vino 也。他高興得不得了。

我們告別時請他向他祖父致最親切的問候,過了兩天他回我一個電郵說﹕

My dear Mercurius – Brother Di-vine

Just came back from my grandparents house in Montalcino, I told to "the Great Boss" about you all and your wonderful visit, he told me to thank you very much about your kind words about him and gives you a great hug. He was very pleased and so honored when I told him about your will to tell his life story in China.  When he started his project in 1955 (!!!), in a very poor and completely unknown Montalcino, he would have never believed in a result like this.

All my family thank you so much for the very nice gift you gave us, we are going to search a nice place in the cellar for showing it, I'll send you the picture very soon.

我們其後幾天都待在離 Baricci 不遠的 Le Chiuse 酒莊,Francesco 又跑過來跟我聊了幾次,有一次他想問我這個傳訊員需要他的甚麼支持。我知道他正忙於採收,便告訴他我只要他說一句﹕I like it。其他的事情,等他的新孩子安睡時再談吧。他便連忙說﹕I like it。所以不用甚麼合同,我便當上了 Baricci 的信差。Baricci 在香港是有代理的,是一位瑞士友人,資料附在文末。

從他祖父我再次學會了農民的優點﹕有耐性的等待,也就是 Franco Biondi Santi 說的 slow world

回香港後,我幾次造夢可以回到 Montalcino,跟著 Francesco 到城裏,親自緊握他祖父的雙手。我想感覺 90 年在農地幹活的痕跡,我太太希望這雙正能量的手能趕走一點我們眼前的陰霾。

Shine on us, Nonno Nello

Nello 的笑容像他的酒一樣暖人心坎,照片為一位瑞士友人所拍

 

 

後記之一

Francesco 說他們選月圓的日子來灌瓶。他們曾經試種蒜(garlic)來做試驗,發現月圓時採收的蒜味道比較好。

後記之二

意大利的 slow wine 2012 英文版對 Baricci 有題為 “Satisfaction” 的描述﹕

Getting to know the Baricci winery is one of those fascinating experiences that are hard to put into words.  Maybe it was the breathtaking beauty of the hill of Montosoli or maybe it was the chance to chat to Nello Baricci, who's now part of the history of Montalcino and Brunello.  Or maybe it was the warm, honest kindness of all the members of the family.  More prosaically, it could have been the quality of the wines we tasted.  No matter what it was, the main thing is that it was a great, heart-warming experience.

這令我想起我與 Francesco 最早的一段對話。我們拜訪時正值很多酒莊準備採收的緊張時刻,所以我有點歉疚的說太打擾他們了。Francesco 卻簡單的回我說﹕無論怎麼忙,我們總可以騰出半個小時與朋友分享的。結果我們擾攘了四個多小時才離去!溫暖得令我有回到家裏的感覺。

 

 

 

2 則評論在 2012 漫步 Tuscany(之五)﹕難忘的 Baricci.

  1. 又一感動人心的歷史, 能夠發掘出和Cerbaiona般好的酒, Montalcino實在是一個非凡之地, Baricci, 一定要試試! thanks for your great recommendation, my "insegnante di vino"
    [版主回覆10/10/2012 09:24:35]所謂禮失求諸野,現代文明忘記的,你我唯有多費點精力去發掘。謝謝你的欣賞,很高興為 Baricci 找到兩個新朋友!

  2. 近來就是看到了IWM Sergio的資訊,很想一試,或許買一兩瓶來試試
    [版主回覆10/10/2012 09:26:42]謝謝你欣賞,高興為 Baricci 多添了一位朋友。至于你的意大利之行﹕我的意見是 slow travelling 看到的反而更多。
    [Julian回覆10/10/2012 00:43:26]來年應該5/6月間會同朋友到意大利走趟,你這回到的酒莊正正就在我的wish list之中,哈哈。還想去去felsina, ormanni, il balsini, gianli brunelli, le chiuse等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