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2017 香港國際酒展

今年因事沒有去意大利,退而求其次,就把國際酒展、Gambero Rosso 與 Brunello Consorzio 的試酒會當成替代品。

有趣的也不少,讓我分區簡述之。

Piemonte

意大利的白酒近年令人目為之眩!從南到北,Vernaccia, Greco di Tufo, Timorasso 與 Carricante 是一粒粒禾稈底下的珍珠。就連不那麼高貴的 Soave 也有佳作(如 Suavia 的 Monte Carbonare),所以今年嘗到令人眼前一亮的 Gavi,我竟然也覺得這意外是意料中事,真的應了那句﹕Expect the unexpected。

Gavi 是產區名,在 Piemonte 東南方的 Monferrato 山上,是以 Cortese 釀造的白酒。 La Mesma 由 Rosina 家三姐妹近年創辦,大姐 Paola 帶了她們的旗艦酒 Vigna della Rovere Verde 來,老樹、有機種植、低產出、不干預的釀酒法,造出純淨,複雜而優雅的 Gavi。

誰說 Piemonte 只以 Nebbiolo 得名?Roero,Cortese,Timorasso,Nascetta,任選一白都撐得起半邊天。

我馬上訂了一批他們不同等級的酒,等著與隨意朋友細品。最感好奇的是一款用 Cortese 釀造的 Spumante。我想三姐妹一定很愛喝 Champagne,由她們合製的 Spumante 必定大有看頭。

Veneto
走過 Prosecco 展區,我太太一眼便看出一家 Il Colle 酒莊。她以為是 Montalcino 的 Il Colle,但我懷疑不過是同名的,因 Colle 是山的意思,有雷同大有可能是巧合。

果然,酒莊的年輕第二代 Sara 說他們歷史比較老,爸爸曾與 Montalcino 莊的主人  Caterina 踫過面,並答應讓他們保留名字。我很佩服這豁達大方的威尼斯人,於是試試他們的酒。我坦白說 Prosecco 是快樂而非嚴肅的酒,所以通常到餐廳只管點一杯 Prosecco,也不問是甚麼莊的,喝後只記得與朋友聊過甚麼,酒卻忘得一乾二淨。Sara 聽後特別讓我們試他們的頂級酒 Colle Baio,果然有不錯的層次,我好奇問她價錢多少,她猶豫一下說比較貴 — 6-7 歐元!

這令我更期待 Casa Coste Piane 的 Presecco,我聽了一位高人的指點訂了小量來香港,那位仁兄名叫 Gianfranco Soldera(見﹕ http://blog.frw.co.uk/people/visiting-gianfranco-soldera/)。

 

每經過 Amarone 展區,我都快步而過,因為除了 Quintarelli,我對這種酒的興趣就是不大。

這次在路口卻避無可避,我被掛著陽光般笑臉的 Bixio 少莊主 Elisa 逮住了,只好乖乖的坐下跟她聊了一會,結果她沒有倒 Amarone 給我試,而只讓我試了他們兩款很特別的 Merlot(其中一款是用風乾葡萄來釀的 Amarone style Merlot)。我跟她解釋說 Valpolicella 與 Amarone 並沒有 noble grapes,我喝過單一 Corvina 的酒就覺得甚為簡單。Amarone 靠的是能化腐朽為神奇的工匠,秘訣是風乾葡萄,令酒能提升濃度與酒精度,但這並不是我追求的自然酒。而且新酒只適合一味追求濃口味的人,我個人認為 Amarone 要放上 50 年才會優雅適飲,我舉了 1960 年代的 Bertani 為例子。想不到她連忙點頭,並說他們那裏的天氣要風乾葡萄才能達到一定的濃度。說到 Amarone 要陳年,她開心的回憶說 Bertani 莊主送了她一瓶她結婚年 1979 的 Amarone,臉上又綻放出燦爛的陽光。

Amarone style Merlot

我對 Amarone 的了解,源自這一場試酒會﹕VIPa-3 第 2 場 — Amarone Again, Naturally ,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      

The Langhe

Barolo/Barbaresco 酒莊今年來得不多。這家名叫漂亮的山岡(Bel Colle)的小莊來自 Verduno,最起眼的是他們那瓶 2012 Monvigliero。我問管銷售的小伙子 Luca 他們為甚麼沒有 2013,莫非是因為 Burlotto 的 2013 拿了 100 分以後令他們奇貨可居?他洋洋自得的微笑告訴我應該猜對了。後來我向他買了一瓶 2012,打算用在日後的 Monvigliero 試酒會。

他們的 Simposio(Verduno 三塊田的混釀)也不錯,但最令我好奇的是用手寫酒標的 2015 Pajore,今天應該還沒到推出的時候,但好田好年份,相當不錯。原來他們剛買進這塊位於 Treiso 的名田(Gaja 是最大地主),有如獲至寶的感覺,因為以前租人家的田很不穩定。我問他才 1 公頃的田價格也不便宜吧?他很爽快的在我的筆記本上寫下﹕600,000 Euro。我問從誰那裏買的?答以 Alutto。我記得這是 Produttori 一個成員的後人,他們的 Rabaja 近幾年也賣了給 Bruno Giacosa。

上網查到這個莊幾年前才被 Asti 地區的 Bosio 家族收購了,怪不得他們有錢擴展版圖到 Barbaresco 去。

Montalcino

我去了 Brunello Consorzio 特別為成立 50 周年而辦的試酒會,可惜當天是忌日,又踫上暈浪的酒,所有酒的分別只在濃與淡或桶味的多寡,但最令我驚奇的是有兩個蚊型的酒莊也來尋進口商。

Pietrarossa(紅石頭)鄰近 Biondi Santi 的 Il Greppo,約 1 公頃的土地年產只有 2,000 瓶左右,不好的年份乾脆不推出(2011)。我問主人他是否賣 300 歐元一瓶,不然怎麼過活?他笑說他的主業是城堡廣場的一家賣酒和紀念品的商店,釀酒是他的愛好。

在山城的西北角落的 Scopeto del Cavalli 更出奇,從 2008 年開始的五年產量分別是 700, 276, 670, 466 和 1,178 瓶,即五年加起來才 3,290 瓶。

忙得喘不過氣來的莊主把五個年份都帶來了,原來他們自 1980 年代已開始釀酒,一直都自用,直到五年前才開始發賣。我默默的祝願她找到滿意的代理商。

Chianti

國際酒展第一天剛進場,我先四處溜覽有甚麼值得看的,很意外的發現一個展台上整齊的放著幾瓶 le fioraie。我依稀記得我喝過一兩次 1980 年代的 le fioraie,而且他們好像位於 Castellina,有一年我們曾在那村子住過。我正唸著 Castellina 的時候,卻不提防讓 Andrey Petrov 聽到了,滿臉驚奇的他馬上歡迎我們試酒。難得他們帶來了老一點的年份(2007,2008,2012),原來他們為了讓酒比較適飲,比其他酒莊推出得比較晚,這種做法在低價位的 Chianti 地區有點不可思議。酒出奇的細膩,和諧的同時有足夠的層次,這更引起我的好奇。

細問之下,原來談吐溫文的 Andrey 是俄羅斯人,有 12 公頃葡萄田的酒莊 6 年前被俄國人收購了,但保留了原來的主人與釀酒師。我說﹕你老板肯定很有錢,可以慢工出細貨。原來他們的主業是零售業務,這些酒一部分也賣回俄國去。

這是我第一次跟俄國人攀談,令我驚訝的是這位 Andrey 像很好的 Chianti 一樣優雅,再問得知他來自聖彼德堡,一年有幾個月都在那裏過的。我說希望有一天到聖彼德堡拜會他,滿足我長期對俄國的好奇。

後來我再到會場送了一瓶 1985 la fioraie 給他,令他喜出望外,他也回贈了三瓶他們的酒給我。

想不到隨意可以通俄!

Campania

Gambero Rosso 試酒會有家 Campania 的酒莊名叫 Alois,他們得三杯獎的是一瓶叫 Caiati 的白酒,葡萄的名字叫 Pallagrello。我一直以為 Campania 的白只有三寶(Falanghina, Fiano 與 Greco),現在又多出一個小妹子。一試之下,倒也清新可喜,想不到 Campania 不光是 Aglianico,正如 Piemonte 不單有 Nebbiolo。

我問莊主 Alois 這個姓氏似乎不是意大利的,他說他們祖輩隨法國貴族來 Campania,當時南部曾被法國 Bourbon 王朝統治過,後來查資料原來 Pallagrello Bianco 曾是 Bourbon 四世的至愛,一度是 The King’s Wine。

Alois 的全家福

Massimo Alois 在內地有過進口商,但他語帶唏噓的講了又一個進口商失蹤的故事。我解釋說這裏剛愛上葡萄酒的朋友像追女朋友一樣,意大利美女如雲,今天看上你,明天踫到個更漂亮的,自然又跟了去,進口商因此很難做,所以要打進這個市場,耐性少不得。你種葡萄的頭 5 年也不能釀酒啊!他糾正我說在他們那裏要等 6 年。我繼續說要釀 Riserva 更要等 20 年,所以要有耐性去學市場,教育市場。他聽後釋然,並說非常歡迎我再到 Campania 去,並願當我的司機,帶我去看不同的酒莊,聽得我心癢莫名。

Etna calling!

但真正在召喚我的是西西里島的 Etna!

舊愛 Pietradolce(甜石頭!)與新歡 Tornatore 同樣精彩,令我懷疑 Etna 好像沒有不好喝的酒。

但令我印象最深刻是那一雙雙的 Pretty Blue Eyes。

話說我剛離開酒展會場便收到群組的一條短信,說有個 Etna 酒莊竟然種了 Sangiovese!

試了大半天酒本來已經很疲倦了,但看到這消息後我們連忙趕回會場。

夫婦倆 Daniele 與 Laura 頭髮斑白,Daniele 不懂英語,Laura 操著典型的意大利英語。

原來他們來自 Tuscany,Daniele 一直從事與葡萄酒相關的業務(如瓶塞),二十年前來西西里島旅行已經愛上這片土地,四年前終於圓了多年的夢,以每公頃 100,000 Euro 的價格買下了兩片田,後來才發現其中一塊除了本土葡萄還種了 Sangiovese!

最有意思的是他們三款酒分別以家裏最重要的三個女人來命名,這令我想起 Ada Nada。

酒莊的名字和那款 Sangiovese 同樣來自他們十多歲的女兒 Benedetta。祖籍 Tuscany,移居 Etna,寓意深遠,故又名 Unique。酒標上那雙迷人的眼睛正是 Benedetta 小時候所拍。

說來奇怪,酒喝起來像 Etna Rosso 多於 Chianti,但又沒有 Etna Rosso 那麼強悍。我總覺得 Etna Rosso 是帶了 Etna 礦物味的 Barolo,所以這款酒可以說是帶了 Etna 礦物味的 Chianti。我好像聽他們說 Maurizio Castelli 是顧問,這位有名的 Sangiovese 專家同時是 Badia a Coltibuono,Col d’Orcia,Mastrojanni 和 Boscarelli 的顧問。

Vigna Laura 是 IGT,但葡萄成份(80% Nerello Mascalese 與 20% Nerello Cappuccio)與 Etna Rosso 無異(故又名 Typical),入口非常有活力。  

Vigna Mariagrazia 是一款 Etna Bianco(80% Carricante 與 20% Catarratto),為紀念 Danielle 的母親而釀。Mariagrazia 只愛喝白酒,晚年雙目失明,所以酒標用了盲人凸字。有典型的礦物味,故名 Mineral,但我喝得幾乎淚掩雙目。

愛父母,愛妻子和子女的人必然同時敬天地、熱愛人類。看似木訥的 Danielle,內心是一團火,無怪乎他把根植在火山!

西西里島的陽光終於把德國之旅的陰霾一掃而空!我喜極在 Laura 的名片上為她寫了三個字﹕英語叫 Happy,意語叫  Felice,我們中國人叫開心,即 Open Hearts。今天見到他們,令我們的心完全敞開了,真的開心。我心裏就知道我愛意酒,因為這是開心人釀的開心酒!

巴不得馬上去 Etna 再會他們!

後記

遊罷意大利,我們專門跑到東歐去獵奇。有兩個莊堪值一記。

Romania

羅馬尼亞竟然有個依從生物動力法的酒莊,名叫 Domeniul (= Domaine)Bogdan。Bogdan 是莊主 Bogdan Mihalcea 的名字,他解釋說 DB 也有 Biodynamic 的涵義。

他們的酒乾淨,好喝,但稍嫌國際化一點。他們有幾百公頃土地,產量以百萬瓶算(我丟了筆記本,只憑記憶),但我只看到一款用本土葡萄釀的,其餘的都是國際葡萄。

Bogdan 的解釋很有趣﹕其實酒的味道主要由酵母來,用不同的酵母可以調教出很不一樣的味道,所以用甚麼葡萄並不是那麼重要。他們目前的產區規定承襲自共產主義時代,本土葡萄並沒有特別位置,所以他們先從葡萄園出發(生物動力法),打好基礎,以後用甚麼葡萄都會有好結果。他笑說這個做法很昂貴,但他有其他生意,所以還能這樣做。看 Bogdan 應該是新一代的企業家,數英雄,或許要看明朝!

Croatia

克羅地亞的名字首先令人想起南斯拉夫分裂後的連年戰火,但喜愛傳統意酒者如我心裏有 Slavonian 大木桶。這個酒莊果真有個 75,000 公升的大桶,一個桶便可以灌 100,000 瓶酒!

Vina Erdut 是另一個共產時代遺留下來的酒莊。他們有的是規模,一共 500 多公頃的葡萄田,年產幾百萬瓶(酒窖容量可以達到 8 百萬瓶),來參展的有釀酒師、銷售總監和持有 10% 股份的股東。他們總帶著微笑,眼神流露出對東方的好奇,正如我們好奇那麼大的酒莊質量會不會是超市貨色。

左面的管銷售,右邊的是釀酒師,中央的是大酒廠的小老板

他們帶來的酒以國際葡萄居多,剛巧踫到一位隨意多年的法酒迷也來試他們的 Merlot 與 Cabernet Sauvignon,據他說跟法國的大不同,我看部分原因是他們用了 Slavonian 大桶!素顏的 Cab 與 Merlot 有種臭臭的氣味(朋友說是泥土味),以前試過南法用大木桶陳釀的也如此,難怪一般的 Cab/Merlot 都得塗法國脂粉。酒做得很工整,在大眾市場絕對有競爭力。就如歐洲名牌服裝很多都在中歐縫製,他們剛起步,唯有寄人籬下。但他們的笑容藏著堅毅,我相信有一天,他們終會騰飛的。我盼望著。

2 thoughts on “漫步 2017 香港國際酒展

  1. 在上海的Gambero Rosso上也遇到了Tornatore,真是支美妙的Etna Rosso 15,而另一支2014 Trimarchis更是复杂了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