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2016 Vinexpo(上)﹕場內

今年試的酒莊不多,但有幾家很值得一記。

Puglia

Felline

第三次在香港踫到莊主 Gregory Perrucci,今年他帶了三款酒在 Gambero Rosso 的試酒會亮相。

L1140979

去年 11 月酒展的合照

第一次試他們的白 Fiano 2015,難得的清爽。

兩款紅各有特色﹕Giravolta 2013 來自白土,圓潤優雅;Primitivo di Manduria Zinfandel Sinfarosa 2013 來自黑土,礦物味豐富,比較複雜。

兩年前我訂了一批他們的酒,自己試也與酒友分享,大家都同意他們的酒好,價格也便宜得令人難堪,可惜沒有人看得起 Puglia,至令他今天仍然找不到代理。不過這位知識份子型的革命家眉宇間總透露著一種不屈不撓的精神,我又何須為他操心?

Felline-2016-06

Gregory 說他帶來參展的幾箱酒不帶回去了,準備送給我。我徵得他同意,轉贈了給國內的幾位年輕朋友,就當撒種子吧,說不定哪一天在中國會長出花來。

請參看前文 漫步 2014 香港國際酒展漫步 2015 香港國際酒展 對 Felline 的介紹。

Toscana

Le Bertille

Sangiovese 在 Toscana 有三兄弟,最早聲名大噪的 Vino Nobile di Montepulciano 今天更像個沒落貴族,在餐廳常用來當作沒有名字的餐酒用。我每見到這個區的莊都有興趣試,而且每次都有驚喜,這次的 Le Bertille 也沒有例外。

vino-nobile-di-montepulciano

令我神往的是酒的香氣,比 Brunello 更有樹林的氣息。我不由得想﹕我是否對那裏的山林興趣更大一點?

看來我與酒莊的主人 Saverio Roberti 想到一塊去了。當年的羅馬年輕律師為了逃避古城的污染而為家人找到這個遁世的中世紀農莊,像 Montevertine 的 Sergio Manetti 一樣,他很自然的也種起葡萄來。今天孩子接手了,Oretta 說很歡迎我們去他們的農莊住。

是時候去拜訪一下 Sangiovese 的老么了。

I Balzini

我剛開始跟著 Giulio Gambelli 的腳步學習 Sangiovese 時便在杯中造訪過位於 Chianti 西北部的這個小酒莊,還寫了一篇至今我仍然很喜歡的遊戲文章 Gambelli's Children (II): I Balzini

今天酒莊由夫人 Antonella 與女兒 Diana 掌管,我見到 Diana 竟然有幾分親切感。

L1180472

除了紅白綠黑以外,他們今天又添了 7 種顏色,包括粉紅色的 Rosato(Sangiovese + Merlot)和銀色的氣泡酒。

L1180470Diana 很興奮的向我介紹最新的一款金 Merlot — 從酒莊最老的一塊田所出的純 Merlot,約 1 公頃的田只產出 350 瓶標準裝與 250 雙瓶裝,2012 是第一個年份,據 Diana 說售價比 Masseto 還要貴。

但我最感興趣的仍然是他們的旗艦酒 White Label。多年沒試了,仍然覺得這款酒最妙之處是 Sangiovese 把 Cabernet 徹底馴服了。

我不太接受 Tignanello 和 Fontodi 的 Vigna del Sorbo,就因為一點點的 Cabernet Sauvignon 也會破壞了 Sangiovese 的優雅;但反過來,適當的 Sangiovese 卻能令 Cabernet 也變得優雅。White Label 正是此中典範之作,而這才是 Giulio Gambelli 的偉大貢獻。

Diana 的比喻很妙,她認為 Sangiovese 像個漂亮的女孩子,跟帥哥在一起才成為美妙的一雙。她說三年前在酒莊做了一次 White Label 的垂直品試,連第一個年份 1987 也很精彩,老父 Vincenzo 感動得掉了淚。

我問她為何他們好像喜歡法國葡萄多於 Sangiovese,她解釋說那是因為他們那塊地不太適合種 Sangiovese,他們小量的 Sangiovese 來自一塊租回來的田,離酒莊有一段距離。

Piemonte 新星

Cantine Sant’Agata 的 Ruche

首先是位於 Barolo 產區東北部 Scurzolengo 產的 Ruche,酒莊名字叫 Cantine Sant’Agata,莊主 Franco Cavallero 人如其名,是個高頭大馬的大漢(Cavallo 是馬的意思)。

L1180473

以前試過另一款來自 Monferrato 的 Ruche,印象普通,眼前這個東北大漢卻帶來 5 款之多,最簡單的一款像 Barbera,最複雜的一款用 90% 風乾 Ruche 再加 10% Barbera 釀造,有點像 Ripasso 製法的 Valpolicella。

L1180475

原來 Ruche 是一種發香的葡萄(aromatic grape),二十世紀早期很多人喜歡加一點 Ruche 進 Barbera 和 Grignolino 來加強酒的香氣,後來又以甜酒出現,近年才逐漸多乾紅,Cantine Sant’Agata 便是其中比較有名的一家。

以上資料出自 Ian d’Agata 的 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 一書,他一開始便說﹕“If there is one Italian grape that wine lovers really ought to know, it is Ruche.”

這位 Franco 還是個 gin 酒的愛好者,他也帶來幾款不同味道的 gin 酒。我完全不懂,但一位愛喝烈酒的同行酒友很是讚賞。

L1180477

為了這個額外原因,但願伯樂早日出現,把這匹駿馬帶來亞洲。

Barolo 的合作社 Terre del Barolo

愛意酒的人一提起「合作社」便高興,知道可以喝到價格低、質量有保證的  Barbaresco,但其實這個合作社全名是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即「Barbaresco 的合作社」。

有 Barbaresco 三倍之大的 Barolo 也有一家合作社,名字叫 Terre del Barolo(Barolo 的土地),很久以前喝過一些老年份,質量似乎屬於「土炮」級,所以知道他們今年來擺攤,我十分有興趣去看看他們今天的質量如何。

年輕的經理一聽我提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便滿臉不屑的叫我不要提他們,因為 Barolo 的地位更高。

細聽他的介紹,知道他們的確大很多。

合作社在 1958 年由 Castiglione Falletto 的市長創辦,全盛期有五百多個酒農,今天也有三百多,年產量三百五十萬瓶,其中 Nebbiolo 與 Barolo 約 25 萬瓶,可見他們絕大部分的出品是 Dolcetto 與 Barbera 這些餐酒。

Barbaresco 合作社從一開始便專注做 Nebbiolo,今天年產 50 萬瓶,比 Terre del Barolo 的 Nebbiolo 多一倍。

原來這位有點傲氣的年輕人曾在 Gaja 酒莊工作,接手 Terre del Barolo 後希望為合作社開展新的一頁,他頭一次來亞洲,對這個新市場充滿希望。

知道我的來意以後,他很高興介紹他的大計,最令他興奮的是他們打算明年推出全新的高檔系列(Premier Series)。我不敢講出來說,但心裏想大概像 Produttori 的 9 個 single crus?

他為我寫下他們計劃中的 single crus,但請我暫時不要向外宣佈。但我認為我有責任告訴大家,這名單竟然包括 Vigna Rionda!

他又問我這個單子夠不夠?我說小小的 Barbaresco 也有 9 塊田,你們最低限度要弄出 20 塊呀!

L1180479

那天我們去得晚,很多酒都喝光了,但我們能喝到的幾塊單一田的酒告訴我他們的品質明顯提高了,但價格可能比另一家合作社貴一點。

這位先生回意大利後寫了一封熱情洋溢的信給我,他說他來過這裏令他確信在亞洲不光可以賣酒,還能夠找到真正愛酒之人。

我希望我沒有誤導他,不過我從來都相信莫欺少年窮,我對這個充滿激情,不乏傲氣的年輕人寄予希望,這家「新」的合作社很令人期待!

Piemonte 老將

但最開心的還是重遇「老」朋友。

Vietti

Vietti 的 Francesco Cordero 隨他哥哥(?)Luca 幾年前來過香港,長了鬍子的他看起來成熟了,他們的 2012 也出奇的優雅好喝,來不及問他們是否少用了法國小木桶。他說 2012 是優雅的年份。

L1180617L1180618

我告訴他我快要舉辦一場 Barolo Summit 的試酒會,其中有拿了滿分的 2010 Ravera。他很興奮,馬上拿了一盒子的開瓶器要送給我的酒友。

Cavallotto & Elio Altare

Cavallotto 的 Alfio 與 Altare 的 Silvia 正好是鄰居,我讓他們看我今年計劃好的 Barolo 試酒會清單,其中兩場以他們的酒做專題。

L1180620

他們看得津津有味。Alfio 微笑著用半帶疑惑的語調說﹕不知道 1988 行嗎?遲疑了一會,他繼續說﹕應該沒問題吧?

L1180625

傳統 Barolo 的精品,最大的秘密是他們的白酒礦物味豐富,精彩得令我的酒友咋舌

我問 Silvia 能賣一瓶 Cannubi 給我嗎?我有他們近年推出的 Cerretta,但 Cannubi 怎麼也找不到。原來產量太少了,亞洲只分了 36 瓶,而且全都去了日本。她問我要我的地址,說要寄一瓶給我。我堅持要付錢,可是她堅定的拒絕了我。

回意大利後她馬上把酒快遞了給我,我再三向她致謝,她回我說不用謝她,原因是﹕

We have a better life because there are people like you in the wine business.  We need this honest passion you have, we would need more of it!!  And I know the bottle will be shared among people like you, so it’s perfect!!

我再回她說我是業餘的愛好者,所以比行業的人更瘋狂!

L1180635

個人認為新派 Barolo 當中,他們最懂得用桶,優雅,forever young!

Domenico Clerico

我很久沒踫這個莊的酒了,但聽說他們也開始減少用新桶,正好在這裏試試。

年輕的釀酒師 Oscar Arrivabene 有老鷹的銳利眼神,他釀的酒也精準兼有深度。

L1180628

我第一次見到他們有一款沒有註明田的 Barolo,原來 2011 是第一個年份,他們幾塊田分開發酵,熟得最快的幾桶用來做入門 Barolo,慢熟的做單一田。

2011 Barolo 大小桶並用 – Gaja 公式。好喝。

2010 Ciabot Mentin(Ginestra 田)與 2010 Aeroplanservaj(Serralunga d’Alba 的 Badarina)用了 80% 新桶,也難得優雅,看來他們的風格真的跟 Demenico 的年齡一樣,變柔和了。2007 Percristina(Mosconi 田)則剛勁如昔。

L1180629

是時候重新親近 Clerico 了。有趣的是 Antonio Galloni 對他們的新風格持保留態度。I like it!

Bruno Rocca

喜見 Bruno 的女兒 Luisa。這是另一家開始小桶換大桶的酒莊。

L1180641

他們的 Rabaja 很漂亮,Ian d’Agata 有個價格在 US$100 以下的意酒榜,這款酒排第二位,但我一直覺得很可惜,因為桶味太搶了。

L1180640

這次試到 2013 Rabaja,用了 Gaja 公式,大小桶各半,果然半解放了。原來他們的 Rabaja Riserva 全用大桶,這更令人期待!

希望他們早日找到代理商。

2 thoughts on “漫步 2016 Vinexpo(上)﹕場內

  1. Thank you very much! The tour record is very informative and attractive, unfortunately many good wines do not have HK ag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