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漫步 Tuscany(之七)﹕難忘的 Le Chiuse

Visits: 129

我們見過 Isole e Olena 的莊主 Paolo De Marchi 後,認定他是最有 Sangiovese 性格的君子,也是 Chianti 的大儒。至於 Montalcino 的儒者,我看 Le Chiuse Nicolò Magnelli可以當之無愧。

 

我們去年在香港國際酒展第一次踫到 Nicolò 和他的太太 Simonetta,記得當時我很為他們不值,因為酒評人對他們的作品都粗疏大意,但 Nicolò只是笑而不語,所以我當時形容他是「真君子也,看來他與他的酒有一樣的謙和、中庸性格。」(見前文﹕漫步國際酒展(之三)﹕Discovering Le Chiuse

今年五月在 Vinexpo 與他們第二次見面時,我發現終於有一位名叫 Bruce Sanderson 的酒評人懂得欣賞他們的酒,當我告訴他們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們再次露出招牌的笑容,但沒有多說一句話,從外表看,人家會以為我比他們更要興奮。(見前文﹕等待 Le Chiuse Vinexpo 2012 觀後記(上)

這次我們在 Montalcino 一個星期,幾乎每天都與這兩位儒者見面,有幾天還整天在他們的葡萄園和酒窖之間流連。在他們開闊的草坪上遊目四視,青天佔了最大的一片。這裏背靠高高的 Montalcino 市鎮,前面是 Montosoli 小山丘,置身在 Le Chiuse 就彷彿立於天地之正中,當秋風從四面八方打在臉龐上,有一兩刻我幻想自己是一株葡萄樹,每天以山風洗臉,日聽天地的碎語,夜臥閃閃繁星之下,在這和諧的宇宙中連葡萄樹也會變成小儒生,何況是兩個辛勤的酒農?

Le Chiuse Montalcino 的北部,葡萄園背靠市鎮的高點

 

我們從 Montalcino 市鎮沿山路而下,Le Chiuse 的農舍在圖的下方,向北的小路引向 Montosoli 小山丘

 

從 Le Chiuse 的右側(東面)看,Le Chiuse 在圖的左方,Montosoli 在右方

 

站在 Le Chiuse 的草坪上可以仰觀天地之大

 

我們也有幾次機會與 Nicolò Simonetta 一起品嘗其他酒莊的酒,有些酒與他們的風格大異,但沒有妨礙他們欣賞別人的長處。他們永遠不會大發議論說自己怎麼樣,人家又怎麼樣。君子訥於言,此之謂也。

Soldera 是個好例子。一說起 Soldera,很多莊主都有這樣或那樣的意見甚至是成見,但 Nicolò 只很簡單的說Montalcino 有三種風格﹕一是傳統的,一是現代的,第三種是 “particular”,而 Soldera 屬於第三種(他自己是第一種)。

有一天,我問 Nicolò 他怎麼比較 Chianti Brunello

他說 Chianti bodyBrunello elegance。很公道。

同一個問題我曾經問過 Chianti Paolo De Marchi,他說 Brunello 很多時候太霸氣了,酒精、酸度與丹寧常常在打架。

 

經這兩位大儒指點,我終於可以從 Sangiovese 小學畢業了。

 

我歸納兩位老師所言,Brunello 像大幅的畫作(或大型音樂作品、又或者長篇小說),因為畫布太大了,空間的經營(或曰構圖)是最為重要的,處理不好的話便出現 Paolo 說的「酒精、酸度與丹寧常常在打架」的情況。其實 Brunello在年青的時候,小吵小鬧是免不了的,但如果基本功夫做好,便有一種比例勻稱而來的 elegance,陳年以後更可以達致和諧的最高境界(Franco Biondi Santi 講的 armonia)。

 

Chianti 有如小幅的畫作(音樂小品或散文),不用處理大的架構,但小小的空間怎樣做到圓融,還是很講究的,這種圓融便是 Nicolò 所講的 body,而圓融也可達致和諧,所以 Chianti Brunello 是二而為一的,因為他們都姓 Sangiovese

 

有了這個認識,我便更深信我去年開始悟出來的小道理﹕Rosso di Montalcino 按本質來說是一種 Brunello,與基本的 Chianti Classico 不同,他是會打架的,年青時打得更凶。

 

所以我在不久前的一篇短文中曾略帶誇張的指出﹕「1,000 Rosso di Montalcino 中大概有 999 瓶會遭遇夭折的命運。」(見前文﹕Tuscany 快報(之三)Mona Lisa's Smile at Le Chiuse

 

這裏我想詳細的講一下我們在 Le Chiuse 與莊主試酒時看到的 Mona Lisa’s Smile

 

我們臨離開 Montalcino 的一天,莊主為我們開了兩瓶 Rosso1997 2010)和 4 Brunello1997 Brunello 和三個年份的 Riserva)。

最吸引我們的是 1997 Rosso 1997 Brunello

Le Chiuse 1992 年才開始釀酒(那年只有 Rosso),所以這兩瓶 15 歲的年青人算是他們的早期作品。

 

回想當年他們背負著 Biondi Santi 幾代的英名,必定是戰戰兢兢而為吧。

 

我們先試兩瓶 Rosso

2010 是極佳的年份,我們在幾個酒莊試過的 Rosso Chianti Classico,水準都在平均之上,這瓶 Le Chiuse 也沒有例外。顏色很深,果味豐富而且有勁度,很平衡,清新的酸度,氣味很多香草和礦物味,並且帶花香。總體來說,十分圓潤而且有非常好的平衡度。

 

但嘗過 1997 Rosso以後,你必定會嫌 2010 太簡單了。一點也不簡單的 1997 Rosso 散發著濕泥土、乾香草和煙葉、黑櫻桃、porcini 蘑菇和松茸等強烈的香氣。口感豐滿圓潤兼複雜,丹寧仍然豐富,這瓶酒頂多剛開始成熟,所以不打架了。

 

我的結論是﹕Rosso fine wine 而不是日常餐酒。

 

Le Chiuse 看過他們採收葡萄,又聽過莊主的耐心解釋,之後我才明白起碼在 Le ChiuseRosso 和更「高級」的 Brunello Riserva 是從相同的田出來的。他們採收時會逐串葡萄來甄選,按當時估計的品質高下把葡萄分開在不同的不銹鋼桶來發酵,然後放在不同的木桶內陳年。等到快要入瓶的時候,他們會與顧問一起品試過每一桶酒的品質以後才決定某一桶應該是 RossoBrunello 還是 Riserva

 

我們平常聽說較年青的樹長出來的葡萄用來釀 Rosso,那是因為葡萄樹每過若干年(在 Le Chiuse 20 年)便要連根拔起然後重植,因此年青的樹不過是這種周期性的重植的必然結果,但如果這是塊 Grand Cru 質量的田,年青的樹長出來的葡萄還是很高質量的。但樹齡也不是選擇 Rosso 的唯一標準,因為最終的標準是葡萄的質量。

 

如果我沒有聽錯,他們的 Rosso Brunello 的劃分並不是按田的質量的高低,而是一種配額制度即一個酒莊生產出來的 Brunello 不可以超出農業部門批准的最高數量,如果超出了,只能降級為 Rosso(所謂 Brunello declassify Rosso 便是此意)。

 

一句話﹕Rosso 與 Brunello 本是同根生,所以如果 Brunello 會打架,那麼 Rosso 也會打,不過沒有打得那麼凶,而且也比較早打完,進入和諧階段。

 

也就是說﹕買 Rosso 可以更早享受到 Sangiovese Montalcino 有多迷人。可惜的是,酒莊一般都不會在自己的酒窖存放老的 Rosso,消費者也因為價格低,誤信這是日常飲用餐酒,所以大開殺嬰之戒。我明白酒莊需要有些快點可以變現的酒,但我們買到這些寶貝是沒有理由不珍藏的。

 

1997 Brunello 無疑是 Rosso 的高級版,好像把 Rosso 的一切優點放大了好多倍,更有深度,尤其迷人的是一直有一重類似黑櫻桃的香氣,Nicolò 又聞到薰衣草,已經初步有和諧的感覺了。我認為這瓶 1997 最突出之處是一種通透感,這在比較乾燥的 1997 是比較少見的。

1999 Riserva 有很多礦物香氣和黑櫻桃,比 1997 緊閉,也比 1997 更飄逸,可口,比較多果甜,感覺上沒有 1997 那麼複雜。

 

比較 1997 1999 兩個年份很清楚的讓我們發現 Montalcino 北部地區的特殊 terroir。因為這裏比較涼,所以人家的 1997 像果槳,這裏卻有經典的平衡。1999 是經典年份,別人的 1999 一般比較結構強大,這裏的 1999 卻表現得比較纖細和優雅,較像比較涼的年份。照此推論,地球暖化應該對 Le Chiuse 和鄰近的酒莊有利。我們試過的例子是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2003 Baricci 2007,兩者都是乾燥或炎熱年份的優雅作品。

 

2004 Riserva 和 2006 Riserva今天還在「打架」,與我們在香港時候試過的印象一樣,風格同樣是礦物味和酸度為主導,複雜、果味豐富卻沒有厚重的感覺,而且都很平衡,所以無可置疑很有潛力。

 

礦物味道的來源

 

Wine Spectator 的 Bruce Sanderson 幾個月前給 2006 Riserva 打了歷來最高的 96 分,他的意見如下﹕

Gripping in its tannic structure, this red is nonetheless centered on a core of sweet cherry, floral, mint and tobacco flavors. Shows a grace and fluidity, coursing through the finish with finesse and harmony. Ends with a fine mineral aftertaste. A picture of refinement and purity. Best from 2016 through 2038. Tasted twice, with consistent notes. 200 cases imported.

 

所以我說 Le Chiuse 有若 Mona Lisa’s Smile,沒有高人指點,很多人會看不懂。

 

Nicolò 認為 1997 是他最好的 '90 年代年份,而 2006 是至今為止最好的 2000 年度年份,也就是說比 2004 還要好,這與較南地區的 Brunello 比好像又是倒過來。比較過他們的 1997 1999 以後,我認為他的判斷應該是對的。

我們在另一次正式品試時還試過兩瓶 Riserva2000 2001)和三瓶 Brunello20042005 2006),與我們以前在香港試的結果相似,所以在這裏不再重復以前的報告了。

Nicolò 還讓我們試過仍在木桶陳年的幾個新年份,所以我們這一年來把 Le Chiuse 二十年來大部分的年份都先後試過了,在這裏我想談一下我的初步感覺。

1990 年代以前,Le Chiuse 的田曾經是 Biondi Santi 的頂級 Riserva 的來源。雖然君子 Nicolò 從來不想與 Biondi Santi 比高下,可是從欣賞的角度,最好的比較對象還是 Biondi Santi

 

酒窖一角

 

憑我的觀察,Nicolò 採收葡萄的時間比他們旁邊的一塊 Biondi Santi 田晚了一個星期以上,可見他希望葡萄比較成熟。另外,他用的木桶比 Biondi Santi 的小(2000 -4000 公升),來源除了 Slavonian 的還有法國的,所以我猜想他的目標是比較正統一點的 Brunello,也就是說果味相對比較豐富,而且比 Biondi Santi 早一點達致和諧,不過仍然保持著傳統風味。

他曾跟我說他走的是傳統的路子,而且也好像說過 Biondi Santi 屬於 “particular” 的一類。

這很符合儒者中庸之道的想法,況且這個世界有一家 Biondi Santi 和一家 Soldera 那麼  “particular” 的先行者已經足夠了!

 

我們早已迷上了 Le Chiuse,但今天我們才清楚原因在那裏﹕他們的作品、理念到為人都令我們折服。

 

Grazie, Simonetta e Nicolò

 

後記

我的 Tuscany 之旅大致走完了。

 

這次以 Montalcino 之北為我們的重點,BaricciIl Paradiso di Manfredi Le Chiuse 是令我們最動情的三位朋友。

 

我不懂他們的文字,但很奇怪,他們的語言卻有驚奇的熟悉感覺。

 

我可以為他們做點甚麼?我可以為我週邊有同好的人做點甚麼?

 

Montalcino 到香港,我想個沒停。

 

我仍然在想。

 

 

市場資訊

Le Chiuse 在中國大陸的代理是﹕

 

富隆酒業

http://www.aussino.net/index.htm

4 則評論在 2012 漫步 Tuscany(之七)﹕難忘的 Le Chiuse.

  1. Prefect Trip, by the way, 我見到有1杯好像新鮮粉紅色葡萄汁, 就是木桶內的Rosso / Brunello 嗎? 
    http://blog.yahoo.com/_W56THPMT6Z465CP2SZAN6G4UGI/photos/1058014
    [版主回覆10/14/2012 21:35:50]哈哈,想不到被你發現了。這是剛開始發酵的第二批採收的葡萄,才第二天,糖份仍高達20%左右,鮮甜得不得了的果汁,像 strawberry 汁多於葡萄汁。我也試過糖份6-7%的發酵中汁液,味道不太好,像酒精多於葡萄酒。莊主估計這批最後會是 Rosso。

  2. 剛看了下月TDC Wine Expo的參展商名單, 見到了
    Le Chiuse – Italy Booth No.: 3F-F02.
    我今次一定不會錯過的!
    [fai回覆11/11/2012 14:39:40]我昨天去了, 莊主的兒子的英語十分不錯, 幾健談
    首先試了rosso, 2007 basic, 2006 riserva
    談了一會他拿出了2004的Basic brunello, 最開放, 好飲
    還有, 他給我洗杯的是San Pellegrino礦泉水, 感覺"認真"
    (其他的都是用大會的watsons蒸餾水)
    [版主回覆10/16/2012 07:36:51]Good! 聽說莊主的兒子 Lorenzo 會來。

  3. 自从AM那里得到你的文章,多年来一直拜读,感到十分专业,真正的意大利葡萄酒的专家! 我一直在想,能写出这样纯正的文章,不为商家所利用,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片文章整体都很纯,很干净,只是最后一句富隆就窖,多少让我闻到了一点商业的气息! 葡萄酒是很敏感的,环境的气味易于吸收到酒中; 但愿铜臭不要玷污了这神之水滴.
    [版主回覆10/30/2012 14:49:02]我可以理解您的疑虑,但文章是否纯净端视人心是否有染。我把代理的资料列出是因为我喜欢这款酒,觉得酒庄被主流酒评人忽略了,同时又觉得酒价「老实」(套用 Baricci 的 Francesco 所言)。方便酒庄,也方便爱酒人,这在我也是出自纯真的心。旨在交流,而非辩解,希望您明白。很喜欢六祖慧能的一句:非风动、非幡动,只不过是仁者心动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