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2015 香港國際酒展

今年的國際酒展和前一天的 Gambero Rosso 試酒會有點冷清清的感覺,原因可能是 Slow Wine 與 James Suckling 在稍後另有活動,有些酒莊分身不暇。

我只挑新奇的試,有幾個莊比較起眼。

讓我們從 Piemonte 出發。

Piemonte

剛辦過一場 1971 Barolo 品試會(見﹕  VIPa-3 第 26 場﹕1971 Barolo and Barbaresco),第一次領略當年 Marcarini 的釀酒師 Elvio Cogno 有多厲害,所以赫然發現 Elvio 自立門戶後的作品,便馬上試了。

L1140921拜溫暖的天氣所致,2011 Barolo Ravera 出奇的容易喝(果日也有幫助),典型的 rose and tar,很深沉的泥土氣味。多年前試過他們的 2001 與 2004(包括以 Elvio 外孫女 Elena 命名的旗艦酒款),今天重溫,仍然被那低音大提琴式的渾厚打動。聽說原來代理商主攻法國酒,效果不太理想,令人嘆息!

另一款 Barolo 跟 Elvio Cogno 一樣,也出自 Barolo 南部小產區 Novello 的 Ravera 田,酒莊叫 Marziano Abbona,位於以 Dolcetto 出名的 Dogliani 小區,會否是 Slow Wine 酒莊 Anna Maria Abbona 的本家?

Abbona cerviano-bottiglia這款 2010 Barolo Cerviano 清新可喜,陰柔,與 Elvio Cogno 的剛勁相映成趣,莫非因為酒莊剛傳了給第三代的姑娘 Chiara 所致?Elvio Cogna 與 Marziano Abbona 都傳給女兒, Langhe 生女多,這是另一例子!

L1140922來自 Roero 地區 Cascina Chicco 酒莊的一款 Nebbiolo(2012 Roero Valmaggiore Riserva) 也難得清新雅緻,但更讓我驚喜的是酒莊落戶在西安!很高興內地城市那麼有眼光,誠心祝願他們成功!(特別提供代理商網址,方便國內朋友﹕西安宜達商貿科技有限公司 www.eata.net.cn

但今年最期待的還是 Ada Nada。

L1140958我在去年的酒展便被 Annalisa 滿臉的陽光征服了,今年五月特別去 Barbaresco 拜會她,親身感受到小農可以活得那麼逍遙,我與太太滴酒未沾便完全醉倒了(見﹕意遊散記(十)﹕Ada Nada 的逍遙遊),於是回來後馬上說服了一位酒友當她的進口商。這次她重來,朋友為她辦了一場酒宴,但又有誰知道最緊張的是我?我生怕自己太感情用事,她的酒如果沒有她的故事好,我便誤了別人的大事了。

L1140949我們首先到她的展台試了她 6 款新酒,在酒宴上又試 6 款,而且凡踫到朋友我都拉他們去試。

L1090255L1090188幸好,看樣子大家都喝得高興,綜合大家的意見,最令人驚喜的大概數 2014 Rosato Emma2011 Barbaresco Elisa 兩款﹕用 Nebbiolo 釀的粉紅酒就有那標誌的勁度,而 2011 Barbaresco 醒酒 24 個小時後剛下杯的「怒香」(玫瑰玫瑰我愛你)更令幾位 Bur 友如癡如醉!

此外,旗艦酒「矮子」 Cichin 的龐大的結構也引人注目,大家爭論的是 2004 還是 2009 更好(我選了 2009,因為 2004 還要等);

L1090254對絕大多數朋友,這是他們第一次試的 Arneis 白,這是我今年 Piemonte 之行的 Wine of the Trip,這款 everyday white 竟然有精品酒的質量,秘訣是老樹加上老人的愛;

L1090256Dolcetto Autinot 的純淨與勁度同樣也更多令人想起精品酒的優雅,今天在 Alba 很難找到這樣的 Dolcetto,原因是好的田幾乎都用來種 Nebbiolo,只有愛祖父的 Annalisa 才會那麼傻。

再次細心的試了這個莊的酒,我學到兩樣東西﹕

  1. Arneis, Dolcetto 和 Rosato 的身上,我們都可以嘗到 Langhe 的風土特性,就是一種貝多芬式的 intensity 勁度。我的好友 Marco 曾以穿透力和導彈來形容 Nebbiolo,但看來這是風土而不光是葡萄品種的特徵,葡萄不過扮演了媒介角色。法國一位作家說過﹕通過葡萄藤,我們可以嘗到土地的味道,就是此意。同理,Chianti 名莊 Isole e Olena 的 Cabernet Sauvignon 和 Syrah 也有 Sangiovese 的圓潤、優雅風味,因為我們嘗到了 Chianti 的 terroir。
  2. Ada Nada 的 Barbaresco 來自 Treiso 村的兩塊田(Rombone 與 Valeirano),從他們的 Langhe Nebbiolo 到旗艦 Cichin,似乎都比 Barbaresco 村一般的 Barbaresco 渾厚和有力量。有位喝法國酒較多的年青朋友便說她覺得他們的酒既優雅又有力量,這是很中肯的評語。我會說他們介乎 Barbaresco 與 Barolo 之間,所以有鮮明的土地的印記。

希望 Annalisa 再來,以後更可以帶她到大陸與台灣去,我們都需要多些陽光與逍遙!

 

最後必須要提一款意外發現的老樹 Moscato d’Asti。這可能是最流行的意酒,屬於那種一喝即忘的開心酒,踫巧 Annalisa 今年與朋友 Anna Ghione 合租一個展攤,我才有機會試到這款一嘗難忘,竟然可以用優雅來形容的 Moscato。

L1140952L1140953Matt Kramer 說很多 Moscato 是酒莊釀給自己喝的,因為他們自己愛喝,所以很多小酒莊常有不為人知的佳品,我看 Ghione 這款便是好例子。以前我奇怪為甚麼 Matt Kramer 會把 Moscato d’Asti 歸類為 “Don’t die without trying it” 的意酒(只有三個 B 一個 A 有此殊榮),今天我開始明白了。

L1140955可能這小莊很愛甜酒吧,他們的 Brachetto 也造得不錯。Brachetto 是發香的葡萄(aromatic grape),但他們這款除了濃度還有深度,收結長,難得!

 

Toscana

今年 Montenidoli(我翻譯為“萬巢之山”)只短暫的在 Gambero Rosso 試酒會出現,三款酒都出色,但可能拜果日所賜,連 2011 Carato2007 Sono Montenidoli 也出奇的開放,果味豐富,不過好像沒有一貫的硬朗。

L1140919但莊主 Elisabetta Fagiuoli 硬朗如常,這次甚至有一丁點 Angry Young Woman 的感覺(我習慣稱她為「十八歲」,因為她常說她代表了萬巢的精神,永遠青春)。

我在猜﹕是否因為她連續來過香港、大陸好幾年了,仍然「但傷知音稀」?又或者那個以她逝去的伙伴 Sergio Muratori 為名的教育基金會正處於將生而未生的階段,為此心裏有一點焦慮?(基金會介紹見﹕ http://www.sergiothepatriarch.org/

我很關心,但不敢多問。

我問了她為甚麼會有 11 款酒而不是 100 款?她說她的 11 款都不同。但你造 20 款也可以有不同啊,難道 11 是魔術數字?

我當然明白她的 11 款像字典、地圖冊甚至博物館,是對 Toscana 一方之土最完整的表述,但喝酒的人多半不帶字典,只認品牌。所以推廣難。我看她需要的,是個傳道人。我樂意替她傳道,可惜我並非酒商。

她也不理會酒評人怎麼說,雖然有不少人曾經把桂冠戴在她的頭上。我曾聽她說﹕Glories are to be destroyed!有酒商要求她提供一些光輝史,她便不以為然的找助理整理出一些資料來,寄出時聲明這是為了 “those with more eyes than taste”。

希望她很快找到有眼又有口的伯樂。

有趣的是我請她來我家吃了一頓便飯,我開了一瓶 Il Paradiso di Manfredi2003 Brunello 讓她試,她點頭說酒造得很好,喝得舒服,但這不是她的風格;她自己的 Sangiovese 是真正的 Sangiovese,有她一樣的堅強性格。

鋼鐵的十八歲 — 明白了吧?

 

Puglia

去年酒展的 Primitivo 三寶令我大開眼界(見﹕漫步 2014 香港國際酒展),後來我從兩個莊訂了小量的酒回來試。

我的初步結論是﹕正如 Abruzzo 的 Montepulciano d’Abruzzo 一樣,大產量、貌似平凡的 Primitivo 只要悉心栽培,也可以見到不平凡。

L1130070幾個月前我與酒友試了幾款 Primitivo 與 Negroamaro,大家同意 Felline 2010 Dunico 最好(100% Primitivo),好在平衡優雅,而這些形容詞一般不會用在 Primitivo 的身上的。

L1140979今年莊主 Gregory Perrucci 沒有來參展,但信是有緣,我竟然在場內休息的小角落跟他踫個正著,聽他興奮的講了他最新的研究發現,原來 Primitivo 的原生地是 Croatia,先渡海來意大利的 Puglia 地區,後來有人從 Puglia 剪枝帶到美國加州去,在那裏取了新名字叫 Zinfandel。

他們的其他三款酒我也先後試過了,不同的酒款清晰的表達了不同土壤的風味,有濃有淡,但都有很好的酸度作平衡,一句話﹕有精品酒風範的日常酒,但便宜的品牌卻只能賣便宜的價格。更糟糕的是,人家一看是 Puglia 來的,便認定不是好東西。奈何!

Felline 位於近海的 Manduria,性格比較開放,另一個有機種植酒莊 Tenuta Viglione 位於 450 米高的山區(產區名 Gioia del Colle,快樂之山的意思),所以更有結構感。

L1140991L1140985今年在酒展重遇管銷售的 Saverio Colacicco,有機會試了他們大部分的酒,他告訴我他們那裏的 Primitivo 採收比 Manduria 要晚,大概從 9 月初到 10 月初,較長的葡萄生長期便令酒更有結構感了(Primitivo 的名字來自葡萄早採收的特性,在沿海的 Salento 與 Manduria 可以早到 8 月)。

L1140987有趣的是白酒 Falanghina,這是來自 Campania 的葡萄,這個莊最早在 Puglia 試種。只在不銹鋼桶陳釀,很強烈的水果香氣,果味有勁度,但酸度充足,礦物味道豐富,一聽到價格令我嚇一跳。

JoHE 是酒莊所在地 Gioia 的古名,莊主幾年前發明了一款發香葡萄 Aleatico 與 Primitivo 各半的混釀,酒莊的人信心不大,他們酒標還沒設計好便把樣酒拿到 Vinitaly 一試,卻大受歡迎。Aleatico 簡單的一筆便為 Primitivo 添上無限野趣。

我不久前自己開的 2009 PRI-MIT-IVO 出奇的好喝。我好幾次都選了葉日開 Primitivo,心想他們的果足夠有餘,想不到這款有很純淨的黑梅果味,酸度極好,而且帶深黑的礦物味,是雅俗共賞的好酒。

L1130067最難懂的是他們的旗艦酒 Marpione。幾個月前我開了一瓶 2010 Marpione 讓酒友品試,發現他有極深沉的果味,像藥材的礦物味,但口感圓滑,大家踫到這個無底深潭有點不知所措,到今天我才明白這款山區長大的 Primitivo 生長期長如 Nebbiolo,而且是 60 多歲的老樹所出,所以遠遠還沒有到適飲期。我問 Saverio 這款酒的第一個年份是哪一年,他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但說他們以前不存舊年份,因為 Primitivo 一般習慣在 5 年內喝掉,從 2004 年他們才開始存一點 Marpione。我去年問酒莊要了些舊年份,Saverio 便提供了幾瓶 2004 和 2008,我至今未敢開。他很有興趣知道我喝得怎樣?

我祝願 Felline 與 Tenuta Viglione 早日找到婆家,讓酒友一不要再抱怨意酒不能即開即喝,二不要以為便宜酒只能選智利,最重要的是要了解日常喝的酒也可以很優雅,而且葉日喝也 No Problem!

2 thoughts on “漫步 2015 香港國際酒展

  1. 您好,請問在香港哪裏才能買到ada nada 的葡萄酒,因為我見抱青先生在內文提到你有酒友是她們的進口商。如果可以,煩請告知,謝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